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滬智利人講述抗疫見聞:上海正在恢復往日的生機
2020年03月27日17:23

原標題:在滬智利人講述抗疫見聞:上海正在恢復往日的生機 來源:參考消息網

參考消息網3月27日報導 智利《第三版時報》網站3月23日發表了帕特里西奧·拉波爾塔的題為《上海的嚴格檢疫》的文章,文章稱,上海的情況明顯改善,人們逐漸離開家門走上街頭,企業也有條不紊地恢復生產,但仍堅持採取嚴格的檢測措施。文章內容編譯如下:

筆者因工作需要近年來一直生活在上海。這裏的生活與智利形成鮮明對比。除了技術、文化、人口、時區和季節等方面的明顯差異外,人們對新冠病毒的態度也有著明顯差異。

隨著(智利)秋天的到來,最近幾週新冠肺炎疫情也在智利呈現意想不到的蔓延趨勢。而中國已經迎來早春,感染人數也基本得到控製。上海的情況明顯改善。然而,儘管人們逐漸離開家門走上街頭,企業也有條不紊地恢復生產,但新冠病毒還是在經濟、社會生活和工作等方方面面留下了難以消除的痕跡。

最近兩個月,上海採取了嚴格的衛生和隔離措施,作為智利在華工作人員,筆者也必須嚴格執行。

疫情暴發以來,各界齊心協力貫徹實施嚴格的管控措施。全社會都一致認為這是抵抗疫情蔓延的唯一方法。但管控措施也改變了無數人的生活。

實施管控措施後,昔日熙熙攘攘的街道和公園變得空無一人。居家隔離取代了所有社會活動,平時衣著整齊的員工只能換上睡衣和拖鞋。

隔離措施使得員工無法前往辦公室或出席會議,因此“雲辦公”和網絡會議取代了以往的工作方式。這也從另一個側面表明,中國已取得巨大的技術發展。中國掌握著先進的遠程通信技術,面對維持勞動生產的挑戰,也充滿了底氣。

在生活物資供應方面,由於超市和實體購物中心被迫關閉或縮短營業時間,阿里巴巴的餓了麼、京東和美團等電子商務應用軟件讓上海的居民在居家隔離期間也能隨時購買新鮮食品和生活必需品。

今天,這個擁有2400多萬居民的大城市已經在很大程度上恢復了商業和社會活動。儘管仍然需要檢測進入者的體溫,但是公園、購物中心等商業場所基本恢復了往日的生機。更重要的是,越來越多的工廠和辦公室重新開放,勞動者得以返回工作崗位。

【延伸閱讀】上海部分省際班線恢復運營

3月15日,在上海長途客運南站,旅客抵達後下車。 據上海長途汽車客運總站、交運巴士消息,為助力企業復工,滿足旅客出行需求,3月15日起,上海部分省際班線陸續恢復運營。 新華社發(王翔 攝)

3月15日在上海長途客運南站拍攝的信息牌。 據上海長途汽車客運總站、交運巴士消息,為助力企業復工,滿足旅客出行需求,3月15日起,上海部分省際班線陸續恢復運營。 新華社發(王翔 攝)

(2020-03-16 07:37:11)

【延伸閱讀】一位英國人眼中的上海抗疫曆程:“看到了隧道盡頭的光亮”

參考消息網3月26日報導 英國《每日電訊報》網站3月24日發表英國自由撰稿人馬克·安德魯斯題為《在上海,終於見到隧道盡頭的光亮》的文章,講述了前者親曆的上海抗疫過程。現將文章內容編譯如下:

1月中旬,在人潮湧動的上海豫園,裝備著三腳架的攝影師與揮舞著自拍杆的遊客們爭搶著空間,所有人都在等待著暮光。這時離中國春節還有一個多星期。在那個寒冷的夜晚,我們幾乎沒有察覺,但空氣中漫透著某種更深的寒意。新冠病毒即將來襲。

時間快進到兩個多月後的今天,隨著企業復工、仍然必須接受體溫檢測的市民沐浴在春日的陽光下,上海已經看到了隧道盡頭的光亮。但是作為一個親曆了這次大流行頂峰的人,我的經曆眼下對我的西方朋友來說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在農曆鼠年於1月25日到來時,中國交通和工業中心武漢的危機正全面發酵。隨著新冠病毒進一步向其他地區擴散,當局實施了日益嚴厲的控製,就像我們目前在西方國家看到的情形一樣。

中國人並不像英國人那樣古怪地囤積衛生紙,他們搶購的是口罩。到1月底,口罩全部售罄。一些人自製了臨時替代品,還有人在出入公共場合時完全把自己用塑料製品罩住。但是大多數人都老老實實待在家裡——這一點顯然與英國的情況不同,儘管為期一週的春節假期充滿了誘惑。

往日人頭攢動的外灘只有幾個安靜的人影。

通常,中國春節期間會上演世界上最大規模的年度人口遷徙,但為了阻斷病毒的傳播,大多數企業被要求在春節假期之後再停工一週,學校則延期開學。

居民小區變成了堡壘。保安配備了額溫槍,除一兩個大門以外的所有出入口都被封死。非居民不得進入小區,快遞員只能送貨到小區門口。

當2月5日我去一家超市購物的時候,所有人都必須在公共場合戴口罩,我也在接受體溫檢測之後才被允許進超市。為數不多的冒險前往超市的顧客急匆匆地四處奔忙,他們在把商品裝進籃子時儘可能遠離其他人。

到2月10日,大多數通常會在假期結束後恢復運營的公司都沒有復工,其他公司則展開了遠程辦公。膽子大的酒吧和餐館開張了,它們都用額溫槍和免洗洗手液迎接顧客。

在接下來的幾週里,生活斷斷續續地得到了改善。2月初,地鐵列車幾乎是空駛的狀態,但是2月中旬以後,當我帶著相機回到外灘拍照時,我注意到地鐵里的人多了起來。人們拖著行李箱,返回這座城市——他們要進行為期兩週的隔離,每天都要接受體溫檢測。

2月底,我第二次造訪豫園,這一次週遭基本上只有我一個人。但是,超市的情況有了起色,一股消毒水味向我襲來,貨架上的貨物也多了許多。

整個中國的狀況同樣在好轉。現在的新增病例極少,而先前感染的人也大多出院了。設法熬過停業期的經營單位再次開張,隨著春季天氣轉暖,人們開始從蟄居生活中走出來。

現在的生產生活並沒有完全恢復常態,但是已經很接近了。在上海郊區,健康的年輕人在微信上貼出他們在油菜花田里度過的快樂時光。在上海附近,杭州的西湖又一次迎來了遊客。

空氣中的寒意已經消散,黃昏也轉換為了白晝。

(2020-03-26 14:17:39)

【延伸閱讀】“老外”們的溫情堅守:與上海共進退

參考消息網3月19日報導(文/許曉青 何曦悅 吳宇) 2月初,在中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戰役”仍十分膠著時,上海城中“最有名”的外國人之一——上海紐約大學常務副校長傑弗里·雷蒙從紐約飛回上海。這名法學教授和他的中方合作者並肩戰鬥,為學校籌措更多防疫物資,並要為近千名學生推出高質量的在線教學。

“我覺得一切都很好。我和妻子在家依然堅持鍛鍊,減少不必要的外出,如果要外出就戴上口罩,這裏的一切井然有序,我就想和大家在一起。”雷蒙說。

上海是擁有2400多萬人口的國際大都市,常住上海的外國人約20萬。中國農曆春節至今,有約10萬外國人“留守”上海,其中部分是專程回到上海,與這座國際大都市共進退。

防疫“洋外援”很忙

“竟然是個‘老外’!”在把幾大箱快遞交給小區門口的誌願者時,快遞小哥發現自己眼前這名口罩、帽子、眼鏡層層“武裝”下的工作人員是個“洋面孔”,不禁一愣,隨後笑著和這名外國誌願者道別。

疫情發生以來,在滬外國人並沒有閑著,他們本來就是社區一員,而今變成疫情防控的“洋外援”。

來自巴基斯坦的曼蘇爾就是其中之一。今年春節他沒有回國,而是在疫情發展最嚴峻的時刻留在了上海,還報名成為社區誌願者。

當一名戰“疫”誌願者並不輕鬆。從早上10點到暮色降臨,曼蘇爾為社區居民分發防疫知識手冊、口罩,為居家隔離的居民送快遞上門,之後前往公路道口,幫助查驗車輛,測量車上人員體溫,並提醒他們掃瞄二維碼,填寫來滬人員健康登記表。

初春的上海,寒風依然凜冽,在道口站一會兒就凍得手腳冰涼。不過曼蘇爾任勞任怨。“我在中國收穫了太多,優質的教育和工作,還有舒適的生活,我想盡綿薄之力,回報這裏,而現在正是我的第二故鄉需要我的時候。”曼蘇爾說。

上海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聞發佈會介紹,外籍誌願者正在成為上海社區疫情防控的重要力量之一。

“老外幫老外”的互助模式已成為上海市長寧區虹橋街道的社區疫情防控工作經驗之一。虹橋街道轄區內的常住境外人士約有2.6萬,他們來自近50個國家和地區,主要包括日本、韓國等。

疫情發生以來,大批外籍居民誌願者和外國在滬商會、協會等,成為虹橋街道社區防疫的“洋外援”。他們翻譯防控信息,通過網絡平台和微信“朋友圈”等普及政府部門的防疫規定,向其他外籍人士傳遞信息,呼籲配合登記、減少聚集。通過“老外幫老外”的方式,一些外籍人士減少了因語言、國情不通而可能產生的不理解和不配合。

菅沼真理子是虹橋街道榮華居民區的一名誌願者,疫情發生後,她多次為小區籌措消毒殺菌用品、設計公共區域消毒方案,肩負起社區防疫的“硬核”環節。

真理子的漢語不算流暢,她嚐試使用翻譯軟件與中國的社區管理者交流,提出各種建議,一些已經被採納。

“在中國讓我感到安全”

“在中國,讓我感到安全。”這是疫情期間上海“老外”常掛在嘴邊的話。

有著“小聯合國”之稱的上海浦東新區碧雲國際社區,聚居著來自全球6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近2000戶外籍家庭。疫情暴發後,這裏不僅在第一時間發佈了中英文雙語版的防疫宣傳、信息登記,雙語版的口罩預約通知也通過微信推送、上門分發等方式覆蓋所有外籍家庭。

同樣是最受上海外國人青睞的居住區之一,虹橋街道榮華居民區從春節開始就忙碌著為外籍家庭的自我隔離出謀劃策。

多戶日本、韓國家庭因為曾有武漢旅行史,而不得不在家過著“寂寞”春節,阪井一家也在其中。

“一日三餐可以由專人送到家,垃圾由專人收取,並做好分類和消毒。這是一個特殊的中國新年,但不會讓我感到特別緊張。”阪井說,這14天的隔離反而讓他更愛這個社區。

虹橋街道榮華居民區黨總支書記盛弘說,外籍人士“留守”上海過春節的比較多,如阪井這樣的武漢返滬者,在榮華居民區內還有多例。

“誌願者如果登門慰問,站立位置會保持‘安全距離’,有時是負責送餐,還會關注這一家人的情緒,假如有些焦躁煩悶,我們要及時溝通疏導,給對方增添信心。”她說。

寫給中國的“情書”

疫情中的上海明顯冷清,這讓不少熱愛這裏的外國人有些心疼。“有一天我走在社區里,突然產生了一種強烈的願望,如果上海是一個站在我面前的人,我希望能夠抱抱她,告訴她一切都會好起來,我們都在關心、支援著她。”英國人塞奈特·彼得羅斯·特克斯特說。

從2月初開始,在她的發起下,名為“給中國的情書”活動開始在滬上外國人中展開。與中國人相對傳統而含蓄的表達方式不同,外國人選擇用行動或話語把對這座城市的愛和支援“大聲說出來”。

居住在上海的卡麗·瓊斯和丈夫寫道,2002年大學畢業後他們決定到亞洲生活一年,然而來到上海後,“一年”的計劃很快延長成了十幾年。

“在2003年SARS暴發後,我們不得不暫時回到美國,這短暫的分別使我們意識到自己對中國有多麼熱愛,所以我們立刻著手尋找新工作,在幾個月內又回到了中國。目睹了中國戰勝,我們毫不懷疑,中國能渡過難關。加油,中國!我們愛你。”兩人在這封“情書”中寫道。

外國友人對中國、對上海的“情書”,也寫在了援助物資的包裝箱上。“崎嶇路 長情在”,這六個漢字,成為見證疫情期間中國上海與日本長崎心連心的一條紐帶。

在滬日籍居民、長崎縣貿易協會上海代表處首席代表黑川惠司郎說,這句祝福語並不是取自中國古詩,而是長崎當地人與在長崎工作的華人朋友經過心靈碰撞發出的共同心聲;在援助物資包裝箱上貼上這句祝福語,只是想表達長崎人內心真實的情感,即攜手互助、戰勝疫情;雖然只是六個漢字,卻顯示了日中之間深厚的文化淵源,帶給日中兩國民眾相通的文化慰藉。

同樣是用內心的愛“寫”情書,尼泊爾外科醫生阿思勢用獻血和呼籲更多外國人為城市醫療系統獻血來表達他的愛。

“Keep the LOVE flowing!”阿思勢醫生在微信“朋友圈”發出了自製的疫情期間勸募獻血的手工海報,上面用英語寫著“讓愛湧流!”而且愛這個詞,他特別選擇了用大寫字母,彷彿在訴說對這座城市的大愛。

(2020-03-19 14:12:00)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