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動物,也需要看醫生嗎?
2020年03月26日09:56

原標題:野生動物,也需要看醫生嗎?

原創 象妹 北美小象君

隨著生物多樣性的保護成為越來越熱門的話題,為需要幫助的野生動物提供醫療也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野生動物醫學最初僅包括動物園獸醫學,目標是保證園里動物的生存和福利,但現在已逐漸轉移到對野外的動物的醫療上。

作為非傳統獸醫醫療領域,野生生物醫療常常非常依賴於主治醫生的道德選擇。其中最常見的難題之一就是,野生動物「病號」的治療目標通常不能僅限於「治好」,而是往往要達到「可釋放」的最終目標。

例如,鳥可能因為翅膀骨折而被送到野生動物醫生那裡,但是根據創口是否開放或者閉合,或者是傷口的新鮮程度,醫生可能能夠根據經驗判斷即使手術能夠修補創口,但是在最好的術後照料下它也永遠無法再次正常使用翅膀。他們可能會選擇不進行手術,因為即使治癒的動物也是無法放歸的。

塔夫茨野生動物中心救助的黑熊幼崽

即使病號能放歸,醫生常常也必須在設計治療計劃時就考慮將被治療的動物放回野外的影響。比如,如果病號是由於傳染病入院,治癒後的動物還可能傳染嗎?另外一個常被人忽略的問題是,什麼藥物應該被允許使用?放眼世界,多數國家法律法規在這一塊都是空白,人們對動物的好意可能無意中傷害到了環境的健康。

不曉得大家還記不記得《寂靜的春天》里提到過的生物積累性,意思是動物體內無法代謝的化學物質可能通過層層食物鏈的積累,最終聚集到生物鏈的頂級捕食者中,導致死亡(印度的禿鷲就是個例子)。即便在美國這個野生動物救助體系比較完善的國家裡,食品和藥品管理局(FDA)也僅僅批準了幾種用於野生動物的藥物*,而很顯然這些藥物是不夠滿足各種各樣的治療需求的。

(*沒有FDA批準的藥物並非不可使用,只是消費者在用藥的時候需要知道藥品可能有沒有被發現的巨大副作用)

美國康奈爾大學野生動物健康中心的Dr.Hopf為豪豬聽診。

為了保證治療安全有效,許多原本不是為野生動物設計的藥物也被用在野生動物身上。藥品作為人工合成的化學物質,在動物體內的代謝也是有時限的,如果超出了這個代謝時間再進入食物鏈並不會造成有害影響,但在五花八門的野生動物中,我們不可能知道在上百種不同的動物中一種藥物分別需要多長時間才能代謝完畢。

再加上大部分動物在圈養環境中待得越久,野外的生活技巧就越生疏,放歸也就越困難,許多野生動物救助都爭取儘早把動物放歸,卻在斷藥和放歸之間沒有留足夠長的時間。而如果被救助的是允許狩獵的物種(例如野鴨),那麼威脅更甚——這些藥物不僅可以通過食物鏈汙染生態系統,而且對吃野鴨的人的健康構成威脅(不過希望新冠疫情過後,吃野鴨的人就減少了……)。

康奈爾大學野生動物健康中心的員工為瀕危的粗鱗響尾蛇植入芯片。

那麼,問題來了——為什麼我們的野生動物患者的「特殊身份」造成了這麼多問題,而且反正也不賺錢,卻還是有人堅持在野生動物醫療和救助的行業奮鬥?象象認為,雖然野生生物救助似乎是巨大的資源投入,且好處無法立即顯現出來,但是野生動物醫療依然需要一支堅定的專業隊伍來不斷培訓人員提高識別和治療野生動物疾病的相關知識水平。

隨著“壹健康”(One Health,即人類健康,動物健康和環境健康為一體的概念)和越來越多的新興人畜共患病被發現,投資於野生動物醫療所帶來的好處會越來越明顯,並會要大於實現目標所需要的資源。

1

先談談之前提到的藥品殘留問題。確實,治療動物後的藥品殘留是一個潛在風險,而且目前沒有解決辦法。因為目前為止只有非常少的幾家藥劑公司會為野生動物開發藥品,而且往往是在非洲野生動物國家公園這類特殊的場景下使用的,而許多常見的狀況反而缺乏藥物。

例如,鳥類的疼痛控製(pain management)就一直是個難點,目前尚不清楚常用的美洛昔康(Meloxicam)是否真的能讓鳥在手術後沒那麼疼。但「不治療任何野生動物」的簡單解決方案不但對動物的健康或福利沒有任何好處,也不符合人性——小象就看過無數的例子,許多人在看到受傷的動物後是會花好幾個小時去尋找相關資源救活動物的。

康奈爾大學野生動物健康中心,一隻小狐狸正在接受麻醉。

但是,在眾多野生動物治療的問題中,藥品殘留的問題反而可能是最小的一個,因為首先野生動物病號的數量非常有限,相比起野外至少以百千計數的大部分物種種群來說,放歸幾隻接受了抗生素治療的野生動物並不會使環境里的抗生素積累到對種群數量有影響的劑量。

更何況救助的對象里鳥類占了多數,而鳥類中受救助的很多本身就是處於頂級獵食者的猛禽,並不會出現一隻頂級獵食者吃了許多含有少量藥品的小動物而導致藥物濃度在體內過高的生物富集的現象。相反,如果我們能夠擴大獸醫的領域,就能夠獲得對人類和動物都更安全的藥物。如果市場足夠大,製藥公司才可能開始進行研究,並更可能生產出更符合我們需求的產品。

象君在洗鴨子。@Cape Wildlife Center

如前所述,野生動物的醫學曾經是以動物園醫學為主體的,而且在某種程度上仍然如此。「動物園動物和野生動物」在國外的獸醫學院中通常是一門課,並且仍然是某些住院醫生實習項目的名稱。但是自由放養的野生生物還與環境健康有著直接的聯繫,因此他們的傷病有時可以為我們看不見的地方發生的事情提供警報,這是動物園里的動物所不能取代的。

其中一些死亡可能與公共衛生問題有著直接的聯繫,例如印度禿鷹危機中,禿鷹的大規模死亡對人類中的狂犬病有催化作用(見參考文獻3)。而民眾將受傷的動物帶到診所也是對研究者和動物本身都更友好的取樣方式,可以篩查所關注的疾病,尤其是尋找異常的死亡或受傷情況,而無需僱用研究人員和額外資金去主動采樣。但是,訓練出能夠敏感察覺出異樣的野生動物疾病專家需要時間,更需要一個健康發展的專業領域來支撐。

2

許多人評價野生動物醫學的時候總會說,「拯救一隻動物對種群沒多大用。」最常用的反駁則是對於瀕臨滅絕的物種,每一隻動物都很重要。象象想補充一點,在這種情況下,不僅拯救個體重要,而且要拯救這個個體所需的專業經驗也很重要。「野生動物」實際上是一個很廣的物種範圍,治療一隻鳥和袋鼠的方式自然也完全不同。然而對任何獸醫來說,對一個瀕臨滅絕的物種做手術的機會可能一生只有一次,而在對整個世界剩下的少數物種之一進行手術之前,醫生起碼應該進行過無數次類似的以放生為目標的手術,而野生動物醫療就是最好的準備。

康奈爾大學野生動物健康中心的Dr. Sanford-Childs和實習醫生在麻醉一隻bobcat

目前,尚無這種「準備工作」如何為外科醫生對稀有物種進行更成功的手術的文獻,因為這種手術太少見了。但經曆表明,如果缺乏這種培訓,在救助過程中除了可能造成額外的經濟損失,動物福利也會受到損害:2017年,青海的一隻雪豹(後來被取名「淩雪」)被群眾發現患有股骨骨折。

在拯救雪豹的過程中。淩雪先是被運送到一家小型動物醫院進行放射學診斷,並且首次手術放置夾板的嚐試最終以失敗告終,因為給淩雪提供的圍欄活動空間過大,最終造成夾板斷裂。淩雪因此被送上前往設施更齊全,也有具備專業能力的人的北京,最終骨折得以修復。如果能有更多針對這種情況的培訓,使得青海在地也有能力手術和術後護理,整個治療過程對動物帶來的壓力會大大減少,更不要提能夠節省多少時間和金錢成本了。

例如國際動物福利基金會(IFAW)就聲稱其拯救海豚的成功率從1990年的10%上升到了如今的80%。但是這是他們30年在援救海洋哺乳動物和完善救援流程的過程中的積極參與和試錯換來的。這種培訓和知識積累一定會在急需的時候派上用場。

野生動物救援的培訓不僅能使已有醫療專業人員受益,野生動物患者通常還提供了良好的教育機會。例如,美國康奈爾大學的珍妮特·L·斯旺森(Janet L. Swanson)野生動物健康中心每年接待約1,500名病患,而塔夫茨野生動物中心在過去的一年中接待了4,410名病患。這些都是以學生和誌願者為工作主力的醫院,這不但為獸醫學生提供了更多的動手實踐機會,公眾誌願者也能通過親手接觸土生土長的野生動物行為得到關於生物多樣性的知識,而不是只能觀賞動物園里人工飼養的動物。

塔夫茨大學野生動物中心2019年的病例量。

最後,野生動植物恢復中的另一個問題涉及到使用人工飼養的動物去喂養野生動物(特別是在救助肉食性動物的情況下)。不過,儘管這種情況的確置小白鼠於不義,但從長遠來看,它可以為生態系統中的人和其他動物帶來更好的福利。

我將在這裏以北美的紅尾隼為例,因為它是美國東北部野生動物診所中最常見的鳥類之一,但是這個情況對於其他以小型囓齒類為食的猛禽(例如貓頭鷹)也成立。平均而言,一隻紅尾隼在野外一天可以吃大約六到八隻體型較小的老鼠。而在治療的過程中,醫生通常會根據體重為紅尾隼病號提供小白鼠,一天在三到六隻小白鼠之間。經過相對短期的留院治療後,這隻紅尾隼能在未來幾個月甚至幾年的時間里為我們提供除去鼠害的生態服務。

從金錢上和環境衛生上考量,這些小白鼠在良好的圈養環境下長大後用於飼喂病號,或許是值得的犧牲。野外的老鼠攜帶著各種疾病,即使不是為猛禽所食,人類往往也要想盡辦法根除。而我們的野生動物患者為我們提供生態服務。如果我們要使用傳統的害蟲控製方法,可能要花費數千美元,而其他哺乳動物則可能受益於從這些小鼠中傳染病的風險也較小。

康奈爾大學的野生動物健康中心,未成年的一隻白頭海雕正在接受檢查。

我們必須放寬視野,並超越個體的福利去看待野生動物醫學的潛在價值。它在教育,保護和提供(目前來說還是很被忽視的)生態服務方面具有其獨特的優勢。隨著越來越多的獸醫開始意識到環境健康,動物健康和人類健康之間的聯繫,小象提議,野生生物醫學不僅應存在,而且應作為獸醫教育的必要組成部分。此外,野生動物也為我們提供了許多生態服務(具體可見小象君過往文章),這也是一種人類感謝它們的方式。

作者 | 周羊羊

不會畫畫的作家不是好獸醫。

編輯 | 周羊羊、JJJJ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