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在搶罐頭,除了中國人
2020年03月27日07:58

原標題:全世界都在搶罐頭,除了中國人

原創 老藝術家 九行

罐頭,近日名副其實地成了稀缺貨。

哪怕你再不愛罐頭,都不得不面臨“一罐難求”的狀況。

不過,聰明的Costco超市就早早推出了一款“末日求生罐頭”,一勞永逸,最大那份足夠4個人吃一整年。

△Costco超市6000美元的“末日罐頭”套餐,部分展示 / mailonline

還別說,這裡面有600多個罐頭、20多個桶裝食物以及牛奶、大米、燕麥或其他凍干食品,總共36000份食物,外媒貼切地稱其為“doomsday food kits”(末日食品套餐)。

保質期長達25-30年,足夠讓你吃到天荒地老。

至於價格嘛,也是貴點,6000美元,折合約4.2萬人民幣。有人就表示,這很划算,起碼一年都不用去超市了。

△買了“末日罐頭”,避免逛一年超市 / 推特截圖

雖然遠沒到“末日”程度,但老藝術家發現,歪果仁是真愛罐頭。

一旦有起什麼事上來,除了廁紙,歪果仁第一時間想到的“保命神器”就是,罐頭。

全世界都在囤罐頭,除了中國

為了搶罐頭,外國人可以拚命。

截止3月25日1時,全球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已經超37萬例。無論之前曾經多風輕雲淡,“囤貨”這件事早早就被提上了各國民眾的日程。

他們目標統一,步伐堅定,都一致盯上了貨架上的——罐頭。

在意大利、德國、西班牙、英國、荷蘭,還有美國的超市架上,罐頭早就被搶購一空,連麵包渣都不剩......

一位意大利老人在門外看著人們搶購的勢頭,驚恐地稱“連二戰時都沒這麼誇張過。”

△一名澳州老人面對空空如也的食品架發呆 / 《澳州郵報》

△意大利老人:“連二戰的時候都沒這麼恐慌過” / 微博

根據尼爾森(Nielsen)截至3月7日當週的數據,燕麥奶銷量比去年同期增長347.3%,新鮮肉類替代品增長 206.4%,肉罐頭增長 57.9%。

再轉過頭來看他們家裡,早已整整齊齊地碼好了一個個罐頭。

一位來自美國的主婦Tina就在社交平台了展示了她疫情期間的“餘糧”,在地下室里堆起了滿滿一貨架的罐頭。

△美國人在家囤的罐頭 / 推特

同樣的事情還發生在澳洲的一位主婦家裡,把雜物房開闢成倉庫,囤滿罐頭。相信在這段時間里,這些“罐頭”就是他們的本命了。

但反觀中國,罐頭就沒有得到同樣的待遇。哪怕去了超市,也是囤一個星期的新鮮食材,最多再買幾包方便麵。

罐頭?噢,離開時,還是整整齊齊地擺在貨架上。

△哪怕世界末日,中國人都不吃罐頭 / 圖蟲

這種強烈的反差感,從數據上也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據《中國罐頭行業產銷需求與投資預測分析報告》統計,美國人均罐頭年消費在 90 公斤左右,西歐約為 50 公斤,日本 23 公斤,而中國僅為 1 公斤。

△罐頭的消費習慣,我們真的不一樣 / 圖蟲

關於“罐頭文化”,我們確實是存在天差地別的差異了。

不同於《重慶森林》里專門為了買5月1日過期的鳳梨罐頭,罐頭的發明之初,就是為了讓食物不過期。

罐頭,發明於戰時,也流行於戰時。從拿破崙時期到二次世界大戰,那一個小小的肉罐頭,就成了在物資匱乏時期,英法美等國無數平民百姓和士兵們感念的一口“人間美味”。

英國人在二戰後,依然對當時的美援品 SPAM 肉罐頭唸唸不忘。

△SPAM肉罐頭是二戰期間無數士兵感念的美味 / 圖蟲

加之在地理位置上,中北歐並不適合農業發展,農產品大多依賴進口,又反過來推動其在“食品工業”技術上的發展。

而中國,一直就對這種“加工食品”不感冒,不僅因為我們是農業大國,還因為數千年流傳下來“食不厭精,膾不厭細”的飲食文化。

食材務必求“鮮”,吃東西要就講究“細嚼慢嚥”。

光是鍋碗瓢盆,咱從遠古時代就有灶、鼎、鬲、甑、釜、甗、鬶、斝等數種,煮不同的東西要用不同炊具,喝不同的酒要用不同的觥。

又怎會看得上只有一個食物容器,只裝著一種味道的罐頭呢?

中國人,一直誤解了罐頭

但是,我們可能一直誤解了“罐頭”。

在疫情之下,有不少人不願去超市,也寧願相信外賣和各種“送菜到家”的app,對罐頭嗤之以鼻。

我們吃這些就真的更安全嗎?真的未必。

先不說各種“送菜到家”的食材新鮮與否,光是外賣,就加大了人們的流動和接觸。

再來看罐頭。

在我們的印象里,對罐頭打上的標籤一直是“有防腐劑”“不新鮮”“不營養”“不衛生”等。生產罐身材料的 OGS 公司曾在中國做過一次市場調研,顯示超過50%的人都認為罐頭食品不健康。

但事實上,我們多年來對“罐頭的刻板印象”統統都是錯的。

△這麼多年來,你可能冤枉了罐頭 / unsplash

先說新鮮。罐頭的“新鮮”,可能連新鮮食材都打不過。

這可不是瞎掰。黃桃罐頭,從樹上採摘到密封裝罐,只需6個小時。

因為罐頭的食物絕大部分都是採用當季的新鮮食材,就地製作,比起超市里看似新鮮,實際經過“九九八十一難”的運輸、隨時面臨損耗或汙染才到來的食材,要新鮮得多。

再說人人談之色變的防腐劑。抱歉,罐頭真的不需要。

先不說罐頭的出現時間比防腐劑早得多,現時工藝精湛的密封技術——罐裝、排氣、密封、殺菌、冷卻等,早就甩防腐劑幾條街。

比如沙丁魚罐頭的製作,就要經過兩次的高溫消毒,再作排氣處理,保障絕對真空的密封環境。

再費成本添加防腐劑?有,除非老闆錢多。

只要去超市你就會發現,只要是正規工廠生產的罐頭,成分表都很短,不會出現什麼亂七八糟讓人看不懂的化學添加劑。

而且根據GB2760-2014食品添加劑使用標準規定,水果罐頭和水產品罐頭是嚴禁添加防腐劑的,而其他類型的罐頭可以添加的計量也都非常的小,是完全影響不了個人健康的量。

△金槍魚罐頭的配料表,非常短,不需防腐劑。而常見防腐劑:苯甲酸鈉、山梨酸鈉、丙酸鈉、脫氫乙酸鈉等,下次買罐頭可以自檢下 / 微博

不過,有人也會說,“既然高溫殺菌,肯定沒營養了吧。”

這就更是無稽之談了。

中國人炒菜的溫度怎麼也達到180℃以上,而罐頭的高溫處理最多隻是121℃,在這個溫度下,德國生態營養學院的研究表明,除了不耐熱的維B和C外,大部分的蛋白質、鐵、鈣等物質都不會流失。

△家常的炒菜,食物營養更容易流失

不但不會流失,罐頭反而還很好地保留了食材中的營養。

比如蘆筍、菠菜和青豆經過 24 小時的運輸和儲存,維生素C分別損失了 40%、30%、20%。而罐頭,從密封的那一刻起,就相當於鎖住了營養。

特別是金槍魚和沙丁魚罐頭,美國梅奧醫院和美國國家骨質疏鬆基金會都曾推薦過人們吃沙丁魚罐頭來補鈣。

△據USDA的統計研究表明,每一罐水浸金槍魚罐頭(142g),都含有27g的蛋白質,還富含各種鈣、鐵、錳、磷等礦物質。/ 美國農業部官方網站

如果你真的擔心罐頭裡的實際成分,比如肉毒杆菌、亞硫酸鹽或者其他高鹽高糖等問題,只要買的時候留意一下外包裝和成分表就可以了。

一般包裝封口沒有破損,就不用擔心肉毒杆菌的問題。

而且最好選擇水浸罐頭,避免糖浸和精煉種子油浸的罐頭,這樣就可以避免發胖或者不健康了。

罐頭和末日

不一定非得劃上等號

雖然罐頭並非我們所想像的垃圾食品,但讓人拿起它一時也很難。

除了一直以來有的誤解,還因為罐頭總是和“末日”“危機”等扯上關係,大多人只把罐頭看作是物質匱乏時期的最後一根安全底線。

只要還沒觸底,就絕不會碰罐頭。這對罐頭來說,本身就是一種不公平。

△罐頭一定等於末日?/ unsplash

確實,罐頭保質期長的特點,很適合“末日生存”。

沒人能知道罐頭的終極保存年限。在1947年,美國就在密蘇里河沉沒的伯特蘭號打撈出一個109年前的罐頭,經檢測發現,雖沒有營養但還可食用。

在電影里,“罐頭”和“末日”也總是被劃上等號。

在《末日危途》中,父子兩人發現了一間滿是罐頭的地下室,在飽食一頓後,兩人終於得到了僅有的片刻寧靜。

△父親在地下室中找到罐頭/ 《末日危途》

美國國家地理頻道有一檔節目《Doomsday Preppers》,講述了美國有一家子都是“末日求生準備者”。

他們相信在有生之年就會碰到諸如生化危機、自然災難、戰爭動盪等情況,所以早早備好了:大米、各種罐頭和水......

△末日準備者們,囤滿了罐頭/ 《Doomsday Preppers》

或許是戰時的發明背景,又或許罐頭是從物資匱乏時期形成的飲食習慣,不知從何時開始,“罐頭”成了末日感的一個象徵符號,反而限製了罐頭在我們現實世界中的發展。

當“末日危機”消退後,罐頭的熱潮就慢慢冷卻了下來。

如果不是因為這次疫情,連最愛吃罐頭的美國人,都不得不面對罐頭行業在走下坡路的事實。

美國最大的罐頭生產商金寶湯(Campbell),從2012年開始銷量就連年下降。

△金寶湯罐頭/ Forbes

而在我國,罐頭就更是只有“曇花一現”。

時至今日,每年已經有2500種食物被製成罐頭:包括西紅柿、水蜜桃、豆類、雞湯麵、海產和肉類等等......

但我們吃過的恐怕可能只有午餐肉罐頭和黃桃罐頭。

△末日的標籤,極大地限製了罐頭的發展/ pixabay

儘管種種原因導致我們遠離罐頭,但不得不承認,有些食物只能和“罐頭”配合得天衣無縫。

蔡瀾盛讚過的罐頭鮑,就是很好一例。

不少懂吃的老饕就說,“鮑魚的最佳容器,是罐頭。”當烹製鮑魚後,密封放入罐中,在靜置或運輸的過程中,鮑魚在罐頭裡經過等待,吃之更加軟化入味。

而豆豉鯪魚罐頭,又是無數廣東人的回憶。

當下南洋的人想念家鄉味,就把當地盛產的鯪魚煎熟,再配以豆豉,裝入密封瓦罐中,遠渡重洋。到了後來,甘香的鯪魚肉、鹹鮮的豆豉,又被製作成罐頭,被埋進廣東人一碗熱騰騰的米飯裡。

△豆豉鯪魚罐頭,廣東人的家鄉味/ 廣東甘竹罐頭有限公司官網

在即將到來的夏日,清涼的水果罐頭又是絕配。

新鮮的黃桃帶酸,吃下酸澀,反而製作成罐頭後口感偏甜。8成熟的黃桃採摘後,加工處理,果肉色澤金黃,口感綿密,一咬難忘。

而楊梅製作成罐頭,再也不怕新鮮的難以清洗乾淨。

經過處理,罐頭中的楊梅吃起來滿口清甜,輕輕一嚼,就果核分離,滿滿的果肉落入口中,就是難以言表的滿足。

其實說到底,保質期長、方便運輸,只是罐頭的一種特點,說明其不受時間和空間的條件限製,要是被自己的優點打入冷宮,罐頭可真的冤。

作為罐頭出口大國,2017年我國出口的罐頭就有274萬噸,其中蘆筍罐頭和橘子罐頭更是占到全球罐頭出口量的70%和80%,蘑菇、番茄和魚罐頭,更是我們的驕傲。

要是非得等到末日,才一嚐罐頭,那你就真的虧大了。

畢竟,撕開罐頭那一刻,就是真正的人間快樂。

參考資料:

1.曾經象徵食品工業繁榮的罐頭,為何已經遠離了你的生活 好奇心日報

2.99%的罐頭食品,比你吃的新鮮食物還營養 知乎

3.Canned Food: Good or Bad? healthline

4.罐頭食品有點冤 中國罐頭工作協會

5.罐頭的歷史 維基百科

編輯 | 二叔公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