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指一夜跳回牛市,可以抄底了嗎?
2020年03月27日09:36

  原標題:道指一夜跳回牛市,可以抄底了嗎?

  週四,在G20視頻峰會、鮑威爾稱美聯儲仍有政策空間以及美國財政刺激法案獲參議院通過的接連利好之下,美股三大股指高開高走大漲近6%,連續三天上漲。標普500指數在以有史以來最快的速度跌入熊市之後,創下了90年來最快的三日漲幅。這聽起來很荒謬,就在美國初請失業金人數暴漲至近330萬的昨晚,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從兩週前進入的熊市中爬了出來,三日累漲近4000點,漲幅高達21.3%,創1931年來最大三日百分比漲幅。

  從華爾街大佬到美企高管:是時候抄底了

  外媒稱“牛市”已經回來,“這是曆史上最短的一次熊市”。

  一些投資大佬開始叫囂,當前市場是千載難逢的買入機會。

  Ariel Investments董事長羅傑斯(John Rogers)認為,股票的急劇拋售是一個不經常出現的買入機會,建議投資者將其視為千載難逢的機會。他說:

  “我認為這可能是一生中僅一次以低價購買股票的機會。”

  他還引用著名投資者約翰·鄧普頓爵士(Sir John Templeton)的話說:“最悲觀的時刻正是買入的最佳時機”。羅傑斯表示:

  “我們在Ariel工作已有37年了,我知道我在1987年和2008年都說過‘一生一次’的買入機會,但我確實認為當前是一個利用市場波動性的難得機會。”

  貝萊德(BlackRock)首席執行官拉里·芬克(Larry Fink)週四在與客戶的一通電話中也表達了其看漲觀點,稱股市具有長期價值,是時候重返股市了。他說:

  “我相信現在是開始增加風險的時候了。”

  此前,Miller Value Partners首席投資官比爾·米勒(Bill Miller)也表示:“我認為這是一個難得的購買機會。”

  對衝基金Pershing Square的比爾·阿克曼(Bill Ackman)還透露,他在本週早些時候退出了市場對衝頭寸,並利用由此產生的26億美元收益又增持了新頭寸和現有頭寸。

  另外,越來越多美國上市公司的高管開始“抄底”自家公司股票,他們對公司股價 “大幅反彈”的強烈信心顯露無疑。

  根據專業跟蹤上市公司內部人士股票買賣情況的Washington Service統計,今年3月上市公司內部人士買賣股票的比值達到1.75,創下2009年3月以來的最高水平。值得一提的是,該指數在2012年後常年處於1以下,意味著上市公司高管們在過去幾年里更傾向於拋售手中的股票。

  根據Washington Service tracker的數據,戴爾科技的創始人兼CEO Michael Dell在過去一週里買入2630萬美元自家股票。這種行為也被解讀為公司掌門人對企業安然度過疫情危機的信心。戴爾的股票在本輪下跌中最多跌去50%,但從上週三觸底反彈開始累計漲幅已達63%。

  本月早些時候,富國銀行CEO Charles Scharf購買了自家約500萬美元的股票。除此之外,包括黑石集團、伯克希爾哈撒韋、Abdiel Capital等機構投資者近期也開始了抄底模式。

  但是,市場底真的出現了嗎?

  道指一夜跳回牛市恐怕只是誘多

  道指創下自1933年以來最大的反彈後,從週一的低點上漲了超過20%,達到了久負盛名的牛市定義。

  儘管怪異,但在快速變化的市場中,不時會發生類似速度的反彈,一般不會被市場曆史學家們認真對待,直到它們表現出持久的上行動力。

  而且目前,道指仍比2月12日觸及的紀錄高位低了近25%。其他股指也距離20%的門檻很遠,標普500指數隻反彈了大約11%,納斯達克100反彈了約10%。

  道瓊斯工業指數之前也是下跌的先行者:其成員資格和古老的權重系統使它首當其衝地進入熊市。現在正相反。道指只由30家藍籌股巨頭組成,並按股價而不是市值進行加權,此前受到疫情相關壓力的公司現在正成為道指的超強動力,尤其是波音公司。

  國會即將對這家陷入困境的飛機製造商施加援助,波音股價在過去三個交易日中已飆升了70%。波音占道瓊斯指數的比例超過5%,而在標普500指數中占比不到0.5%,而納斯達克100指數甚至沒有包括該公司。

  外媒彙編的數據顯示,本週到目前為止,波音股價的上漲已占道瓊斯指數漲幅的五分之一。UnitedHealth Group Inc.和Home Depot Inc.則分別推動道瓊斯指數上漲了10%。UnitedHealth和Home Depot是第二和第三大權重,它們也不在納斯達克100指數中。

  這種差異也反映出科技股在大跌期間發揮的庇護作用。亞馬遜、Netflix等互聯網巨頭,它們的股票今年以來上漲了,但它們不在道瓊斯指數中。所以道瓊斯指數此前下跌得比其他股指更快,道瓊斯指數今年以來已落後於標準普爾500指數兩個百分點,落後於納斯達克指數12個百分點,仍將創下八年來最糟糕的季度表現。

  內德·戴維斯研究公司(Ned Davis Research)的策略師稱,大幅下跌使道指從創紀錄的水平下跌了37%,這類似於“瀑布式下跌”,其特徵包括持續數週的拋售、交易量大增以及信心下降。通常如此快速的下跌之後,股指會再次測試低點。

  如果我們回顧一下曆史就會發現,自1929年以來的13次類似暴跌中,有9次道指會再次跌破最初的低點。在沒有跌至新低的四次中,它在其中三次中至少重新測試了底部,唯一的例外是2018年12月。包括埃德·克利索德(Ed Clissold)在內的戰略家寫道:

  “這是一種誘惑,瀑布式下跌後來一場反彈,然後投資者又跳回市場。但曆史表明,後市更可能是進入形成底部和不斷測試的階段,甚至可能再次跌破瀑布低點。”

  2008年和1987年的大跌也同樣如此。

  2008年的情況並不是一個完美的比較樣本,但標普500指數確實在2008年8月至10月期間出現了35%的類似跌幅。當年,市場在最初的“低點”基礎上,很快反彈了25%;但同樣很快重新下跌,低點在10月晚些時候重新測試。然後,這導致11月再次反彈約20%,隨後出現下跌,並創下新低。2009年新年之前,股市上漲近30%,最終在2009年3月初跌至真正的市場低點。

  1987也是同樣的故事。1987年10月,標普500指數從8月的高點下跌36%,隨即反彈了25%。但在10月下旬,市場再次測試10月前期低點,之後反彈14%;接著在12月測試前期低點,再次尋底。

  投資者應該注意什麼?

  面對當前暴漲暴跌的市場,接下來投資者應該怎麼做?

  Northern Trust Wealth Management提醒,市場從下降20%的狀態恢復大約需要一年半。標普500指數此前的跌幅高達34%。該公司首席投資官凱蒂•尼克遜(Katie Nixon)說,準確預測市場何時會觸底是不可能的,投資者應該警惕任何自稱有答案的人。她說:

  “對於風險資產而言,最好的藥物就是時間。眾所周知,市場時機無法預測,目前尚有太多未知數。最重要的是,這些因素包括感染率何時開始下降,收入下降的幅度以及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措施的影響,這些都不是立即能看到的。”

  紐約人壽投資(New York Life Investments)的經濟學家和多資產投資組合策略師Lauren Goodwin則表示,對財政支持的期望已經體現在市場中,展望未來,可能沒有好消息。投資者仍然需要更清楚地瞭解病毒的經濟影響、信用風險的程度以及確保市場運行平穩。

  不過投資者還是可以抓住一些交易機會的。

  奧本海默(Oppenheimer Asset Management)的John Stoltzfus指出,人們對財政刺激前景感到寬慰,這有助於例如週期性股票和小盤股的上漲。

  Saut Strategy的Andrew Adams表示,雖然現在假裝一切都回到正常的低成交量還為時過早,但如果覺得現在投資不足、倉位過低,可根據實際情況開始加倉,但是要警惕“報復性交易”。

  “報復性交易”通常發生在大虧之後,但這是最容易導致虧損的交易方式。投資者試圖找回之前的利潤而躍躍欲試可以理解,但是在市場波動還很劇烈,且外部不確定因素依舊很多的時候,“報復性交易”不可取。

  本文部分摘自新浪、財聯社和Wind資訊,金十數據整理報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