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無到有,這裏充滿愛 白衣戰士抗疫日記
2020年03月27日20:32

  原標題:從無到有,這裏充滿愛丨白衣戰士抗疫日記

  來源:科技日報

  從無到有,這裏充滿愛

  3月27日 北京小湯山醫院 晴

  於涵秋 首都醫科大學宣武醫院援小湯山醫院醫療隊隊員

  “所有的白衣天使們,雖然互不相識,但你們給予了我們無限的關心與關愛,讓我們留學生明白,祖國一直在支持著我們,並且協助我們順利平安的回到家鄉。相信我們會一起渡過難關!”這是一位從國外返京的學子在離開北京小湯山定點醫院時留下的感謝信。

  宣武醫院護士張佟所在的2-6病區,開診短短一週多,已經陸續收到了20多封這樣的感謝信。看著大家平安的踏上歸家路,醫務人員內心是滿足而喜悅的。

  2月10日一早,張佟作為宣武醫院首批援小湯山定點醫院醫療隊的護理組長抵達駐地,並被任命為B4區護士長。張佟和同期到達的王惠琴、李萌等骨幹力量在短時間內完成了護理人員的理論培訓,包括新冠肺炎相關知識,工作流程、應急預案、規章製度的製定,院感知識考核,醫院HIS系統的學習等。第二周,她帶領隊員們進入“病房”,這裏還在改造的收尾階段,大家從衛生做起,完成了各種儀器設備、無菌耗材的進場和物品標化,確定工作流程路線,進行了各項應急流程的演練,考核護理人員穿脫防護服及儀器設備的使用。一切從無到有,規範落地。

  3月11日,張佟又被調動到2-6病區,這裏將接承擔境外來(返)京人員的隔離篩查。24個房間,28張床,當時隻身一人的張佟再次從頭開始,開荒、收拾、佈置,領物、檢查、維修,一天下來渾身是土,回到駐地累一頭栽倒在床上,才發現手不知什麼時候磨破了。

  3月15日,宣武醫院第三、四批援小湯山醫院醫療隊的支援來了!龔立超、郭冕和其他兄弟醫院的護士們進入病房。龔立超、郭冕兩個小夥子帶頭搬傢俱、搞衛生、拉物資、走流程,2-6病區的護士們擰成一股繩,齊心協力,只用了兩天的時間,就把病房佈置完成,達到開業狀態。張佟任命為2-6病區的護士長。醫院第六批援小湯山醫療隊員馬文暉在達到後,又從醫院感染管理的角度對流程進行再次梳理、優化,張佟心裡更加踏實了。

  3月16日,2-6病區正式開業。下午4點,第一批特殊旅客到達小湯山定點醫院,快節奏的入院工作拉開序幕。特殊旅客入住病房,隨後由護士採集血、痰、咽試子等標本送檢。直到當天夜裡12點,第一批旅客的入院工作才完成。7個多小時的過程中,全副武裝的張佟在病房裡跟隨入院的全過程,工作結束後她再次梳理流程,把觀察到的問題總結下來,進行改進。

  之後,她並沒有休息,再次投入戰鬥,手把手幫助指導護士們,幫助他們快速上手,適應工作節奏,消除緊張心理。目前,病房每天都處在一種“大出大入”的狀態,每天都有大量新接收的特殊旅客,一切都在緊張有序的運行著。

  “歡迎回家!有問題隨時找我……”

  一聲溫馨的問候,化解特殊旅客的焦慮和疲憊。有求必應的行動更溫暖了一個又一個遊子的心

  “請問有水嗎?”

  “有!稍等,給您拿。”

  “護士,餐送到了嗎?”

  “請您稍等,到了給您送來。”

  醫務人員更是把自己的工作餐悄悄的讓給他們,或幫他們線上點餐,四處聯繫借充電器,幫助他們及時和家人報平安。

  有位女士帶著兩個年幼的孩子入住北京小湯山定點醫院。孩子年紀小,看到“全副武裝”的張佟來采血時顯得有些害怕,也不太配合。張佟就說自己是外星人,是來保護小朋友的。孩子們立刻由害怕轉為好奇,轉移了注意力,護士們迅速用專門準備的兒童用細針頭采好血。張佟更是找來了彩紙和水彩筆,讓孩子們可以摺紙、畫畫。家長為護士們的貼心而感動,連連感謝。

  看著孩子天真的笑臉,一瞬間張佟鼻子發酸,眼睛發熱。已經40餘天沒有見到她一雙可愛的兒女了,思念湧上心頭。下一秒,張佟高高仰起頭,再次投入到忘我工作中,她要和戰友們一起將病區變成溫暖的“家”。

  堅守,是最長情的告白

  3月27日 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協和醫院西院 中雨

  阮征 首都醫科大學宣武醫院援武漢醫療隊醫療隊隊員

  無論何時,我都將和我的兄弟姐妹、我的戰友一起,縱然前路、歸期未嚐可知,我們仍然要用“堅守”,對武漢、對“援鄂任務”做出最長情的告白。

  14天前,晚上七點多和亮亮一起下樓,遠遠的就看到隊長已經在那裡等我了,一路邊叮囑邊護送我上了去往醫院的班車。

  腳傷初癒,行動上還是倍加小心。可今天的班卻不是那麼給面子。

  全副武裝進入病房,門口看到郭京,第一句話就是:“還正搶救呢,你的腳行嗎?”郭老師的話語中略顯擔憂。

  “放心吧,沒問題!”詳細交接班後,我們接過了搶救的接力棒。

  進入病房,看到42床那位年僅33歲的消化道出血患者面色蒼白、虛弱無力地躺在床上,沒有戴口罩仍喘著粗氣,緊張的他心率也已經飆升到110次/分。床旁胃鏡儀器、藥品、搶救車都已準備妥當,操作胃鏡的醫生邊跟患者講解配合方法邊調試設備,患者點點頭。

  我幫他擺好體位,左手用被子包裹好,並再次確認:“一會兒操作過程中你不能動呀,按照醫生說的動作配合就行,明白嗎?我拍了拍他的手示意我在他身後,他隨即轉過頭來用渴望的眼神看著我說:“你能不能拉著我的手呀,我怕。”“可以呀!”我毫不猶豫的弓著身子拉起他的手。

  “如果我堅持不了,我就掐你一下,你一定要幫我。”

  我拍拍他的手說:“放心吧,沒問題。忍受不了你就拍拍我就好。”第一次,內窺鏡剛剛放進口腔,他就突然攥緊的手,我趕緊說:“放鬆放鬆,鼻子吸氣,嘴往出吐,頭不要轉動,再堅持一下,再堅持一下就好,深呼吸,再深呼吸……”我不停地重複著這幾句話。隨著鏡子往里走,他也不停的嘔吐著,大塊大塊的血塊往外噴湧著,我的心也一下子提到嗓子眼,趕緊轉頭看看監護儀上的數字,還好,除了心率和呼吸有些上升以外,血氧飽和度維持的還好。亮亮也趕緊調快了輸血速度,保證入量。

  我繼續弓著身子,拉著他的手,不停的安撫著他:“你很棒,能堅持這麼長時間,非常好,咱們再堅持一下。”。第一次、第二次探查都沒有結果。他已經痛苦難忍,在我和醫生再三勸解下,終於答應做第三次探查。可剛剛在隱匿的褶皺處發現了大片血痂覆蓋的出血部位時,患者的忍耐也已經到了極點,試圖抬起手,我見勢,一把把他的手攥的更緊,我向操作的醫生搖了搖頭,又趕緊看看監護儀的數字。醫生也收了內窺鏡,防止其他意外發生。

  就在內窺鏡拿出來的一瞬間,他終於鬆開了我的手,我也終於能伸伸腰了。他大口大口喘著粗氣,我們趕緊給他吸上氧氣,以保證他的氧飽和度。醫生繼續給他做著工作,希望再次探查以解決他的問題,可他卻連連擺手,間斷嘔吐著,心率也持續再120次/分左右,再三考慮下,值班醫生向上級醫生請示再調整檢查方案。

  接下來,對我們來說並不輕鬆,還是要密切關注患者的生命體徵,更換汙染的床單和被服,一遍遍清理著他的嘔吐物、排泄物,而且麼此次都要仔細查看嘔吐物及排泄物的顏色。等他終於安靜下來,平穩入睡,已經快到深夜12點了。終於能坐下來喘口氣,這時才發覺腰酸的不行,手指也被他掐的火辣辣的疼。來不及想太多,又要去測血氧飽和度和轉病房了……很快,接班的同誌進來了。

  臨走前,我看了看他的生命體徵,還好,他挺過去了,而我也“挺”過去了……

  再次走上“戰場”,有人說:“你可真夠傻的,正好可以好好休息呀,幹嘛非要去?”但我想說,既然選擇來到這裏,不能當逃兵,非常時期走上非常戰場,“不進病房”會是讓自己後悔一輩子的事情。我們在做的事情不單單是挽救生命,我們托起的是無數個幸福的家庭團圓的希望。

  篤定勝利,勠力同心,攜手與共

  3月24日 華中科大附屬協和醫院 晴

  馬磊 北京同仁醫院援援鄂醫療隊隊員

  淩晨,手機里收到患者發來的他和母親出院時的新聞,電視里播著醫療隊陸續撤離的新聞,一條條都是好消息。陽光燦爛,花香鳥語,武漢還沒解封,但是希望就在眼前。

  出院的患者K先生,和父母一起住在協和西院,他在12病區,父母在9病區。時刻關注父母的病情,是他每天最重要的工作。出院前,才有機會和他一起像朋友一樣聊聊。他是家裡第一個被感染的,年廿九那天,他開始發燒,之後他迅速把妻子和孩子送到其它的地方,本想自己在家隔離,卻拗不過父母,老兩口堅決要求在家照顧他。當他高燒的時候,年邁的父母整宿守著他,儘管戴著口罩,每天對房間進行消毒,父母還是有了症狀,也被收到了病房裡。

  剛住院的時候,他每天間斷髮燒,最高到40℃,直到有一天晚上,當他半夜燒到38℃,北京醫療隊的一位護士老師給了他一顆退熱栓劑,自那次退熱後,他再也沒有發過燒,從此他就記住那個護士。他說:“我問護士,為什麼你就這樣給了我這個藥?不到38.5℃不是都是物理降溫嗎?”“我判斷你的病情,和醫生溝通以後,覺得你這個情況可以用藥。”專業,細緻,溫和,這是K先生對北京醫療隊的印象。

  “你知道嗎?我雖然要出院了,可是我一點也不高興,我的父親前兩天被送到ICU插管上呼吸機,可能還要上ECOM,他變成這樣,完全是我的原因。”說完,他有些哽咽。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跟他說:“天下最無私的就是父母,當你面對這樣的情況,你會做出和父母一樣的選擇。目前我們已經盡最大的醫療手段去救治,您與其不斷地懊悔,不如和母親出院後,繼續為父親加油,他一定會感受到。如果當初你把父母也送走,在當時的環境下,並不能保證他們不被感染,同樣,父母也會無比後悔沒有照顧你,所以我們不要往回看,當下最重要的是你和母親慢慢康複,保證身體的健康,期待父親的出院。”

  “馬護士,你說的對,在住院期間,我看到你們北京醫療隊真的很不簡單,你們醫院的曾憲紅護士長帶著你們團隊,為患者做了很多護理工作以外的工作,理髮,剪指甲這些小事,都體現了你們工作的細節,希望你們早日完成醫療任務,回到家裡。”

  K先生和母親出院了,繼續到隔離點隔離,同時等待著父親的好消息。在病區里,很多患者需要傾訴,家人不在身邊,他們有太多的話想說。而我們能做的,就是完成護理工作的同時,能夠傾聽他們的訴說。

  收到武漢協和西院護士畫的畫,上面有兩個機器貓,畫著我和她那天上班時的對話,她說:“馬老師,等疫情結束了,我要帶你去看黃鶴樓,去武大看櫻花,去吃海底撈,去喝好多杯奶茶。”她工作剛剛三年,才25歲,她還不知道什麼是危險的時候,就進了隔離病區,和我開始上第一個夜班,我問她:“你害怕嗎?”她說:“馬老師,我不害怕,可是我周圍也有很多感染的朋友,我卻無能為力,我害怕這些。”她們真的為了救治危重患者,不能回家,也顧不上家裡人,因為前期太缺護士了。一直到醫療隊陸續到來,她們才有機會輪休。

  記得最開始的時候看到一句話:“哪有什麼白衣天使,不過是一群孩子,換了一身衣服,學著前輩的樣子,和死神搶人罷了。”在我眼裡,她就是這樣的孩子。她愛吃火鍋、愛喝奶茶、愛吃各種零食,上班的時候她會說:“老師,您歇會,我去吧。”下班的時候她會說:“老師,再見,回去慢點噢。”她也會在上班的時候感到不舒服,我說讓她出去歇會,她會去醫生辦公室,坐一會再回來繼續工作,我說你們真的很不容易,等我們走了,你們還得繼續工作。她卻說,老師,我們在這是因為我們就是武漢人,我們應該這麼做,可是你們卻大老遠的來幫我們,你們才不容易,我們真的特別感謝你們。

  疫情之下,每個人都不容易,我們負重,背負著家庭之重,社會之重,國家之重,我們前行,篤定勝利,勠力同心,攜手與共。

  我就像一顆螺絲釘,哪裡需要去哪裡

  3月23日 北京小湯山醫院 晴

  劉穎 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佑安醫院援小湯山醫院醫療隊隊員

  這是我到達小湯山開始支援工作的第五天,也是第一次能正常下班的一天。我常跟同屋的李老師開玩笑說:一到小湯山我就處於失聯狀態了,除了第一天來的時候跟大家見過一面,僅有的聯繫就是微信里的文字了。好在今天,終於,在我到達小湯山的第五天,各項工作步入了正軌,我也能跟大家正常的聯絡了。

  作為一名從抗擊新冠一線下來的護士,一到指定的3-2病區我就受到了病區其他兄弟醫院的同事的熱烈歡迎,大家一聽我是從佑安醫院過來的,立刻鬆了一口氣:“太好了,這下可放心了。”

  護士長更是把統籌物資,製定工作流程,以及病區的消毒隔離工作交給我負責。在過去的四天里,我充分發揮了一顆小螺絲釘的作用,哪裡需要去哪裡:整理盤點準備物資,指導新入區的同事穿脫隔離衣,帶領同事進入病房,指導同事使用消毒機,配置消毒液,帶領同事開展房間的終末消毒工作,同時還要兼顧主班的工作,隨時接替主班執行醫囑……

  每天,我都在超負荷的工作中,雖然身體是疲憊的,但是看到病區工作有條不紊的展開,心情是非常愉悅和自豪的,為作為一名佑安人自豪,為實現自己的價值驕傲。

  我們是佑安人將始終戰鬥在抗疫一線

  3月27日 北京小湯山醫院 晴

  魯俊峰 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佑安醫院援小湯山醫院醫療隊隊員

  今天是我到達北京小湯山醫院執行防控診療任務的第9天。回想起3月18日中午接到醫務處胡中傑處長的電話後,只有一句話,一切服從醫院安排。掛上電話,完成病房交接班,簡單收拾行李,來不及與家人告別,第2天天不亮便匆匆奔赴小湯山醫院。

  作為一名黨員,自疫情爆發後一直在一線工作。然而,此次作為佑安醫院第一批出征隊隊長,讓我還是有些壓力。這是一批年輕的隊伍,多名隊員為90後,她們能夠勝任嗎?事實很快證明,我的擔心是多餘的。自到達小湯醫院的那一刻起,還沒來得及休息,佑安人就開始投入戰鬥。向同行展示防控措施、傳授經驗,提前進入病房,協助各項開科準備工作。儘管年輕,大多隊員均為科室骨幹力量,多個隊員成為醫療組組長或護理組組長。他們時刻展示著佑安年輕人的責任和擔當。

  由於大多科室剛剛成立,醫護人員來自不同醫院,各項規章流程尚未完善,我們佑安人眾誌成城,衝鋒在前,連續加班加點工作,無怨無悔,與兄弟單位同事一道,克服種種困難,協作互助,理順各項工作流程,使新的科室很快平穩運轉起來。

  海外歸來的人員中,很多都是在外讀書的孩子,由於國外疫情的爆發,他們不得不暫停學業,返回祖國。千里迢迢、輾轉奔波,終於回到祖國母親的懷抱。每每看到孩子們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內心無比欣慰,所有的付出,再苦再累都是值得的。

  我們佑安人將始終戰鬥在抗疫一線,完成祖國和人民交給的任務。踐行出征時口號:佑安出征小湯山,不勝新冠誓不還!

  我願成為星星照亮你的夜空

  3月26日 北京小湯山醫院 陰

  李愛新 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佑安醫院援小湯山醫院醫療隊隊員

  來到小湯山支援的第一個夜班,我們遇到了一個這樣的“客人”。一週前客人從國外回來,隔離期間自覺胸悶、胸痛後呼叫120就診,當晚入院時患者脾氣很暴躁,認為自己得了絕症,還不等值班護士採集完入院基本信息,情緒就險些失控了…

  得知這個情況後,我們首要面臨的即是需要一名醫師立即進入病區,查看並安撫患者。於是,我立即主動站了出來,說:“我去吧,我之前進過新冠病房!”說著便立刻來到了病區,身後同組的一名石大夫不放心我,隨後也跟著來到了病區。我來到了緩衝區,按照規範流程穿防護服,在穿防護服的時候,我能明顯感到石大夫和值班護士的緊張,我一邊有條不紊的“穿衣服”,一邊又講解了一下每步的注意事項,看到我沉著冷靜的表現,大家心情都略微放輕鬆了一些。就在我更換衣服的同時,護士站又再次接到客人催促的呼叫。

  進入病房後,我看到了這位年輕的客人,仔細的詢問了病史並進行了心電圖檢查後,通過初步判斷首先確定了這個患者軀體方面並無大礙,之後我便開始和他“話療”,通過交談我瞭解到他對新冠的疫情還是很關注的,自己也很擔心。此次可能是由於旅途的奔波,出現軀體不適後自認為是得了新冠肺炎,把新冠看成了絕症,一副交代後事的架勢。

  瞭解到客人的心理後我便有的放矢,在前期的工作中我們也遇到過類似的情況,所以經過交談後,他的思想負擔明顯減輕了,此時也已經淩晨3點多了,我又和他交代了一下入院後的檢查計劃,囑咐他好好休息,離開時這個小夥對我說:“大夫,謝謝您,如果不是您告訴我這些,可能我還會胡思亂想,是您又讓我看到了希望,真的很感謝!”

  可能一聲謝謝很平淡無奇,但裡面飽含了患者的感激之情,聽起來就格外欣慰。尤其是對於已經連續工作了21個小時的我,雖然此時身體很疲憊,但覺得一切都值得。這一夜,大家都徹夜未眠,順利幫助客人們得到了安頓並進行了診治,雖然疲憊,但都很高興。

  很快,我又迎來了我們到小湯山定點醫院工作的第一個白班,並在我所負責的病區發現有兩位核酸陽性的客人,我主動帶領大家一起學習典型新冠肺炎的肺部影像、上報傳染病卡、提交個案信息等的確診流程,之後的第二個夜班,我們3、4棟病區又迎來了多位確診病例,此時同組成員都已經熟悉流程、獨立處理了。

  傳染病讓所有人都恐懼,不僅病患害怕,其實來自綜合醫院的兄弟姐妹們也害怕,他們告訴我,他們以前也穿脫過防護服,不過那都是在院感考試時,考試時的穿脫和真正上戰場還是不一樣,一緊張就手忙腳亂,一忙亂就會出錯,一出錯可能就會導致自己暴露。

  短短一週時間,我們迅速進入工作角色,除了本職工作外,我和同隊的武永樂大夫還成為了大家的“定心丸”,大家進入病區時我和武大夫都會陪同,即穩定了軍心,又順利完成了每天的工作。在主任工作會上,我們所在的病區因為周轉時間最短,受到了表揚。

  這就是我們佑安人,照亮你的夜空,不僅給病患驅散黑暗,還給同伴帶來光明!

  相關鏈接:

  有一份熱,發一份光丨白衣戰士抗疫日記

  為了最後的生命托舉,我們不離不棄丨白衣戰士抗疫日記

  為國分憂,為民解難,才值得為自己點讚丨白衣戰士抗疫日記

  護理有緣人,戰地姐妹花丨白衣戰士抗疫日記

  來源:科技日報 (記者 馬愛平 實習記者 代小佩 約稿整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