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曾患病被認定無法打球的他!如今逆襲成功
2020年03月26日13:43

  騎士歷史上有位球星,南加州之子在大學打滿了四年,208公分的高個能跑能跳,快攻迅疾的像個小後衛,護框時又像一舉擎天柱隨時要送個火鍋,但生涯前六年一直贏不了球,更為人熟知的是“史上第一位入樽大賽冠軍”的名頭:拉利蘭斯。

  老拉利的兒子小蘭斯18年被交易到騎士,他接過父親那件已經退役了的22號球衣,跟隨勒邦開啟追逐冠軍的一季,但這一季之前之後,同樣能跑能跳,時不時還有弄個死亡隔扣的小蘭斯和父親一樣,在生涯前六年一直贏不了球。

  處於重建期的騎士在陣容搭配上有很多讓人無法理解的東西,比如他們選了兩名都不怎麼擅長組織的核心後衛,比如他們給了路夫一份明顯溢價的多年續約,又比如在球隊擁有湯臣、路夫、小蘭斯三名高個內線的情況下又引入了祖蒙特。

  小蘭斯在騎士奇怪的補強下球隊定位一直飄忽不定,剛剛到騎士的那一季他的角色是球隊的後備五號位,進入重建的第一個位置接近七成的時候都是中鋒,但是這一季祖蒙特到隊後小蘭斯有一半的時間都在四號位。

  此前騎士給到小蘭斯一份4年4500萬的合同足夠豐厚,從目前的境況來看小蘭斯在重建期的騎士也只是輪換身份,即便如此,場均出場不足30分鐘的小蘭斯依舊交出了一份不錯的成績單。

  和老拉利蘭斯很不同的一點,是小蘭斯在之前的幾個賽季都沒有拿出很好的投籃表現。

  拿新秀賽季為例,小蘭斯籃筐16英呎以外的區域的出手合計87投32中,命中率只有36.7%,而這個命中率是在對手大量放空後的結果,並且這87次16英呎外出手只是總出手次數中的三成。

  外圍投射的不穩定最終讓湖人選擇讓他從四號位變成全職中鋒,直到上個賽季,小蘭斯在三分線外扔進了33記三分球,才讓騎士認識到小蘭斯和老拉利蘭斯一樣都有很好的投籃天賦。

  這個賽季祖蒙特到隊後小蘭斯經常作為四號位和前者搭檔出場,祖蒙特直言“自從我到這後我就一直求他多投三分,不過他有自己的想法。但他的投籃變得越來越好了,也越來越自如了。”

  於是在這個賽季小蘭斯的投籃迎來的大爆發,38.8%的出手都是接球投籃,並且接球投籃的效率超過了聯盟53%的球員,當這名身體素質勁爆的內線練出了穩定的投籃,他在球隊中的角色也就越來越重要。

  在防守端,小蘭斯在場時球隊每百回合可以少丟4.6分,這對於一支失分排在聯盟倒數的年輕球隊來說無疑是無比寶貴的財富。

  小蘭斯這幾年的進步讓人驚喜,作為首輪末才被選中的最終在聯盟中站穩了腳跟,這和許多名門之後相比已經是不小的成就,但奇怪的是,老拉利蘭斯的投籃技術在那個時代已經是拿得出手的武器,為什麼自己的兒子在進入聯盟好幾年才練出來投籃?

  小蘭斯的母親回顧自己兒子中學時期說“我們家有一個懶惰的小孩”,這種懶惰並不是指蘭斯不願意在籃球領域上努力,也不是說他在優渥的生長環境中變得玩世不恭,而是“做任何事的時候都像沒有慾望”。

  進入高中後蘭斯在高一就進入了校隊,雖然身高臂展都十分突出,但是力量、爆發力和速度一直都沒有提升,所以一直到高一小蘭斯都沒有真正獲得籃球帶來的樂趣,反而是身體經常出現腹痛和嘔吐的症狀,父母決定帶他到醫院看看。

  在16歲那一年,小蘭斯被診斷為克羅恩病。這是一種典型的免疫力過盛引起的排外反應,伴隨著腸炎腹痛便血等腸道疾病,這也就能解釋通為什麼小蘭斯在成長期間的反常表現了。

  好在,克羅恩病好在能靠藥物緩解症狀不那麼危及生命,但在當時小蘭斯接受治療後的幾個月他長高了6公分,體重增加了12磅,用他自己的話來說,“在接受治療之前我還不知道‘正常’是什麼意思”。

  高二開始,小蘭斯取得了巨大進步,也在這時成功扣進了人生中第一次入樽,他的力量和爆發力也在迅速提升,頂著名門之後的小蘭斯才真正在高中愛上籃球。

  他幫助自己的高中拿到了兩個冠軍,也在進入大學之後認識了現在的未婚妻海麗。巧合的是,海麗的父親也是克羅恩病的患者,小蘭斯帶著克羅恩病依舊能夠在賽場飛奔激勵了海麗的父親,也激勵著很多克羅恩患者。

  如果不是因為克羅恩病,相信他並不需要像老拉利蘭斯那樣讀完四年大學再進入聯盟,而在選秀時也因為克羅恩病一度被認為會在次輪才有機會被選中,並且有落選的可能。

  在首輪27順位被父親的家鄉球隊湖人選中已經超出了很多人的預期,從無法正常打籃球到為這支輝煌的豪門效力,小蘭斯知道這一切有多寶貴,在新冠疫情爆發後他也在珍惜著擁有的一切。

  作為聯盟球員中唯一一位克羅恩病患者,小蘭斯在被問到新冠病毒的問題時說道:“你可以聽到現在很多人都說,像什麼‘我們太拿它當回事了,沒什麼大不了的。’但對我來說,感覺就好像‘什麼?這太重要了’,這件事是我們必須要認真對待的。”

  根據英國克羅恩病與結腸炎組織的說法,患有克羅恩病與結腸炎的病患如果在治療新冠病毒的過程中,按可能削弱他們免疫力的治療方案進行了治療的話,他們將一定會成為“高風險”或者“脆弱”的群體。

  除了在家裡做好防疫措施,蘭斯還在自己的車里備了三洗手液,在聯盟有球員確診新冠病毒之前,蘭斯就已經堅持用自己的簽字筆給球迷簽名,並且在認真討論自己缺席球隊作客比賽的可能性。

  在NBA宣佈停賽之後,小蘭斯一直呆在家中沒有出門,他已經在疫情做了一切能保護自己和家人朋友的措施。除了做好個人防護,小蘭斯還決定向克利夫蘭當地的民間組織捐出10萬美金以此幫助社區度過難關。

  他曾經在3月2日的比賽中與高拔對位,他知道如果自己感染到新冠病毒,後果相對其他人會更加嚴重。幸運的是,小蘭斯在隔離超過兩週後並沒有出現疑似症狀,這位一身肌肉的克羅恩病患者還在延續著自己令人鼓舞的故事。

  (周亮)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