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醫院安全秩序管理規定”一審,這六個問題要弄清
2020年03月26日13:43

原標題:“北京醫院安全秩序管理規定”一審,這六個問題要弄清

此次立法將暴力傷醫與醫患矛盾的邊界劃分清晰。增強法規操作性,需要什麼就規定什麼,具體措施寫深寫透,讓法規可行可用。

新京報快訊(記者 李玉坤)3月26日,《北京市醫院安全秩序管理規定(草案)》提交市十五屆人大常委會第二十次會議審議。

為避免傷醫行為的發生,北京擬立法明確二級以上醫院設立警務室,醫院配備一鍵報警裝置與公安機關聯網,發生侵犯醫務人員安全案件時,醫院和公安機關可聯動處置,並對在醫院設靈堂、擺花圈等七大類行為明令禁止。市人大常委會內司辦、教科文衛體辦相關負責人對管理規定草案的一些重點問題進行瞭解讀。

問題一:

醫院安全秩序責任到底是誰的?

該負責人表示,在徵求意見過程中,有意見提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基本醫療衛生與健康促進法》第四十六條規定,“醫療衛生機構執業場所是提供醫療衛生服務的公共場所”。醫院作為公共場所,其安全秩序管理責任理應由公安機關承擔。也有意見認為,根據國務院《企業事業單位內部治安保衛條例》第二條規定,“單位內部治安保衛工作應當突出保護單位內人員的人身安全,單位不得以經濟效益、財產安全或者其他任何藉口忽視人身安全。”醫院作為一個單位,其內部治安保衛工作應由醫院承擔。

事實上,醫院作為一個特殊的公共場所,既包括單位自身的內部空間,又包括廣大患者就診的公共空間,這兩個空間在地理位置上相互包含,難以切割。因此,釐清醫院和公安二者的職責,成為加強醫院安全秩序管理的核心問題。

醫院作為本單位安全秩序管理的主體,應當承擔內部治安保衛工作的主體責任,如建立健全醫院安全管理製度;建立醫務人員安全防範製度;建立醫療糾紛風險評估製度;設置治安保衛專門機構,組織開展日常安全秩序維護等。也就是說,配足配強保安,加強巡查值守,減少安全隱患,開展應急處置,都是醫院責無旁貸的職責。

公安機關是維護社會治安秩序、製止和偵查違法犯罪活動的主責部門。在醫院安全秩序管理中,承擔製定醫院內部安全保衛工作規範,指導、檢查醫院內部治安保衛工作,開展日常巡邏防控,依法辦理涉醫案件等職責。也就是說,平時加強對醫院安全的指導檢查,遇事快速出警,依法處置,則是公安不可推卸的責任。

因此,《規定(草案)》將醫警聯動、預防為主作為突破口,一方面強化醫院在人防、物防、技防方面的安全防範系統建設,另一方面促進醫警的深度融合,以求有效預防和減少涉醫違法犯罪行為的發生。

問題二:

暴力傷醫多由醫療糾紛所致,僅保護醫務人員,誰來保護患者?

該負責人表示,首先重申一個原則:任何原因,都不能成為暴力傷醫的理由!

徵求意見過程中,有意見認為加強醫院安全秩序,核心在預防和化解醫療糾紛問題,建議細化相關製度規範。事實上,國務院《醫療糾紛預防和處理條例》和《醫療事故處理條例》對處理醫療糾紛問題已經有明確的規定和詳細的流程。北京市也從2011年起,成立了獨立於衛生健康部門和醫院的北京市醫療糾紛人民調解委員會,負責北京各級各類醫院及醫療機構的醫患糾紛調解工作,目前每年的受理和結案數均在2000件以上。除此之外,當事人也可以選擇與醫院協商、由衛健委行政調解、到法院訴訟等合法途徑解決糾紛。

按照“小切口”立法的思路,法規重點是解決保護醫務人員安全,減少暴力傷醫問題,而不是要解決醫患關係;保護的是那些正在履行公共服務職責的醫務人員,防範和打擊的是暴力傷醫行為。因此,《法規(草案)》不再過多規範醫療糾紛的內容,僅保留了原則性規定。

問題三:

以後去醫院是要先進行安檢嗎?

《規定(草案)》第十八條規定,“醫院應當建立安全檢查製度,嚴防禁止攜帶物品進入醫院。”有意見提出,醫院病人那麼多、出口那麼分散,進行安檢很難操作。也有意見認為,各級各類醫院都進行安檢沒有必要,有些醫院也負擔不起,建議在醫療糾紛比較多、發生涉醫安全事件比較集中的醫院進行安檢就可以了。

作為重要預防措施,安檢可以有效防範傷害醫務人員的禁帶物品進入醫院,國內外均有醫院進行安全檢查的先例,北京也有不少醫院採用安檢措施,已經具備實踐基礎。當然,考慮到各類醫院的不同情況,法規要求建立安檢製度的同時,給醫院採取的具體方式上留有空間,醫院可以根據實際需要,選擇採用機器或人工安檢,全面安檢或重點巡檢等不同方式。

問題四:

醫院暫停診療,那病人怎麼辦?

醫務人員人身安全受到暴力威脅時是否可以暫停診療,各方看法不一。有意見主張醫院應當暫停診療或者建議患者轉院,也有意見認為暫停診療與醫務人員“醫者仁心”社會形象不符。

從權利對等的角度看,當醫務人員人身安全受到就診人員及其陪同人員的暴力威脅時,醫務人員已沒有義務繼續診療,實際情況也不允許繼續診療。因此,法規賦予醫務人員避險保護的權利,規定可以迴避對就診人員的診療。這樣既是保護醫務人員自身權利,也是保護其他患者接受診療的權利,對施暴者更是一種提示,時刻要考慮施暴的後果。

當然,在保護醫務人員人身安全的同時,也應保障患者正常就醫的權利,防止暫停診療的濫用。規定醫院可以有條件暫停診療,即在不危及就診人員生命安全的情況下,醫院可以暫停診療;影響醫務人員人身安全情形消失後,應當及時恢復診療。

問題五:

二級以上醫院都設警務室?

在醫院設警務室並非此項立法創製,國家和北京多年前已有相關規定,實踐中北京也已在絕大部分三級醫院和部分有條件的二級醫院設立了共計101家警務室。但從實踐效果看,有的警務室作用發揮還不夠充分,與醫院保衛部門的有效聯動還不夠密切,急需從製度設計上加以完善。

為此,草案規定,“公安機關應當按照規定在二級以上醫院設立警務室,配備必要警力,與醫院保衛部門合署辦公;醫院應當為警務室提供必要工作條件,警務室負責人兼任醫院保衛部門副職,參與醫院安全保衛工作。”這樣就可以有效加強醫院與警務室的協同聯動,充分發揮駐醫院警務室的功能作用了。

問題六:

與此前的規定相比,這次立法有什麼特點?

該負責人表示,此次立法按照小切口立法的思路,突出重點,靶向明確,直接聚焦保護醫務人員人身安全,將暴力傷醫與醫患矛盾的邊界劃分清晰,著重解決預防和減少暴力傷醫問題。增強法規操作性,需要什麼就規定什麼,具體措施寫深寫透,讓法規可行可用,有效推動解決治理難題。

關於醫院安全,國家和北京出台了不少文件,但如何能讓文件落到實處,確實還有很多工作要做。之所以落實起來有難度,主要還是職責劃分不夠清晰,急需立法在此問題上果斷地切一刀。

“為此,我們從職責入手,逐一細化市區政府、衛生健康部門、公安機關、醫院舉辦者和醫院五方面職責,以此找到解決問題的突破口。”該負責人表示。

新京報記者 李玉坤

編輯 白爽 校對 何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