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探訪|疫情下的“世界超市”義烏 客流減少三分之二
2020年03月26日19:53

  來源:《中國經濟週刊》

  記者 陳一良|浙江義烏報導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目前東南亞、中東、歐美地區大多數國家都在積極採取疫情防控措施,印度、波蘭、加拿大等至少20多國已宣佈關閉國境,塞爾維亞等國甚至開始執行全國宵禁政策,全球商貿也因此按下“暫停鍵”。

  被稱為“世界超市”的浙江義烏,是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中心,一直以來高度依賴國際貿易,在本輪全球疫情下,義烏正遭遇著怎樣的衝擊和挑戰?3月24日上午,《中國經濟週刊》記者走進義烏一探究竟。

  義烏國際商貿城一區正門 攝影:《中國經濟週刊》記者 陳一良

  “客流量減少三分之二以上”

  在義烏國際生產資料市場、義烏國際商貿城一區二區,客流普遍稀疏。

  在市場入口,記者登錄當地信用服務平台“義信購”,完成健康申報,獲得進入市場的二維碼,向市場工作人員同時展示“義信購”二維碼及“健康碼”後,獲準進入市場。

  市場內,部分店舖仍處於關閉狀態,訪客也很少,但大多數商戶向記者表示生意“還行”。

  義烏國際生產資料市場內不少商舖未開門營業,市場內客流較少。攝影:《中國經濟週刊》記者 陳一良

  義烏當地市場管理人員王博(化名)告訴記者,國際生產資料市場地理位置較為偏僻,且以銷售機械設備為主,客流較少。“這個市場地理位置偏,一直以來客流就少,但是客戶穩定,一旦定下來使用你家的產品後,好多年都不會變,會長期採購,而且是大件採購,比如印刷機械,所以市場里雖然客戶不多,但商戶受疫情衝擊並不像小商品城一、二、三、四區那麼直接,那麼大。”王博說,“小商品類的產品更新換代快,交易量大,平時人流密集,這次遭受的衝擊就大了。”

  3月24日中午,記者來到著名的義烏國際商貿城一區市場,市場進出車輛已出現堵車現象,不時能見到手拉行李的客商進出市場,但進入市場的人員和巨大的市場相比,仍然顯得有些稀疏。

  王博向記者介紹,義烏國際商貿城主要分為5個區,各有分工,比如一區有玩具飾品及喜慶用品,二區有五金電器,三區有文化辦公體育用品,四區有針紡織品,五區有進口商品。

  “一區市場曆史最悠久,平時人氣也最旺,現在我們會做人員流量統計,一、二、三區流量差不多,一般在每天5000人上下,四區稍好一些,經營戶和採購商加在一起每天會達到8000至1萬人以上,和年前比減少了三分之二都不止。”王博說。

  義烏國際商貿城一區二樓客流較少 攝影:《中國經濟週刊》記者 陳一良

  目前不少義烏市場管理方正推出各種優惠措施吸引國內外採購商到義烏採購商品。以義烏中國小商品城展覽有限公司為例,該公司年後組建招引小組,駐紮在長三角、珠三角等地區,招引那裡常駐中國的外商赴義烏採購。

  截至3月19日,該公司招引組共走訪44家專業市場,已有432名外商來義烏採購商品,其中江浙滬等地外商182名、珠三角地區外商245名以及國內其他地區外商5名。

  截至3月18日,義烏從全國20個省市累計招引國內採購商7191人,發動意向採購商2109人。

  據介紹,各個市場根據交易商品類別的不同會有淡旺季之分,年後本身就是很多市場的淡季,疊加疫情影響,市場成交量明顯降低。

  “各區其實也有自己的淡季和旺季,比如一區的旺季主要在11月,很多外商來採購聖誕節商品;三區的旺季一般出現在開學的前兩個月,比如7月、12月,現在本來就不是旺季,再加上疫情的嚴重影響,客流少,大量外商撤單,大部分商家生存壓力都很大。”王博說。

  “很多外商擔心貨砸手裡,撤單成常態”

  疫情對義烏商貿的影響到底有多大?《中國經濟週刊》記者帶著這一問題走訪了多位義烏企業主。

  李成(化名)是義烏國際商貿城二區的一位商戶,主要從事刀具出口貿易,在商貿城內擁有一個大約30平方米的自有商舖。

  李成在市場中經營商舖超過10年,客戶遍及歐美、中東、澳洲,近期他的業務基本陷入停滯,很多客戶撤銷訂單,營業收入和利潤均暴跌。

  “大部分海外客戶都撤單了,因為無法收貨。中東很多地方已經封城了,阿曼、科威特封國,歐洲也封了,美國稍好一點,貨還能進,還會有些訂單留著,澳州商場停工,新西蘭3月25日開始居家辦公,貨也進不去了,客戶大量撤單,海外各國暫定的封城時間一般都在一個月之內,大多數是14天。”李成告訴記者,“現在除非出口防疫物資,還有通道可以把貨送到客戶手裡,其他商品基本都面臨大面積撤單,客戶撤單問題可以說波及市場里絕大多數商戶。”

  李成介紹,目前貨物出口在國內清關方面一切正常,但客戶收貨成了個大難題。

  “受到疫情影響,海外很多港口關了,貨放在港口一般2到3天就要提櫃(註:提貨),不提的話,要收滯港費,現在海外物流也是個大問題,城封了,門店關了,消費停了,國外電商也沒有中國發達,這樣的情況下,外商自然會選擇取消訂單,或者訂單延期,畢竟都怕貨砸自己手裡。”李成說。

  李成的商舖2、3月份營業收入同比下降超七成,利潤下降更明顯,估計達到八至九成,“因為有些開支是固定的,原來預期2月下旬復工了形勢就會變好,現在外商不收貨,大量撤單,因為我們義烏主要做外貿,所以目前形勢比2月份還差。”

  外商下訂單時常會交一筆額度不等的定金,這筆定金能否緩解商家因訂單被取消而造成的經營壓力?

  義烏國際商貿城二區的另一位商戶李斌(化名)告訴記者,定金對緩解商家經營壓力的作用非常有限。

  從義烏市場的交易習慣來說,商戶對一些小訂單或者老客戶下的訂單,一般不收定金,或者只收少量定金,哪怕現在很多訂單取消了,很多商戶也沒有完全沒收客戶的定金。

  “除非是大訂單,比如整櫃(註:一個集裝箱以上)的單子,量比較大,風險大,我們會收額度比較大的定金,如果訂單撤銷,我們也會扣定金,但我們小商品市場大量的單子都是幾萬元,甚至幾千元的小單子,所以定金基本不收,很多客戶還是老客戶,哪怕收了一點定金,除非以後生意不做了,不然這次也不好意思把人家定金全扣了。”李斌說。

  如果訂單沒有收定金,訂單撤銷後的損失只能自己承擔。對於定金的問題,李成、李斌都表示,以後做買賣要多收點定金,“在商言商”。

  不少攤位關門停租,企業主開始裁員

  李斌在市場內從事鼠標鍵盤等電子產品的銷售業務,由於自己同時還擁有一家電子產品生產企業,本次疫情給他造成的壓力遠遠大於僅做貿易商的李成。

  “在我們二期商戶里,李成這樣的情況還是比較好的,因為他經營時間長,有一些客戶和資金的積累,商舖也是自己的,不用交租金,而且只做貿易,不做產品生產,但是像我這樣在市場外還有產品生產企業的,或者進入市場時間短、實力有限、需要租賃商舖的商家,十有八九已經陷入虧損,甚至已經退出市場經營了。”李斌說。

  李斌的產品90%供出口,目前海外訂單80%取消,2、3月份營業收入減少超七成,扣去工廠設計師、工人、倉儲等開支,目前已處於明顯的虧損狀態。

  “我們現在的策略是出口轉內銷,但這樣就不得不和原來做國內業務的同行打價格戰,產品只能以保本價格賣,甚至虧損也要賣,只要有現金流回來,我至少還能維持企業生存,能把員工工資給發了。我現在唯一的慶幸是沒有貸款,如果有貸款,特別是民間高息借貸,那就麻煩了。”李斌說。

  《中國經濟週刊》記者在採訪中發現,義烏國際商貿城二區已出現不少租賃到期的攤位關門停租的現象。據瞭解,該區域每月租金在2萬元左右。

  在義烏國際商貿城之外,海外訂單大量取消的情況同樣存在,部分企業已開始裁員。

  在義烏下轄某鎮工業園,從事包裝印刷行業近20年的企業主張龍(化名)告訴《中國經濟週刊》記者,義烏的包裝印刷成本可以做到全世界最低,產業競爭力超過溫州蒼南,但年後同樣扛不住疫情的衝擊,企業的外貿訂單減少了大約75%,國內訂單也減少大約50%。

  “年前我們廠里的工人超過60名,現在只留了30名老員工,年後這波行情是我做包裝印刷以來最差的一個階段,目前歐洲、北美、南美的客戶都撤單了,只有俄羅斯市場比較穩定,還有一些訂單。”張龍告訴記者。

  張龍說,他的企業原來做包裝盒業務比較多,現在想轉行做標籤業務,但同行都勸他今年不要上標籤業務的生產線,“因為行情太差了,我們一家廣州的同行企業,老闆是我多年的朋友,這次國外訂單全部沒了,國內訂單也只剩下四分之一,剛剛裁員80%。如果訂單繼續往下掉,我這也要繼續裁員,企業今年的發展還是要看國外疫情防控的進展。”

  疫情之下,對於能否採取電商方式改善產品銷路的問題,接受採訪的幾位市場商戶和企業主均表示“沒有那麼容易”。

  張龍總結了大家對開拓電商渠道的觀點,他提出,有多個原因導致許多人不願嚐試電商:第一,並不是所有產品都適合電商渠道,比如自己的包裝產品,主要客戶為企業,且以產品需求量大的大客戶為主,“我們的大客戶也就兩到三家,以朋友介紹為主,不太需要做電商推廣”。第二,現在電商推廣的費用並不便宜,成本大,“像直播帶貨,水很深”。第三,義烏企業主要和外商做買賣,外商對電商的敏感度不如國內客戶。第四,目前義烏的市場商戶和企業主大多超過30歲,而做電商最好在25歲左右,“過了30歲,做電商的思維和精力都跟不上,做不過年輕人”。

  但是,目前在義烏,電商渠道顯然比以往更受市場歡迎。數據顯示,義烏小商品市場線上平台“義烏購”英文站近期日均訪客與去年同期相比增長200%;英文站每天新增英文商品數量與去年同期相比增長100%。

  防疫物資生產企業“一枝獨秀”,企業轉產審批快

  在外商訂單大量撤銷之時,不少義烏企業出現“無工可複”的狀況,然而,在防疫物資生產企業卻是另外一番景象。

  在義烏下轄某鎮工業園,一家消毒水生產企業負責人陳峰(化名)告訴記者,年前的訂單很少,年後受疫情影響,訂單量激增。

  “現在一下子冒出來上百個客戶,有來自歐美、中東、非洲的,也有墨西哥、巴拿馬這些國家的,而且都是全款付清再發貨。”陳峰說,“很多洗手液的單子,客戶都加價要求插單(註:訂單插隊),要求我們優先給他生產,最好今天下單,明天就能拿貨,現在我們的產品在國外賣得比較貴,但只要上貨,就會賣光。”

  目前陳峰所在企業的產品大多走空運出口到客戶所在國家,“現在客戶不太在乎價格,比如我們出廠價格每瓶10元的產品,空運成本可能會達到每瓶40元,以前都是海運,運輸成本低,但運輸時間可能要一個月,客戶嫌太慢了。”

  陳峰介紹,目前防疫物資在各國的通關、清關、物流等環節都比較正常。

  隨著消毒水產品需求量的增加,陳峰增加了產品產量,生產原料也出現價格上漲,不少原材料漲價超過一倍。

  與陳峰所在企業產銷兩旺的景象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工業園里另一家企業剛剛因為訂單全部被撤銷,企業主解散30多名工人後“回老家了”。

  “如果沒有訂單,光給這30多名工人發工資,一個月就要虧20萬,這還不算廠房租金等其他開支,所以關門也是不得已的事。總體來看,除了我們之外,年後其他行業都面臨客戶撤單的問題。”陳峰說。

  他認為,雖然周邊的企業主大多遭遇了一些撤單,但不少企業主朋友手上還有一些年前及2月份拿到的訂單,主要是發往疫情不太嚴重的國家,所以暫時還沒有出現大量企業關門的情況,“目前還沒到那種地步,但如果國外疫情在未來兩到三個月內還是控製不住,義烏的出口企業就很麻煩了”。

  眼見防疫產品市場需求激增,義烏不少企業也轉做防疫產品生產。

  劉波(化名)是義烏一家化妝品生產企業負責人,3月初,劉波的企業轉而生產消毒水。

  “我們的工廠能生產香水,有防爆車間,所以生產消毒水只需要再多辦一個證,義烏行政效率很高,幾天時間我們就投產消毒水了。”劉波說。

  劉波的企業目前還能接到一些化妝品訂單,撤單情況也不嚴重,“主要原因還是我們的客戶分散在全球各地,有些國家疫情不是很嚴重,沒有封城,物流運輸和人員流動沒有問題,客戶還是願意收貨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