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封城65天后,由火車帶回的親情、愛情和希望
2020年03月28日21:24

  原標題:武漢封城65天后,由火車帶回的親情、愛情和希望

  來源:東方網

  撰稿 | 記者 丁一涵 賈天榮

  武漢封城的第65天,那個原本讓人畏懼的武漢,讓人想要逃離的武漢,迎來了第一批回家的人。

  根據中國鐵路武漢局集團有限公司的通告,自3月28日零時起,恢復辦理武漢市17個鐵路客運站(武漢、漢口、武昌、後湖、金銀潭、湯遜湖、廟山、天河機場等)的到達業務,出發業務從4月8日零時開啟。

3月28日,武漢漢口火車站進站口大門緊閉,一對母子在進站口前的廣場上佇立。
3月28日,武漢漢口火車站進站口大門緊閉,一對母子在進站口前的廣場上佇立。

  特殊的“防護服”

  3月28日下午1點半,漢口火車站南一出站口。49歲的李榮融見到女兒的第一件事,就是將準備好的“雨衣版防護服”快速套在女兒身上,一個個扣子,從上到下,依次繫緊,生怕有一個病菌從衣服縫裡漏進去。

  她和老公帶著那些特殊的防護用品,恨不得把女兒全部包裹起來。和許多前來接站的人一樣,他倆都穿得嚴嚴實實,帽子、口罩、手套和雨衣一樣不少。

3月28日,武漢漢口火車站南一出站口,李榮融在為剛剛回來的女兒穿雨衣。簡單的雨衣對於大多數普通民眾來說,是絕佳的防護服。
3月28日,武漢漢口火車站南一出站口,李榮融在為剛剛回來的女兒穿雨衣。簡單的雨衣對於大多數普通民眾來說,是絕佳的防護服。

  “女兒在杭州上高三,我真後悔當初讓她學美術,如果不是為了學藝術,她不會離我這麼遠。”家住漢陽區的李榮融有小半年沒見到女兒,如果不是因為疫情,她本可以在過年就見到女兒。

  “女兒好可憐,她買火車票先是買到了合肥,然後才買到了回武漢的火車票。她是中轉了一次,才回來。”之前,她和女兒學校的老師一起努力,才搶到了一張從杭州到合肥的火車票。

  淩晨4點半開始,李榮融都忘了跟女兒視頻了多少次……接到女兒後,一家三口便快步向地鐵站走去。

  在地鐵口,又經曆了一輪體溫測量,而後便乘地鐵離開。一路上,李榮融一直在用武漢話感歎:“孩子太可憐了,像要飯的一樣。”女兒腳上的鞋,沾滿了泥土,這對於在城市中生活的孩子來說,著實有些奇怪。

  家鄉的玫瑰

  在崔凡眼裡,武漢一直是一個熱情洋溢,充滿活力的城市。畢業後他在這裏工作生活了一年,也收穫了自己的愛情。

  從半年前在軍運會做誌願者時和女友認識、相戀,這是二人戀愛後分開的第一個春節,原本以為幾天后就能見面,沒想到偏偏遇上了疫情封城。

  得知入漢鐵路開放以後,老家在黃岡的他和在湖北恩施的女友約定了相近的時間在漢口站見面,提前到達的崔凡還為女友準備了一個小小的驚喜。

  下午2點,在漢口站出站口一眾等待的身影里,崔凡顯得格外顯眼。他手上那束從家鄉黃岡帶來的玫瑰,還有5分鍾就將送到女友手上,為這兩個多月來的無奈分別留下一個甜蜜的句點。

3月28日,武漢漢口火車站,崔凡拿著一束玫瑰站在人群中,他看到了自己的女朋友,在向她揮手示意。
3月28日,武漢漢口火車站,崔凡拿著一束玫瑰站在人群中,他看到了自己的女朋友,在向她揮手示意。

  回到家的崔凡在電話裡告訴我們,接到女友開車回去的一路上,發現平常看見武漢的那些簡單、普通的地方,此時變得格外美好、幸福。

  寧波的海鮮與武漢的夜宵

  “終於能進來了。”在漢口站出站口的自動扶梯上,這是42歲的艾程見到舅舅後說的第一句話。最近一段時間,他多次急切地想要回到武漢,訂的從寧波到武漢航班已經反複取消四次:“每次訂票軟件上顯示可以購買了就立刻下單,但買了沒過幾天就顯示已退票。”

  直到3月25號,他才終於買到了從寧波開往漢口的這班高鐵,對他而言,這趟近6個小時的旅程,最重要的“任務”是接愛人、三歲的女兒和另一個即將出生孩子回家。

  艾程的第二個孩子即將在五月出生,年前因為自己在寧波忙於工作,懷孕的妻子帶著女兒回到武漢老家養胎。原本打算趁著過年忙完能團聚的一家卻因疫情相隔兩城:“我一直忙到22號,23號就封城了。”

  “今天吃得好不好,穿暖和一點”成了兩個月以來夫妻二人每天視頻時說的最多的話。對於兩口子來說,這也是認識以來最長的一次分別:“就是當年異地戀的時候,每兩個禮拜我還會飛過來見她一次。”

  回到武漢的家後,艾程告訴記者,見到久違的妻子,自己還沒顧得上多說幾句話,就匆匆到廚房,醞釀著把從寧波帶來的海鮮做成一桌好菜。

  “兩個多月了想來武漢接待產的老婆和剛滿三歲的女兒,今天女兒一見我嘴裡喊著爸爸,一直粘著我,她眼淚出來了,我也哭了。”

  等疫情過去之後,他最想帶妻子去武漢當地的複興村吃個夜宵。那是他們戀愛時最常去的地方,上一次去還在一年半前,分別了這麼久回來,又格外地懷念。

  遲到的提親

  王忠今年25歲,是名火車司機。1月17日,距離武漢封城還有五天,女朋友帶著他的妹妹,從漢口站出發前往重慶,打算在那過個不一樣的年。幸運的是,他的妹妹也因此躲過了武漢這個新冠肺炎疫情的重災區。但王忠原本大年初三去重慶的提親計劃,也因此被迫取消。

  當漢口站封站後,王忠工作所在的武昌站,間斷性地還會有列車運營,大多是路過的列車,不在武漢停留。

  幾個月來,王忠每天都在網上與女朋友和妹妹視頻聊天,給她們講述武漢最新的情況,安撫她們不要擔心。

  在鐵路上剛工作兩年的王忠,一點也沒含糊,該上班上班,該居家居家。“因為這次疫情,兩個家庭反而更加融洽,像是共同冒了一次險,倖存下來的感覺。我覺得這比上門提親,更能讓我們兩家融入到一塊。”

3月28日,武漢漢口火車站,王忠的女朋友一出站,便撲向王鵬的懷中。
3月28日,武漢漢口火車站,王忠的女朋友一出站,便撲向王鵬的懷中。

  入漢鐵路開通的第一天,王忠按約定時間來到火車站,順便還給女友和妹妹帶了兩份熱騰騰的奶茶。

  在武漢高鐵站內,有零星幾家商店已經開門營業,得知地鐵也在今天恢復運營,商店老闆王路早上十點多就趕來開業。疫情期間,他“在家裡都快憋壞了”。

  很多即將復工今天回到武漢的旅客,出發前的擔憂也在到達後逐漸踏實下來,自己的所見所聞、出站的有序順暢、以及在同事朋友圈、公司群裡、各大媒體上看到的一則則消息都在預示著,這座停擺沉睡了65天的城市正在甦醒,希望也正到來。

  “來的路上堵車了,我倒還挺欣慰的,這說明武漢在越來越好,大家一起做的事情有了成果。”王忠說起自己的感受,欣慰地笑了。(文中部分採訪對象為化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