澤誠資本餘曉光:加倉好時機 首選美港股的科技龍頭
2020年03月28日09:09

  來源:紅刊財經

  文 | 何豔

  編輯 | 李壯

  從加倉的選擇上還是領先科技股為主,美國市場和中國香港市場是首選,因為疫情之下這些股票都有了很大的折價。

  目前各國的疫情處於不同階段,中國已是尾端,韓國、日本也處於有效控製的階段,歐洲處在高發階段,而美國還在初期感染人群的爬坡階段。尤其是美國的疫情,可能還需要8-12周的時間才能看到趨勢的轉變。

  疫情對世界影響最大的就是中美兩國,中國已經交卷,美國的疫情如何發展對全球經濟的影響是短期還是長期,就顯得更重要一些。如果美國在疫情中體現出了與中國相同的效率,那這次疫情對經濟的影響就是短期的,這和2008年經濟危機階段對經濟的影響是完全不一樣的。但如果病毒持續反複,社會是否會承受得起這樣的代價,還是任由其發展,或者疫苗盡快上市,這裡面涉及到很多複雜的問題。

  但我個人對人類對抗本次疫情還是蠻有信心的,畢竟現在的科技水平和醫療能力是持續進步的,對疫情國家最大的考驗其實還是醫療能力能否承受持續攀升的病人,以及短期是否可以增加足夠的床位去消化這些病人,這就像一個供需關係一樣。

  至於本次疫情引發的全球市場斷崖式暴跌,這在曆史上都非常罕見,上一次還要追溯到1987年的股災。對於美股的“拯救”,美聯儲這次降息的動作不但迅速,而且顯得急躁,而美聯儲對市場的影響必須要和政府對疫情的控製力相結合才能真正提振市場的信心。

  不過,美國市場的下跌速度雖然非常驚人,但下跌幅度其實還好,尤其是龍頭科技股,在2018年時美股也有比較大的調整,當時蘋果、Facebook、阿里巴巴等個股的下跌幅度都要比這次多。

  對於國內經濟而言,“保6”還在被強調,也有經濟學家把全年目標調低到“2”多一點。我覺得現在討論經濟增長的數字沒實際意義,中國因為過年期間爆發了疫情,生產消費也被停滯了。但中國首先走出了疫情,所以在恢復生產上是領先全球的,不過海外疫情爆發,短期出口肯定會受到很大影響,醫療物資的出口又是爆髮式的,再疊加油價暴跌,這次疫情是全球普遍性的,影響也是全面的,疫情過後中國經濟領域的全球滲透只會加強,中國廠商在疫情過後會更容易進入5G這些敏感領域。

  回到A股,我認為A股並沒有和經濟脫節,A股的權重結構性不合理導致指數10年不漲,但這10年個股卻千差萬別。國內經濟本身到了轉折的階段,這次疫情的發展讓轉折的節奏更清晰了,就是全力發展優勢產業,對新興經濟、科技領域加大投資,會加速中國經濟走出這些年的轉型階段。

  就投資策略來看,當前是加倉非常好的階段,無論海外疫情最終是短期還是長期化,如果疫情是短期,那麼經濟很快就會觸底反彈,如果疫情是長期化,社會會逐步接受這個問題並且與之共存,就像其他疾病一樣。從加倉的選擇上還是領先科技股為主,美國市場和中國香港市場是首選,因為疫情之下這些股票都有了很大的折價。

  雖是加倉好時機,但預測底部是沒有意義的。對資產的價值如果投資者有個清晰的預測,那麼達到自己內心認可的價格即可,哪怕買了之後繼續下跌,這次和2018年的情況很像,比如蘋果2018年從230美元跌下來,你是在180美元加倉,還是160美元還是150美元加倉,從之前230美元的價格看差別並不大,如果賺一票就跑的話,那麼思考的不是企業本身,而是其他投資者的行為。

  最後想說的是,我對疫情大跌其實並不感到有什麼特別的地方,畢竟2015年、2018年的下跌幅度都很大。但這次疫情對中國的海外生存空間很可能有巨大的幫助。

  上次2008年經濟危機讓中國人驚醒西方世界的治理並不是那麼高效,會引發社會的劇烈動盪,而這次疫情中國的有效管理,也讓西方看到了中國的社會結構在反脆弱方面有更強的抵禦能力。所以對我個人而言,疫情最大的影響不是投資和經濟上的,而是在社會結構、不同社會形態的反脆弱性方面,西方的意識形態也會面臨很大的衝擊。世界格局進入到一個更有趣的大時代碰撞期,會有很多有趣的事情發生。

  從投資市場上看,企業的國際聯繫會更緊密,尤其是中國的企業之前更多的是面對國內市場,而現在海外疫情對它的影響也很大,沒有什麼市場是獨立存在的,中國的資產很可能因為這次疫情在資產穩定性和抗風險能力方面更具有優勢。■

  (文中提及個股僅作舉例說明,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股市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本文發表於3月28日《紅週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