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和女孩,需要接受相同的“性教育”
2020年03月27日11:35

  原標題:男孩和女孩,需要接受相同的“性教育”

  韓國“N號房”事件引爆全球輿論,讓大眾將目光聚焦在這起從2018年開始的集體性犯罪事件上,有媒體稱其為“21世紀最泯滅人性的案件”。據韓國警方消息,多名嫌疑人在威脅女性後,將其作為性奴役的對象,受害者中已發現有多名未成年人。

  3月23日,韓國總統文在寅下令徹查“N號房”事件,要求警方調查聊天群所有會員。同日,青瓦台發言人表示,文在寅對包括16名未成年人在內的所有被害女性送去發自內心的慰問,同時也對所有國民的憤怒感同身受,並且承諾了後續一系列補救措施。

  據韓國警方目前掌握的線索,“N號房”受害女性已有74人,其中還包括年僅11歲的某小學生。“N號房”在令全球網友感到憤怒的同時,也再次讓“性”這個問題擺在了每一個人的面前——顯然,絕不僅僅是未成年人和他們的父母。

  不久前,新京報記者曾經就“性教育”方面的問題,採訪了被譽為美國家庭“性教育聖經”的《從尿布到約會》一書的作者黛布拉·W。哈夫納(Debra W。 Haffner),哈夫納是美國性知識教育理事會(SIECUS)前會長兼首席執行官,曾經創立了全美支持性教育聯盟、全美青少年性健康委員會,擁有著四十多年的性教育經驗。雖然在採訪進行時,還沒有曝出此類惡性事件,但哈夫納先前的回答,對於當下的我們來說,依然有許多借鑒和參考價值。她尤其提到,不管是男孩還是女孩,每一個人都需要接受相同的“性教育”。

  采寫 | 新京報記者 何安安

  《從尿布到約會:家長指南之養育性健康的兒童》(從嬰兒期到初中)作者:(美)黛布拉 ·W。哈夫納譯者:王震宇、張婕版本:青豆家教館·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 2018年3月(點擊書封可購買)

  如何直面“性”問題?作為父母和老師,我們如何更好地和孩子談論“性”?作為孩子,我們應該如何正確和積極地認識“性”?這個困擾大家的世紀難題,一方面有著越來越多的解決方案和途徑——當然,也包括眾多有關於性教育的讀本、繪本、遊戲、視頻節目和影視作品。不得不說,這在曆史上是我們從未有過的。

  在另一方面,不管是屢禁不絕的惡行和暴力事件,還是普通人的家庭性教育煩惱,都亟待尋求更好的解決方案。我們當然需要性教育,但應該如何進行性教育?特別是對於那些眼下正在直面相關問題的人們來說,迴避在當下社會顯然並不明智。在哈夫納看來,比起眾多的理論探討,父母和老師更加需要的可能是具體指導,以及父母必須建立正確的家庭性價值觀。

  哈夫納反複提及“家庭性價值觀”這一概念。她指出,在家庭性教育中,父母們應當成為“可提問式父母”,“他們應該為孩子提供那些與年齡相適應的信息,能夠回答他們關於“性”和兩性關係方面的問題,引導他們形成正確的家庭性價值觀,並做出合適的決策。”哈夫納注意到,與上一代相比,當下的父母更加迫切地想要向孩子傳遞自己的性價值觀,在精心保護孩子們安全的同時,也希望他們長大成人後,能去享受並領會親密關係中性的美好。哈夫納堅信,對孩子的性教育,需要及早及時,在生活中隨時尋找“可教時刻”,潛移默化,但也永遠沒有太晚的開始。

  黛布拉·W。哈夫納和《從尿布到約會》。黛布拉·W。哈夫納(Debra W。 Haffner),美國性知識教育理事會(SIECUS)前會長兼首席執行官,創立全美支持性教育聯盟、全美青少年性健康委員會,獲得耶魯大學醫學院公共衛生專業碩士學位和威得恩大學公共服務博士學位,擁有超過四十年的性教育工作經驗,經常受邀出席美國ABC世界新聞、CBS晚間新聞、NBC今日秀等各大電視節目,定期在美國各地家長課堂進行演講。

  對話

  哈夫納

  1

  現在的父母也有著和1980年一樣的問題

  新京報: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被問到最多的問題是什麼?在所有與性教育相關的問題當中,你認為什麼是最重要的呢?

  哈夫納:在我四十多年的性教育生涯中,這些問題一直是個未知數。年輕人、中年人和老年人都想知道“我正常嗎”。他們問自己的發展、自己的願望、自己的行為。他們想知道其他人是否也在分享類似的問題,以及他們是否正常。現在的父母,也有著和1980年一樣的問題:我怎樣才能讓我的孩子性健康,怎麼才能保證他們的安全並對他們負責任?

  新京報:對於今天的我們來說,性教育都包括哪些方面?一個性健康的家庭是什麼樣的?

  哈夫納:每個年齡段的人針對“性”這個問題都有自己的困惑,而這些困惑,都可以在美國性知識教育理事會(www.siecus.org)的網站中得到解答。

  對於孩子們來說,他們需要學習他們的身體,瞭解他們的感受,懂得他們的責任,以及如何以尊重,尊嚴和仁慈的態度對待他人。在家庭中,父母們希望成為“可提問式父母”:他們應該為孩子提供那些與年齡相適應的信息,能夠回答他們關於“性”和兩性關係方面的問題,引導他們形成正確的家庭性價值觀,並做出合適的決策。

  美國性知識和教育委員會官方網站截圖。

  Tips:怎樣保護孩子免受性侵害呢?首先,我想,重要的是要懂得沒有100%萬無一失的方法。我不相信孩子能保護自己免受性侵害。一些項目被引入幼兒園和托兒所,被介紹為兒童性侵害的預防課程。現實是,它們不能防止性侵害事件的發生,但他們可以幫助保護兒童,幫助孩子們識別性侵害,讓他們知道自己面對侵害時該怎麼做。“觸摸和侵害”(“Good touch, Bad touch”)課程盡力讓孩子知道合適觸摸和不合適觸摸之間的區別。我的經驗是,要讓7~8歲以下年齡的孩子理解這些概念是非常困難的。一個成人的性觸摸對孩子來說,可能感覺像是好的觸摸;而被醫生檢查,或給他們洗頭可能被感覺為壞的觸摸。這些簡單的標誌對大多數學齡前兒童來並說不起作用。“不,走開,說出來”(“No, go, tell”)課程更合適一些。它們教孩子,如果有人要傷害他們,要說“不”,並馬上離開那種環境,並且告訴父母或照管者。但是這兩個課程都基於一種設想,那就是孩子們有社會能力或身體力量去製止成年戀童癖者的行為,但這通常是不可能的。我的意思不是這些課程毫無用處,而是說你不能指望它們能保護孩子免受性侵害。雖然這些課程會讓學齡前孩子知道一些關於性侵害的重要信息,而且幫助孩子懂得,有性侵害發生時要告訴爸爸媽媽。但是保護孩子的安全,正是父母的職責。

  2

  只有父母

  才可以向孩子傳遞自己所屬家庭的性價值觀

  新京報:在面對性教育相關問題時,父母、老師、社會、孩子都是與之相關的對象,對於不同的對象來說,哪些方面是這一角色必須要承擔的責任和義務呢?對此有什麼建議嗎?如何看待家庭以外的性教育呢?

  哈夫納:家長和學校都應該成為教育的重要組成部分,這其中當然也包括性教育。作為父母,我們應該知道學校正在教給孩子什麼,你必須確保自己知道這些知識所涵蓋的內容,以便於在自己的家中談論相應的問題。需要特別強調的是,只有父母才可以向孩子傳遞自己所屬家庭的性價值觀。

  英劇《性教育》(Sex Education,也譯為《性愛自修室》)第一季劇照。由阿沙·巴特菲爾德、吉蓮·安德森主演。

  新京報:可以談談美國的性教育現狀嗎?不同國家是否在面對這一問題時存在著分歧?我注意到一些言論,認為家長可能是性教育中遇到的最大的障礙,比如許多家長本身對性教育不能脫敏,或者認為性教育是私事等。你如何看待?

  哈夫納:事實上,在美國,學校性教育的狀況可能得用參差不齊來形容。在一些學校里,擁有很好得綜合教育,從小學到高中都有相應的教育體系。而在另外一些學校里,只會在五年級的時候提供青春期教育,在高中階段會進行性傳播感染方面的預防教育。據我所知,超過九成的美國家長非常支持學校開展相應的性教育課程,不知道在中國這個比例會是多少?

  Tips:性教育應該從何時開始?永遠沒有太晚的開始。正如您看到的,我認為性教育從嬰兒期開始,但如果你的孩子已經8歲或12歲了,你還沒有同他(她)進行過這方面的談話,那也不要緊,你還有很多時間去做。在性教育這件事上,永遠沒有太晚的開始。記住,很長時間以來,你或許一直在間接地對孩子進行性教育。嚐試回憶一下你早期處理這些問題的經驗,想一想你現在想教給孩子哪些內容,並開始尋找可教時刻。你甚至想告訴孩子,“過去我一直不能和你們很自在地談論性話題,現在我想我們已經準備好了”。性教育是一個持續的過程。性教育不是一蹴而就的,不是父母與童年孩子進行一次或幾次“鄭重其事的談話”,就會有終生的防護作用。為了培養性健康的兒童,父母必須認識到,性教育像其他涉及價值觀的重要問題一樣,是一個持續的過程。你可以在整個兒童時代都和他們談論這些重要話題,通過不斷強化傳遞這些信息。你同樣需要根據他們的年齡發展階段傳遞適齡的適當信息。

  3

  每一個人都需要接受相同的性教育

  新京報:似乎有許多家長認為,如果自己的孩子是一個女孩,他們會比一個男孩的父母更加關注性教育相關的問題,因為他們認為女孩子更容易受到傷害。你如何看待這個問題?女孩子真的比男孩子更需要性教育嗎?一個合格的女生父母,合格的男生父母分別應該是什麼樣的?(我注意到你剛好同時是女孩和男孩的母親,可否給出一些自己的心得體會和建議呢?)

  哈夫納:不管是男孩和女孩,還是男人和女人,每一個人都需要接受相同的性教育。每個人都需要瞭解我們的身體,瞭解什麼是健康的關係,瞭解如何允許一段性關係,以及應該如何進行自我防護。我是兩個孩子的母親(艾麗莎和格雷戈里),現在他們都已經成年了。在他們還是一個孩子的時候,他們獲得的知識是完全一樣的。

  許多家庭教育女兒比教育兒子感到更自在一些,有些父母不曉得女兒是否真的需要知道有關手淫的常識,兒子是否真的需要知道關於月經的常識等。要給予不同性別的孩子相同的性信息,除了極少數是真的只是單性別需要的信息之外。例如,男孩和女孩都需要瞭解有關月經的常識,但只有女孩需要懂得衛生巾的用法。

  新京報:當你處在孩子,或者家長的角色時,比如在你的成長過程中,你遇到了什麼問題?你的父母如何解決這些問題?當你成為父母,面對孩子的時候,又遇到了什麼問題嗎?

  哈夫納:實際上,我的父母對待“性”相關的問題保持著一種很開放的態度。我的成長階段是20世紀60年代和70年代早期,那是一個非常自由的時代。我想,我後來之所以能夠如此自如處理“性”問題,得益於我的父母。

  電影《感謝上帝》劇照。

  新京報:你是從哪一年開始從事相關工作的?是什麼原因讓您走上了性知識教育研究者和推廣者的道路?我注意到你在學校時選擇的是公共衛生專業?當時的美國對待性知識教育和今天有哪些不同?為什麼會出現這些不同呢?

  哈夫納:我第一次接觸到性教育概念是在1975年,當時我在為一個叫作人口研究所(the Population Institute)的全球性組織下屬的計劃生育機構工作,這個機構主要針對青少年。後來,我進入耶魯大學醫學院攻讀了公共衛生碩士學位,並在2000年成為傑出校友,直到今天,我仍為此感到驕傲。和現在相比,當時並沒有人類性學博士(Human Sexuality)這樣的專業存在。

  Tips:為什麼要建立性健康家庭?我認為,性健康的家庭會培養出性健康的孩子,這些孩子長大後會成為性健康的成人。什麼樣的孩子是性健康的呢?他們對自己的身體感到自豪;尊重家庭成員,尊重其他的孩子與成人;理解隱私的概念;能做出與年齡相符的決定;在向父母詢問有關性的問題時,他們感到自在;已做好迎接青春期變化的準備。在一個性健康的家庭中,父母會認為,教育孩子瞭解性知識,與培養他們的家庭責任感、宗教信仰和自尊同等重要。他們是孩子“可以隨意發問的父母”。孩子也知道,這些問題可以讓自己與父母的關係更親密。這類家庭的父母會尋找機會與孩子主動談論性,而不是等他們來問。並且,這些父母也知道,他們所做的,以及對待每個家庭成員的實際行為,比所說的更重要。瞭解性知識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每年,性健康的家庭都會為新挑戰做一些準備,他們一步一步來。當然,父母不應該向5歲的孩子詳細講述避孕措施,但他們一開始可以告訴孩子,每個嬰兒都需要得到關愛和照顧,大人會有所計劃生育,規劃家庭中小孩子的數量。這將為以後更深入的討論奠定基礎。

  4

  “在我們家裡,我們可以談論一切!”

  新京報:你曾經提到,對於一個性健康家庭來說,發現可教時機是最為重要的。但在具體操作中,這個可教時機也許沒有想像中那麼容易出現。當我還是一個孩子的時候,我讀到中國童話作家鄭淵潔的一個故事《大灰狼羅克》,在這個故事中,有一集講得是大灰狼羅克和孩子之間的性教育交鋒,小羅克因為想知道自己是怎麼出生的,但作為父親的羅克羞於啟齒,拒絕回答,導致小羅克從同學那裡知道答案後鬱鬱寡歡,覺得自己的出生是因為父母幹了不知羞恥的事情。當羅克再度重生,生下孩子後,每天追在兒子屁股後面問“你想不想知道你是怎麼生出來的呀?”但小羅克卻只想知道雷電是怎麼產生的。在現實生活中,父母們可能也會遇到類似的問題,孩子也可能本身對性有關的話題並不感興趣。

  哈夫納:我很想看那本書!大灰狼(羅克)可以用我的書中的三個步驟來回答小羅克的問題:

  第一步,首先詢問孩子“你覺得你是怎麼出生的?”

  第二步,父母應該給出一個與孩子年齡相適應的答案,比如“你是在媽媽肚子裡被稱為‘子宮’的特殊地方長大”,然後看看孩子是否會因此產生更多的問題。

  第三步,父母需要明確家庭性價值觀,告訴孩子,“多好的問題。我喜歡你問我的。在我們家裡,我們可以談論一切!”

  性教育專家經常提到,要尋找生活中的“可教時刻”和“黃金機會”。你可以尋找那些很容易切入的機會,而不是等著對孩子進行單次“鄭重其事”的性談話。比如,如果你與4歲兒子在公園或商店看到一位懷孕的婦女,你可以告訴他,“那位阿姨懷孕了,肚子裡有一個小寶寶,它正在她身體里一個叫子宮的地方慢慢成長”;當你和9歲的兒子驅車行駛時,收音機里播出了關於治療愛滋病的新方法,你可以趁機給他談一點有關愛滋病這種性傳染病的知識。

  英劇《性教育》第一季劇照。

  Tips:我們應當怎樣與孩子談論性問題?記住,孩子希望與你談論你的性價值觀。孩子希望與父母談論性話題,他們需要聽你們的意見。他們希望父母在他們遇到具體性問題時給予幫助,也想知道父母對這些重要問題有何想法和感受。比如:在孩子小學低年級時,你可以告訴他們一些有關生殖繁衍的事實,以及你對性和未婚養育的態度和看法等。孩子都愛聽自己父母的故事,他們想知道父母在長大過程中是怎樣處理這些問題的。大量調査顯示,青少年希望能從父母那兒學習相關性知識,但遺憾的是,他們的父母沒有和他們充分談過這些問題。對父母來說,考慮以下這些問題是非常重要的:◎ 對於“女人是什麼”,你想教給孩子什麼?◎ 對於“男人是什麼”,你想教給孩子什麼?◎ 當孩子長大時,你想限製他們的選擇嗎?◎ 你認為男孩和女孩應該有平等的機會嗎?◎ 你想讓兒子扮演有養育行為的角色嗎?給他們洋娃娃玩的時候,你感覺自在嗎?◎ 女兒長大後,你願意讓她駕駛汽車嗎?她需要知道怎樣修理東西嗎?把修理型玩具和卡車給她玩時,你覺得自在嗎?◎ 當其他成人對孩子不符傳統的一些活動進行議論時,你會怎樣應對?

  5

  “如果有人想碰你,請告訴我,我會阻止的”

  新京報:目前來看,公眾對於性教育這個問題並非和過去一樣是完全迴避的(這可能是一種進步),許多家長和教育工作者也意識到性教育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但另一方面,在付諸於實踐時,更多關注點卻集中在如何防禦和保護,或者如何面對各種負面的事情,比如如何教育孩子不受騷擾、侵犯?你如何看待這些問題?

  哈夫納:預防虐待、意外懷孕、性騷擾、性傳播感染都是非常重要的問題。另外一方面,難道我們不想讓我們的孩子知道性生活是成人生活中非常美好的一部分嗎?不應該讓他們知道,他們的身體是美好的嗎?不應該讓他們意識到,健康的人際關係有多麼重要嗎?

  是的。關於性教育,我們首先應該從積極的方面著手,然後再去分享那些有關於如何預防和防範的信息,比如,我們需要告訴孩子們:

  你的身體很棒。

  你的身體只屬於你自己。

  未經你的允許,任何人都不得觸摸你的身體。

  如果有人想碰你,請告訴我,我會阻止的。

  電影《素媛》劇照。

  Tips:面對問題,不知道答案怎麼辦?讓孩子知道哪些有關性的重要內容由你來決定。不要只是被動地等孩子來問問題。有些孩子會提出許多有關性的問題,有些孩子卻從來不問。比如,在我們家,女兒麗莎總是好奇和直率的,而她的弟弟格雷戈里問問題要少得多。所以,父母不要只是被動地等孩子來問問題。事實上,在孩子小的時候,父母不會等他們來問,才去教他們過馬路時要左右兩邊看,不要用手去摸熱爐,或者教他們有關神或宗教的傳統。對孩子成長非常重要的問題,比如有關我們生存的這個世界及相關價值觀、有關性的問題等,我們要主動地預先告知他們,這是做父母的職責。至於要讓孩子知道哪些有關性的重要內容,要由你來決定,由你來想辦法告訴他們。如果不知道答案,也沒有關係。做父母的常常擔心他們會不知道怎樣回答孩子提出的性問題。如果你不知道答案,就如實說,絕不要遮遮掩掩的。你的孩子可能會由此而獲益,因為他們會通過這點知道,每個人都會有不懂的事情,都需要學習。如果你的孩子已經上學了,你可以建議一起去圖書館査找問題的答案或者一起在網上搜尋答案。比起與孩子討論如“宗教”或“死亡”等其他一些人生重大問題,討論“性”話題則要容易得多。我家孩子3歲時曾問我“人為什麼會死?”,我一下子被問住了,不知怎樣回答。在許多情況下,孩子們提出的性問題——特別是有關人體解剖結構和生育的——還是能從書中找到有事實根據答案的。

  6

  “性”出現了許多新的變化

  新京報:一位來自香港的教育者指出,性教育並非我們傳統認為的和性有關的話題,而是一門男性和女性的關係教育學。具體而言,包括自尊教育,如何尊重同性和異性,如何和異性相處,如何看待成為爸爸媽媽的能力等方面。你如何看待這一觀點?

  哈夫納:我完全同意這種觀點。關係教育是性教育中非常關鍵的部分。當然,生殖教育、人體解剖學、性別和身份教育,以及親密關係和性行為也是同樣重要的內容。

  新京報:作為“性教育聖經”,《從尿布到約會》這本書已經出版了相當長的時間,對很多父母和孩子的成長起到重要作用。作為這本書的作者,接下來你還會繼續對這本書做出一些修改和補充嗎?

  哈夫納:社會結構正在發生劇烈的變化,與之相對應的“性”也出現了許多新的變化。我希望很快能夠推出一個全新的版本,更多的探討在互聯網和智能手機時代出現的許多新變化和新現象。在我寫下這本書的第一版時,互聯網還是一個新鮮事物,而我們也在剛剛擁有自己人生中的第一部手機。想像一下,我們現在的世界與當時多麼的不一樣!

  電影《素媛》劇照。

  孩子需要從他們的父親和母親那裡學習有關性的知識。但是在很多家庭,與孩子談論性問題似乎只是母親的責任;而在一些家庭里,是有性別分工的——父親只與兒子談,而母親只與女兒談。在我做演講時,母親人數超過父親,人數比呈現5:1情況的並不罕見。

  對孩子來說,從父母雙方那裡瞭解有關性的內容是有益的。這樣一來,孩子便知道,性在你們家裡是可以公開討論的話題,而且無論是男人或女人都可以談論這個問題。在單親家庭里,從祖父母或親朋好友那裡尋求幫助很有益處,這樣便於孩子既向男人學習,也向女人學習。

  使用適合孩子發展水平的詞彙和概念。孩子是形象思維者,他們的抽像思維能力要到青少年的某個時期才得到發展。當5歲孩子問你“我是從哪兒來的?”時,他或許談的是地理問題,不是性問題。有這樣一個笑話:一個小男孩問他父親“爸爸,我是從哪兒來的?”他的父親就抓住了這個可教時刻,對“生育”進行了一次很長很詳細的描述;結果這個小男孩打斷他的話說,“不,爸爸,丹尼說他是從辛辛那提(美國西南部城市)來的,我想知道我是從哪裡來的?”

  因此,通常而言,最好先搞清楚你的孩子已經知道些什麼,比如“關於孩子是從哪裡來的,你都知道些什麼啊?”先搞清楚你的孩子真正要問的是什麼,區分孩子問題的類別非常重要。

  本文為獨家原創內容。作者:何安安;編輯:安也 西西。校對:柳寶慶。封面題圖來自英劇《性教育》(Sex Education)第一季劇照。未經新京報書面授權不得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