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會延期:保險業暫逃10億美元風險敞口
2020年03月25日20:18

  來源:國際金融報

  定了,東京奧運會延期!

  3月24日晚間,國際奧委會和東京奧組委發佈聯合聲明:同意東京奧運會推遲至2021年舉辦,最晚不超過2021年夏天。

  而像奧運會這樣的大型體育盛事通常都會在申辦成功後購買保險,以應對可能存在的各種風險,東京奧運會也不例外。

  據慕尼黑再保險集團消息,該公司為東京奧運會提供了數額驚人的取消險產品,一旦取消就要承擔高達5億美元的理賠金。

  另據再保險新聞(Reinsurance News)報導,瑞士再保險公司透露,若東京奧運會取消,它將面臨2.5億美元的風險敞口。

  不過,不幸中的萬幸,此次東京奧運會非取消而是延期,讓保險業稍稍鬆了一口氣。但值得注意的是,由於活動未能如期進行所造成的經濟影響,各項商業保險也難逃索賠。

  針對東京奧運會的保障範圍,目前尚未有準確的信息。但已有相關保險公司公開聲稱因為新冠肺炎的全球化危機,可能會承擔東奧會推遲的相關賠償。安達保險相關風控負責人告訴記者,“廣義來看,所有其他與東奧會有經濟利益的相關方,如果在2019年已購買取消險,並取得了傳染病的相關保障,都有可能獲得保險公司的相關賠付”。

  1、“躲過”10億美元風險

  疫情帶來的蝴蝶效應,讓保險業不僅業務無法良好開展、保單賠付支出增加外,大型體育賽事取消的風險,更是一記重錘,好在這次延期的消息無疑是一顆定心丸。

  實際上,自疫情在全球蔓延開始,就接連有不少大型活動停擺,如歐洲足球五大聯賽、美國NBA職業聯賽,而這次陰影籠罩到了日本奧運會。

  記者瞭解到,一般大型賽事活動都會按照分散風險的模式,通過購買商業保險,利用其保障功能降低和化解舉辦風險,這其中就包括人身意外傷害保險、運動員收入損失險以及為體育場館提供的財產保險、公共責任險以及跟消費者息息相關的門票損失保險。

  在全球經濟關聯沒那麼緊密之前,奧運會的承辦是沒有保險的。公開信息顯示,2001年,為了控製財政風險,國際奧委會開始著眼於賽事取消或停辦保險。

  據《中國保險報》此前報導,國際奧委會首次購買賽事取消和停辦保險是在2004年雅典奧運會開幕之前,由於擔心雅典奧運會被迫取消,從而購買了17億美元的保險。在2006年的都靈冬奧會召開之前,國際奧委會則購買了15億美元的保險。2008年北京奧運會開幕前,奧委會購買了41.5億美元的賣方利益險和賽事取消和停辦保險。

  此外,國際奧委會以及相關讚助商,甚至廣播和媒體公司,旅遊和酒店行業,也都會購買相關的保險來保障自己的利益。

  若本屆東京奧運會不是延期而是取消,這些分擔的保險公司將同慕尼黑再保險一起,承受超過10億美元的賠付額度。

  據日本官方數據,日本政府已為奧運會投入126億美元。讚助商方面,日本國內超過60家企業的簽約金額超過30億美元;僅來自金牌讚助商,已高達15億美元。此外,美國國家廣播公司已支付14.5億美元的奧運會轉播費。可見,此次東京奧運會延期舉辦的決定,將會對主辦方以及所有參與此次體育盛會的國家、電視、衛星轉播、讚助、市場推廣、場館以及餐飲酒店供應商等造成巨大經濟損失。但比起奧運會取消,延期的結果看起來又好了很多。

  安達保險相關風控負責人對記者表示,“一場國際級的體育賽事牽涉各方利益,對東京奧運會來講,從組織方、承辦者、主辦國日本當地相關商業投入方,到各個國家的讚助商、衛星轉播、國家隊的各類供應商,任何與東奧會有經濟利益的相關方都有可能根據自己的投入或收入進行投保。所以狹義來講,賠償對像極有可能是國際奧委會及其相關被保險人;但廣義來看,所有其他與東奧會有經濟利益的相關方,如果在2019年已經購買了取消險,並取得了傳染病的相關保障,都有可能獲得保險公司的相關賠付。”

  2、相關產品價格或調整

  記者瞭解到,體育保險是一個大概念,活動取消保險只是其中一個保險產品。

  安達保險特殊行業風險部亞洲區文體娛樂行業負責人、核保經理劉靜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由於目前疫情還在發展當中,全球保險人因為新冠帶來的衝擊在這個單一保險產品是否會有更多的付出,目前還不好預計和評估。國際文娛行業的保險市場有各家保險公司參與,其中再保險公司參與度較深。

  為什麼是再保險公司?據瞭解,再保險公司也是一種保險公司組織類型,但再保不面向普通廣大消費者,再保的客戶是保險公司。也就是說,再保是保險公司的保險公司。簡單來理解就是,保險公司也需要有人分擔風險。這也就意味著,無論保險公司規模大小,賣完保單以後,都會向再保公司轉手一部分風險。

  國內規定,保險公司對每一危險單位,即對每一次保險事故可能造成的最大損失範圍所承擔的責任,不得超過其實有資本金加公積金總和的10%,超過的部分,依法應當辦理再保業務。比如:一家保險公司的資本金是1億元,那麼如果單張保單(或單人累計)保額超過1000萬元的,就需要把這筆保險業務與再保公司共享。

  面對巨額賠付,劉靜認為,整個國際國內保險行業尚有足夠的抗風險能力,保險人也會利用國際風險市場中的其他風險工具進行風險分散和轉嫁,例如風險債券等。她指出,通過這次危機,不論是保險人還是再保險公司都會及時調整產品及市場方案,長遠來講,反而會帶動保險產品的開發和新的市場需求。

  “保險人的專業就是經營風險,就取消險會否對保險公司產生重大影響不能一概而論。就我們所知,此次危機發生以後,各大保險公司的相關保險政策到目前為止沒有發生重大改變。”劉靜說,“由於疫情仍在繼續進行當中,最終對世界經濟以及承保人的影響還未可知,保險人會加強風險管理,預期相關保險產品的價格或有調整。”

  3、損失與中型自然災害相當

  實際上,隨著全球局勢的總體穩定,以及賽事管理、設備設施的完善,承保大型體育賽事被保險業認為是“穩賺不賠”的生意。

  曆史上,奧運會延期或者未能正常舉辦的情況實屬少見,整個奧運曆史上僅僅出現過3次(1916年柏林、1940年東京和1944年倫敦奧運會),而且都是因為戰爭。但加上這次東京奧運會的話,奧運曆史上未能如期舉辦的記錄將變成4次,此次則是因為疫情而未能如期舉辦。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的賽事就算取消,對於慕尼黑這樣的再保險集團來說,或許衝擊有限。

  據慕尼黑再保險集團消息,該公司為東京奧運會提供了數額驚人的取消險產品,一旦取消就要承擔5億美元理賠金。不過,慕尼黑再保險在3月20日發佈的評估新冠病毒影響文章中稱,慕再有能力承擔這場流行病的經濟負擔。即便是200年不遇的全球流行病事件,保險索賠規模預計與財險中的中型自然災害相當。

  這一點也可以從慕尼黑再保險公司的年報中得到證實。2019年年報顯示,在賠款中,2019年超過1000萬歐元的重大損失總計達到31.24億歐元,其中自然災害造成了20.53億歐元的損失。

  而2019年自然災害超強颱風“海貝斯”使慕尼黑再保險買單了約7.8億歐元,超強颱風“法茜”則為約5.3億歐元。

  與此次預估的理賠金額大抵相當。

  當然,如果連年遭遇大額賠款,對於公司也是不小的考驗,好在慕尼黑再保險集團業績表現良好。2019年,慕尼黑再保險財險及財險再保險業務利潤為15.62億歐元,保費收入為220.91億歐元。股權總值為305.76億歐元,公司償付能力比率約為237%,2019年的年度股本回報率(ROE)為9.2%。

  記者 唐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