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時期如何找工作?90後在家也能“雲營業”
2020年03月27日05:51
視覺中國供圖
視覺中國供圖

  海梧

  對他們來說,突如其來的假期自然是得不到任何快樂的, 但很快,花式“雲營業”,讓他們結束了毫無目標的“放空”,生活基本在穩定而豐富的軌道上運轉下去……以待來日,疫情結束後每個人都能重新“出發”。

  --------------------------

  今年春節前夕,我的好友圈掀起一股小小的辭職潮,七八個朋友不約而同通知我:“嗨,我辭職了,想休息一下。”其中只有一個人是找好確定的下家才遞交辭職信的,而其他人則表現得非常灑脫、率性,有的直接快刀“裸辭”,有的初步接觸了理想的下家但尚未敲定。“就是不想幹了,何必拖泥帶水,心已經不在這家公司了,不必浪費時間糾纏下去”。

  他們最初的計劃都是2月好好休整一個月,然後以飽滿的精神和昂揚的姿態走進新公司。結果疫情打亂了所有計劃,假期自然是得不到任何快樂的,每天看著新聞憂心忡忡,同時也對自己的事業充滿疑惑和慌亂。

  這些朋友,年長些的擁有閃閃發光的職場簡曆,最年輕的如剛畢業一年的,亦有獨當一面的能力。若無這場變故,按照他們的自我認知,找份喜歡的新工作並不難。然而此刻,卻都被困在了一個意想不到的境地裡:宅家“雲時期”投出的每一份簡曆,基本都石沉大海,“有的公司連郵件自動回覆都懶得給我”。

  好在他們終究不是坐以待斃之輩。現實的工作難找,他們都開始各自發揮聰明才智,很快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宅家“雲營業”,賺點飯錢。

  “90後都快30歲了,難道只能靠乖乖上班、每月等老闆發工資才能維繫好生活秩序嗎?沒點技能我都不好意思說自己的年齡!”花花是朋友中很有想像力和執行力的一個,她開啟的一項“雲工作”充分發揮了優異的表達天賦,利用自己豐富的情感經曆,在線講授情感課程。

  原本,花花是出於個人的興趣和困惑,主動學習了許多人際交往和情感問題的課程。她表達能力好,待人耐心熱情,早已是我們這群人里的“知心姐姐”,既然有以上技能和素質“加持”,她靈機一動:“我為什麼不開一個在線課程呢!熟人圈優先。”先免費試聽,然後由客戶決定是否付費上課。

  花花老師的“情感雲課堂”,我們也偷偷溜進去“旁聽”過一次。上課形式是“群體大課+私人小課”,先在微信大群裡講一些共同的“知識點”,然後根據每個“學生”不同的需要,因人而異,單獨答疑。她的個人風格也著實鮮明,不討好,不委婉,各種生活雞毛蒜皮的破事兒,在她的快人快語之下,都被掃得干乾淨淨。

  花花說,原本只是和身邊“生活色彩相似”的女生們聊,現在擴大受眾群,忽然認識了很多經曆截然不同的人,自己都有種重新“補課”的感覺。“雖然起初我是出於自己營業的目的,但也慢慢感覺到,最近宅家的很多女生的確遇到親密關係方面的難題,我做這件事也算有意義”。

  家中開海鮮乾貨店的小佳,因求職難問題鬱悶了半個月之後,決定打起精神,重振旗鼓。“暫時找不到線下工作,何不趁機鍛鍊一下線上創業能力呢?”因疫情影響,大多數飯店停擺,小佳家的海鮮乾貨滯銷。小佳左思右想,覺得如果按照尋常網店的思路兜售肯定沒生意。她看到正在刷某短視頻App的弟弟,靈光一現:“我可以用短視頻賣海鮮啊!”

  小佳拍攝了家裡店舖商品的短視頻,精心剪輯,再配上“洗腦神曲”,發佈在短視頻App里。

  目前,小佳的“短視頻賣海鮮”人氣還不算很高,但好歹實現了原本滯銷產品的“零的突破”。“有所改變總好過無動於衷。”下一步,她計劃更精心地撰寫文案,更有針對性地進行推廣,聯動微博、微信,“讓海鮮乾貨出圈”。

  平日裡酷愛看綜藝節目的思麗,辭職前從事金融行業。過年前她雄心勃勃地和我說,打算“跨行”進軍視頻網站。如今她心儀的網站暫無招聘計劃,理想的崗位難求,思麗也沒氣餒。“可以利用這段時間好好磨練一下我的視頻原創技能”。

  思麗覺得,如果她能先成為一個人氣視頻博主,那以後何嚐找不到好工作?她試水玩起了直播,結果第一次“明星話題”的語音直播,不到1個小時就吸引了超過2000人收聽,這更讓思麗堅信自己在這方面“大有可為”。她已在家中架起單反,自導自拍自製一系列“驗貨綜藝節目”的趣味短視頻,“一邊接受市場大眾的檢閱,一邊期待新的工作機會降臨,這樣,當我再去求職時至少有拿得出手的代表作”。

  疫情暴發兩個月來,這些“裸辭”朋友,無一不是經曆了困頓、迷茫、焦躁等負面情緒爆炸期,而現在竟也在安靜宅家期間,重新梳理了思緒,慢慢找回井然有序的節奏。

  花式“雲營業”,讓他們結束了毫無目標的“放空”,生活基本在穩定而豐富的軌道上運轉下去……如此,以待來日,疫情結束後每個人都能重新順利“出發”,和新的職場狀態無縫對接。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3月27日 06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