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援漢醫生:帶痛風藥上前線,母親叮囑他多救人
2020年03月26日06:49

  原標題:戰重症|山東援漢醫生:帶痛風藥上前線,母親叮囑他多救人

紀洪生和患者交流。受訪者供圖
紀洪生和患者交流。受訪者供圖

  52歲的紀洪生來武漢前,同為醫生的妻子為他準備了一個月的藥。因有痛風病史,他需要一直服藥。

  紀洪生是山東第一醫科大學附屬省立醫院重症醫學三科副主任、山東省第三批援鄂醫療隊成員,已經在武漢新冠肺炎重症病區奮戰50多天。

  作為重症專業醫生,紀洪生自認為見慣生離死別,但到武漢時仍覺不一樣:“新冠肺炎重症患者感染前,可能還在跳廣場舞,感染後有的因為基礎病比較多,來了很快就不行了,而且可能傳染給你。”

  近兩個月來,對重症患者的救治手段不斷優化。紀洪生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疫情期間,每週一和週四,他所在的武漢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會進行疑難病例、死亡病例討論,遵循“實踐—認識—再實踐”的思路。在而治療策略一個重要的改變是“關口前移”,“就是原來可能到一定的值才會採取下一步措施,現在是病情波動,就會採取下一步措施”。

  紀洪生說,因為時間比較長,想家是難免的,但大家都在堅持。好消息是,3月26日病區最後兩名患者將出院,山東省第三批援鄂醫療隊也將踏上返程。

生活中的紀洪生。受訪者供圖
生活中的紀洪生。受訪者供圖

  同樣的工作量,雙倍的體力

  2月2日晚,由121人組成的山東省第三批援鄂醫療隊抵達武漢。兩天后,醫療隊進駐改造好的武漢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C7西病區。

  當時,病區有近50名病人,都是新冠肺炎重症患者。最初,醫院有重症患者死亡。

  紀洪生說,新冠肺炎存在太多未知,如果醫護人員害怕了,技術就會走樣,可能有十分力只能使出來五分。所以,不只是治療,還要樹立信心。好在,醫護人員抗壓能力都不錯,一投入繁忙的工作,更顧不上害怕。

  防護服不透風帶來的悶熱,使體力消耗翻倍。

  最初,紀洪生和隊友考慮:防護服是緊缺物資,而且脫換要半個小時,會增加感染風險,所以進病區前要少喝水,減少排尿。但事實是,體內的水分都出汗出盡了。

  更難受的是,護目鏡勒得顴骨很緊,疼的時候會感覺噁心。

  穿著防護服工作,無法使用聽診器,聽力也受到影響。此外,護目鏡裡容易產生水汽,影響視線。紀洪生說,醫生“失去”聽、看的能力,等於少了有力武器。和新冠肺炎不同,以前針對其他疾病查房時,通過仔細觀察,醫生能夠發現一些問題。

  比如,血氧飽和度正常的情況下,醫生可以看眼結膜,是不是缺血發白,或者手指頭是否發紺,這些都是外周循環好壞、組織是否缺氧的表現。

  還有一個困難,是病房裡的東西帶不出去,在裡面記錄的東西需要在汙染區使用手機拍照再發出去,存在電腦里。所以,醫生進病房時,需要把患者資料都記住。

  “每個患者都希望醫生對他是關心的,要是他問昨天檢查結果怎麼樣,你回答不上來,或者卡殼,他心裡肯定不舒服。”紀洪生說。

  新冠肺炎患者“憋”得厲害時,會有瀕死的感覺,如果身邊還有患者去世,更會恐懼。

  第一天查房時,有位老人問紀洪生自己會死嗎。“我沒考慮你會不會死,你肯定死不了,但你得聽我的醫囑。”紀洪生說,他看這位老人的基礎病不是很嚴重,才這樣說,但老人根本不信。後來,不斷有患者出院,老人才逐漸消除恐懼心理。

  有的病人焦慮、缺乏信心,治療依從性較差。紀洪生便對患者進行全方位心理疏導。他曾連續多天,每天用半個小時和一位患者聊天,被戰友們戲稱為“話療”。

  3月22日,紀洪生所在病區還有7名患者,如今,5名患者已被轉移,另兩名患者計劃將於3月26日出院。

紀洪生在查房。受訪者供圖
紀洪生在查房。受訪者供圖

  “關口前移”

  紀洪生有痛風病史,一直服藥,來武漢前,同為醫生的妻子為他準備了一個月的藥。

  出身於醫學世家的他,父親是同濟醫學院畢業的,在武漢上過學,已經過世。80多歲的老母親在衛生健康系統工作,是疾控中心老疫情員。

  原本,紀洪生是瞞著母親的,沒想到到武漢一個星期後,在家人幫助下,老母親和他視頻通話,千叮嚀萬囑咐:做好防護、努力救人。

  紀洪生說,對新冠肺炎的治療,業內思路是對症治療,提供生命支持。所以,重症學醫生對降低死亡率有重要意義。比如,患者的器官只能撐五天,就想辦法讓它能撐十天,在這期間,可能病毒的侵害達到高峰開始下降,那就給了患者生機。

  新冠肺炎的治療,一直遵循“實踐—認識—再實踐”的思路。紀洪生說,疫情期間,院區每週一和週四有疑難病例、死亡病例討論,王辰院士等高級別專家有空就會參加。他覺得,治療方面最重要的優化,是“關口前移”。也就是儘量提早對患者病情進行干預,防止患者從輕症轉移到重症。

  氣管插管有造成氣溶膠汙染的風險,此前,病人的氧飽和度實在上不來,才會插管。“原來是到值才會採取下一步措施,現在是病情波動,就採取下一步措施。”他說。

  新冠病毒沒有特效藥,對醫護人員的救治,絕大多數患者都理解,但也有鬧情緒的。

  “有個老教授,因為住院過程比較麻煩,住進來便發泄了一通,對治療也不信任。我就勸他,如果有不滿意就來找我。幾天后,他的症狀改善了,護士噓寒問暖,他覺得護理得也不錯,最後還給我們道了歉。”紀洪生說。

  “我們來,就是一心一意救人,沒有任何利益,所以關係很好處理。你像方艙醫院,又是跳舞又是什麼的,很融洽。”他說。

  最後的堅守

  病房裡,體現人文關懷、團結互助的事情,經常發生。

  剛進駐病區時,紀洪生發現有位老太太,無法下床,生活不能自理,身邊總有個小夥陪著。小夥是老太的兒子,也是確診的,是輕症。小夥的父親住在樓上病區。大家勸小夥離開,小夥說離開也行,想把父親調過來。醫院有規定,男女不能同病房,出於人性化考慮,醫療隊就向醫院提出申請,最終,醫院也安排了。

  病區曾有護士患者,她們很體諒醫護人員,主動提出幫忙紮針、護理患者。因為涉及行醫問題,沒有讓她們幫忙,但大家心裡非常溫暖。病區里還有譫妄病人,認知功能有障礙,需要同病房患者注意,一名護士患者,便主動承擔起來。

  還有位78歲老太,護士給她倒水時,總讓多倒點,這樣就可以少按鈴,少麻煩護士。她出院時,深深地給醫護人員鞠了三個躬。“語言很樸實,說我們遠道而來,應該到她家裡吃飯,大家都很感動。”紀洪生說。

  還有患者把所有醫護人員名字記下來,寫到感謝信里。

  病房外,許多愛心人士擔心醫療隊員吃不慣武漢的米飯,紛紛捐贈物資:大蔥、煎餅、水餃、蘋果。醫療隊員就帶到醫院,分享給同行和患者。武漢當地企業,還特地到酒店做熱乾麵,讓大家品嚐。

  紀洪生3月22日告訴澎湃新聞,病區前後收治90多名患者,其中出院74例,轉到ICU不到10名。因為只剩幾名患者,原來緊繃著、幾乎天天去醫院的他,現在可以隔天去一次。他說,自己除了身體偶爾疲憊,有時睡不著,整體狀態還行。

  他坦言,來武漢支援已近兩個月,想家是難免的,尤其是家裡有小孩、老人的,看到其他醫療隊返程,難免心理有波動,但大家一直在堅持。他女同事的父親患白血病和肺癌,在單位住院,仍表示要堅守完成職責,大家都很欽佩。

  按照計劃,3月26日,山東省第三批援鄂醫療隊也將返程。告別武漢前,紀洪生寫道:“醫者仁心在,春暖花已開。英雄凱旋日,健康心自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