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高清完整版!荷蘭舞蹈劇場的這部舞,曾看哭上海觀眾
2020年03月28日19:09

原標題:免費高清完整版!荷蘭舞蹈劇場的這部舞,曾看哭上海觀眾

當代芭蕾舞壇,如果荷蘭舞蹈劇場(NDT)說自己排名第二,沒有舞團敢說自己排名第一。

新冠疫情蔓延全球期間,NDT在網上貼出《動·靜》(Stop-Motion)的高清完整視頻,希望用動人心魄的舞蹈藝術,給人以精神上的力量。

這一視頻發佈於3月27日,4月3日前,你都可以在專門分享高清視頻的網站Vimeo免費觀看。

眾所周知,舞團對作品版權的保護,一直是非常嚴格的。視頻貼出後,網友紛紛留言感謝,“動人心弦!我眼睛都要哭掉了,沒話說,謝謝你們!”“太美了,舞者們和音樂是真正的1+1=3!”

《動·靜》是NDT1團藝術總監保羅·萊福德、駐團編舞索爾·里昂獻給愛女索拉的,2014年1月29日在荷蘭海牙世界首演,2018年由湯米·帕斯卡執導錄製視頻。

世界首演後,荷蘭《忠誠報》如此評價,“這是令人歎為觀止的美麗畫面……舞蹈是一種視覺上的詩歌,其中的設計和音樂決定了抑揚頓挫,而舞者會讓(創作者的)隱喻和強烈情感活起來。”

2014年11月上海國際藝術節期間,NDT1團首秀上海,登台上海大劇院。作為5部作品里的其中一部,《動·靜》同樣驚豔了上海,看哭了上海觀眾。

伴隨著當代作曲家馬克斯·李希特用絃樂線條營造出的憂鬱意境,7名舞者用肢體展現了一個離別、轉變的過程。

他們像塵埃一樣轉瞬即逝,又像幽靈一樣裝點著舞台。他們在舞台上發光,又逐漸在舞台上消失。通過這些舞蹈語言,作品試圖傳遞過去與未來的概念,以及它們如何與當下融合。

舞台一方掛著一面巨幅屏幕,屏幕里有一個靜靜流淚、攏著鬆垮髮髻、穿著古早黑裙的女孩,她正是兩位編舞的女兒索拉。

為什麼將女兒的影像投在舞台上?2014年在上海接受記者採訪時,索爾強調了祖母對自己的影響,女性在此有一種精神上的傳遞。

索爾成長於西班牙一個大家族,家裡5個小孩,從小父母沒太管她,都是祖父母將她養大。祖母是西班牙最傳統的女性,出身鄉村,性格淳樸,內心堅毅,與索爾的關係非常親密。

索拉身上那套黑色長裙,來自索爾祖母的祖母,有著女性之間的關係流轉和時間流逝。而作品末尾飛出的大鳥,也有著女性“哺育”的象徵意義。這些元素的使用,連索爾都說太抽像,很難用語言形容,但事關美和靈魂。

還有一點讓人不解的是,台上鋪了30公斤的麵粉。當舞蹈進行到一定程度時,舞者便拖著巨大的黑色的綢布穿巡其間,猶如塵埃的麵粉一二三一甩,漫天飛舞,所有人都在塵埃里起舞,美到心驚。

使用塵粉似乎是NDT1團的一個傳統,索爾說,可能和身處繁花似錦的荷蘭有關,“NDT的舞台上什麼都用,花、水、風、麵粉,各種東西都曾出現過。”這也和里昂熱愛自然有關。都市叢林里的人很難與自然靠近,但自然之大,曾給她很多創作上的刺激和靈感。

自1959年問世,NDT1團累積了800多部世界首演的作品,強大的劇目儲備、強悍的創作力量、表現力超群的舞者,讓舞團始終穩步走在當代芭蕾的前列。

保羅和里昂是NDT1團的駐團編舞。截止2017年,兩人聯合編排過50多部作品。

保羅有充沛的能量,似小宇宙一直散發著能量,偏重於提供動作。索爾為人感性,側重於提供創意、想法、情感、哲學似的思考。兩人的合作就像中國哲學里的“陰陽”,互為補充,尋找平衡。

同時,兩人都在意編舞的戲劇性,默劇、影像、裝置等,都是他們用來強化戲劇性的手段。《動·靜》里便出現了視頻和影像。保羅說,雖然現在視頻用於舞蹈中很常見,大家覺得這樣很酷或很時尚,但他們採用視頻是有理由的。

索爾說,“NDT的舞蹈不能用一場秀來形容,更像一本書、一首詩,不是所有舞團都能將作品像詩一樣呈現在舞台上,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和詩產生共鳴,因為有人喜歡詩,有人不喜歡。所以,看我們的演出不要有壓力,不要覺得非喜歡不可,說不定不喜歡呢?”

2014年、2017年,NDT1團兩度登台上海大劇院,從演出現場熱到爆表的反應來看,索爾顯然過于謙虛了。

除了《動·靜》,3月23日,NDT還在網上貼出羅馬尼亞編舞家愛德華·克勒2015年為NDT2團編排的《彼此安慰》(Mutual Comfort)高清完整視頻。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