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政府新冠疫情應對團隊都有誰?
2020年03月26日09:56

原標題:特朗普政府新冠疫情應對團隊都有誰?

原創 美國動態 上海美國研究

美國面臨的新冠病毒疫情日益嚴峻,特朗普政府加大了應對力度,但其疫情應對團隊也經常發出不同的聲音,引起外界的關注。美國STAT衛生與醫療新聞網站近日載文介紹了特朗普政府疫情應對團隊主要成員和他們所發揮的作用,正如特朗普自己所說,這場大流行“造就了一些新星”。

主要成員如下:

1.總統特朗普:決策者

在所有的參與者中,總統當然是最重要的。3月20日,特朗普宣佈美國因新冠疫情進入全國緊急狀態。此前,他宣佈實施旅行禁令,禁止來自中國、韓國、伊朗和歐洲國家的外國人進入美國。

但一些報導稱,他推翻了美國疾病控製與預防中心的說法,錯誤地將新冠病毒與季節性流感相提並論,並在最近堅持將新冠病毒稱為“中國病毒”,呼應了此前因新冠病毒導致的反亞裔種族主義浪潮。(編者註:當地時間3月24日,特朗普在講話中稱,自己不會再使用“中國病毒”來指代新冠病毒。)特朗普還傾向於讓其他政府官員回答有關檢測和醫療設備短缺的棘手問題。“我讓邁克來回答這個問題”已經成了總統的口頭禪。

過去一週,特朗普的語氣明顯更加嚴肅。他敦促美國人避免不必要的出行,不要去酒吧、餐館和美食街就餐。當企業紛紛關門歇業以擴大社交距離時,他支援為那些被解僱的美國人每人寄發價值超過1000美元的支票。

2.副總統邁克·彭斯:協調員

特朗普總統任命彭斯領導政府抗擊新冠疫情的工作。彭斯幾乎每天都主持新聞發佈會,介紹政府的應對措施,總體而言,他對疫情的態度比較嚴肅。

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應對傳染病了。2015年印第安納州一個縣暴發愛滋病疫情,彭斯當時擔任該州州長。當時愛滋病主要是通過注射阿片類藥物的共用針頭傳播,但彭斯在提供針頭交換服務方面行動遲緩(儘管公共衛生官員敦促他這麼做),這一失誤至今仍困擾著他。

彭斯似乎並不介意在新聞發佈會上代替特朗普接受一些批評,而且他與記者之間的衝突比較少。他表現出了比其他任何聯邦官員更好的指揮能力,而且喜歡兜售所謂的“全政府、全美國的策略”。

3.新冠病毒特別工作組主席黛博拉·比克斯(Deborah Birx):資深人士

比克斯既是醫生,也是外交家,自奧巴馬政府以來一直擔任美國全球愛滋病事務協調員。她懇請美國人尤其是那些不太可能患上重病的年輕人,應當為他人著想、保持社交距離。特朗普和彭斯任命她為政府新冠病毒事務協調員的決定受到了廣泛讚揚。

但有時,她也會讓人費解。在3月18日的新聞發佈會上,比克斯為美國疾病控製與預防中心有關不採用世界衛生組織新冠病毒檢測方式的決定進行了辯護,而該決定被認為是美國在新冠病毒檢測方面遠遠落後於其他國家的一個主要原因。比克斯稱世界衛生組織的檢測方式有50%的假陽性率,但她的說法毫無根據。

4.美國國家過敏症和傳染病研究所主任安東尼·福西(Anthony Fauci):人見人愛的角色

福西在傳染病領域經驗豐富。自1984年被里根總統任命為國家傳染病研究所主任以來,他一直是美國頂尖的傳染病專家。他從事開創性工作的時間甚至更長,他在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的職業生涯可以追溯到1968年。

公共衛生官員依賴於福西對美國現實情況的坦率看法,也希望他對地方政府應該如何開展工作發表意見。但就連他自己也承認,在說實話和服從之間存在一種平衡。福西接受“政客”網站採訪時稱,“你不該損害自己的信譽,但也不想和總統開戰”,“你必須保持平衡,確保自己繼續說實話”。

(編者註:據報導,由於福西不認同特朗普將矛頭指向中國、渲染所謂的“中國病毒”,多次就疫情反駁特朗普,福西3月23日並未像往常一樣出現在白宮疫情通報會上。)

5.疾控中心主任羅伯特·雷德菲爾德(Robert Redfield):出氣筒

雷德菲爾德是一名病毒學家和資深愛滋病研究人員,於2018年執掌美國疾病控製與預防中心。雖然雷德菲爾德名義上是政府大流行應對團隊的重要成員,但他並沒有太多聲音,自3月9日以來,他沒有出現在白宮的新聞發佈會上。

由於疾控中心無法確保檢測試劑盒充足,《紐約時報》最近將雷德菲爾德描述為“發胖、有時面無表情的人”,還稱他的演講“沉悶而且過於專業”。

6.醫療保險和醫療補助服務中心主管西瑪·維爾瑪(Seema Verma):技術人員

事實上,維爾瑪實施了特朗普政府對醫療政策的許多重大改革。醫療保險和醫療補助服務中心負責管理和監督醫療保險和醫療補助計劃,正是通過這些權力杠杆,特朗普政府實現了遠程醫療服務的空前擴張,並指示全美各地的醫院推遲非必要手術,以保存應對新冠肺炎重症病例的能力。

7.衛生部長亞曆克斯·阿紮爾(Alex Azar):幕後人員

阿紮爾曾是一名製藥公司高管,在小布殊政府任職多年。嚴格意義上說,他是美國級別最高的公共衛生官員。他領導的衛生與公眾服務部下設醫療保險和醫療補助服務中心、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國家衛生研究院和疾病控製與預防中心。衛生部2021年的預算是1.4萬億美元。然而,據報導,就在特朗普在全國電視上發表聲明前的幾分鍾,阿紮爾才得知彭斯將負責領導美國新冠疫情防控工作。

但他仍然發揮著關鍵作用,監督著衛生部對這場危機的應對措施。嚴格來說,阿爾紮控製著國家戰略儲備等主要資產,而特朗普最近援引的《國防生產法案》賦予了阿紮爾權力,讓他能迫使私營企業加速生產口罩和呼吸機等緊急的醫療用品。

目前還不清楚阿紮爾到底是被邊緣化了,還是只是讓其他聯邦官員(尤其是那些是醫生的官員)成為公眾關注的焦點。

8.醫療總監傑羅姆·亞當斯(Jerome Adams):啦啦隊長

亞當斯認真地扮演著“國家醫生”的角色。他一直強調洗手的重要性,向美國人強調在大流行期間呆在家裡的重要性,並鼓勵公眾獻血。他最近還懇請凱莉·詹娜(Kylie Jenner)和其他“有影響力的人”向公眾宣傳保持社交距離的建議。

9.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局長斯蒂芬·哈恩(Steven Hahn):新人

哈恩是一名經驗豐富的癌症醫生,去年12月被任命為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局長。嚴肅地說,他加入特朗普政府後的日子不太好過。他的職責迅速增加,包括加快檢測速度以及監督疫苗和治療方法的開發和測試。他並沒有迴避真相,敢於在全國電視上反駁特朗普。

10.財政部長斯蒂芬·姆努欽(Steven Mnuchin):管錢的人

姆努欽並沒有在應對疫情的過程中發揮太大作用,但他在促成特朗普、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和眾議院議長佩洛西達成一系列協議的過程中發揮了重要作用,這些協議旨在提供免費的新冠病毒檢測、為那些因企業倒閉而失業的美國人提供經濟援助以及實施應對股市暴跌的穩定措施。

11.國土安全部代理部長查德·沃爾夫(Chad Wolf):機場負責人

沃爾夫長期效力於特朗普政府,在美墨邊境“骨肉分離”政策的實施中發揮了關鍵作用。如今,沃爾夫肩負著讓數千名美國公民從歐洲返回美國的任務。他面臨的挑戰包括:航空公司大幅減少國際航班,特朗普禁止歐洲、中國、韓國和伊朗的非美國公民進入美國。上週末芝加哥奧黑爾機場的情況表明事情進展並不順利。

12.主管規劃和應對措施的助理衛生部長羅伯特·卡德萊茨(Robert Kadlec):周全準備者

卡德萊茨是一名職業空軍醫生、頂級生物防禦專家,在此之前,他在小布殊政府擔任生物防禦高級助理。作為衛生部負責應急準備的助理部長,他直接監督國家戰略儲備,擔任阿紮爾在流行病問題上的高級顧問。

13.特朗普女婿兼顧問賈里德·庫什納(Jared Kushner):我行我素者

庫什納組建了一支獨立的白宮新冠病毒應對團隊。《華盛頓郵報》報導稱,許多白宮助手認為,庫什納的團隊是一個“影子工作組”,正在攪亂指揮系統。據報導,庫什納一開始建議特朗普主要從公共關係的角度來看待即將暴發的疫情。許多人認為,真正的公共關係問題是把大流行當作公共關係問題來對待。

14.衛生部助理部長佈雷特·吉羅(Brett Giroir):檢測負責人

吉羅在特朗普政府中擔任過許多職務,曾擔任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代理局長。現在,他在白宮負責提高新冠病毒檢測試劑盒的可用性。從任何角度來看,未能確保試劑盒供應充足都是聯邦政府應對疫情的過程中的最大不足。

15.疾控中心免疫和呼吸系統疾病中心主任南希·梅Sony埃(Nancy Messonnier):警鍾

梅Sony埃今年2月警告美國人,由於新冠病毒的影響,“日常生活可能會受到嚴重干擾”,這激怒了特朗普政府的官員。當時,特朗普反駁了她關於病毒將在美國社區傳播的預測。特朗普告訴記者:“我不認為這是不可避免的。”

2月和3月初,梅Sony埃經常與阿紮爾、福西和雷德菲爾德一起出現,但最近基本上被排除政府抗擊疫情的工作之外。在特朗普的鐵杆盟友看來,反對梅Sony埃的另一個理由是:她是羅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前司法部副部長,任命了穆勒為特別檢察官調查“通俄門”)的妹妹。

16.疾控中心首席副主任阿內·舒哈特(Anne Schuchat):學院派

舒哈特是專門研究呼吸系統疾病的醫生,也是疾控中心最高級別的非政治任命官員。她曾兩次擔任疾控中心的代理主任,並在2009年H1N1流感大流行、2001年SARS疫情和2001年炭疽襲擊威脅的應對中發揮了關鍵作用。

本文編譯STAT網站文章‘A number of new stars’: The definitive guide to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s coronavirus response team。譯者:沈凱麒

圖片來源於網絡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公眾號立場

責任編輯:張騏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