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權威專家艾爾沃德擔心中國將出現第二波傳染
2020年03月27日08:50

原標題:WHO權威專家艾爾沃德擔心中國將出現第二波傳染

原創:時占祥 全球醫生組織

一個月前,世界衛生組織(WHO)派出了國際考察組奔赴中國,實地調研新冠病毒疫情,希望快速掌握第一手資料的同時,與中國一起交流疫情防控和救急醫療等問題。

考察組負責人是布魯斯·艾爾沃德博士(Dr. Bruce Aylward)。很多人在CCTV新聞發佈會上觀看了他詳實講述了考察團的所見所聞。

艾爾沃德博士說“他親眼目睹了中國為抗擊新冠病毒所做出的巨大努力和堅決措施”|視頻|。

艾爾沃德博士在抗擊小兒麻痹症,伊波拉疫情等國際公共衛生和傳染病領域擁有近30年豐富經驗。現在他又把全部時間和精力投入到阻擊新冠病毒疫情上了。艾爾沃德博士是WHO總幹事譚德塞博士的高級資深顧問。

本文記錄了《時代》採訪艾爾沃德博士對疫情的最新見解:是否有可能遏製全球疫情大流行,詮釋中國是否出現第二波傳染以及SARS-CoV2病毒可能的“大結局”?

“是否擔心中國出現第二波感染?肯定擔心!”

為更好理解他的交談,我們根據訪談對話精簡如下內容(多謝分享)。

艾爾沃德博士考察中國後回到日內瓦WHO總部訪談視頻在今天附文中

Q:您認為新冠病毒會繼續播散嗎?

A:從最近傳染或尚未播散的地區看,一切都讓人們感覺不到未來。但是,如果你回過頭來看看中國,他們在1月初意識到新的病毒傳染了,立即竭盡全力做出回應,把所有勁兒都使出來了。現在是3月中旬,估計月底會平息下來了。所以說至少需要三個月時間。

如果你現在環顧歐洲、北美和中東,到處呈指數增長。即使在受災已經較重的地區,仍然看到病毒傳播速度非常快,比如意大利。這些國家和地區仍然面臨著數月煎熬和奮戰。

世界其他地區包括非洲和印度次大陸,那裡可能剛剛開始。即使那裡確診案例非常少,如果仔細觀察變化曲線,已經處於指數增長事態。

Q: 從現在看六個月後疫情大流行會怎樣?

A:希望看到全球範圍抵抗疫情和遏製病毒傳播的行動,擺脫疫情大流行橫掃整個地球所帶來的巨大麻煩。最大的挑戰是未來的流感季節,很可能會看到新冠病毒再次激增或爆發。

Q: 您認為COVID-19病毒會自行消失嗎?

A:除非南半球發生非同尋常的事情,否則這種傳染病基礎上在全球範圍傳播開來了。接下來的問題是“將會發生什麼?會完全消失嗎?會出現週期性波動嗎?

或者說,我們將不得不應對低水平的地方性Covid-19病毒傳染病。多數業界人士認為已經沒有可能性完全消失了。因為該病毒在人群中太容易傳播,更可能呈現波浪式反複或低度傳染狀況。

當然,這也取決於所有國家做出的共同努力。如果監測並且迅速隔離每一案例,那麼,我們可以將此傳染病維持在較低水平上。

如果僅僅依靠大規模“停擺”或保持"社交距離",不去找出所有疑似案例,那麼每次放開或舒緩之後,很可能再捲土重來。坦率說,未來將取決於我們如何應對這個病毒的傳染病。

Q: 歐美為此做了很多準備,這次大爆發是否可以避免或製止?

A: 用“揮霍”一詞可能不太恰當,這是形容“奢飾“。但是,我們的確沒有很好地利用時間。

現在要做的事是通過實施大規模關閉再次贏得時間。歐美所做的只是“買時間”,並沒有遏製病毒,只是壓製病毒,放慢病毒傳播速度。

現在必須做的是充分利用好這段時間進行監測篩查,與此同時讓醫療救助系統到位。最終在各個層面阻擊和遏製病毒傳播,這是至關重要的環節。

現在最擔憂的是“停工、停課、停市的國家是否利用好這段時間?” 因為如果希望關閉社會活動,就有希望恢復經濟……. 這是一場針對病毒的遊擊戰,病毒只會讓你失望無奈,它們會在你的家庭和工作環境中繼續悄然傳播。

病毒沒有理由不再次襲擾社會和打亂我們的生活工作,除非我們做好了充分準備。

Q: 您認為這次疫情會影響多久?倘若一切恢復正常,需要多長時間?

A: 可以看看一些經曆過的國家,比如中國、韓國和新加坡。一些國家正處於疫情初期階段,應竭盡全力控製一切,可能需要兩個或三個月時間,不會太長時間,這是經曆過的事實。

坦率說,多數西方國家都在苦苦掙紮,真的可以檢測所有人嗎?隔離所有已確認的病例嗎?”

西方國家採用的方法與中國不同。最大的問題是這種方法能否奏效,並將疫情限製在幾個月內。中國遭受的打擊很大,拖延了這麼長時間,對社會和國民經濟影響比想像的嚴重得多。

Q: 您認為美國在檢測上浪費了關鍵時間嗎?

A: 其實,每個國家都可能因不同原因而沒有利用好時間。有些人認為這可能就是流感,還有些情況下沒有病毒檢測篩查技術能力。

Q: 是否有理由擔心中國會出現第二波感染?

A: 絕對可能。中國對此也非常關注。

我上次在中國考察疫情時讓我感到令人震驚的事情之一,與西方國家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當我和省長、市長交流時,詢問他們那裡的病例人數已經直線下降了,甚至已經趨於個位數,我問“你們現在在做什麼?” 他們回答說“我們正在擴建病床,購買呼吸機;做好準備。

我們不認為這種病毒會消失,我們希望盡快恢復社會的正常運行,經濟的正常運行,公共衛生和醫療系統的正常運行。我們不希望再次陷入剛剛過去的窘況”。

Q: 是否看到"政治上否定公衛防疫或放慢應對疫情現象"?

A: 很多人可能不同意我的觀點。事實上,有些國家出現問題的原因就是他們對此次病毒感染疫情的嚴重程度尚未達成共識,或對傳播性尚未達成共識。

必須讓政府和全社會公民形成共識,即這個新冠病毒和疫情大爆發對社會和每個人都是嚴重威脅和生命危險。否則,政府無法得到公眾支援和認可,政府出台的措施得不到貫徹執行。這一切都是至關重要的。

Q: 為什麼意大利的致死率非常之高?

A: 可能是多種因素組合。看一下意大利的人口年齡分佈,它是世界上僅次於日本的第二大老齡化國家。不要忘記你的社會第一大群體是老齡人,他們可能患許多基礎疾病,而且很嚴重,所以,病毒的致死率可能很高。

Q: 哪些國家目前最脆弱?

A: 每個國家都很脆弱。最大的問題是當疫情在非洲等醫療條件查、經濟落後的國家開始爆發時,情形將很難應對了。

這是所有人難以想像的事情之一。因為死亡的人數可能非常驚人。

人口疏密程度是否會有所幫助?環境濕度和天氣是會有所幫助?所有人都希望如此。看看新加坡就知道答案了,新加坡是一個氣候炎熱潮濕的國家,一切都可能會發生。因此所有國家都有可能陷入困境。

Q:WHO敦促各國進行“篩查、篩查、篩查”。您認為哪些國家還沒有足夠篩查檢測?

A: 這個問題反過來可能更容易回答。哪些國家已經做了充分篩查檢測嗎?很少,甚至包括中國、韓國、新加坡。

Q:是否擔心伊朗感染人數高於官方報告人數?

A: 絕對有可能。包括伊朗政府也很關注實際數字。上週與副部長交談時,他們關注點之一就是從各省醫療機構獲取準確信息。

一直有人抱怨,甚至譴責說“這個國家隱藏數字”,或“那個國家沒有共享所有數據”。實際上,這些國家也在努力並希望獲取準確數據。最糟糕的事情就是猜測和估計出來的數字。

Q:報導說有些健康的人也死於冠狀病毒感染,你的見解如何?

A:讓我感到恐懼事情是歐美國家這種現象正在凸顯,而且是千禧一代青年人,絕對有可能。

在意大利醫院的ICU病房裡,10%的重症患者年齡分別是20、30或40歲。這些都是健康的年輕人,沒有基礎疾病或其他合併症。

我們最不明白的是為什麼健康年輕人會出現嚴重疾病,甚至死亡。我們沒有明確預測指標,這是必須重視的問題。

Q: 您對各國年輕人有什麼建議?

A: 對青年人而言,這可能是他們一生中面臨最嚴重的傳染病之一,應該意識並重視起來。

對於每個年輕人,這是很危險的;對於你們的父母,特別祖父母,尤其是老人更是危險;對你生活的整個社會都是危險的。您不是“安全避風崗”,你們是社會和社區中的一員,是病毒傳輸鏈上的一環節。如果你被感染了,事情可能變得更加複雜化,不僅是你自己,還讓更多人處於潛在風險之中。

永遠不要低估一種新的疾病,這是一個未知數。我們已知它會讓年輕人死於傳染病和疫情;會有大量年輕人被感染患病。你們必須牢記這一點。

Q: 如果一個國家因疫情暫停下來,那麼首要任務是什麼?

A: 測試、測試、測試、測試、測試。不是測試,測試,測試,測試每一個人;而是測試所有疑似的人,測試任何可能疑似的人,測試一切"嫌疑人"。

然後,有效地隔離已確診病例。第三,就是建立疑似人員的醫療隔離區。

Q: 如何看待這一切,疫情什麼時候了結?

A: 最終將會以人類戰勝另一種病毒而告終,這是毫無疑問的。問題是我們必須採取多少必要措施,以及採取多快速度應急措施,最大程度減少疫情造成的損害。

隨著時間的流逝,我們會有治療方法,會有有效藥品和疫苗。現在我們所能做的一切就是與病毒傳播抗衡和僵持、堅持住。

歸根結底,需要全球民眾的巨大合作和耐心,才能最終遏製住疫情,並讓病毒放慢腳步,最終控製住它。

重要參考文獻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