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吃青春飯的奧運項目遭重創 多少人難過這1年大關
2020年03月25日20:00

  據國際奧委會官網香港時間3月24日發文,國際奧委會主席(IOC)巴赫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達成共識,東京奧林匹克運動會舉辦日期必須重新安排,新的舉辦日期則在2020年以後,不晚於2021年夏天,延期後的仍保留“2020年東京奧運會和殘奧會”的名稱。這也是奧運會歷史上首次因故延期。

  香港時間3月25日,國際體聯(FIG)發表聲明回應奧運延期,稱全力支持東京奧運會延期至明年舉辦的決定;重申將積極協調後續的體操賽事安排,以配合新的奧運賽程;奧運的延期也會影響到相關項目的具體規則,FIG會進行詳細評估並對規則做出適當調整,相應的規則調整會在正式確認後,盡快對外發佈。

  由於體操項目整體追求高難度且危險程度高,因此大部分體操運動員的成年組生涯都偏短,即將步入運動生涯最後一站的老將勢必會受到較大影響。此外,各隊2005年前後出生的即將達到成年組年齡線的選手儲備厚度不同,有的隊伍呈現出較為明顯的青黃不接之勢,有的隊伍則湧現出了一大批優秀的青少年組選手。由此可以看出,東京奧運會雖然僅延期一年,也會給體操項目帶來諸多連鎖反應,甚至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改變世界體操版圖。

  實行“4+2”新賽制 奧運資格怎樣確定?

  根據國際體聯2017年9月公佈的技術規程,體操項目全新的“4+2”賽制將從2020年東京奧運會起正式開始實施。“4+2”中的“4”指的是,東京奧運會體操團體賽制為預賽4-4-3,即每隊有4名選手,每個項目上有4名運動員參加比賽,取3個最高分計入團體總分;決賽實行4-3-3賽制,即每隊有4名選手,每個項目上有3名運動員參加比賽,3位選手的分數全部計入團體總分。團體資格由2018年世錦賽團體決賽和2019年世錦賽資格決定。

  “4+2”賽制中的“+2”指的是,參加團體的隊伍,最多可有兩名選手參加個人全能比賽和單項比賽,但參加個人賽的選手不可以參加團體比賽,成績不允許計入團體得分)。個人資格由2019年世錦賽資格賽全能排名,2019年世錦賽單項決賽,2018年底-2020年初的世界盃單項賽積分,2020年3-4月的世界盃全能站積分,2020年5月的洲際賽全能決賽共同決出,積分規則十分複雜。

  今年3月,受全球疫情影響,作為東京奧運會積分賽之一的巴庫世錦賽在資格賽結束後被緊急叫停。本站比賽中,劉洋和蘭星宇兩人里若有一人奪冠,里約奧運會冠軍希臘選手佩特朗尼亞斯將無緣奧運。目前佩德羅尼亞斯以15.100分暫列第一,劉洋、蘭星宇緊隨其後,但國際體操聯合會暫未說明本站比賽成績將如何計算。同樣原本有望在巴庫站打贏關鍵戰的還有本站比賽中排名高低杠資格賽首位的範憶琳、排名雙杠第一的尤浩和暫列鞍馬項目首位的翁浩。

  受到疫情影響,原定將於上半年結束的單項世界盃、世界盃全能站和各項洲際賽全部取消。不久後,東京奧運會官宣延期,這也就意味著東京奧運賽季提前結束。目前,國際體聯尚未對後續怎樣確定奧運會個人賽資格出台官方文件。

  “4+2”賽制規則之複雜、戰線之長,在體操運動歷史上可謂前無古人,名義上是為單項選手提供更多機會,實際上卻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單項選手入選奧運會的難度。現在奧運會前的世界盃賽、洲際賽被全部叫停,明年夏天之前還是否會補賽,以及如果不補賽全能和單項資格究竟會怎樣確定,國際體聯都需要給各隊一個交代。

  疫情之下是否繼續沿用舊規則 單項世錦賽是否如期舉行

  按照國際體聯的慣例,每屆奧運會之後FIG將宣佈啟用新奧運週期的體操規則,並在奧運會後第二年正式啟用。新體操規則在動作評分和賽制方面或有微調,或有較大動作。這也使得奧運會後一年成為每個奧運週期的分水嶺。2021-2024年巴黎奧運週期新規則初稿也已經於2019年秋季製定完成。

  不過目前看來,還沒有明顯跡象表明明年將開始使用新規則。一方面。東京奧運會並未改名,名義上依然是2020年奧運會,那麼明年奧運會結束前的時間仍然屬於東京奧運週期,繼續沿用東京奧運週期的規則可認為是合情合理。另一方面,每次新規則的頒布,各隊和選手都要經曆一段較長的適應期,如部分技術動作組別調整(如高低杠“範憶琳下”下個奧運週期將從D組降為C組等),以及順應規則鼓勵的編排新方向,適應調整後的新賽制等。一般來說各隊對新規則的適應將在奧運會舉辦的當年迎來成熟期,奧運會後第一年則還處於嚐試新編排及奧運會後恢復狀態的“試水期”。在奧運會舉辦當年突擊使用新規則,對於各隊而言都會造成代價極大的衝擊。

  另一個問題是,原定於2021年進行的哥本哈根單項世錦賽還能否如期舉行。東京奧運週期之前的單項世錦賽常被看做世錦賽中的“雞肋”,因為其一不能決定奧運會團體資格,二是處於奧運會後的過渡期,各隊不會派全部一線選手參賽。而2021年世錦賽的情況則因奧運會延期而變得更加特殊,若世錦賽如期舉行,則八月份奧運會結束後一個多月後就會迎來世錦賽。若單項世錦賽因故取消,則一部分單項較為突出但又未能取得奧運資格的選手將失去寶貴的世錦賽機會。

  多國訓練場館關閉 小國選手訓練難

  受疫情影響,美國多家體操球會宣佈閉館。米庫拉克此前曾明確表示希望奧運會延期,當時他因訓練館關閉預計一個月內都無法保證正常訓練。原計劃5月份舉行的全美錦標賽是否能如期舉行也存在疑問。

  俄羅斯男隊主教練阿爾夫索夫接受採訪時稱,圓湖集訓中心儘管並沒有實現絕對封閉,但暫時比較安全,有充足的防疫物資和醫療保障,隊內會以隊測的形式進行分組模擬對抗賽。

  比利時、荷蘭等國的體操館也悉數關閉,運動員只能在家進行基本訓練。法國女隊僅保留了4名奧運備戰主力維持訓練。荷蘭姐妹花列克-維沃斯和桑尼-維沃斯甚至在家中架起平衡木進行簡單訓練。

  總體來說,由於大部分隊伍都無法像中國隊一樣在封閉的情況下繼續正常訓練,選手們勢必會面臨著有感染風險或無場館進行訓練的問題。俄隊因為坐擁圓湖訓練中心所以暫時受影響不大,美國方面多所球會關停已經讓一些選手備戰受到影響。而本身訓練資源遍不豐富的比利時、法國和荷蘭等國,以及疫情嚴重的英國的狀況,更是讓不少名將難以為繼。

  參賽年齡門檻是否維持不變 老將征戰將何去何從

  正如俄男隊主教練阿爾夫索夫接受採訪時所言,奧運會推遲到2021年,可能會帶來很大的變數,雖然為適應新成套爭取了更多的時間,但沒人能保證自己明年的狀態,會有新人湧現,也難免有老將退出,整個備戰計劃需要重新安排。若奧運會延期至2021年,按照男子18歲、女子15歲的奧運最低年齡線,正常情況下將有新的一批選手達到奧運參賽年齡,即2005年出生的女子選手和2007年出生的男子選手。這樣一來,原本就在成年組的選手(尤其是女選手)便會受到新一批新選手的衝擊,對於很多已經接近運動生涯終點站的老將而言則更為殘酷,對於原本就在備戰2020年奧運的選手而言也多了一份不公平。

  以中國隊為例,2016年里約奧運會前夕因掌骨骨折傷別奧運的劉婷婷本週期大賽上不乏亮眼表現,也時常有狀態大起大落之時。本來就傷病纏身的她能否在明年還能拿出較為穩定的狀態,可能存在一定變數。對於陳一樂和奧運資格還沒有確保到手的範憶琳而言,挑戰同樣存在。男隊林超攀近年來傷病不斷,全能競爭力頗不樂觀,明年奧運會前需衝出重圍進入4人團體名單,對他而言也算得上挑戰。

  對女子項目依然具有統治性優勢的美國選手拜爾斯近兩年狀態有明顯下滑,隨難度仍存在優勢,但穩定性以不如上個奧運週期。多堅持一年對拜爾斯而言究竟是多了休整的機會,還是多了提高了挑戰自我的難度,還需要看她明年的狀態。

  據俄媒報導,因專心育兒已經一年多沒有進行訓練的穆斯塔芬娜又開始了基礎訓練。儘管一年間體重暴增,穆斯塔芬娜依然表示會不斷挑戰自我,爭取重新站在體操賽場上。這究竟是否又是俄隊放出的“煙霧彈”,也不得而知。

  重大賽事因不可抗力延期取消,運動員永遠是無辜的受害者,尤其是對於強度大、危險性高的項目,短短一年的時間足夠讓運動員的競技水平發生巨大變化,勢必會有新人異軍突起,也會有本來正處當打之年的中生代選手受到衝擊,也會讓一些傷病纏身的老將飲恨賽場。目前,國際體聯尚未對因疫情取消的賽事做出重新安排,以上的諸多疑問還需等待FIG做出進一步解答。

  (真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