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學者期刊談本國"呼吸機荒":治療新冠或需上百萬台
2020年03月27日11:44

  原標題:美國學者頂級期刊談本國“呼吸機荒”:治療新冠或需上百萬台

  隨著新冠疫情不斷髮展,美國陷入“呼吸機荒”和醫護人員個人防護設備的短缺。當地時間3月25日,國際頂級醫學期刊《新英格蘭醫學期刊》(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NEJM)在線發表多篇觀點文章,指出疫情衝擊下呼吸機與個人防護設備的短缺問題,並探討了多方面應對供需差距的建議。

  其中一篇文章題為“Critical Supply Shortages — The Need for Ventilators and Personal Protective Equipment during the Covid-19 Pandemic”,文章指出了疫情當下美國聯邦政府的信息共享與允許私人公司生產防護設備的重要性。

  文章的作者們包括來自美國俄勒岡健康與科學大學、布朗大學阿爾伯特醫學院的專家,以及哈佛大學全球健康研究所學部主任、哈佛公共衛生學院教授Ashish K. Jha。

  同樣在3月25日,NEJM另一篇觀點文章探討了美國醫療系統在疫情下面臨的風險。文章題為“Novel Coronavirus and Old Lessons — Preparing the Health System for the Pandemic”,作者包括哈佛公共衛生管理與繼續專業教育學院主任、波士頓麻省總醫院(MGH)急診科副主任醫師Paul Biddinger,以及明尼蘇達大學急診科的John L. Hick。

  他們認為,當前社會必須節約使用口罩和其他防護設備,還要在使用個人防護設備時製定計劃,考慮採取延長使用時間、重複使用、以及讓處於新冠肺炎康複期的醫護人員工作時直接放棄個人防護設備等特別策略。

  專家建議考慮一些保證個人防護設備供應的“特別策略”。

  該文章表示,即使竭盡所能,在病例激增情況下維持足夠的醫護人員也將異常困難。減少醫療機構的文件負擔和其他負擔、使用輔助人員、動員家庭成員和處於病毒感染康複期的社區誌願者可能有助於支持患者的護理。

  兩篇文章均發表於NEJM的“觀點(Perspective)”欄目,該欄目的文章主要發表作者的觀點、主張、建議或評論,不經過同行評議,不發表原始數據,強調及時、易懂和簡要。

  3月11日,世界衛生組織宣佈“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已構成全球大流行。值得注意的是,截至目前,美國成為全球新冠確診病例最多的國家。據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發佈的實時統計數據顯示,截至北京時間3月27日上午7時左右,全美共報告新冠肺炎確診病例82404例,確診數居全球首位,死亡1201例。較前一天上午7時,新增確診病例達17119例,新增死亡病例275例。

  隨著美國確診人數的持續增長,美國疾病控製與預防中心(CDC)、醫學專家及新聞媒體都在參與呼籲一項“壓平曲線(flatten the curve)”的倡議。美國疾控中心等機構試圖通過簡單解釋新冠疫情流行曲線,強調關閉學校、取消群眾聚集活動、在家工作、自我隔離等政策的重要性,進而避免災難性的醫院患者氾濫等情況出現。

  然而,作者們指出,加強隔離措施的防控效果可能需要數週時間才能顯現出來,但一些美國醫院已經表示護理重症患者所需的關鍵設備存在短缺,其中包括呼吸機和醫護人員的個人防護設備(PPE)。這兩種設備的充分生產和分配對於在大流行期間治療患者至關重要。

  “呼吸機荒”和個人防護設備短缺

  Ashish K. Jha等科學家們認為,在美國,目前呼吸機的數量範圍估計為60000到160000,浮動在於是否包括僅具有部分功能的呼吸機。然而,對於美國治療Covid-19患者所需的呼吸機數量範圍的估計則達到幾十萬到一百萬台。

  這表示美國的呼吸機戰略儲備不足以彌補預計的缺口。文章寫道,“無論我們使用哪種估計,在接下來的幾個月中,Covid-19患者的呼吸機數量都不足。”

  作者們表示,治療需要的呼吸機數量估算會隨著感染的數量、速度和嚴重程度而變化。值得注意的是,患者是否能及時進行新冠病毒檢測也會影響所需的呼吸機數量:如果不能進行及時的檢測,所需的呼吸機數量將增加。

  這是因為由於傳統上接受無創正壓通氣治療(NIPPV)的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惡化患者,可能需要在等待Covid-19測試結果的同時改用呼吸機插管治療(Covid-19患者禁止使用NIPPV,因為在正壓下病毒會霧化,有傳染風險)。

  同樣令人擔憂的是,前線醫護人員缺乏足夠的個人防護設備,包括人工呼吸器、手套、面罩、防護服和洗手液。作者們指出,在意大利,醫護人員的感染率和死亡率很高,部分原因是個人防護設備不夠。最近的估計表明,美國將需要比目前更多的呼吸器和口罩。

  短缺導致美國個別醫護工作者提出請願,試圖確保有足夠的PPE可用。情況正在變得嚴峻,以至於一些醫護人員正在使用社交媒體#GetMePPE(給我PPE)之類的標籤,甚至還建立了直接獲取PPE的網站。

  此前,美國CDC建議,醫護人員僅在會產生病毒氣溶膠的情況中使用N95口罩,但這意味著醫護人員僅戴著普通外科口罩與確診或疑似Covid- 19患者待在一起時,存在很多暴露的風險。

  作者們還指出,CDC的其他指導方案包括重複使用本為一次性設計的口罩和呼吸器,如果庫存已完全耗盡,則使用圍巾或頭巾。“支持這些建議合理的證據很少。”作者們寫道。

  作者們分析道,美國這方面物資的短缺有多種原因,包括全球供應鏈問題。例如,在疫情暴發之前,全世界大約一半的口罩在中國生產。隨著疫情在中國的逐漸好轉,中國的醫療防護產品出口產能正在逐漸恢復,但美國尚未從中國獲得足夠的產品。文章提到,美國紐約州已到全球最大的呼吸機生產國中國採購,目標是購入1.5萬台。

  如何更有效地生產緊缺物資?允許私人公司生產,減少囤積

  如何縮小呼吸機和個人防護設備的供需之間的距離?科學家們認為,這需要一套多管齊下的策略。

  首先,特朗普應利用國防生產法(DPA)允許私人公司生產國家緊急情況所需的設備。聯邦政府不僅應指導這些公司最大限度地提高產量,而且還應命令其供應商和其他公司最大限度地提高原材料產品的供應量。此外,聯邦政府應將其他行業也加入進來。

  例如,近日,通用汽車、特斯拉等汽車製造企業都已承諾願製造呼吸機。這些企業的加入將有利於提高呼吸機供應的產量和生產速度。

  對於PPE而言,解決方案有所不同。雖然DPA對於指導私營企業生產更多的PPE很重要,但還有其他選擇存在。例如,美國的工廠每月能生產數百萬個N95防毒口罩,但其中大多數不符合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的標準。

  美國CDC最近發佈了《優化N95口罩供應策略:危機/替代策略》,取消了FDA標準對N95口罩生產的限製,指出只要是由美國國家職業安全與健康研究所批準的N95口罩,都可以由醫護人員使用。

  作者們指出,州政府可以鼓勵社區中可能將生產轉移到製造PPE的公司。與呼吸機相比,PPE的製作雖然複雜,但不需要大量資金,因此較小的地方公司可以在填補這一空白方面發揮關鍵作用。州政府應與這些公司建立夥伴關係,為其提供資源,並適當放寬監管要求。

  政府和衛生機構的另一個作用在於必須減少個人防護設備的囤積,並利用已有的庫存。口罩和手套被用於許多非醫療場合,如建築公司、實驗室、藝術場所等,甚至某些電視節目的製作場所中都有這些物品的存放處。

  儘管已經有很多民眾將個人防護設備捐贈給醫護人員,但地方政府在這方面的協調將有助於收集這些物資。

  除了增加供應量之外,政府的關鍵作用還在於協調資源,以確保在任何時間,受災最嚴重的地區都能獲得所需的設備。各個州政府和醫療體系當前正在爭奪資源,導致這些資源沒有按照需要進行分配。

  科學家們指出,全國各地不太可能同時發生Covid-19確診人數激增的情況,以紐約為例,當前確診病例激增的時候,紐約就可以共享其他地區的物資;而當紐約疫情平穩後,其他地區也可以使用紐約的設備。

  儘管這種共享可以非正式地進行,但是一些聯邦機構層面的合作將對資源的調配有所幫助。此外,政府部門與技術公司合作也將有助於實時跟蹤PPE的可用性和預計需求,確保供需之間緊密匹配。

  Paul Biddinger等人在文章最後寫道,“如果沒有恰當的資源分配計劃,在重大的災害面前,你無法依靠私人製造商承擔基礎設施建設的重大公共責任。”

  多位專家表示,隨著新冠疫情給美國醫院和重症監護病房帶來越來越大的壓力,必須確保國家有必要的關鍵設備來照顧患者並保證醫護人員安全。為了實現這一目標,從政府部門到私人公司,再到醫護人員本身都必須採取一致的態度共同努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