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遲到一年中國體育“應變” 競爭格局有利有弊
2020年03月26日09:09

  職業生涯暮年運動員變數大 項目競爭格局變化難預測

  奧運會遲到一年 中國體育“應變”

  香港時間3月24日晚,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達成共識,東京奧林匹克運動會舉辦日期推遲到2020年以後,但不遲於2021年夏天。奧運會賽期的推遲,將完全改變運動員的訓練、備戰計劃和比賽節奏。東京奧運會延期一年舉行,很多年齡處於競技生涯“坎兒年”的運動員甚至會因此而退役,變更人生坐標。另一方面,與奧運設項相關的諸多賽事的預選賽、資格賽,乃至熱身賽的時間計劃、舉辦地等都會有所改變,甚至會影響到國家的奧運獎牌戰略和奧運會獎牌榜上的國際體育格局。

  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改變了人們的生活和命運,也改變了體育,改變了世界。

  為再上領獎台

  老將難說放棄

  以中國奧運健兒為例,特別是對那些有可能在東京奧運會上奪得金牌、取得突破的運動員,或者希望在職業生涯暮年再實現一次站在奧運大舞台夢想的選手們來說,東京奧運會的延期將會讓他們有一種心靈上的震動、感慨和無奈。

  相信從得知東奧會延期消息的那一刻起,他們的內心就開始了糾結和抗爭——要不要繼續堅持下去?來年的身體和競技狀態能否還能達到為國征戰的指標?

  處於職業生涯暮年,幾乎肯定會是最後一次參加奧運會的有好幾位。比如出生於1988年的國乒隊長馬龍,持奧運會男單衛冕冠軍之威名,雖然已不再年輕,但若東奧會如期舉辦,他依然是國乒男單項目上的領軍者。可乒乓球這個項目在國內的競爭實在太過激烈,誰能保證延期情況下在重新舉行的“直通東京”選拔賽中,又年長一歲的“龍隊”能衝出重圍?

  樊振東也是參加奧運會的重要人選,可還有稍微年輕一些的許昕,更小的林高遠、王楚欽呢。馬龍如果不能經受住延期一年的考驗,難道會應驗奧運會男乒冠軍無法蟬聯的所謂“魔咒”?

  再來看中國女排的“北長城”顏妮,這位1987年出生的副攻手,在2016年里約奧運會上為中國女排第三次贏得奧運會冠軍立下赫赫戰功,並在2019年的世界盃上榮膺最佳副攻稱號。本來,以顏妮目前的狀態,她可以堅持到今夏為能夠衛冕奧運會冠軍而戰,但東奧會的最新動態,使得多年征戰傷病纏身的這位老將的地位變得微妙起來。

  與如日中天正處於當打之年的隊友朱婷、張常寧、袁心玥不同,屆時34歲的顏妮還能否繼續出現在奧運會的大舞台上,真的很難預測。與顏妮遇到差不多問題的還有1990年出生的丁霞和劉曉彤,她倆也都是中國女排獲里約奧運會和2019世界盃冠軍的功臣,一直在為自己的最後一屆奧運會而堅持。

  蘇炳添,1989年出生的黃種人短跑第一人,第一位在百米競逐中打開十秒大關的真正意義上的亞洲人,他的夢想就是再參加一次奧運會。遺憾的是,現在蘇炳添的競技狀態已經在下滑,達到奧運會參賽標準並不容易,而再拖一年的話,恐怕前往東京的夢想真的就會變得難以實現。

  同樣出生在1989年的里約奧運會羽毛球男單冠軍諶龍也面臨著抉擇。作為目前在奧運積分賽上排名最高的中國男單選手(第六位),他可以作為中國第一男單征戰東京奧運會。賽事延期後,如果世界羽聯和國際奧委會重新修改積分規則或是有其他的參賽資格規則變化的話,諶龍現在也是處於一個競技狀態不斷下滑的狀態,未來的一年對於這位老將來說也會是未知的一年。

  好在,按照諸多國內運動員的職業生涯慣例,以上提到的這些老將大多是以2021年全國運動會為退役節點的。他們在國內國際賽場上依然會有較強的競爭力,誰也不甘掉隊,誰也不會放棄自己的奧運夢想。只要堅持訓練,達到參賽的硬性指標,他們中的大多數人依然是中國奧運代表團中的奪金希望所在。

  競爭格局變化

  對項目有利有弊

  推遲一年舉行奧運會,很多項目上的競爭格局會因參賽運動員的變化而產生或大或小的影響。與此同時,國內的各項奧運會選拔賽、資格賽的日程也會產生各種變動,很多事情都是目前難以預測。

  以中國游泳隊為例,原定於4月初進行的全國冠軍賽暨奧運會選拔賽已經有了在5月重啟的計劃,但隨著奧運會賽期的變化,中國泳協和游泳運動管理中心也會有充足的時間來重新進行安排。從運動員的角度來講,中國游泳隊的奪金點主攻男子仰泳的徐嘉餘(1995年出生)、女子混合泳的葉詩文(1996年出生)即使到了明年他們也依然是當遊之年,葉詩文的主要對手匈牙利的霍斯祖(1989年出生)卻是又老了一歲。

  中國游泳隊中出生於2002年、2003年甚至更晚的小花有好幾位,如王簡嘉禾、王一淳、彭旭瑋等,延遲一年舉辦奧運會對於她們來說其實算是好消息,多一年的磨練將為她們贏得茁壯成長的良機。

  再比如中國羽毛球隊,剛剛結束的全英賽的失利被看做是他們處於低穀的證明,可是奧運會的延遲為國羽提供了寶貴的時間。以國羽的底蘊,在明年奧運會女單、女雙等項目上強勢回歸是完全有可能的事情,即便是男單,傷癒的石宇奇都會迎來職業生涯的轉機,或許奧運會延期能讓國羽在東京打上一場翻身仗也未可知。

  至於中國體育的傳統強項跳水、乒乓球等項目,晚到一年的奧運盛會絲毫不會影響中國隊的霸主地位,因此從純粹的項目競爭力方面,既然很多都無法預知,不如保持樂觀心態,繼續做好訓練做好自己就足矣。

  2021賽事“紮堆”

  對全運會衝擊大

  東京奧運會延期一年舉辦,那麼在本應屬於體育小年的2021年,就會出現重大體育賽事紮堆的現象。東京奧運會、歐洲足球歐錦賽、美洲盃足球賽、世界大學生運動會等賽事都將在2021年“紮堆”舉行。不過,原定於2021年舉辦世錦賽的世界田聯及國際泳聯均表示願意調整賽程為奧運“讓路”。

  具體到中國,2021年的陝西全國運動會將會在秋季舉行,多項比賽對各舉辦國、舉辦地的承辦能力、運動員面臨的“分身無術”的調整能力來說,都將會是一次重大挑戰和考驗。

  2021年全國第14屆運動會雖然尚未有具體的賽程,但是根據以往慣例,全運會的賽期基本會定在秋季來舉行。東京奧運會延期舉辦,使得世界最大型的綜合運動會閉幕時間與中國最大型的體育賽事開賽的時間間隔還不到1個月。

  無論從哪個角度來講,全運會如果按照現有的既定日程來進行也是不現實的,參賽選手的水平、質量都無法得到保障。區域服從整體,現在看來,陝西全運會的賽程、開閉幕時間需要重新進行製定。這同樣是新冠疫情、奧運延期給中國體育帶來的一種蝴蝶效應。一切,現在都還是未知。

  文/本報記者 劉艾林

  統籌/杜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