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史上最懂人心的教頭 他如何駕馭各路巨星
2020年03月26日11:06

  眾所周知,被稱作“禪師”的菲爾-積遜素來不以戰術調整見長,但他精通心理,懂得如何與人相處,尤其是大牌球星和刺頭兒們。積遜不但能讓這些大牌服氣,還能通過一些稀奇古怪的方式提升他們的心理強度,令其昇華。這其中,積遜搞定佐敦、柏賓和洛文的不同手段,就連他在公牛的前任都自歎不如。

  起初,積遜被公牛聘為助教時,時任公牛教練道格-科林斯並不爽。畢竟,沒人會願意自己的教練組里有一個時刻對帥位虎視眈眈的人。況且,積遜也的確在某些方面令科林斯自歎不如。

  剛在公牛上任,積遜就向科林斯建議,希望能將佐敦和隊友捏合在一起。對此,科林斯一副“你以為我不想?”的表情,沒好氣地對積遜說:“這話你留著對米高說吧。”

  當然,積遜在佐敦那裡也碰了一鼻子灰,但他的聰明之處在於:搞不定佐敦,我還搞不定柏賓嗎?相比當時已經名聲在外的佐敦,柏賓還是新秀,容易把控。由此,積遜開始給柏賓開小灶,傳授他防守心得,和其他隊員有什麼話也通過柏賓來傳達。久而久之,柏賓自以為是積遜的自己人,積遜的工作也開展得越發順利。他和佐敦,以及其他助教關係日深,其中包括“三角進攻”的始作俑者泰克斯-溫特。

  科林斯的擔心不是多餘,公牛聘請積遜就是為了尋找科林斯的替代者。1989年紐約人選帥,曾看中了球員時代曾在該隊拿過總冠軍的積遜,但被公牛總經理、“大胖子”克勞斯一口回絕。各界預計,這是積遜將取代科林斯的信號。果不其然,在1988-89賽季結束後,積遜走馬上任。後來,科林斯曾親承,單論和球星打交道的能力,他不如積遜。

  在上任後,積遜力推三角進攻,又在佐敦這碰了壁。這並不新鮮。早在科林斯執教時,溫特就是否推行三角進攻和佐敦發生過爭執。積遜巧妙地避開了和佐敦的又一番爭執,僅僅以一句“靠你一個人是無法擊敗一支球隊的”,打動了當時被“壞孩子”活塞整得苦不堪言的佐敦。對三角進攻,佐敦默許了。

  此時公牛內部維持了難得的平和。三角進攻施行之初,公牛戰績波動,積遜壓力陡增。但即使此時尚未參透三角進攻的精髓,佐敦卻總在人前主動攬責,從不會對三角進攻說三道四。後來,佐敦漸漸發現隊友們在三角進攻施行後越發積極,他對積遜的興趣也日漸濃厚。

  不單是佐敦,當時公牛的一名助教也曾表示,積遜從不會向球員過分施壓,而是通過心理疏導的方式讓球員們受到潛移默化的影響,並戲稱:“和菲爾相比,前任教練(科林斯)就像是叛逆期的少年。”

  最終,在當年東決,儘管公牛和活塞鏖戰7場仍敗下陣來,但積遜和公牛上下都明白,屬於他們的時代即將來臨。

  如果說得到佐敦和柏賓支持,積遜是煞費苦心,那麼他對洛文的改造,並借此進一步拉攏柏賓,卻堪稱妙筆。

  1995年佐敦復出後,公牛卻止步於東岸第二輪,究其原因是四號位上出現真空,此前四號位的主人、“眼鏡蛇”格蘭特已經加盟魔術。為此,克勞斯找到積遜,給了他一份引援名單,上面赫然寫著洛文的名字。對此,積遜起初很吃驚,繼而很動心,並承諾克勞斯會做通佐敦和柏賓的工作。

  有意思的是,當克勞斯、積遜來到會面地點後,洛文絲毫不管是克勞斯最先提議讓他加盟公牛的,反而將克勞斯趕出門,執意要和積遜單獨面談。之所以如此,是桀驁不馴的洛文認為,只有此前曾身為嬉皮士的積遜才和自己有共同語言。

  積遜果然非同凡響。他並不聽洛文對自己在馬刺境遇的抱怨(比如不準在板凳席拖鞋、被大衛-羅賓遜拉著去教堂禮拜,以及被普波域治要求帶傷出戰等),反而開口就問:“你瞭解三角進攻嗎?”洛文回答:“不就是把球給佐敦嗎?”積遜很滿意整個答案。

  隨後,積遜找到了佐敦和柏賓。佐敦對此並無意見,關鍵在於柏賓,畢竟他此前在對陣活塞時曾遭到對方暴力犯規,結怨已久。但其實柏賓素來對洛文敬佩有加,畢竟在他之前,像洛文這樣從NCAA二級聯賽打入NBA的寥寥無幾。況且,柏賓還對積遜會來諮詢他的意見而驚訝。積遜趁熱炒籃,一句“此前我們只會問米高,但如今我想聽聽你的意見”更讓柏賓開心不已。

  積遜起初告訴其他隊員,會給洛文“特殊優待”,但後來他對洛文卻格外嚴厲,甚至洛文在訓練中戴戒指或鼻環,都會被積遜勒令取下,而洛文每次都乖乖聽話,讓其他隊友驚詫不已。

  在積遜的努力下,將帥齊心的公牛爆發出前所未有的能量,完成了第二個三連冠。由此也就知道,為何在1997-98賽季前,當佐敦得知公牛無意留下積遜時會如此暴怒,以至於他和克勞斯的關係到今天也未緩解。佐敦明白,正如世上只有一個佐敦,世上也僅有一個禪師。

  (魑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