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明親筆信回顧2屆奧運:始於1張奧運會的照片
2020年03月25日07:37

  香港時間3月25日,中國籃協主席姚明用英語為《球員論壇》(The Player‘ Tribune)撰寫了一篇名為《奧運會的一張照片》的文章。以下是這篇文章的中文翻譯:

  1、讓我來和你們說說一張照片。

  當時我才20歲,和中國男籃的一些隊友在雪梨的奧運村里閑逛。當我們走進一家賣奧運紀念品的商店時,我看到這張照片,那是2000年雪梨奧運會開幕式的照片,就在幾天前拍攝的。那個攝影師一定是處在場館里非常高的位置,因為這張照片是俯拍的。

  我知道你們正在想什麼:所以呢?每個人都看到類似的照片。但是有一件事情讓我沮喪了很久。這感覺就像一個謎題:我就在那張照片里的某個位置,就在那裡。但即使我努力尋找,我依然無法找到自己。我試圖尋找我們團隊。我知道我們在跑道的某個位置,並繞著場館行走。但我還是找不到我們的位置。我不斷盯著這張照片。但我越仔細看,這張照片就顯得越模糊。我是當時那個場館里最高的那個人,但我感覺就像失蹤了。

  雪梨是我的第一屆奧運會,所以我想買下這張照片作為紀念。但是店主要價40澳幣。對於當時的我來說,這太貴了。

  “但是,我在這張照片里啊!”我告訴店主。

  他搖了搖手,拒絕砍價。

  也許他沒有聽明白我這個初學者的英語,或者可能他並不想降價出售。但是我記得當我走出那家商店的時候,我想著他肯定不相信我就在這張照片裡面。

  2、

  8年後,北京夏季奧運會在我的祖國舉辦。我已經不再是一個孩子了。我是我們球隊的領袖。

  奧運會開幕式的前3天,我們和俄路斯男籃打了一場熱身賽。那支俄路斯隊里有基利蘭高。我們打出了一場糟糕的比賽,完全不在狀態。

  賽後,達拉斯獨行俠隊總經理,中國男籃教練的顧問唐-尼爾遜走進我們的更衣室,他非常憤怒。

  “如果你們這麼打,也許你們不應該參加你們自己的奧運會!”他說道。

  我們太丟人了。距離奧運會開幕只有3天,距離我們在奧運會的首場比賽只有5天。我們即將在家鄉父老面前打球,我們知道不能再打出這麼糟糕的表現。

  我知道我們需要做一些事情來提升士氣。我組織了一個球隊午餐。我找到了一家不錯的高爾夫球會,並且能讓我們整個球隊參與。

  一位名叫丁錦輝的前鋒是北京奧運會之前最後一個被裁掉的中國男籃球員。4年後,他代表中國隊參加了倫敦奧運會,但是我知道無緣參加北京奧運會對他來說非常艱難。所以我確保他也參加那場球隊午餐。

  北京奧運會是我的第三屆奧運會,如果說我在過去那些年學到一件事情的話,那就是:陣容里的每一個位置,都會有10多名球員在爭取這個機會,甚至更多。

  結果,那年是我的最後一屆奧運會。

  那次午餐會上,我們沒有討論籃球戰術或者別的。我們的另一位隊長李爾楠和我一起向丁錦輝敬酒,也向其他每一位落選北京奧運會的男籃球員敬酒。我當時說:“我們不只是為我們自己打球,也為落選的這幫兄弟們打球。他們在訓練營以及整個夏天付出的努力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通過那次午餐會,我們開始變得團結,但一切真正發生改變的是在開幕式。

  我們對於奧運會終於來到中國感到非常驕傲。對我們國家來說,那是一個巨大的成就。當我們在開幕式走進鳥巢的時候,我們被歡呼聲和掌聲所感動。我從來沒有見過那麼多五星紅旗一起揮舞。我們在那些歡呼聲中找到了力量。那晚之後,我感覺我們可以挑戰世界。

  我們的第一場比賽是面對美國隊,和幾天前慘敗給俄路斯隊相比,我們變成了一支完全不同的球隊。上半場,我們爭鋒相對,得分上你來我往,我們可是面對世界上最強的球隊。我們沒有依靠一名球員在場上做所有的事情,而是互相依靠地去防守、得分和搶籃板,每個人都希望為這支球隊做更多一點。

  雖然我們以70-101輸掉那場比賽,但是賽後,一位美國隊的球員,我記得是列特,我不是很確定,因為我當時太興奮了。他走近我並祝賀我。

  “感謝你招待我們。”他說。

  那一刻,我覺得他說的“你”並不是指我一個人。我覺得他的意思是通過我表達對我們整個國家的感謝。雖然我們輸了那場比賽,但是我覺得我們贏得了對手的尊重。

  那是我擁有過的最棒的感覺之一。我相信一名運動員的價值來自於對手。我的意思是,只有當我們的對手打出最高的水準,我們自己的價值才能得到最充分的體現。那才是尊重。尊重不是來自於當你害怕或者不喜歡你的對手,而是當你找到最強的自己。

  對我個人以及我的祖國來說,北京奧運會都是一個無比驕傲的時刻。但是當有人談起奧運會的時候,我第一個想到的依然是雪梨奧運會時的那張照片。

  我非常喜歡天文學。當我看那張照片的時候,看到所有的運動員,這讓我想到了銀河系。在我第一次參加奧運會之前,我只想到我自己,我的家人和我的球隊。我擁有一個非常小的圈子。20歲時的我,我看那張照片的時候只想在那個銀河系里找到我自己,一個個體。但是這麼多年以後,我看到了一個不同的圈子,一個更大的圈子,我們所有人都在裡面。即使像我這樣的身高,在那張照片里,我和其他人都是一樣的。這讓我意識到我有多麼渺小,我們有多麼渺小。

  也許認為四年一屆,為期一個月的國際體育運動會能夠解決這個世界上的問題會顯得很幼稚,但是如果我們看待對方的方式能發生改變,就像這張從場館上空俯瞰的照片,那將是一個很好的開始。

  (羅森)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