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戰車,病了!
2020年03月28日07:25

  原標題:德國戰車,病了!

  來源:瞭望智庫

  據德媒報導,本應在3月20日運抵德國的德軍後勤採購局訂購的600萬個口罩,在運抵前在肯尼亞機場突然神秘失蹤。據稱,被神秘“截胡”的這批口罩為FFP2型(相當於N95級別),是該國急需的抗疫物資。

  德國方面表示“非常惱火”。目前,德國國防部正在督促海關總署介入調查這起事件,以消除輿論帶來的不利影響。

  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盜走了珍貴的“硬通貨”,網友戲稱“這屆德軍不行”。

  實際上,德軍存在的問題還不止這麼簡單,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文 | 王培誌 國防大學政治學院

  提起德軍的輝煌戰史,大家自然會想起二戰。

  當時,德軍實力超越美蘇,位列世界第一;德國軍工更是耀眼,在火炮、裝甲材料、導彈、潛艇等諸多方面獨步全球,使對手望塵莫及。

  德意誌戰車以雷霆之勢橫掃歐洲,在那個年代,成為西方的噩夢。

  直到現在,在大多數人眼裡,“德國製造”仍然是響噹噹的金字招牌。

  然而,真相讓人大跌眼鏡——德軍正“飽受管理過度、官僚主義氾濫、人員配備不足、訓練延誤、缺乏可部署武器、無線電和夜視鏡等基本設備供應不足的困擾”。

  1

  軍費為啥這麼緊張?

  三年前,2016年5月10日,德國國防部長烏爾蘇拉·馮德萊恩高調宣佈,將在未來7年內擴軍,從裝備、預算和人員3個方面強化德軍軍力。

  當時,德國上下一片沸騰,因為這意味著德國長達近25年的裁軍宣告結束,軍隊員額將增加1.1萬餘人。

  說起來理由很充分,一方面,歐洲安全形勢發生了變化。近年來,難民潮、恐怖襲擊和來自俄羅斯的“武力威脅”都促使德國不得不通過擴軍來外控邊境、內防不測;

  另一方面,將防務託付於人,自己就硬氣不起來,這與德國一直追求的世界大國目標有衝突;加之,特朗普上台後萬事以美國優先,北約似乎也不是“特靠譜”了。

  特朗普曾在不同場合譴責德國軍費投入不足,對北約貢獻太少,甚至威脅德國必須提高軍費,否則將撤出美軍。(註:當前,美軍在歐洲的7個陸軍駐地中有5個在德國,大約2.9萬名士兵;美國空軍有9600名士兵分佈在德國,主要駐紮在拉姆施泰因和斯潘達勒姆2個空軍駐地。)

  美國駐德大使格林內爾稱,美國納稅人正在為駐德美軍買單,但德國人卻將這部分錢用於國內事務,這是“非常不恰當的”。

  美國“防務一號”網站說得更直白:

  “德國2018年的GDP高達4萬億美元,這麼一個富裕的國家不願為自身安全投資,看上去很荒謬……如果歐洲最富有的國家都不打算為國防出錢,那麼北約其他歐洲國家也會考慮削減實施集體防禦必須承擔的義務。”

  對此,德國人表示自己有點冤。

  雖然漲幅不算大,但是德國每年都在增加國防預算,其中很大比例用於支付美國駐軍開銷、國內反恐維穩、國際軍事合作和打擊“伊斯蘭國”極端組織(伊拉克)等開支。

  根據1975年簽署的協議,美國可以在必要情況下在德國建設小型建築,費用由美方自己承擔。但是,在實際操作過程中,許多費用都是由德國政府承擔。

  德國財政部表示,過去7年,德國政府為駐紮在德國的美軍花費了2.43億歐元。此外,德國聯邦政府還為美軍支付了離職人士的福利費用、土地和建築的管理費用,以及部分駐德美軍的建造費用。

美國和德國軍人舉行聯合演習
美國和德國軍人舉行聯合演習

  因此,用於本國武器裝備採購和訓練上的經費已然捉襟見肘,不要說採買那些價格高昂的美式裝備,連許多武器裝備從採購到維修保養都成了難題。

  由於訓練經費不足,近年來,德軍竟有19名武裝直升機飛行員因無法完成每月最低飛行量被吊銷飛行許可證。

  2

  武器裝備紛紛“趴窩”

  德國是常年穩居世界第四的武器裝備出口大國,然而,德軍當前的武器裝備質量令人大跌眼鏡。許多重點武器裝備存在設計偏差,零配件得不到及時供應,問題武器裝備得不到維修,導致大量武器裝備“趴窩”。(註:德國武器裝備出口對象近100個國家,2015~2018年分別為78.6億歐元、62.3億歐元、62.4億歐元、48.2億歐元。)

  之一:趴窩的飛機

  2018年,德國國防部向聯邦議會提交的《2017年度主要武器系統作戰準備情況報告》顯示,德軍可用的空軍戰機不到總數的1/3。截至當年年底,128架“颱風”戰鬥機(被德軍戲稱為“問題兒童”)只有39架能升空,遠低於德國對北約承諾的可出動82架;有一半運輸機無法使用,三成飛行員訓練不足。

  德國左翼黨政治家赫恩稱:“直接從軍工行業的生產車間製造出來的全新軍事設備竟無法運轉!這讓人無法容忍。”

  今年8月,由於主旋翼部件存在材料缺陷(由鈦製成,可能會在飛行中破裂導致直升機墜毀),國防軍下令暫停所有53架“虎”式武裝直升機的所有飛行和訓練活動。

  該種機型在2018年平均只有11.6架能正常執行任務;空軍的“颱風”戰鬥機和“旋風”戰機每年大概只能使用4個月,其餘時間都用於維護和修理。

“問題兒童”——“颱風”戰鬥機
“問題兒童”——“颱風”戰鬥機

  除軍機外,由軍方保障的領導人專機也經常出現故障。

  2018年11月,默克爾前往阿根廷出席G20峰會,因飛機故障遲到缺席開幕式;10月,副總理兼財政部長舒爾茨在印尼出席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年會後,由於專機上的電纜被老鼠咬壞被困印尼。

  2019年1月,總統施泰因邁爾結束埃塞俄比亞訪問後,因專機出現技術故障無法回國;同月,經濟合作與發展部部長穆勒前往南部非洲訪問,因飛機閥門故障無法起飛。

  之二:退貨的戰艦

  2018年12月,德國最高聯邦權力審查審計委員會宣佈,聯邦最高審在對聯邦國防軍海軍發起的一系列年終審查時,發現了一個可能隱瞞了很久的驚人醜聞:

  德國海軍的最新銳戰艦——F-125型“巴登·符騰堡州”級護衛艦的船員培訓工作至今仍未完全啟動!

  F-125型護衛艦是未來德國“穩定部隊”戰略轉型的體現,國防部高度重視,2016年就交付海軍。根據聯邦最高審估算,該艦人員培訓至少延誤了4年,即要等到2023年才能完成。

  這艘斥資30億歐元打造的最新護衛艦曾因設計失誤(沒有配備垂直髮射裝置)及數據鏈傳輸及雷達信息反饋方面的嚴重問題,於2017年12月被軍方退回原廠改進。

問題超多被退貨的F-125型護衛艦
問題超多被退貨的F-125型護衛艦

  此外,2017年10月,德國海軍最新的212A型潛艇在挪威海岸的一次潛水演習中觸礁受損。當年底,德國海軍所有的潛艇都在干船塢維修,6艘212A潛艇全都無法執勤。

  之三:癱瘓的戰車

  “美洲豹”裝甲車是由克勞斯-瑪菲·威格曼公司與萊茵金屬公司聯合研製的重達43噸的步兵戰車,一直被國防部認為是“世界上防護性能最好”的裝甲車。

  然而,國防部最新數據顯示,2017年交付的71輛“美洲豹”中,只有27輛做好了戰鬥準備。德國陸軍還吐槽:“美洲豹”裝甲車不適合身材高大的士兵乘坐。

外表精緻的“美洲豹”裝甲車
外表精緻的“美洲豹”裝甲車

  此外,2017年底,德軍244輛“豹-2”主戰坦克中只有95輛準備就緒,剩下的要麼已解除武裝,要麼缺少關鍵零部件。2018年,“豹-2”坦克的平均完好率僅為46% 。

  3

  戰靴、冬衣,一直不夠分

  作為軍人訓練和作戰的必需品,作戰靴理應及時配發並保持一流質量。德國國防部於2016年推出“士兵新靴”計劃,打算將軍人的“全季靴”改為2雙重型戰鬥靴和1雙輕型戰鬥靴。

  但是,在今年9月的議會質詢中,國防部表示,國防軍18.3萬名軍人中,只有不到16萬人領取到一雙重型作戰靴,2.1萬人領到一雙輕型作戰靴,有近1萬人拿到了重型和輕型戰鬥靴各一雙,全部發放完畢需要推遲到2022年。

  面對議會的質詢,國防部答覆:

  “由於生產能力有限,無法按計劃滿足進度要求。”

  不止如此,之前,國防軍因裝備不足多次挨批。

  德國議會1月發佈的一份報告顯示,國防軍僅“非常少”的一部分人配備“防護背心、靴子、現代頭盔或夜視儀”等裝備,士兵們抱怨作戰靴質量差(鞋底脫落、鞋幫過硬)、穿著不舒服,一些人則違反規定自購作戰靴。

  德軍向媒體展示單兵裝備

  德國自由民主黨議員齊默爾曼稱:國防部的這番操作“太搞笑了”。“畢竟,這不是時尚問題而是安全問題。想像一下,消防員能穿著拖鞋滅火嗎?”

  自由民主黨議員齊默爾曼說,給軍隊配備靴子需要這麼多年“相當荒唐”。

  相比國內軍人缺少作戰靴的問題,駐紮在立陶宛的德軍官兵們則面臨更嚴重的窘境——缺乏軍糧、冬衣和帳篷!天知道他們如何挺過立陶宛寒冷的冬天。

  還有,今年1月,德國聯邦議院軍事委員會主席巴特爾斯稱,軍隊需要4.8萬個夜視鏡,但目前每年只新買4000個,若按這樣的採購速度,要達到需求量得花好幾年。

  究其原因,德國議會監察部門稱,德軍“飽受管理過度、官僚主義氾濫、人員配備不足、訓練延誤、缺乏可部署武器、無線電和夜視鏡等基本設備供應不足的困擾”。

  4

  徵兵越來越難

  二戰後,德軍形象和士氣一落千丈,無人當兵的問題非常突出。近25年來,由於德國實行持續削減部隊員額的政策,年輕人普遍對政治和軍隊不感興趣,入伍比例較低,招收到各方麵條件都適合的兵源比較困難。

  2011年7月1日,德軍取消了延續55年的義務兵役製,取而代之的是職業化、全誌願兵役製。問題隨之而來,徵兵越來越難。

  2018年,只有2萬多名新兵參軍,同比2017年下跌了3000人,為曆史最低水平。

  2019年,德軍約2.5萬個軍隊工作崗位出現空缺,1/5的文職職位也仍然空缺。人力的缺乏使得部隊喪失領導能力,而且士氣低落。

  目前,德國76萬適合招募的人群中只有一半有資格服役,其他年輕候選人要麼沒有德國公民身份,要麼未達到最低健身標準,有些則拒絕服兵役。

一批新兵入營
一批新兵入營

  為了吸引兵源來擴軍,德國政府真是下了功夫,每年花在徵兵公關工作上的經費高達數千萬歐元(如2015年為3500萬歐元),2016年還花費790萬歐元打造了一部新兵“真人秀”網劇《新兵們》,但反響平平。

  軍方還利用每年8月舉辦的科隆遊戲展之機,向遊戲迷們提供VR遊戲體驗、小遊戲競賽、舞台活動,宣傳軍隊中的友誼、協作和軍人所處的環境,其廣告上也印有國防軍的官網鏈接。

《新兵們》節目劇照
《新兵們》節目劇照

  此外,國防部去年還曾提出或將允許歐盟其他國家的公民在國防軍服役,以及考慮為軍人發放更多獎金和津貼。

  錢沒少花,但是士兵素質有點讓人頭痛。

  2016年9月,德軍第10裝甲師第12裝甲旅一輛“拳師犬”裝甲車在北約演習中忘帶機槍,腦洞大開的士兵竟使用刷了油漆的掃帚柄冒充機槍槍管,被媒體拍個正著,淪為北約盟友的笑柄。

  據稱,德軍裝甲部隊已經不是第一次這麼幹了,只不過有時掃帚柄被刷成黑色,有時則是綠色,有時因為時間緊張,一些掃把頭都沒有來得及拔掉。

士兵們在給掃帚柄刷漆
士兵們在給掃帚柄刷漆

  2017年7月,德國下薩克森州蒙斯特附近地區風和日麗,室外溫度為27.7攝氏度,43名候補軍官參加了一個2.5公里的輕裝徒步行軍。注意是輕裝,沒有任何負重。

  結果居然造成了4人暈倒入院,其中1人10天后死亡、3人在重症監護室搶救的“慘劇”。

  5

  右翼抬頭,後果很嚴重

  從上世紀70年代開始,“新右翼”勢力登上政治舞台,在聯邦德國首次出現了否認納粹罪行的言論,右翼思想真正開始走向“極端”。

  近年來,德軍極右翼勢力抬頭已是不爭的事實。

德國右翼組織屢屢鬧事,給軍隊帶來不良影響
德國右翼組織屢屢鬧事,給軍隊帶來不良影響

  自2013年以來,德軍內部每年約有10名“持極端主義觀念”的可疑分子被發現,其中大部分被開除;

  2017年,德軍對275起有關種族和極右翼傾向事件開展調查,包括行納粹軍禮、發表種族主義言論;

  2018年,有4名軍人被列為極右翼分子,另有3名軍人被歸為宗派極端主義者;

  截至2019年6月,德軍有450起涉嫌極右翼主義的案件。

一名坦克兵在軍演中行納粹禮
一名坦克兵在軍演中行納粹禮

  甚至有右翼軍官藏匿武器、假扮難民、策劃恐襲,使此前聲名頗佳的國防軍陷入深深的信任危機,也引發歐陸諸國陷入深深的擔憂。

  2017年5月,2名德軍士兵計劃偽裝成中東難民,對德國資深政治家以及與外國人和難民事務有關的著名人士發動襲擊,以引起德國國內對難民的敵視。

  2017年4月,在一名隸屬於德國聯邦國防軍KSK特種部隊的軍官退休儀式上,多名士兵行納粹禮。

  同月,警方逮捕了一名陸軍中尉,他被控試圖“出於種族動機”發動襲擊。這名軍官派駐在法國斯特拉斯堡附近的德法旅,調查人員發現其在營房中公開陳列納粹標誌、照片、頭盔等納粹紀念品。

  2017年5月,國防部專門召開會議研究肅清軍隊右翼勢力的問題,馮德萊恩在會上講述了對軍隊中右翼極端分子的檢查情況。她要求軍隊中避免出現右翼極端分子,或至少快速地發現他們。

  馮德萊恩還提及了對軍隊中的懲戒訴訟程序進行修訂、強化內部管理程序、改善軍隊中的政治教育和完善更快更高效的報告鏈。

  新加坡《聯合早報》認為,德國是北約行動中的第二大軍隊供應者,2019年還接下北約快速反應部隊“高度戒備聯合特遣部隊”的領導權,但軍隊的現狀卻令人擔憂。

  戰鬥力曾經震驚世界的“德意誌戰車”,如今真是“病”了。

  這意味著,柏林必須調動資源,為軍隊提供實用的現代化軍事平台和裝備,畢竟“不該有誰比德國人更關心德國的安全”。

特朗普與默克爾
特朗普與默克爾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