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站黑馬賣賣賣?起底陽光電源的央企故事與業績翻盤
2020年03月25日12:00

原標題:電站黑馬賣賣賣?起底陽光電源的央企故事與業績翻盤

陽光電源再次抱團央企。

3月24日,新京報記者自工商資料獲悉,合肥陽光退出了原由其全資持股的巨野縣峻陽新能源發電有限公司(下稱“峻陽新能源”),由央企背景的三峽新能源接手。

新京報記者詳查工商資料發現,過去數月陽光電源已密集退出多家電站項目子公司,三峽方面接手了其中多家股權,國電投旗下的上市公司吉電股份和威寧能源也已展開大舉收購。

3月17日,就陽光電源與三峽新能源、吉電股份等的合作情況,陽光電源方面回覆表示,該事項屬於商業機密,不太方便透露具體合作細節。

陽光電源是以逆變器起家的光伏巨頭,在眾多光伏電站企業陷入資金緊張之際,其近年來大舉殺入這一高投資領域,成為業界最大黑馬。在商業模式上,陽光電源選擇了EPC乃至全生命週期的解決方案,而財大氣粗的央企正是它合作的重點對象。

一位業內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國內長期基本沒有純粹的以光伏電站為主業的上市公司。相比來說,有主營業務的上市公司再跨界做光伏電站則不在少數,陽光電源正是其中的代表。

三峽集團的接盤

工商資料顯示,3月13日,合肥陽光退出了原由其全資持股的巨野縣峻陽新能源發電有限公司(下稱“峻陽新能源”),由三峽新能源接手。

陽光電源2016年年報顯示,峻陽新能源為其報告期內新設電站項目子公司。

峻陽新能源據稱曾與風電項目有關。

據中國山東網菏澤頻道公開報導,2018年7月,菏澤市國土資源局發佈建設用地項目審批,巨野縣峻陽新能源發電有限公司100MW風力發電項目即在其中。

巨野縣宣傳部去年5月消息顯示,包括峻陽風力發電在內的一批過億元省市重點項目正開工建設。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10月,合肥陽光曾將持有的峻陽新能源全部股權—23736萬股出質予江蘇金融租賃股份有限公司,登記編號為371724201906210004。目前該條股權出質登記信息狀態已為“無效”。

此外,去年6月,峻陽新能源工商信息顯示其增加了一條編號為“37172019008716”的動產抵押登記信息,抵押權人為江蘇金融租賃股份有限公司,被擔保債券數額為52700.1萬人民幣。

峻陽新能源目前的股東三峽新能源,為央企三峽集團旗下,據官網介紹為三峽集團第二主業的戰略實施主體。目前,三峽新能源正在衝刺A股上市。三峽新能源1月下旬發佈的2020年新春賀詞顯示,2020年將是公司衝刺“A股上市”和實現“三步走”發展目標第一步的關鍵之年。

陽光電源與三峽的交集由來已久。

去年11月,新京報曾報導,陽光電源旗下兩家項目子公司發生股權變更,陽光電源淡出,接盤方分別為三峽新能源集團和國有控股上市公司吉電股份。陽光電源方面回覆稱,上述兩個項目屬於公司的BT業務,即開發建成再移交。

自2019年12月至今,陽光電源與三峽的合作繼續推進。

工商資料顯示,2019年12月31日,陽光電源的全資子公司合肥澤洋新能源科技發展有限公司退出了原由其全資持股的始興縣金煦新能源發電有限公司,由三峽新能源接手。

忠縣吉電新能源有限公司(下稱“忠縣吉電”)工商資料顯示,其股東之一、陽光電源旗下的合肥陽光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合肥陽光”)將其持有的忠縣吉電股權出質予三峽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出質股權數額為3228萬元,登記編號為500233001111905。

忠縣吉電的股東共兩名,為持股80%的中國三峽新能源(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三峽新能源”),和持股20%的合肥陽光。

三峽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下稱“三峽資產”)與三峽新能源都屬於三峽集團旗下,為三峽集團輔業資產處置、經營和盤活的專業平台。

國電投加入接盤序列

與三峽的長久合作外,陽光電源還與另一家國資產生交集。

新京報記者梳理工商資料看到,2019年12月27日,合肥陽光退出全資子公司池州市欣陽新能源發電有限公司,由安徽吉電新能源有限公司接手。

2019年12月27日,陽光電源退出全資子公司青陽縣菖陽新能源發電有限公司,由安徽吉電新能源有限公司接手。

2月13日,合肥陽光退出原由其全資控股的大慶市合慶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由吉林吉電新能源有限公司接手。

經股權穿透,吉林吉電新能源有限公司與安徽吉電新能源有限公司均為上市公司吉電股份的全資子公司。據吉電股份2019年半年報 其第一大股東為持股19.61%的國家電投集團吉林能源投資有限公司。

此外,國電投集團旗下另一上市公司威寧能源展開對陽光電源資產的主動收購。

據威寧能源今年1月公告顯示,擬以5948.56萬元收購合肥陽光持有的畢節徽陽新能源發電有限公司70%股權;擬以1660.4萬元收購合肥陽光持有的連州市深亞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70%股權。

同日,威寧能源另外數則公告顯示,其擬以14293.30萬元收購合肥懷歸新能源投資有限公司持有的興寧陽星太陽能發電有限公司70%股權;擬以1207.08萬元收購合肥卓言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持有的韶關玥陽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70%股權;擬以7179.80萬元收購合肥彬霖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持有的樂昌市金揚新能源發電有限公司70%股權;擬以4949.88萬元收購合肥龍隆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持有的黔西南州隴陽新能源發電有限公司70%股權。

合肥陽光之外,上述作為交易對象的合肥懷歸、合肥卓言、合肥彬霖與合肥龍隆均為合肥陽光全資子公司;而上述六家交易標的公司均由合肥陽光直接或間接全資持有。

據計算,合肥陽光或將通過上述交易獲得超過3.5億元。威寧能源稱,此次收購,有利於貫徹落實公司發展戰略,提升公司的綜合實力。

逆變器巨頭大跨界

陽光電源為何頻頻與央企產生交集?

3月17日,就前文事項,陽光電源方面回覆新京報記者表示,大部分涉及的都是陽光電源公司BT業務合作、發展需要作出的變更。

對於陽光電源與三峽新能源及吉電是否有其他合作?對方表示,該事項屬於商業機密,不太方便透露具體合作細節。

3月24日,新京報記者梳理陽光電源2019年半年報看到公司與第三方簽訂合作協議,約定部分項目子公司所投資建設的電站系統集成項目建成後即將該子公司的股權轉讓給第三方,金煦新能源即為此例。

今年3月,在回答投資者提問時,陽光電源曾表示,公司電站業務並非單純的EPC業務,可以給客戶提供覆蓋開發、EPC建設、運維全環節的全生命週期解決方案。

對此,一位光伏產業從業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EPC模式在工程建設領域極為普遍,通俗來說就是企業不以擁有建築物、電站為目的,而是建好再賣掉,賺取相對固定的利潤。

在他看來,陽光電源得以在光伏電站領域大舉擴張,與其上市公司的身份和融資便利有關。光伏電站本身雖然是優質資產,但建設資金需求極大,回款則可能很慢,企業很難上市,以至於國內長期基本沒有純粹的以光伏電站為主業的上市公司。相比來說,有主營業務的上市公司再跨界做光伏電站則不在少數。

新京報記者翻閱陽光電源曆年年報,自2014年起,電站的營收貢獻即超過逆變器,並自此保持領先。其時距離陽光電源在2013年年報中首次提出發展光伏電站系統集成業務等作為新的業績增長點僅隔一年。

在剛剛過去的2019年,陽光電源的電站擴張仍在加碼。

2019年7月,國家能源局公佈了2019年第一批平價和競價項目名單,陽光電源據稱以1570MW競價項目規模成為最大黑馬,引發業界高度關注。

陽光電源上月末發佈的2019年度業績快報顯示,報告期內公司實現營業總收入135.05億元,同比增長30.25%;歸母淨利潤8.91億元,同比增長10.09%。

由此,陽光電源自2018年年報業績下滑後,時隔一年淨利潤實現同比正向增長。

券商中金公司日前在一份研報中預測,陽光電源在國內競價項目節點的約束下,其預計全年新增裝機仍有望達到50吉瓦,同比增長60%,因此陽光電源核心EPC業務量有望同比增長60%以上。

新京報記者 趙毅波 朱玥怡 編輯 孫勇 校對 危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