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山醫院感染科最新文章:今天我們不說新冠,講結核
2020年03月25日08:30

原標題:華山醫院感染科最新文章:今天我們不說新冠,講結核

從新冠走入大眾視野不到半年時間,全球新型冠狀病毒感染人數已突破30萬,這樣來勢洶洶的呼吸道傳染病讓全世界不寒而慄。呼吸道傳染病區別於其他疾病,有著超出疾病本身的很多特殊意義,對大家正常生活、工作都有著諸多限製,相信大家在這麼多天“悶”在家裡時已經深有體會。而如果我們說新冠是一場突然到來的超強颶風;那麼

有另外一種呼吸道傳染病,就像是多日不散的霧霾天,影響範圍之廣、破壞程度之深相比新冠更甚

,這,就是

結核病

很多人不知道,每年的3月24日是世界防治結核病日。結核病,曾經也叫做“肺癆”,對於大眾來說像 “最熟悉的陌生人”,人們總是不斷提起它,歷史上也有像魯迅、林徽因、肖邦、雪萊這些名人讓結核病一度名聲在外。

你可能認為結核病已經絕跡了,即使有也只存在於極少的邊窮地區,北上廣等大都市哪還有結核病啊?事實上,

作為醫療工作者,我們無時無刻不在和結核病打交道,結核病像醫生心裡的一根弦,永遠在鑒別診斷中占有一席之地。

根據中國疾控中心的數據,中國每年結核病的發病人數為

86萬

左右,是當下國內新冠肺炎確診人數的

10倍

結核病背後的真兇是誰?

結核分枝杆菌

。1882年3月24日,德國醫生羅伯特·科赫(Robert Koch)宣佈他發現導致結核病的病原體,彼時的結核分枝杆菌被命名為Tuberkelvirus,次年才正式更名為結核分枝杆菌。分離的第一株菌株至今仍藏在英國倫敦皇家外科學院的亨特博物館。結核分枝杆菌的發現徹底改變了人類抗擊結核病的歷史,人類終於找到了結核病的病因。1890年,科赫又提出用結核菌素診斷結核病,對結核病的控製做出了極大貢獻。因此在1905年獲得了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每年的

3月24日

後來被世界衛生組織設立為

世界防治結核病日

面對結核病該怎麼辦?跟新冠病毒一樣,悶兩個星期能解決麼?悶更長時間呢?

答案是否定的,一旦感染結核分枝杆菌,通過“悶”無濟於事。

結核分枝杆菌擁有超強的感染能力,如果肺結核患者

咳嗽、打噴嚏、大聲說話、吐痰

,包含細菌的液滴也會隨之噴出,附著在空氣的懸浮顆粒中生存數小時,或者隨呼吸道飛沫被他人吸入。當然,這時候你還不一定會被感染,結核分枝杆菌“欺弱怕強”。入侵人體之後,會先做一個判斷:宿主如果身強力壯,免疫力強,那它就進入休眠狀態,悄悄“潛伏”在人體內,靜候時機。一旦你出現免疫力下降,免疫系統不能控製分枝杆菌結節,病原體就會擴散到其他器官。據估計,

全球的結核潛伏感染者高達25%,活動性結核患者只是結核感染者的冰山一角。

而你可能想問,從嬰兒出生就接種了我們熟知的卡介苗,為什麼還有得結核的風險呢?

法國醫生A.Calmette和獸醫C. Guerin在1921年發現了卡介苗(BCG),

卡介苗的接種已是一種減輕結核感染的主要手段

,但與其他疫苗不同,

卡介苗並不能預防結核,只能減輕結核感染的症狀,降低結核的嚴重程度

,尤其是新生兒的致死性結核,但其限製結核的傳染能力是有限的。

那麼目前結核病的診斷是否困難?是否像我們一開始面對新冠一樣,難以判斷?

當然不是!作為與人類纏鬥了數百上千年的傳染病,目前已經有

成熟的診斷方法

迅速判斷是否患肺結核。

主要症狀

在中國,結核潛伏感染者約為3.5億,其中5%~10%的人可能會出現活動性結核,表現出咳嗽、咯血、胸痛、慢性發熱、虛弱或是疲勞、發冷、盜汗、體重減輕、食慾不振等症狀。一般認為,

咳嗽、咳痰兩週以上,咯血或血痰

是肺結核的主要症狀。

診斷“金標準”

一旦出現上述可疑症狀,就要抓緊到醫院做

X線胸片、痰塗片

顯微鏡檢查,盡快明確診斷,同時降低傳播給其他人的可能性。

結核分枝杆菌的細胞壁中還有大量分枝菌酸(mycolic acid)包圍在肽聚糖層的外面,可影響染料的穿入,因此抗酸染色陽性成為了鑒定結核分枝杆菌的標誌之一。

分枝杆菌培養及鑒定是診斷的“金標準”

,但是由於結核分枝杆菌生長緩慢的特性,需2~4周才能出現陽性結果。

我們還可以用

分子檢測的方法

來更精準地定位結核菌的蹤跡,我們用一台像咖啡機一樣操作簡易的機器來提取和鑒定結核分枝杆菌,同時還可以知道它的耐藥性。

除了直接找到分枝杆菌,我們還可以採用

結核菌素皮試(PPD皮試)、γ-干擾素釋放試驗(如T-SPOT.TB)

這一免疫學方法找到結核菌出現的間接證據,該方法可以明確是否存在被結核分枝杆菌致敏的T淋巴細胞,也是分枝杆菌犯罪的重要證據。

新冠的治療沒有特效藥,而結核病的治療有定心丸嗎?

很長的一段時間里,得了結核病基本就等於得了絕症,人們束手無策,或者付諸信仰和迷信。19世紀以來,結核病的治療才逐漸變得科學。作為一種全球性疾病,肺結核病的治療方案越來越規範,世界衛生組織最終確定為

直接督導下的四聯藥物

治療,包括異煙肼、利福平、吡嗪酰胺和乙胺丁醇。對於大部分患者而言,嚴格遵守醫囑,做到早期、聯合、適量、規律、全程服藥,

治癒率可以高達80%以上

然而,也有一些新的結核分枝杆菌菌株被證明對一些治療藥物出現了耐藥。

這些耐藥部分來自於不正規的治療,隨意停藥和症狀複發亂吃藥

,這些行為正中了結核分枝杆菌的下懷,訓練出了它的耐藥性。對抗結核最強大的兩種藥物異煙肼和利福平耐藥的結核被稱為耐多藥(MDR)結核,意味著療程將從6個月延長到18到24個月,且治癒率從近100%下降到60%或更低。此時,我們需要治療耐多藥結核更有效的藥物和方案,如貝達喹啉、德拉馬尼、利奈唑胺等等藥物,讓患者真正豁免結核分枝杆菌的蹂躪。

那日常生活管理中有預防結核病的措施嗎?

現階段遺憾的是,

我們仍然沒有對抗結核病的有效的保護性疫苗

,但是我們仍然可以通過日常生活方式管理,從源頭上消滅結核。

1. 發現可疑症狀者,立即到結核病防治專業機構檢查,並按照醫生要求接受正規治療;

2. 對與肺結核病人的密切接觸者進行相關的檢查;

3. 做好人群密集場所通風和環境衛生,鍛鍊身體,養成良好的衛生習慣;

4. 及時為新生兒接種卡介苗。

直至今天,人類與結核病的戰爭仍未分勝負。雖然經過數十年的努力,結核病發病率再次得到了控製,但我們離實現消滅結核病的目標仍有很長的路要走。

而中國的大國風範也絕不限於新冠的防控,在全球消滅結核病的道路上,中國作為結核高負擔國家正在踐行自己的使命與擔當。

文字:楊清鑾 李楊 阮巧玲

編輯:楊清鑾

審稿:孫峰 張文宏

(本文原題為《今天我們不說新冠,講結核》,作者楊清鑾、李楊、阮巧玲為華山醫院感染科醫師,微信首發於公眾號“華山感染”,版權歸複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所有,澎湃新聞獲授權轉發。)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