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科技大咖“在線戰疫” 多位院士專家分享“上海方案”“中國經驗”
2020年03月26日20:09

原標題:全球科技大咖“在線戰疫” 多位院士專家分享“上海方案”“中國經驗”

新冠肺炎疫情在多個國家爆發,對人類健康構成重大威脅。目前,全球新冠肺炎確診患者已近50萬,死亡人數超過2萬人,世界衛生組織於3月11日宣佈新冠疫情構成了全球大流行,中國本輪疫情的流行高峰已經過去,但是中國以外地區的疫情正在逐漸擴散,國際整體防控形勢依然嚴峻。

因此,積極開展抗擊疫情的國際合作,加強防控和救治經驗的分享,推動聯合科研攻關就顯得尤其重要。為深入推進上海國際科技合作,與全球同行共商抗疫對策,由上海市科學技術委員會發起並指導,世界頂尖科學家協會上海中心智庫與上海市生物醫藥科技產業促進中心共同主辦、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協辦的“科技戰疫”線上國際研討會於昨天舉辦。來自中、英、法、美等國的國際頂尖科學家與申城抗擊疫情戰線的院士專家等16位重量級嘉賓,圍繞“全球思維下的科技戰疫”,就疫情防控(流行病學)、臨床診治,以及藥物、疫苗和抗體研發開展了交流研討。

“中國方案”“上海經驗”值得借鑒

法國公共衛生高級委員會委員Bruno Pozzeto教授說,法國約有6500萬居民,目前確診病例2.5萬,且以每天10%左右的速度增長,增速很快。法國、意大利等國正在經曆中國曾經曆的疫情,中國同行的抗疫經驗和“上海方案”對法國和世界都具有重要的借鑒意義。

倫敦健康與熱帶病醫學院馬克·吉特教授是中國疾控中心新冠疫情應急特邀專家,他介紹了在本次疫情中積累的數據和相關數學模型研究,以及如何預測疫情的傳播速度和潛伏週期,並為疫情防控提供科學建議。通過研究發現,武漢在封城後一週的RT值(實時基本傳染數)迅速從2.35下降到了1以下,這意味著它的傳播速度有所降低。這些經驗表明中國的措施是正確而有力的,值得全球各個疫情嚴重國家借鑒。

英國前首相戴卓爾夫人的科學顧問、牛津大學糖生物學研究所所長雷蒙德·杜克教授研發成功了多種抗病毒藥,幫助英國遏製了HIV病毒的蔓延。杜克教授表示,新冠疫情的爆發是全球公共衛生安全的緊急事件,科學家有責任聯合起來,向公眾傳遞合作的精神和信念,給全球以希望。

複旦大學醫學院副院長吳凡教授指出,流行病學調查特別重要。上海針對確診病例開展了4000個流行病學調查,密切接觸者的追蹤和管理達到了12000人次。目前上海市民的生活已基本恢復正常,得益於這些防控措施的紮實到位。尤其是上海醫務人員目前的零感染,說明上海防控措施十分有力。

“四早”原則面對洶湧疫情

被網友稱為“張爸”的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上海新冠肺炎醫療救治專家組組長張文宏教授介紹了新冠肺炎診治的“上海方案”。疫情發生後,重點針對疑似病例,上海各醫院優化了診療程序。為阻斷疫情傳播,上海設立了117個定點發熱門診,做到早發現、早診斷、早隔離、早收治。他指出,意大利重症患者病死率達到了52%,有個原因就是機械通氣使用率較低。他認為,除了合理用藥,還要解決當地醫療資源緊缺的狀況,提高有創機械通氣使用率。

牛津大學醫學院負責人Gavin Screaton教授和法國衛生部公共衛生高級委員會委員Bruno Pozzetto教授作為英國和法國疫情臨床研究和診療一線的專家,分別介紹了兩國疫情的最新情況。Gavin Screaton教授介紹,英國在最短時間內成立了專門針對新冠疫情的國家性臨床研究網絡,滾動式開展研究,招募不同年齡組患者參與藥物篩選的臨床研究;分析衛生部門的大量數據,把抗流感類藥物應用於臨床研究。Bruno Pozzeto教授介紹,目前法國主要基於實時逆轉錄-聚合酶鏈反應來檢測新冠病毒感染狀況,每天檢測超過2萬例,但仍面臨試劑盒的短缺。因此不得不優選檢測順序,重點監測重症患者、染病引發併發症患者及有症狀的醫務工作者和聚集性病例。目前正在分組研究,在6周的治療週期內來發現哪些治療方案最有效。

圖說:“科技戰疫”線上國際研討會

疫苗研發仍需加速推進

雷蒙德·杜克教授認為,新冠病毒中的“高度糖基化現象”,使病毒可以產生多種突變,給疫苗研髮帶來極大難度。中科院上海藥物所陳凱先院士指出,還不能確定疫情什麼時候結束,前景並不明朗。疫苗和藥物研發是工作的重中之重,必須要全力推進。疫情的爆發已經打破了國家的疆界,解決這個問題必須要加強國際合作。

複旦大學聞玉梅院士分享了最新的康複患者血漿內的中和抗體研究分析,指出在開發疫苗時需要針對不同類型情況開發動物模型,並不斷改善。她建議搭建疫苗信息分享的公開平台,有效推動疫苗的快速研發。清華大學饒子和院士重點介紹了藥品靶標的結構研究。在新冠病毒疫情始發不久,饒子和院士團隊第一個公佈了3CL水解酶的結構,為有效篩選藥物提供了重要參考。中科院上海藥物所所長李佳認為,我們不僅需要研究舊藥新用,也要盡快找到新的藥物。在基於結構的抗病毒藥物虛擬高通量篩選方面,目前已篩選了180萬個化合物,期待在這方面和國際社會加強合作。原就職於美國疾控中心的浙江大學公共衛生與預防學教授徐福潔指出,在臨床上除了抗病毒治療,支持性護理也不可忽視;臨床治療和學術性研究的平衡不可顧此失彼,同時要在治療時重視數據採集和分析,形成分析結論,更好地幫助臨床實踐。

牛津大學糖生物研究所病毒中心主任尼科爾·齊茨曼教授提出,利用基於宿主靶標的抗病毒策略來研發新藥。她強調,在篩選臨床研究的化合物時,有必要形成科研合力,提高篩選效率。帕斯(美國)適宜衛生科技組織全球副總裁兼疫苗創新中心主任、世界衛生組織疫苗產品開發顧問委員會主席大衛·卡斯洛博士介紹了全球藥品疫苗和抗體研發情況,他指出,根據世界衛生組織介紹,目前全球有42種候選疫苗正在接受臨床前的評估,有2種疫苗正在臨床實驗階段,這種速度前所未有。他還全面分析了RNA、DNA疫苗開發平台的優劣,號召大家共同關注世界衛生組織對候選疫苗的可適應預評估。蓋茨基金會(北京)代表處新冠疫情應對工作組組長、高級項目官員杜珩博士指出,疫苗必須安全、有效,且能夠大批量生產,要保證中低收入國家獲得疫苗及其他醫療資源。蓋茨基金會資助了“流行病防範創新聯盟(CEPI)”,幫助共建全球合作平台來彙聚資金和科技資源,更好地應對像新冠病毒這樣的緊急情況。

新民晚報記者 郜陽

我要爆料

聯繫電話:021-22899999

新民網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