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12個勝場差盼下克上!唯一雙殺就他們幹的
2020年03月25日10:04

  按照現在的消息來看,NBA高層大致討論是思路是想留幾場常規賽給球員找狀態,然後直接進入季後賽,縮不縮減系列賽場次還未知,但重開的慾望是很強烈的。畢竟這東西會關係到聯盟的收入,以及下賽季的工資帽。

  戰績,冠軍都可以是虛名,唯有貨真價實的美刀才是高層們真正在乎的東西。所以也不必過分擔心總冠軍沒了這事,重啟賽季無非就是個時間問題。

  那麼接下來該聊點什麼呢?

  這時候就又要請出在後台留言的朋友了。

  之前有個朋友在後台留言說,想知道公鹿衝出東岸最大的阻礙是誰。

  涉及的球隊一多,篇幅就可能會被拖長,我們就一個個慢慢講。

  今天先從邁阿密熱火開始說起。至於後面會不會說別的球隊,我也不敢保證。

  按目前的戰績排名跟球隊所表現出來的實力看,熱火是很有可能在東岸準決賽與公鹿相遇的。從這開始,就會是一組很有趣的對決,因為熱火是本賽季唯一一支雙殺公鹿的球隊。

  雖然常規賽交鋒的戰績並不會影響到兩隊在季後賽中的勝負預測,但以此作為依據,去看待兩支球隊在正面對決中的優與劣,還是很有價值的。

  比如,熱火如果要想扳倒公鹿,有哪些值得玩味的優勢點呢?

  第一點,熱火是一支三分表現極佳的球隊。

  三分球占熱火總出手的比重為37.7%,這個數字排在了聯盟第8位,而他們39.1%的命中率則排在了聯盟第1。這是一支兼具量與質的外圍投射強隊。他們隊內能投的人很多,光是場均能夠命中2記三分以上的球員就有多達6人,且命中率都在36%以上。

  而公鹿又恰好是一支不那麼注重三分防守的球隊——當對手在面對公鹿時,他們會有38.7%的出手是來自三分線外的投籃,這個數字高於聯盟27支球隊,同時,36.7%的命中率,又排在了聯盟第19。

  這跟他們的防守思路有著很大的關係。公鹿本身就是一支防守偏禁區,非常注重堆積高度跟協防去收縮籃下的隊伍。在他們的觀念里,放掉一部分“不那麼穩定”的三分投籃,以保證禁區不會失守,是能夠被接受的。

  這也就是說,如果你能夠把握住公鹿的這個防守心理,你就有可能對他們的防守形成重創。

  事實上,熱火之所以能雙殺公鹿,三分線外的爆種其實就幫了他們很多——兩場比賽,熱火在三分線外的命中率達到了42%,場均40.5次出手,能夠投進17記三分,效率非常恐怖。

  如果熱火能夠在季後賽中延續這樣的表現,公鹿是會非常難受的。

  第二點,熱火有足夠多應對字母的資源。

  想要限制公鹿的進攻,首先你就得找到限制字母的辦法。但要防好字母,從來都不是一項單一的任務,你得有好的防守資源,以及一套成熟的防守體系。

  資源上,熱火有。

  遵循拿中鋒防字母的原則,阿德巴約一直都算是一個可靠的字母防守人,常規賽的兩場交鋒,字母一共在阿德巴約面前嘗試了23次出手,只投進了8球,命中率34.8%,低的可憐。阿德巴約的腳下移動跟力量對抗,都能在一定程度上與字母匹配,這是非常難得的。

  同時,他們又在賽季中期引進了伊古達拿,一個力量足且經驗豐富的鋒線防守人,能撐起部分防守字母的職責。在這個基礎上,他們還有克羅達跟畢拿這些硬茬,單以人員來講,熱火有足夠的資源去對字母發起車輪式的防守消耗。

  體繫上,熱火也有。

  熱火是全聯盟採用聯防比重最高的球隊,他們非常善於利用區域防守去遏製對手的禁區爆破,同時,熱火也非常喜歡在場上擺小陣容,通過犧牲高度,去換取更高效的輪轉防守。

  這也就意味著,熱火有能力在限制字母的同時,降低他分球所帶來的後續傷害——熱火能將對手的三分命中率控制在34.7%,是聯盟第4好的表現。

  落實到具體的比賽中,我們所得到的常規賽交鋒數據是這樣的:

  ——雖然字母場均仍能貢獻21分16板6助2偷球1.5帽的全能數據,但在效率上並沒有那麼讓人滿意。他的投籃命中率為46.2%,三分線外9次出手無一命中,同時還出現了11個失誤,在場時球隊一共輸掉了16分。

  ——公鹿的整體投籃命中率僅為42.2%,三分線外88次出手只命中了24球,27.3%的投射效率遠低於他們的平均水準。

  所以,如此看來,熱火就是東岸最好的公鹿終結者了?

  倒也未必。

  某種程度上,我心中關於熱火的疑慮,是跟公鹿有幾分相似的。

  簡單來講,就兩點:

  第一個疑問,如果你將字母視作是沒有在季後賽中證明過自己的領袖,那你又該如何看待占美-畢拿呢?

  我不是在說畢拿不好,事實上去年費城能跟速龍糾纏到最後1秒,畢拿是功不可沒的。在西蒙斯被布朗防守工兵型工兵化之後,是畢拿扛起了球隊組織跟持球進攻的重任。

  但老實講,畢拿的能力上限並不高。他可以是一個好的精神領袖,他也放得下身段能幹所有髒活累活,但如果你要將畢拿立為絕對核心,來幫你完成爭冠大業,去指著他靠一己之力改寫比賽進程,那你就得做好成為下一個費城76人的心理準備。

  這是一個不確定因素。

  另一個問題在於陣容構架。

  熱火之所以能在今年完成蛻變,除去畢拿的加盟,新人們的出色發揮也是極為關鍵的。在他們的核心陣容里,阿德巴約還在新秀合同期內,納恩跟希羅都是新人,鄧肯-羅賓遜是個去年基本沒打上球的二年級生。新秀紅利所帶來的富餘空間,給了熱火填充陣容深度的資本,幫他們打造了一支深度極佳的球隊。

  所以如果你將公鹿眾將視作是無法在季後賽提供持續幫助的隊友,那麼你又怎麼能篤定新人貢獻度極高的熱火,就一定經得起季後賽強度的考驗呢?

  倘若新人們無法在季後賽針對性的防守面前打出足夠高效的外圍進攻表現,那麼單純地寄希望於畢拿的個人實力來跟公鹿抗衡,也就和癡人說夢無異了。

  總的來講,熱火是一支有希望扳倒公鹿的東岸黑馬。如果他們能在更高級別的比賽中,掐住公鹿的弱點,以下克上並非沒有可能。但在這之前,他們還需要用表現向我們證明,新人也一樣可以打的很瘋狂。

  (代號9527)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