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也無法阻擋,韓國學生補習的瘋狂
2020年03月25日06:55

原標題:疫情也無法阻擋,韓國學生補習的瘋狂

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網站消息,截至3月17日,全球已有超過8.5億兒童和青少年因疫情停課。

停課之下,各國學生開始摸索和適應新的學習模式。在韓國,補習班成了當地學生的“救命稻草”。

韓國放送公社(KBS)3月5日報導,首爾市瑞草區當時已有81個補習班正在開課,同一時期,光州市共有650處補習班處於停課狀態,僅為當地總補習班數的13.7%。

韓聯社電視台也稱,韓國已有70%以上的補習班正式開課。

隨之而來又難以避免的,當然是在補習班內發生的感染事件。對此,韓國不少城市教育廳的態度以勸告為主,當時尚未對補習班開課進行明令禁止。

就在此前一天,韓聯社報導指出,釜山市某處補習班已累計出現了4名確診病例。先是一位講師在溫泉教會染病,後又將病毒傳染給補習班校長和兩名學生。

另一座城市光州,也有在補習班出現確診病例的情況。

兩地政府有向補習學校發出停課通知,也有向家長髮送短信,懇請家長不要送孩子去補習班上課。

但前者承受著經營壓力,無法立刻關門;後者也承受著學業焦慮,不敢輕易停下腳步。

本月22日的中央防疫會議中,韓國國務院總理再表示,各地方政府對相應設施加強監管,並視具體情況對補習班這樣的密集設施實施集中管理。

疫情之下,補習班之火仍需要被動熄滅,學生們仍要這般“拚命”學習,是因為對於許多韓國家庭來說,在競爭隊伍中稍有落後,是他們更不敢面對的事。

“每學期200萬韓元,

只能用來應付期末考”

韓國學生對補習班的瘋狂,並不是因疫情而爆發的,這場征途早在平時、早從幼兒園就開始了。

幼兒園的小朋友尚且沒有升學壓力,但年紀輕輕就要上圍棋班、美術班和鋼琴班,家長覺得,這是在讓孩子找到真正的興趣愛好。

步入學齡後,由於韓國政府立法禁止校內的超前學習,校外補習班幾乎成為學生們超前學習的唯一途徑。

不早點起跑,後來就會跟不上。/unsplash

早在2010年,韓國就有接近四分之三的學生在課後需要參加補習班,現在這個比例已經超過80%,韓國擁有的補習學校也超過了十萬所。

就連月收入不到100萬韓元的家庭,其孩子參加私人輔導的比例也達36%,月收入超過600萬韓元的家庭更不用說,近90%都會讓孩子去上補習班。

在中國備受白領青睞的“網紅”自習室,正是源於韓國。不同於中國,這些自習室在韓國的使用者多為學生。一天高強度的校園和補習班學習結束後,迎接他們的下一站便是自習室。

一盞小燈,窗簾一拉,目光所及的遠處漆黑一片,韓國學生在這裏一學就學到接近午夜,才帶著一身疲憊回家。

一些小學六年級的學生,最早也只要12點睡。

如此瘋狂的“轟炸”之下,韓國一些小學生在五六年級時便已學完初中知識。相關調查顯示,每100名初中生里就有8名超前學過高中內容。

學生們一心向學、心無旁騖的背後,是不少韓國父母砸鍋賣鐵也要咬牙付出的“金錢代價”。

根據韓國教育部的統計,2018年韓國初中生人均補習費用超過了30萬韓元。

在首都首爾,一次單科一對一輔導的費用是20萬韓元,即便上的是綜合多人補習班,每天國語、數學和英語輪著來學,每個月也得花50萬韓元。

根據韓民族日報的報導,不少家長每學期花200萬韓元(折合人民幣11000多元),給孩子請全科一對一私教,只為應付期中考和期末考。

除了文化科之外,韓國家長還得“砸錢”讓孩子們有一個完美的履曆,上一個好的大學。

不久前,深圳推出的初中學生綜合素質表現評價試行方案,就因各種不合理、加碼加量的課外活動,以及實踐創新活動次數要求,被許多家長詬病是變相的“拚爹拚媽”。

但韓國早在上世紀90年代就已引入“高中綜合生活記錄本”,其記載的社團活動記錄、競賽獲得名次等,都是韓國高中生高考時能“踩下千人”的重要資本之一。

韓民族日報報導稱,憑孩子一個人準備任何一項競賽都不可能獲獎,因此家長只能聘請相關專業的老師一起準備比賽。

一些補習班也趁勢推出了課外活動諮詢課程,一堂收費20萬韓元。若是指導學生撰寫小論文等“進階”課程,收費可達800萬韓元。

“學生們所謂豐富的資曆,都是家長用錢堆砌出來的”,一位接受採訪的家長談到。

為了讀好的大學,

拚了命也要上私立高中

由幾個韓國高中生自創的《血汗歌》里,有一句歌詞:

“第一等是SKY,第二等是in首爾,第三等是國立大,第四等是地雜大,第五等是專科大。”

於私立高中的同學而言,排名再靠後都有可能上SKY,即韓國最頂尖的首爾大學、延世大學和高麗大學。但普通高中的同學再努力,也不一定考得上首爾的大學。

寒門想出貴子,考上私立高中是進入名牌大學的第一塊敲門磚。

由韓國教育放送公社(EBS)拍攝的紀錄片《學習的背叛》中的一位主人公葉媛,正是以此為目標。

出身於小城市的她,在初中總是能保持年級第一的成績,但這還遠遠不夠。

考上私立高中,至少要有2年的學前教育,也就是需要提前2年去學習高中的知識。

初中最後一年才開始學習高中內容的葉媛,只能不斷壓縮自己的睡眠時間,每天睡不夠3個小時。

密密麻麻的計劃本里,有日、周、月計劃,用她的話來說:“我也很想休息,但如果有一天偷懶了,之後只會更加困難。”

她覺得那些來自大城市、家境很好、學習還那麼用功的未來高中同學,都是“怪物”。想到上了高中就要和這些“怪物”競爭,她很徬徨。

高中第一次考試成績下來後,不祥的預感成為了現實,全年級一共395人,而她排名313名。

既然如此,普通高中的學生是不是就可以提早放棄了?

不是的,為了到首爾上大學,他們一樣拚盡全力。

韓國高考分為三部分,一部分是我們熟知的高考本身,只占總成績的30%。上文提到的生活記錄本,是面試時的加分項。

而占大頭的是校內考核,占總成績的70%,在校內的每一次統考都會對這個考核分數造成影響。

紀錄片的另一位主人公,政民,就讀於普通高中,他通過努力從前30%的年紀排名一躍到了前10%。

原本,民很有希望能考上首爾的大學,但高二後期一次次考試的退步讓他逐漸失望。

“我覺得我考不上大學了,1分的失誤可以讓我校內考核的排名後退好幾名。”政民很後悔,他覺得之所以造成這樣的局面,是因為高一時候沒有好好學。

穿著校服在家學習,能讓政民更有緊迫感。

家境貧困的他,只想快點到首爾去,讀完大學找一份安穩的工作。

因為父母嚐試過的貧困的滋味,他不想重蹈覆轍。

為了杜絕高中的等級化現象,同時降低“補習熱”,韓國教育部在去年11月中旬提出,從2025年開始將自主型私立高中、國際高中和外國語高中等“精英高中”統一轉型為一般高中。

然而,在許多家長心目中,“精英高中”的觀念早已根深蒂固。

即便轉型後,“大家也還是清楚明白哪些是好的高中,哪些才是真正普通的高中。”

競爭這道難題,

韓國年輕人同樣在體會

由EBS拍攝的另一部紀錄片《差生1——學習的痕跡》提到:“學習不好的孩子=韓國大部分的孩子。”

根據韓國教育部的統計,韓國平均每年輟學人數達6萬,主要原因是成績的下降讓他們倍感挫敗。

第一名的同學,時常擔心自己被別人超過,一旦退到第三至第六名,就覺得是考砸了。

成績差到連自己和老師都放棄自己的人,有的會想怎麼樣也要考上大學,有的乾脆就輟學了。

即便勉強考上大學,“還是害怕,我要是以後從別人眼中不好的大學畢業,會被大家無視”,片中一位高三受訪者金敏芝表示。

不同於中國逐年攀登的高考錄取率,韓國高考錄取率雖不至於只有傳聞中的百分之五十,但確實從2007年的69.4%下降到2017年的67.6%。而即便近七成的高中生能上大學,也只有2%的人能考上SKY。

考大學難,考不上大學更難,為了上大學,多花幾年青春又何妨。

韓劇《請回答1988》中的正峰經曆過七次高考,才成功考上成均館大學。儘管這存在誇張成分,但韓國複讀生的數量在增加卻是事實。

據環球網報導,2019年韓國參加高考人數為54.87萬人,其中複讀生就有14.23萬人,比2017年複讀生數量增加5%。

當你拚盡全力考上大學,以為自己終於可以找份好工作了,不好意思沒有那麼容易。

韓國統計廳2018公佈的數據顯示,15歲至29歲的韓國青年失業率高達9.2%,也就是說,每十個人里就有一個失業,其中三分之一都擁有大學學曆。

他們高不成低不就,名企進不去,低技能工作不願意去做。

韓國央行在去年十二月發佈的報告稱:“學曆超過本人現任工作崗位需求的韓國人比例高達30%”。在優質崗位缺乏的情況下,他們只能選擇“高學曆低就業”。

在維持生計面前,這些年輕人擁有的與學習無關的天賦和夢想,似乎不值一提。

片子中努力向母親爭取5分鍾來畫畫的高三學生惠媛,是極具美術天賦的女孩,但在母親看來,這跟“名牌大學”、“好的職場”完全不掛鉤。

她想過孩子成績不到中遊,就送她去美術學院。幸好,惠媛的成績很不錯,不需要“被迫”去看起來沒什麼前途的美術學院。

在同齡人都爭分奪秒去上補習班,去自習室時,還在讀高中的彥哲每週末都要去博物館做誌願講解員,這是為他將來能成為古生物學家打基礎。

即便父母和師長一次次質問:“學了那個,以後做什麼”,他也一直堅持自己的想法。

唯一的擔憂是,這個專業如果讀到博士,從本科開始至少要念十年書,這十年里,錢從哪裡來。

實現夢想的代價確實很大,因為也許十年之後,高學曆的彥哲“混得”還不如高中一畢業,就去考公務員的同學。

當然,能不能考上韓國的公務員,又是另一個難題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