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手起家》:結局不太爽的大女主劇
2020年03月27日10:39

原標題:《白手起家》:結局不太爽的大女主劇

近幾年,屏幕上的國產劇多見“大女主”,意即女主角是整部戲的核心人物。諸如甄嬛或者《我的前半生》里的羅子君,她們的成長套路不外乎低開高走,當然也離不開男性角色的幫助,這實際上與不依附於某個男性支撐而取得成功的“大女主”概念,有一些微妙的區別。倒是Netflix最近推出的一部4集迷你劇里,可以找到一位貨真價實的“大女主”。

此劇名曰《白手起家:沃剋夫人的人生》(Self Made: Inspired by the Life of Madam C.J. Walker)。從片名就知道,主角是一位女性,沃剋夫人(1867-1919年)。她在曆史上實有其人,並以首位白手起家的黑人女性百萬富翁身份被載入健力士世界紀錄。她是奴隸之女,7歲成為孤兒,14歲結婚,15歲懷孕,20歲守寡,隨後當了20年的洗衣女工。人生的轉折出現在她發明了一種革命性的“生發劑”,適合黑人女性髮質,並以此建立起了為黑人女性提供美容、健康產品的產業帝國。

這當然是勵誌劇的絕佳題材,更不用說,沃剋夫人身兼“黑人”與“女性”兩大身份。在如今美劇中司空見慣的“政治正確”主導下,《白手起家》的“主角光環”自然也是可以想見的,這又恰似為“大女主”度身定做的一般。

整部劇集節奏快捷,情節毫不拖遝。作為金球獎與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女配角獎得主,奧克塔維亞·萊諾拉·斯賓塞的演技更是毋庸置疑。她的確將沃剋夫人這樣一位從底層崛起的百萬富翁的強悍、精明等諸多特質表演得淋漓盡致。一個洗衣工,打著“美妙生發劑給我自信”的口號,從街頭銷售做起,然後從聖路易斯到印第安納波利斯,又到紐約;開美髮沙龍、建立洗髮用品生產線,接下來把連鎖店開到了全美國……即便這樣,沃剋夫人也沒有滿足,她的誌向是“(億萬富翁)卡耐基、福特和洛克菲勒加起來那麼大”。

劇中的一個場景,尤其能夠反映沃剋夫人的“大女主”特質。她與丈夫一同參加布克·T·華盛頓(第一位進入白宮的“黑人”,其實是個皮膚比較白的混血兒)在全國黑人商業聯盟大會講話,為了能獲得一個發言機會吸引金主們投資。當著與會眾人的面,丈夫正打算偕同她一起走過去時,沃剋夫人竟毫不猶豫地甩開丈夫手臂,獨自昂首先行一步。這一人物在整部劇里給觀眾的印象就是如此:她會認真獨立完成自己的工作,有清晰明確的自我意識,依靠自己(而非他人的幫助)獲得人生的成功。

回想當初《亂世佳人》里為了取悅白人而裝出一副討好、低賤做派的黑人女性形象,百年來美國影視中的黑人形象的確已有了很大的改觀。

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說,《白手起家》里的主角光環,對於勵誌這一主題反而幫了倒忙。一方面,劇中除了出現種族隔離製度下“黑人專屬”的電影院,以及一位無足輕重的黑人角色死於種族糾紛之外,對黑人群體在20世紀初期受到的種族壓迫並沒有太多交待。這就使得沃剋夫人“女性創業者將振興黑人”的誓言顯得有些蒼白無力——畢竟劇中懷揣巨款的投資者也是黑人角色。

更重要的是,從沃剋夫人的事業發展而論,最重要的轉折莫過於從洗衣工轉變為銷售商這一開端。有道是隔行如隔山,更何況一個近乎文盲的中年婦女,其艱辛理應不難想見,而本劇對此的交待卻付之闕如,不能不令人吐槽,創業未免也太過容易了。

可以想見,為了襯托沃剋夫人的優秀,她的商業對手不能不淪為《白手起家》中的反派。畢竟只是一部短平快的迷你劇,眾多“友商”在劇中被簡化成了一個人物,安妮·芒羅(卡門·艾喬戈 飾)。沃剋夫人發明具有神奇效果的生發劑也是受到她的同類產品的啟發。眼看沃剋夫人生意越做越大,芒羅嫉火中燒。她在鬧市開店跟沃剋夫人唱對台戲,爭奪投資人的資金,挖牆腳收買了沃剋夫人最為優秀的五名銷售代理,甚至勾結沃剋夫人的女婿盜取生發劑的配方……其實這位反面人物的原型安妮·馬龍(1869-1957)在曆史上是位與沃剋夫人同樣出色的黑人女性企業家,如果不是更加優秀的話。

無論如何,沃剋夫人這位“大女主”在劇中終於實現了階級躍升,但作為一部“勵誌劇”,《白手起家》的結局,卻並不怎麼“爽”。沃剋夫人全神貫注於事業,過於強勢的性格使她在家庭里近乎眾叛親離。沃克先生終於無法忍受“沃剋夫人的先生”這樣一個滑稽的稱呼,選擇了出軌。她的女婿約翰也因為自尊一再受到沃剋夫人的打擊而被芒羅拉攏成了內鬼。甚至沃剋夫人的女兒在離婚後一度也打算遠走高飛去巴黎生活……空有巨額財富的沃剋夫人連自己的身體也沒有照看好,她積勞成疾患上了腎衰竭,年過五十便英年早逝了。

雖然她的公司和扶助黑人女性的理想一直承續了下來,沃剋夫人也的確幫助了很多黑人女性。但這是否就是生活的全部呢?就像劇中她的丈夫質疑的那樣,“為什麼不能就此滿足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