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散一月後捲土重來,泰國新未來黨會有新未來嗎?
2020年03月28日17:00

原標題:解散一月後捲土重來,泰國新未來黨會有新未來嗎?

3月21日,正值新冠肺炎疫情在泰國蔓延之際,習慣了萬民雲集、掌聲雷動的“新未來系三人團”——原新未來黨黨魁塔納通、秘書長畢亞卜和女發言人帕尼伽,選擇在臉書(Facebook)上發起了一場沒有現場觀眾的特殊演講會,宣佈正式成立新未來黨的化身組織“前進團”,提出“渡過國家危機路線圖”,公開呼籲巴育總理辭職。

一個月前的2月21日,以反對泰國總理巴育政府著稱的新未來黨被泰國憲法法院因“違規貸款案”判決違憲並遭解散,塔納通、畢亞卜等骨幹成員被剝奪十年內從政資格。當天下午,新未來黨召開新聞發佈會,表示不認同憲法法院的裁決,並宣佈將繼續以“新未來團”的名義宣揚民主精神,反對巴育政府,完成未竟事業。

一個月後的“新未來系”選擇這一非常時期宣佈成立“前進團”,明顯有著特殊用意。由原新未來黨而來的“新未來系”此番捲土重來,能否在政壇重振雄風?

新未來黨的“三駕馬車”,從左至右依次為畢亞卜、塔納通、帕尼伽

疫情、生日、“滿月”與“前進團”宣告成立

眾所周知,就在憲法法院宣佈解散新未來黨之後,以法政大學為代表的泰國各大高校學生迅速組織聲勢浩大的“快閃”活動。批評巴育政府之聲此起彼伏,霎時間蔓延全國。學生們抨擊當權者濫用職權打擊異己,要求巴育政府下台。塔納通、畢亞卜等人原本以為,借助議會不信任辯論對政府醜聞的揭發和學生的推波助瀾,縱使不能達到逼迫巴育政府下台的目的,也可以大幅動搖巴育執政根基。

然而,一場史無前例的疫情席捲全球,將塔納通、畢亞卜的計劃完全打亂。泰國新冠肺炎疫情逐步升級,令學生“快閃”運動無疾而終,巴育政府“不戰而屈人之兵”。

儘管新冠肺炎疫情幫助巴育政府暫時躲過學生們的口誅筆伐,但是疫情也是一把“雙刃劍”,直接考驗著巴育政府的危機應對能力。此前泰國政府對新冠疫情傳播形勢估計不足,不希望採取過於嚴厲措施影響旅遊業,進而讓已疲弱不堪的泰國經濟雪上加霜,所以政策一度較為寬鬆。

隨著泰國國內感染人數逐日增多,巴育政府匆忙迎戰,但因準備不足,在應對疫情方面一度缺乏章法,政府公信力削弱,社交網絡對於政府的批評增多,反而授反對派以把柄。與此同時,巴育內閣重要成員、農業部助理部長塔瑪納上尉的手下牽涉一起囤積口罩牟取暴利的醜聞事件,致使巴育政府形象大為受損。

看準了巴育政府的軟肋,塔納通、畢亞卜決定乘勢出擊,在3月21日新未來黨被解散的“滿月”之日給巴育以雷霆重擊。而這一天,也是巴育總理66週歲生日。

“新未來系”的網絡發佈會首先由前秘書長畢亞卜發表演講,主要包括了以下內容:

首先,強烈抨擊憲法法院。畢亞卜表示,憲法法院名為“國家最高司法機構”,實則是巴育政府黨同伐異的工具:多名大法官是聽命於2014年發動政變的軍人政權的立法議會直接任命,儘管任期已滿,但在政府包庇下依然延期履職。

其次,重磅推薦“前進團”。之所以沒有採用2月21日所公佈的“新未來團”的名稱而是定名為“前進團”,主要是考慮到如果採用“新未來團”有可能觸犯《政黨法》第94條而惹火燒身。“前進團”徽標上,該組織名稱的首字母被設計成“怒發之箭”,衝破當權者的束縛,飛向天際。

“前進團”有三大使命:宣揚民主思想、參與地方選舉、擴展分支機構,將會打造六大板塊:地方網絡、民眾群體網絡、機構學校、對外溝通、文化工作、智庫論壇。此外,“前進團”還會重點在十二個方面開展鼓動宣傳:教育、福利國家、土地改革、瓦解壟斷資本、環境、先進農業、製定新憲法、改革軍隊、中止中央集權權力歸屬地方、文化多樣性、民主與人權、經濟公平發展。

再次,呼籲民眾與己同行。塔納通、畢亞卜、帕尼伽等原新未來黨骨幹不會就此屈服退出政壇,而是將會在“新前進團”的旗幟下,到全國各地去宣揚民主思想,發表國家改革新主張。他們將宣揚新未來黨一貫秉持的理念,通過宣傳發動,熔鑄民眾的精神,與不公正的權力格局鬥爭。“前進團”要將人民由附屬品變成為主人,成為國家最高權力擁有者,成為真正的決策者。

塔納通:“這不是政府的危機,而是泰國的危機!”

原新未來黨黨魁塔納通在演講中首先描述了當前泰國的危機四伏:經濟衰退、貧富懸殊、人民對政府領導人缺乏信任、長達十餘年的政治矛盾,以及正在全球暴發的新冠肺炎疫情。塔納通著重針對巴育政府在抗疫中表現出的“雙重標準”和低效率提出了嚴厲的批評。

塔納通公開表示,這已經不是政府的危機,而是整個泰國的危機!在未來一年中,泰國都將與新冠肺炎鬥爭。但是在過去三個月中,民眾並不認為巴育政府有足夠的能力來處理問題,包括與民眾進行良好的溝通。泰國並不缺乏有識之士,也不缺乏治國良方,但是現在所缺乏的是懂得問題癥結、具有解決問題正確思路的領導人。

塔納通進而抨擊巴育政府已經政治破產,失去了人民的尊重與信任。巴育在位時間越長,社會信任度、經濟、財政的損失就越大。

有鑒於此,塔納通代表“前進團”提出“解決國家經濟危機路線圖”,化危機為機遇,帶領泰國走出危機。

路線圖共分四步:第一步,巴育必須辭去總理一職。第二步,議會任命新任總理,以在一年中完成兩項重大任務——度過新冠肺炎危機,帶領國家回到正常狀態,以及根據“三解散、一取締、一修改(解散憲法法院、選舉委員會以及高層直接委任的上議院;取締2017年憲法第279款,即取消國家維穩委員會的豁免權;修改憲法第256款)”原則修訂憲法。第三步,解散議會後再次舉行大選,讓人民同時選舉國會議員和憲法起草院委員。第四步,成立新議會和憲法起草院、組建新政府,製定新憲法。

曾經與巴育競爭總理寶座的塔納通表示,“前進團”提議的路線圖完全沒有任何個人利益在內,因為他自己本身已經不是議員,但是他需要非常直截了當地向巴育傳遞一個信息,那就是已經到了為了國家發展而犧牲小我的時刻。如果巴育繼續擔任總理,泰國將墜入深淵。至於為何沒有建議總理直接解散議會,塔納通給出的解釋是,那樣會產生政治真空,在新冠疫情期間不應該出現這種情況。

毀譽參半的“前進團”會有“新未來”嗎?

儘管沒有歡呼和掌聲,但這場特殊的直播會還是受到了原新未來黨擁躉們的支持與好評。許多網民在線留言,表示鐵了心跟著塔納通和“前進團”,“再等十年也無妨”。很多反對巴育政府的媒體也對此高度讚揚,稱其為“政治鳳凰重獲新生”。但是,也有不少社會知名人士和政府官員對於塔納通、畢亞卜等人在危機關頭的“政治秀”不以為然,甚至公開批評。

3月22日,泰國教育部部長納塔鵬通過個人臉書賬號發文稱批評塔納通等“用製造分裂的事情來製造話題,讓人們再次相互仇恨”,試圖讓自己“成為泰國人民的選擇”,稱其根本不知道什麼場合該做和不該做什麼。並稱泰國人民現在需要“相互的愛和理解以及照顧”,而不是“借此機會插一刀子,讓泰國人民比之前更加四分五裂”。

在這段文字的後面,納塔鵬還加了一個“#小弟住手吧!”

持有相同觀點的還有因揭發泰國前總理英拉政府“大米典當案”而一舉成名的前民主黨議員瓦隆,如今他已經轉投素貼的民眾合力黨,擔任該黨戰略委員會主席。他在個人臉書賬號發文稱,泰國和全世界全人類都在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各方都需團結一致,必須要相互幫助,不敢相信“還有一群人跳出來叫喊著修改憲法,讓總理辭職”。國際社會和國外泰國人都對泰國政府應對疫情的表現交口稱讚,而塔納通等“不知時宜”,質問其是否想讓很多人感染病毒而死亡,“然後你們踩著人民的屍體以換回所需要的權力?”最後他向塔納通、畢亞卜和帕尼伽呼籲“你們可以住手了”,“來幫一把手,一起努力,先讓泰國度過難關,難道不行嗎?”

雖然新未來黨已經被解散,塔納通、畢亞卜等人也都失去議員資格,並且十年之內不得從政,但是這並不妨礙“新未來系”繼續鬥爭。3月8日,54名仍然具有議員資格的原新未來黨議員集體加入遠進黨,被塔納通寄予厚望的披塔當選黨魁。遠進黨將繼續延續新未來黨的政治理念,在議會中發揮獨特作用。而塔納通、畢亞卜等骨幹分子則以“前進團”的名義,配合披塔的遠進黨,開展議會外鬥爭。

可以肯定的是,憑藉著塔納通、畢亞卜的演講能力和動員能力,依然會有大量追隨者。這些追隨者將隨時在下一屆大選中轉化為遠進黨的支持者,為“新未來系”貢獻選票。尤其是目前正處在大學和中學階段的年青一代,更是視塔納通等人為英雄。越是被當權者打壓,越具有悲情色彩,年輕人也越願意追隨。

而且,平心而論,塔納通和畢亞卜對“前進團”的總體設計非常全面超前,很多方面都具有社會引領意義,比如對於少數民族平等地位的爭取,以及在文化領域開展的豐富多彩的活動等。“前進團”將每年舉辦政治書籍周活動,為年輕一代推薦政治類讀物,並舉辦讀書研討會。此外,他們還計劃開展電影觀賞研討和新生代藝術家作品展覽等活動。毋庸置疑,這些活動對於吸引年輕人投入“前進團”陣營,增加“粉絲粘性”,將會非常有益。

但是,“前進團”在未來的政治鬥爭路途上,也不可能一帆風順。筆者認為,“前進團”至少會遭遇以下挑戰:

第一,塔納通、畢亞卜等人官司纏身,極有可能因法律問題而被迫中止政治活動。此前不久,泰國選舉委員會就塔納通明知自己因持有傳媒公司股票而不具備競選議員資格但仍參加選舉一案向法院提出控訴。如果法院裁決塔納通罪名成立,則有可能招致10年監禁。

第二,披塔領導的遠進黨究竟在多大程度上會與塔納通、畢亞卜的“前進團”打好配合,目前來看存在一定的問題。由於泰國法律有嚴苛規定,披塔的遠進黨必須十分注意分寸,與“前進團”保持相當的距離,才能夠避免被法律認定其依然為塔納通所控製。而披塔本人以及遠進黨的其他骨幹也希望擺脫“塔納通政治代理人”的標籤。因為一旦社會形成這樣的共識,披塔以及其他骨幹的政治獨立性便會不複存在,從而失去政黨本身的吸引力與凝聚力。

當然,最大的挑戰依然是來自於泰國當權者的壓力。塔納通絲毫沒有給巴育政府面子,公開要求巴育總理辭職,那些對巴育政府刺耳尖銳的批評必定會激起當權者的憤怒。當下,巴育政府正忙於應對新冠疫情,無暇顧及此事。未來如果成功渡過危機,必定會大幅提升政府在民眾心目中的地位,其執政地位將得到鞏固。屆時,政府將會動用多大的資源,來阻截塔納通、畢亞卜的政治鬥爭,將決定著“前進團”的壽命幾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