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點評估動物疫病風險 專家聯名建議落實"全面禁野"
2020年03月26日19:28

  原標題:重點評估動物疫病風險,專家聯名建議落實“全面禁野”

  新京報訊(記者 吳嬌穎)全國人大常委會於2月24日通過決定,要求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動物,同時規定列入“畜禽遺傳資源目錄”的動物,屬於家畜家禽,適用畜牧法規定。這意味該目錄內的動物可用於食用等商業利用。

  近日,多名專家學者、全國人大代表聯名提出落實決定的十一點建議,提議移除以往“畜禽遺傳資源目錄”中不符合決定要求的以食用為目的的養殖陸生野生動物,建立可列入目錄的評估指標體系。

  參與聯名建議的中國人與生物圈中國國家委員會委員周海翔表示,人工繁育野生動物物種是否可納入該名錄,違法成本、洗白成本及疫病風險應當重點考慮。

  重點評估可養殖野生動物的疫病風險

  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明確,全面禁止食用國家保護的“有重要生態、科學、社會價值的陸生野生動物”以及其他陸生野生動物,包括人工繁育、人工飼養的陸生野生動物。列入畜禽遺傳資源目錄的動物,屬於家畜家禽,適用《畜牧法》規定。

  列入“畜禽遺傳資源目錄”的動物,意味著按照家畜家禽進行管理,可以用於食用等商業利用。“多學科學者及專家修法建議組”聯名建議,將已列入該目錄的以食用為目的人工養殖陸生野生動物移除。

  聯名建議提出,應重新製定畜禽遺傳資源目錄,並建立可行性評估指標體系。根據決定相關內容,禁止將以食用為目的養殖的陸生野生動物增加列入目錄;其他人工繁育野生動物可否列入,需經過嚴密評估審查。

  建議指出,評估指標體系應包括經濟技術、生態、防疫三項指標。經濟技術方面,可列入目錄的物種應符合人工養殖利用時間長、技術成熟、形成具有一定規模的產值和從業人員等條件。生態方面,人工種群應可以自我維持,不需從野外補充種源;同時杜絕盜獵和盜獵洗白的可能性等。防疫方面,除了應具備產地檢驗規程和屠宰檢疫規程外,人畜共患病研究充分且風險可控也被列入。

  此前,山水自然保護中心發佈的野生動物商業性養殖準入評估框架(徵求意見稿)也提出,當一個物種的養殖滿足技術和經濟可行、管理有序且洗白風險低、對該物種的野生種群有益無害、公共健康風險可控,無不良社會影響時,方可考慮準入。

  此外,這一評估框架同時也列出了物種養殖是否存在野外捕捉洗白、圈養幾代後是否必須補充野外種源、是否能完全實現人工條件下子二代以上的繁殖等嚴格控製標準。

  周海翔表示,在相關評估體系中,違法成本、洗白成本及疫病風險應當是重點考慮的。“比如對非法獵捕的罰款數額大大少於非法獵捕所得,而且絕大多數監管缺失的情況下,這些違法行為無法舉證,就意味著偷盜偷獵的犯罪成本極低。另一方面,與人工養殖的養成成本相比,通過放夾子、拉網、下藥等方式進行野外獵捕的成本也低得多,更多人選擇鋌而走險。”

  此外,他表示,許多野生動物的檢疫程序和普通家畜家禽不同,它們可能攜帶潛在的病毒,按照常規檢疫標準無法檢出,而且這類動物走向市場的途徑又非常隱蔽,逃避檢疫的情況也很多,對於這些物種,應該設置專門的檢疫規程和更高的準入門檻。

  “畜禽遺傳資源目錄”亟待調整

  聯名建議還提出,取消《人工繁育國家重點保護陸生野生動物名錄》,禁止食用名錄中以及名錄外的人工繁育野生動物。《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馴養繁殖許可證管理辦法》等相關配套文件需根據決定的要求廢止或修改。

  2017年出台的《人工繁育國家重點保護陸生野生動物名錄》,納入了暹羅鱷、虎紋蛙等9種野生動物。並明確對這9種野生動物,從業者可以憑人工繁育許可證,按照省級野生動物主管部門核驗的數量直接取得專用標識,憑專用標識出售和利用。

  此前,也有專家表示,在列入可人工繁育和可食用的野生動物“白名單”中,可考慮添加《人工繁育國家重點保護陸生動物名錄》《商業性經營利用馴養繁殖技術成熟的陸生野生動物名單》與畜禽遺傳資源目錄中重合的物種。

  儘管業內對於哪些物種可養殖利用,哪些物種應該移出繁殖名錄,仍存在著爭議,但多名專家和業內人士均表示,《畜禽遺傳資源目錄》亟待更新。

  設統一機構對野生動物專門管理

  此次建議還提出,應當評估兩棲和爬行類動物的養殖可行性,禁止食用《國家重點保護水生野生動物名錄》中和其他有保護價值和數量較少的水生野生動物。同時,加強人工養殖龜鱉的行業監管,減少對野生龜鱉生存的威脅。

  3月4日,農業農村部明確中華鱉、烏龜等列入《國家重點保護經濟水生動植物資源名錄》物種和農業農村部公告的水產新品種兩棲爬行類動物,按照水生物種管理。

  這意味著,這兩類物種不列入“禁食”範圍。

  周海翔指出,對於這類明確可養殖利用的物種,更應加強監管,避免形成危害公共衛生安全的灰色地帶。“不論是兩棲和爬行類,還是鳥類、獸類或者魚類,但凡開了可繁殖利用的‘口子’,就必須將監管落到實處。”

  同時他也表示,目前陸生野生動物、水生野生動物、兩棲和爬行類動物等分屬農業、林業、漁業等不同部門機構管理,監管責任不明晰,且更容易形成漏洞。單設統一的機構對野生動物進行專門管理,目前來看是值得考慮的。

  專家組還針對野生動物衍生品是否應該禁止、在欄野生動物如何處理、養殖野生動物產業轉型等爭議性的問題提出建議。

  例如,建議明確禁止食用燕窩、雪蛤等野生動物製品和衍生品。此前,深圳就《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動物條例》徵求意見時提出,因蜂蜜、燕窩、雪蛤等動物相關衍生物已經被公眾廣泛接受,並具有較為成熟的檢驗檢疫標準,不禁止食用。

  周海翔指出,這類衍生品不可能來自人工養殖的野生動物,只能來源於野外,出於對野生動物生存環境的保護,對生態系統平衡的維護,同樣應該禁止。

  新京報記者 吳嬌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