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情緒恐慌是疫情對市場最大的傷害
2020年03月25日22:41

  原標題:情緒恐慌是疫情對市場最大的傷害

  大概誰都沒有想到,天空才是盡頭的美股牛市,竟然是被一場新冠肺炎疫情終結的;也沒有想到,美聯儲幾天之內就“梭哈”了所有的政策空間;更沒有想到,全球央行通力協作寬鬆刺激,市場竟然毫不領情。

  現在清點美股熔斷多少次、有多少國家股指熔斷、有多少央行降息已經沒有太大的意義,因為可能這些數據在未來一週或者一個月內還會被數次刷新,我們可以簡單地列舉一些大類資產的跌幅來認識市場的恐慌。截至3月20日收盤,美股道指創2016年11月22日以來新低;英國富時100創2011年10月5日以來新低;法國CAC40創2013年6月26日以來新低;德國DAX創2013年9月10日以來新低;中國A股滬指則只創了2019年2月12日以來新低,表現相對強勢。原油價格就更不用說了,價格已經接近1997年的水平了。2020年以來,除中國外,其他主要國家股市的跌幅均在30%左右,原油跌幅在50%-60%。

  同樣,現在討論是不是已經導致全球金融危機、會不會導致全球經濟陷入衰退也沒有太大的意義。

  當疫情在中國基本被控製之時,海外其他國家卻紛亂如麻。疫情的快速傳播,首先令金融市場大幅動盪,主要表現為市場情緒的恐慌。而隨著隔離措施的實施,對經濟和社會生活的影響逐步顯現。情緒恐慌疊加預期悲觀,便導致風險資產例如股票、原油(OPEC+談判破裂也是重要原因)等開始出現無序拋售,機構同質化的風險平衡投資策略也進一步加劇波動幅度,而現階段高杠杆的特徵,更加劇了資金的踩踏,踩踏必然會引發局部的流動性壓力,最終導致風險資產和避險資產同時被拋售下跌,這就是大家熟悉的股票、黃金、債券同步下跌。美元流動性壓力會衝擊其他的系統性金融機構,這也是美聯儲與其他國家央行簽訂貨幣互換的重要原因。近年來,美股上漲的主要原因是企業發債回購股票,市場對於金融危機的擔憂,更多的是基於股市下跌引發企業的債務危機,進而衝擊金融系統。

  以上就是本次疫情對海外影響的傳導鏈條。面對疫情危機,全球主要央行的動作也很迅猛,美聯儲直接比照著2008年金融危機的方子來下藥了,其他央行快速跟進,但市場完全不理會,為什麼?此刻,用小瀋陽小品里的話來回答可能最貼切:“人生最痛苦的事情你知道是什麼嗎?人死了,錢還沒花掉!”因此,海外主要國家疫情的拐點就是市場的拐點。單純金融市場的止跌,並不是市場情緒反轉的穩態。

  從當前的情形看,各國應該都在抄中國的作業,但實際相似度到底有多高,只能各知冷暖。

  理順了疫情的傳導鏈條和關鍵,我們就能得出本次疫情危機後期的一些觀察點。

  首先,便是各國疫情的防控動態。

  疫情的拐點要尤其關注,以中國兩個月的時間為參照,考慮到不同國家的醫療條件、經濟實力、執政能力各有不同,樂觀估計,全球基本控製也要到5月,如果保守估計,可能要到6月甚至7月份。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19日表示,受新冠肺炎疫情衝擊,全球經濟“幾乎肯定”會發生衰退,並“有可能達到創紀錄的規模”。對中國經濟的影響,主要體現在外需的持續萎縮上。而中國的外貿,很大一部分是來料加工,換句話說,對進出口的影響是無法通過國內政策來刺激的,可能保持人民幣彙率的靈活性會有一定的作用,但效果不會特別顯著。

  第二,是關注美元流動性的改善。

  隨著風險和避險資產的同步下跌,全球美元流動性出現了緊張的態勢,拆解利率的走高導致美元指數一舉破百,市場擔憂的是美元走高可能會對外債占比較高的國家帶來二次衝擊。但值得欣慰的是,美聯儲重啟商業票據融資工具(CPFF);並將建立貨幣市場共同基金流動性融資工具(女生LF),重啟一級經銷商信貸基金(PDCF);與多國貨幣互換,紐約聯儲啟動POMO直接入場購買美元美債。最新的消息是,美聯儲宣佈廣泛新措施來支持經濟,3月23日當週每天都將購買750億美元國債和500億美元機構住房抵押貸款支持證券。這些都有助於緩解美元流動性,可以看出,美聯儲是從2008年次貸危機中吸取了足夠的經驗教訓。因此,預計本次疫情危機引發的流動性衝擊要低於次貸危機。指標方面,我們要跟蹤金融機構之間的流動性指標,如Libor-OIS利差、TED利差,也要跟蹤非金融企業的流動性指標,如企業債信用利差等。由於“沃克爾法則”對銀行和金融市場的風險阻斷作用,本輪疫情導致的流動性壓力可能在實體企業上體現的更加明顯。

  第三,關注海外金融市場的穩定。

  這裏說的穩定包含兩個意思:一是不同風險屬性的資產開始反映市場不同的風險偏好,恐慌導致的流動性壓力基本緩解;二是市場的波動幅度顯著減弱,這裏不是指的上漲。為什麼需要關注市場的穩定?市場的穩定,就意味著市場情緒的穩定。目前國內市場大幅波動,主要就是受海外市場波動引發情緒波動所致。這也是儘管國內的疫情和基本面都要好於外圍,而股票市場卻仍表現出持續下跌的主要原因。觀察系統性的金融風險,沒有什麼指標比看股票市場的表現更為直接和有效。一旦情緒影響消退,A股可能成為全球股票市場最亮眼的明星。

  第四,關注國內復工復產情況和一季度的經濟數據。

  在抗疫領域,中國已經走在了世界的的最前端。得益於早防早控,我國疫情已經得到基本控製。如今,各地在有序恢復生產生活秩序,積極有序推進企事業單位復工復產,努力將疫情造成的損失降到最低限度。後續要關注國內疫情防控形勢的變化和復工復產的進展,任何超預期的情況出現,對全球防疫和經濟恢復而言,都是極為珍貴的經驗。此外,也要關注一季度的經濟數據,據此可以更為精確的估算中國全年的經濟表現,也可以大致預測全球的經濟表現。

  第五,關注全球主要央行的超常規政策。

  從全球迄今打出的政策工具來看,已經基本複製了2008年金融危機時期最強力的“組合拳”,且財政規模和部分工具的抵押品範圍已經比2008年更寬泛。在政策效果的觀察期之內,如果疫情形勢繼續加劇,那麼超常規的政策可能再次祭出,金融市場波動或因此加劇,而中國央行的應對,也會成為國內金融資產重新定價的主要變量。

  總之,疫情已讓世界再次開始共同面對問題,作為人類命運共同體,也只有合作才能讓世界變得更好。不過我們在對抗疫情的過程中,主要的手段是短時間內快速降低人口流動的速度,相應旅遊、貿易、交流都會被中斷,由於疫情控製進度不同,全球互通的進程將會被嚴重延遲,這對於外貿依賴型國家來說,又是一段難熬的日子。

  (作者郭強為某大型商業銀行金融市場部研究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