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疫情日記”作者紐約藍藍遇車禍身亡,圈內好友哀悼
2020年03月28日23:42

  原標題:“紐約疫情日記”作者紐約藍藍遇車禍身亡,圈內好友哀悼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短短數天,美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就突破了10萬例,美國多州進入“重大災難狀態”,紐約州成為美國疫情的“震中”,民眾生活受到巨大影響。

  這段時間,華裔女作家張蘭(網名紐約藍藍)一直在紐約奔波,通過系列文章《疫情中的紐約人》,向網友反映當地疫情最新狀況。資料顯示,張蘭是獨立策展人,交互設計師,以及北美華人作家協會會員。

  不幸的是,這樣的“疫情日記”停留在了3月25日,並將永遠終止。3月27日,張蘭在美國發生車禍,不幸當場去世。

  據新聞晨報旗下“周到客戶端”,紐約華文女作家協會發佈消息稱,“今天是2020年3月27號,是一個不幸的日子,我們紐約華文女作家協會,悲痛的向大家宣告,我們失去了一位優秀的姐妹,也是全球關注並且喜愛閱讀的蘭蘭日記的作者紐約張蘭,於今天上午11點,不幸發生車禍。當場去世。我們不勝悲痛。無法形容我們的心情。”

  28日晚間,財新網旗下微信公眾號“財新文化”發文表示,很遺憾地告知讀者,從今天(28日)開始,財新博主紐約藍藍的“紐約疫情日記”將不得不中斷更新。早上收到一個可怕的消息,紐約藍藍因交通事故搶救無效去世,享年49歲。她的丈夫和好友在朋友圈證實了這個消息。

  交通事故發生的時間是美國當地時間3月27日上午10點-11點之間,也就是國內昨晚10點-11點之間。

  曾演唱《媽媽的吻》《小螺號》等歌曲的著名歌手程琳,也在微博發文確認了張蘭的死訊。程琳表示,收到張蘭愛人的信息之後,一時間不敢相信:紐約藍藍(張蘭)昨天早上在紐約家附近被車撞倒當場去世。

  程琳說,兩天前還跟張蘭微信互動,邀請她疫情過去之後,來洛陽看牡丹,張蘭最近一直在寫《疫情中的紐約人》,最後一篇24號發出,張蘭的去世,是紐約華人文化圈的巨大損失。

  在《疫情中的紐約人》首發的微信公眾號“陌上美國”,此前日記文章的評論區,不少忠實讀者也表示了哀悼。

  在財新文化借用紐約藍藍好友的話,表達悼念:

  “張蘭懷揣一顆作家夢想的心,實則也如你我一般的芸芸眾生。#紐約疫情日記#是她做的最後一件事。面對生死,我們是如此無力,只能合十祈禱:‘安息,老友!’天堂若如世事,繼續寫作記錄眾生。”

  以下是部分日記內容的節選。

  3月25日

  紐約各寵物避難所的貓狗全被領養光了

  視頻里看昨天州長許諾的物資至少是有一部分已經到達醫院的手裡了,但是這會是一個比較長期的問題。

  。。。。。。

  到今天為止紐約州共有4萬名誌願者主動請戰加入防疫大戰。這當中包括2265名醫生,20000萬多註冊護士/護理。另外還有6000心理醫生加入網上心理諮詢服務,美國對於災難中民眾的心理疏導尤為看中。

  3月23日

  全球共炎涼,一件婚紗都牽涉了世界大局

  另外據說紐約市感染的病人里華人非常非常少,大部分人是猶太人。我想並不是華人的免疫力更強,而是我們早就關注了武漢的疫情,獲得了大量的信息,很早就知道怎麼保護自己了。另外大部分華人也沒有每週去教堂的習慣,見面也不擁抱親吻(優良傳統不能改),一月以後大家就開始減少了去餐館聚會吃飯,取消了各種社團活動。目前我朋友圈里還沒有聽說任何一個華人感染的,連朋友的朋都沒有聽說,這也算是一個好消息吧。看來我們老老實實躲在家裡是可以躲過一劫的。

  3月22日

  州長對中央公園里鍛鍊的人群大光其火

  一直都愛看那種世界末日的電影小說,現在覺得彷彿置身於一個蹩腳的電影開頭,世界瘟疫大流行,多麼刺激的題材。後面的劇情會怎樣,大家都猜不著。越來越多的人說可能會明年再來,也可能會永遠留下,那我們該怎麼辦呢?更可怕的是疫情之後的全球經濟危機,都不知道會落在誰的頭上。這些看不見的小魔頭,終於把人類馴服服得服服帖帖。

  3月8日

  一萬醫護的後備隊伍隨時準備換崗

  週末老想出去山裡走走,結果我每天6點多就醒來了,而其他人完全日月顛倒,等全部人馬醒來太陽都要落坡了,老是失望。對於不上班不上學的人來說,停擺的日子更為隨心所欲,包括自己的作息時間。因為生活里已經完全沒有一條紀律約束自己了,終於墮入懶散的局面。不過明天開始女兒也要上網課了,日子應該正常起來。

  其實那也不過是不正常里的“正常”。真的正常是我們可以去看一場電影,可以去熱鬧的商場里買件毛衣,她可以和朋友相約去一個party。所謂的正常居然是我們最渴望的狀態,而這一天似乎遙遙無期,任何人都不敢輕易判斷它的到來。那些被我們摒棄的無奇的正常,就是這樣遠遠地嘲笑著在驚濤駭浪中掙紮的我們。

  3月7日

  疫情中的紐約人

  根據我在紐約多年生活的經驗,緊急情況下一般政府準備的都是最壞的情況,不管是暴雪,還是颶風,偶有失誤。所以常有民眾抱怨小題大作,耽誤生活。其實民生無小事,寧可小題大作,千萬不可大題小作。政客們做秀也罷,裝樣也吧,至少得在電視面前出來走幾步算個交代。畢竟監督的人太多了,自然揪錯就會快很多。

  但我對紐約人更有信心,畢竟曆史上經過太多次瘟疫的洗禮,大蕭條,911,紐約人照樣倔強地活下來了。或許這就是時至今日紐約人仍然閑庭信步的資本吧,要讓紐約人都驚慌失措起來還真有點不容易。

  3月6日

  在美國新冠狀病毒疫情區的真實生活

  我覺得歐美文化里對戴口罩有根深蒂固的恐懼感,但是如果疫情真正嚴重起來,紐約人戴口罩可能只是個時間問題,到底命要緊。畢竟紐約3天前才開始有了疫情。其實大多數美國城市的生活方式真的很不容易傳染,所以這也就是美國人看上去仍然心不在焉的感覺吧。在亞特蘭大看見有限的幾個戴口罩的都是黑人,不知道為什麼。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