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穆夏將靈魂繆斯贈予雕塑界,會發生什麼?
2020年03月26日09:02

原標題:當穆夏將靈魂繆斯贈予雕塑界,會發生什麼?

原創 小鹿 LicorneUnique

新藝術大師穆夏與塞西斯聯手出品雕塑《百合女神》

19世紀末,蒸汽機的轟鳴取代了教堂的鍾聲,人們迎來了工業文明的飛速發展。快節奏的工業時代不免讓人審視生活本身,而師法自然的藝術正好為大家提供了一個返璞歸真的桃花源,這便是新藝術運動風潮之源。

新藝術主義依賴藝術家個人的天賦才華,作品僅服務於少量權貴,有很強的不可複製性。因此,正如它的突然興起,此風潮在短短十幾年間戛然而止。

聖母和百合花/穆夏/白百合象徵聖母純潔無瑕

講起這個時候最具代表性的藝術家,阿爾豐斯·穆夏必然在列。在穆夏如歌似詩的作品中,植物和美人是永恒的組合。

穆夏筆下百合環繞的美貌女性

穆夏筆下的女子如夏花般嬌豔靈動,他以精煉的線條勾勒出她們的曼妙身姿,用細膩筆觸為她們的飄逸秀髮飾滿鮮花。而在爭豔百花中,穆夏最鍾愛象徵聖潔的百合,對其屢屢描繪。

穆夏1897年出版的花卉寓言版畫中,女子從百合花簇中現身

穆夏擅長的藝術媒介甚廣,除了聞名世界的版畫,還有雕塑、油畫等。他在探索雕塑領域的過程中,與在法國藝術沙龍中炙手可熱的雕塑大師奧古斯特·塞西斯(Auguste Seysses)結為摯友。

雕塑大師賽西斯曾獲得過軍團騎士勳章榮譽

穆夏對賽西斯的匠心技藝歎為觀止,於是兩人聯手創作了傳世佳作《百合女神》。

父親大概勾勒出一個想法,塞西斯就會將之付諸現實,又或者,父親會不斷斟酌,主要是作品的臉部和雙手,其他的就都留給塞西斯完成。”

—— 穆夏之子回憶二人合作

獨角鹿私洽售出的新藝術時期《百合女神》雕塑彙聚穆夏和塞西斯兩位大師靈感,她優雅而曼妙,週身透著自然之光。

這尊瑩白的卡拉拉大理石雕塑就是穆夏與塞西斯靈感碰撞的結晶。卡拉拉大理石材歷史悠久,因為其奢華高雅的質感,連文藝複興三傑之一的米開朗基羅都對它夢寐以求,而各個時期的貴族們在訂購雕塑之時也都不忘將它寫入合約。

塞西斯精湛的雕工將石材的潛能發揮到了極致,他讓石料娓娓道出女神由內而外的優雅氣質。

沉重的大理石在塞西斯超絕的雕工之下化作柔軟而充滿溫度的肌體。雕塑家鑿刻之間,女神的靈魂便從石料深處漸漸解放出來。若不是他萬分耐心的一次次打磨,女神的肌膚絕不可能有這般吹彈可破的潤澤感。

雕塑技藝難度極高,根根髮絲都需細細打磨

女神用一雙水蔥般的玉手將纖柔瑩透的百合花擁入懷中,清澈的微光在她細膩的肌體之間流淌著,耀耀生輝。

大師的一雙巧手將女神盤起的秀髮描摹得縷縷柔順,將她腰間衣裙雕刻得如水流暢,恰到好處地襯出她豐腴有致的身姿。

女神自然舒展的軀體婀娜曼妙,無論從哪個角度欣賞,她的曲線都極為完美,而這就是新藝術主義之精髓:自然中少有直線,充滿韻律感的線條就是美之基礎。

名媛伊莎貝拉·斯圖爾特·嘉納的花園,大理石雕塑動態的線條在自然環境中,別有意趣

雕塑家賽西斯高超的匠心技藝更是與穆夏構圖中的詩意相得益彰——女神頷首輕嗅滿懷花朵馨香,嘴角揚起一抹似有似無的微笑。

低首柔情間,她盡顯恬美典雅,讓人望而生靜,漸漸放下世間煩擾。

這一件《百合女神》的青銅版本藏於法國奧塞博物館,而對於大師塞西斯而言,作品被世界一流博物館所藏可不稀奇。他的作品早已被巴黎大皇宮在內的各大博物館爭相購藏,鮮少走進市場,而這般兩位頂尖大師精誠所至的結晶,更是鳳毛麟角的館藏級別藝術珍品。

如此精品,定會給宅邸增輝,當柔和的日光傾瀉其上,雕塑每一個細節都透出溫潤的光芒。它凝聚著新藝術運動之大成,必將曆久彌新。

原標題:《當穆夏將靈魂繆斯贈予雕塑界,會發生什麼?》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