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數據解析“50萬億” : 廣東河南為何成最大看點
2020年03月25日18:49

原標題:大數據解析“50萬億” : 廣東河南為何成最大看點

50萬億投資序幕已經拉開,“新基建”賽道已經開啟,各地都在加速賽跑。

文 | 王春蕊

「 導 讀 」

目前全國公佈了未來2.6萬個投資項目,2020年規劃投資總規模達到49.9萬億元,其中2020年年內投資總規模達到8.4萬億元

本次部分省份發佈的2020年規劃投資總規模與去年相比並沒有增加,但大多數地區計劃2020年年內投資總規模,比2019年有所增長。

各省主要聚焦於基礎設施、產業工程、民生等三大領域進行投資;其中,基礎設施是各省投資規劃的重心,交通類基礎設施又是重中之重,成為地方擴大投資規模的重要抓手。

各省發展目標不同:科技產業是北京上海的核心;新興產業、現代服務業、高端製造,是江蘇、廣東等省的主攻方向。

多地增加了與疫情相關的醫療衛生、公共衛生項目,成為民生領域中最大的亮點。

在各省項目清單中,“新基建”項目所占比例並不高。北京、上海、廣東、江蘇、江西、河南六省份 “新基建”相關項目只占項目總數的13.7%。

在“新基建”七大領域中,城際高鐵和城市軌道、人工智能領域項目數量最多,六省份中相關項目占“新基建”總數的41.4%。

傳統基建主要是補短板,傳統基建的數字化、智能化改造是“新基建”項目重點領域,成為我國經濟增長新引擎。

專項債將成為我國地方投資資金主要來源。隨著“新基建”對經濟貢獻越來越大,再加上國家的政策鼓勵,“新基建”將是資本聖地。

「 正 文 」

2020年以來,隨著新冠疫情暴發,經濟下行壓力不斷加大,給增速原本就放緩的中國經濟蒙上了一層陰影。為此,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3月4日召開會議,提出要加大公共衛生服務,應急物資保障領域投入,加快5G網絡、數據中心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進度。

一時間,“新型基礎設施” (以下簡稱為新基建)成為經濟熱詞。區別於以“鐵公機”等大項目為代表的傳統基建,“新基建”主要包括5G基站建設、特高壓、城際高速鐵路和城際軌道交通、新能源汽車充電樁、大數據中心、人工智能和工業互聯網在內的七大領域。

除了這些科技創新領域外,傳統基建領域中的補短板領域或者新興子行業也被列為新基建範圍。比如交通運輸的短板領域冷鏈物流、能源行業短板領域的特高壓和充電樁,民生基建領域的公共衛生和醫療,也都屬於“新基建”的範圍。

隨後地方也都紛紛加入“新基建”,亮出未來重點投資版圖。截至3月10日,北京、上海、廣東、江蘇、河南、河北、重慶等26個省、直轄市發佈了2020年重大項目計劃或清單。除交通、能源等傳統基建領域外,5G基站、城際軌道、高鐵、工業互聯網等新型基建項目也頻頻出現。“新基建”成為各大城市建設熱點。

26個省份勾勒未來50萬億投資版圖,2020年將開出8萬億投資大單

從1月初開始各省、直轄市陸續公佈了未來投資計劃,有的公佈了所有計劃項目的投資額,有的公佈了2020年年內計劃投資額。

但需要注意的是,這些項目並不是各省2020年一年內就全部落地,而是有其長遠的投資規劃。而且這些項目中包括前一年已經開工需要繼續建設的、今年計劃開工建設的、甚至處於備案審批階段的項目。

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各省、直轄市2020年規劃總投資項目數量達到萬個,規劃投資總規模達到49.9萬億元;其中2020年年內計劃投資總規模達到8.4萬億元。但這些只是計劃投資,可能最後實施投入遠遠不止49.9萬億元。

▲圖1:26省、直轄市2020年規劃投資項目數量、2020年規劃投資總額以及2020年年內投資額

從項目數量來看,排在第一位的是山西,共發佈了7181個重大項目,預計項目總投資37879億元,2020年年內預計投資8151億元。

山西2020年圍繞4個千億級產業集群,確保全年實現固定資產投資增長20%以上,謀劃了能源重點項目近300個,總投資3000多億元;2020年計劃投資約1000億元,推動能源領域從“一煤獨大”向“多元”轉型,探索一條全國示範性能源改革之路。

從投資總規模來看,手筆最大的莫過於廣東。1230個重點項目總投資額為5.9萬億元,年內計劃投資7000億元。這1230個重點項目主要涵蓋了基礎設施工程、產業工程、保障工程三大方面。

從年內投資規模來看,河南省2020年年內投資總規模最高,達到8372億元;2020年共規劃了980個項目,涉及產業轉型發展、創新驅動項目、基礎設施項目、新型城鎮化項目等六大領域。

雖然26個省、直轄市的重點項目投資規劃接近50萬億元,但與2019年規劃投資總規模比較,部分地區規劃投資總規模並沒有增加,反而減少,比如浙江2019年規劃投資總規模為26245億元,而2020年只有8864億元,江西2019年規劃投資總規模為14058億元,2020年卻減少了2864億元。這也反映了我國並沒有啟動大規模投資刺激計劃,投資規模與往年相比仍在正常區間。

但從年內投資額來看,大多數地區2020年年內投資總規模略高於2019年,即使浙江省2020年規劃投資總規模與2019年相比差距很大,但年內投資總規模僅相差2427億元。2020年投資計劃擴張從側面反映了2020年將推進項目節奏,加快項目落地。

交通類基礎設施建設是地方投資主要抓手

由於部分省、直轄市並未完全公佈重點項目投資計劃清單,因此本文重點分析北京、上海、廣東、江蘇、河南、江西這六個省、直轄市的重點投資領域以及其中的“新基建”項目。

根據這六個省、直轄市公佈的項目情況來看,基本都投資在基建領域、產業領域和民生領域三大領域中。雖然各省、直轄市由於發展目標和優勢不同,投資建設側重點不一,但基礎設施和產業工程是各省投資的主要部分。

作為城市發展的“筋骨”,基礎設施必定是各地投資計劃中的重點部分。北京、上海是基建領域項目數量占總投資項目數量比重較大的城市。其中,交通類基建又是基礎設施建設的重中之重。

在北京公佈的100個基建項目中,交通類基建有76個,占基建領域項目總數的76%。其中有京唐城際鐵路、城際鐵路聯絡線等6項國鐵“新基建”項目,新機場線、CBD線等16項“新基建”軌道交通項目,5項市郊鐵路“新基建”項目,以及公路、道路擴寬改造等49項傳統基建項目。“新基建”、“老基建”齊頭並進,打造“軌道上的京津冀”,助力實現京津冀鐵路網“1小時交通圈”。

▲圖3:北京基礎設施類項目各細分領域占比

在上海今年公佈的152個重大項目中,基礎設施建設項目有57項,其中交通類基建項目就有44項,占比77%。浦東國際機場加速擴建、機場聯絡線開工建設等13項對外交通類項目緊鑼密鼓地開展,市內崇明線等6項軌道交通項目投入建設,還有25項道路擴建改造的市域交通項目。一系列重點交通項目上馬,助力上海在交通基建領域實現新突破。

不僅北京、上海,各個地方也都集中發力交通類基建投資建設。據不完全統計,已經公佈投資計劃的26個省、直轄市中,交通基建領域投資總額約為25447億元,占到2020年規劃投資總規模的51.8%。

可見交通類基礎設施項目已經成為地方投資建設主要抓手,不僅滿足人們便利交通的需求,而且其帶動作用較強,有助於擴大基建投資規模,推動地方經濟發展,為整體社會經濟發展提速。

產業佈局獨具特色,創新轉型各有側重

在基礎設施投資方面,交通類基建都是各省投資重點,但在產業領域投資方面,由於各省發展目標不同,在國家戰略中的定位不同,擁有的優勢和掌握的資源不一樣,產業佈局和項目選擇謀劃也各有側重。

北京和上海都被定位為國家科技創新中心,擁有我國最強的基礎科研實力,也集聚了眾多頂級高校、研究所和國家實驗室。因此,這兩個城市的產業領域投資更加偏向於科技創新、科研平台建設和大科學裝置佈局。

在北京的100個高精尖產業項目中,就包括高能同步輻射光源、交叉平台項目、分子材料與器件研究測試平台項目、綜合極端條件實驗裝置等18個交叉研究平台及大科學裝置項目;還有超高速無線通信技術研發等40項先進製造業項目;以及中關村健康大數據產業園等28項服務業擴大開放項目。

上海在152個重大項目分類上,將科技產業類排在了最前面,共有42個科技產業項目。這些項目分為9個科創中心項目、24個先進製造業項目和9個現代服務業項目三小類;其中有轉化醫學、高效低碳燃氣輪兩個國家重大科技基礎設施項目,還要建設集成電路科研平台、張江複旦國際創新中心等9個科創中心建設項目。

再來看廣東、江蘇、河南、江西四省的產業領域投資規劃。從投資規模來看,這四省產業領域投資項目數量占比最大。從投資方向來看,它們更加強調產業轉型和產業創新驅動。戰略新型產業、先進製造業等產業升級類項目是他們的重點投入方向。

例如,近幾年江蘇省確立了增強產業創新能力、推動產業轉型升級的發展目標。在240個項目中,有130個重大產業項目和20個重大產業創新載體項目,占總項目數的62.5%。

其中,重大產業項目又分為戰略新型產業、先進製造業、現代服務業和現代農業四個小分類。其中,以新一代信息技術、高端裝備、生物、新材料為主的戰略新型產業項目數量達到70個,是江蘇省投資力度最大領域。

▲圖4:江蘇省重大產業項目和重大創新載體項目分類

河南省發佈的980個重大項目中,以數字經濟、先進製造業為核心的產業轉型發展類項目高達674個,占比達到68.8%;廣東近幾年產業轉型升級較快,此番發佈的共1125個重大項目中,主要聚焦於裝備製造業、現代服務業和傳統產業升級等重點領域,推動建設535個重點產業工程項目。

這些項目清單中,體現著各省、直轄市獨具特色的產業發展格局與思路。目前,各省、直轄市在產業方面佈局愈發清晰。對於北京、上海等科研實力雄厚城市來說,科技產業是他們的核心,研發創新是產業發展最終目標;對於江蘇、廣東等產業升級中的省份來說,發展新興產業,提升現代服務業水平,實現高端智能製造,是他們的主攻方向。

民生領域補足短板,醫療衛生項目成亮點

民生領域依然是各省、直轄市投資規劃的重點,但與以往不同的是,多地公佈的民生領域重大項目投資清單中,新增加了與疫情相關的醫療衛生、公共衛生項目。這是此次相關項目中的最大亮點。

比如,在江蘇安排的10個民生項目中,就有為了應對新冠肺炎疫情,而啟動擴建省傳染病醫院(南京市第二醫院)項目。該項目包括增加住院床位、診療硬件設施等;北京的22項醫療項目中,第一項就是疾病預防中心遷建項目。該項目計劃建設11萬平方米的實驗用房、業務用房,大力投入疾病預防研究。

同時,這次疫情也暴露出我國在醫療衛生、應急管理、物資儲備等領域短板,為此各地區在民生領域重點加大醫療領域資金投入。

比如在北京的100個民生改善項目中,醫療領域就有22項,包括增加急救中心、醫院擴建、病房改造等,補足醫療資源緊缺短板;另外還有9個便民服務項目,增加1000個便民服務網點,增加物資保障。

可見,我國在民生領域投資不只是保障基礎民生,同時,更是針對短板領域進行建設,滿足高質量生活要求,提供更加優質的民生服務,從城鄉統籌到建設綠色生態家園、從基本公共服務到養老、療養等精細化服務。這才是新時代的投資方向。

“新基建”主流項目:城際軌道、人工智能

在梳理這六省、直轄市的項目清單中,我們發現5G、數據中心、人工智能等新基建項目也頻頻出現。這些“新基建”項目占多大比重?主要聚焦於哪些領域呢?對經濟發揮多大作用呢?

為了方便理解和測算“新基建”,我們把中央政策文件提出的七大領域“新基建”劃分為三個層面,一是為科技創新、新興產業提供設施支持的領域,包括5G、人工智能、大數據、工業互聯網等科技創新基礎設施,這些基礎設施一般不獨立存在,都是服務其他產業的。

二是,由新基建引發的全新配套設施,包括新能源、新材料及其應用領域配套設施(如光伏、生物質能、清潔供熱、高端製造)、無人化配套設施(如無人機、無人配送物流系統、無人化防疫系統)、衛星太空基建等。

三是,經過數字化、智能化改造的傳統基建設施,或者是為彌補某些傳統基建“短板”而生的新型細分領域。

比如傳統基礎設施的信息智能改造領域(如智慧城市、智慧交通、智慧園區、智慧農業、智慧警務、智慧消防等)、交通運輸短板領域(軌道交通、冷鏈物流等)、能源行業短板領域(核電、特高壓、充電樁、加氫站、鋰電創新、工業供汽等)、環保基建(汙水處理、垃圾處理等)、新舊動能轉換園區等。

鑒於此,我們估算這六省、直轄市共有444個“新基建”相關項目,占項目總數的13.7%。其中上海50個“新基建”項目占其項目總量比重最大,占比為32.9%;江蘇63個“新基建”項目占其項目總量的26.2%;項目總量最大的廣東省有103個“新基建”項目,僅占其項目總量的8.4%。

從“新基建”項目具體所屬領域來看,六省、直轄市中,城際高鐵和城市軌道領域的項目較多,並且北京、上海、江蘇、江西在該領域的“新基建”項目數量最大。六省、直轄市共有184個城際高鐵和城際軌道項目,占“新基建”總數的41.4%。尤其是在上海,城際軌道項目數量占其“新基建”項目的84.6%。

可見,城際高鐵和城際軌道是上述各省、直轄市“新基建”的重點投入領域。

這一方面是因為在各省、直轄市的投資規劃中,基礎設施是主軸,城際高鐵、城際軌道作為新基建最基層的基礎設施,需求量較大。更為最重要的是,其以高科技為依託,實現國內高速鐵路網、交通網數字化,不僅拉近城市間的距離,加快人才流動,同時推動區域間的資源優化配置,促進基礎設施互聯互通。這是拉動城市經濟增長、帶動周圍經濟效益提高最快的方式。

在各省、直轄市的產業佈局中,人工智能領域的“新基建”項目數量最多。據統計,在這六省、直轄市中,廣東、河南“新基建”項目聚焦於人工智能領域最多。

其中,廣東有46個人工智能領域的“新基建”項目,占其“新基建”項目總數的44.7%,包括智能製造、智能物流、智能研發、智能裝備等項目,運用人工智能技術,對技術升級改造,促進產業轉型升級,例如佛山的新一代智能製造項目、汕尾的智能產品生產項目。

除了人工智能領域外,還有5G、大數據、工業互聯網等領域“新基建”項目也遍地開花。一方面應用於技術創新領域,例如北京的5G中高頻組件創新中心,面向5G邊緣計算的新一代服務平台研發及產業化項目,提高新一代信息基礎設施核心能力。

另一方面應用於產業轉型升級領域,例如江蘇的智能電商、河南的互聯網+新經濟發展、垃圾處理項目等。通過利用新基建,促進傳統產業向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轉型,通過產業鏈上下遊聯動效應,短期可拉動大量需求,增強市場信心,提振企業經營快速恢復。長期來看,可以提供更多就業機會,市場機會,帶動智能製造、智慧交通、智慧醫療、智能製造等新興產業蓬勃發展。

除此之外,隨著倡導綠色環保,新能源領域的“新基建”項目也逐漸增多,江蘇省就有10項新能源的“新基建”項目,項目數量僅次於城際軌道領域,例如崑山寶能新能源汽車項目、江陰遠景日產三元鋰電池等。可以說,新能源也是“新基建”的重要投資領域。

由此可見,補齊傳統基建短板領域、傳統基建的數字化、智能化改造是“新基建”項目的重點。而因為疫情暴露出我國在醫療、公共安全、應急管理等領域都存在短板,也為我國未來“新基建”提供了方向。我國“新基建”項目將有更大市場空間。

如果說,當年汽車、高速公路、水道是城市發展的根基,那麼如今的5G、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就是數字化城市的輪子,支撐著城市向數字化、網絡和和智能化發展,推動著產業結構更加高端化,加快供給側改革和技術進步,釋放新的經濟增長潛力,助力消費升級拉動內需,成為經濟增長的新引擎。

50萬億從何而來:專項債為地方投資供血

各地方都有全面的投資規劃,還有提振經濟的“新基建”項目,但是這幾年地方財政吃緊,再加上遇到疫情“黑天鵝”突襲,讓地方財政壓力更大,那這50萬億投資,錢從哪兒來呢?

雖然政府預算內財政資金緊張,但其並不占地方投資的“大頭”。根據中泰證券研報顯示,地方投資資金主要來源於自籌資金,也就是所謂的社會投資。自籌資金主要由政府性基建、專項債、地方債、城投債、政策銀行金融債、鐵道債、PPP和非標等構成。

而其中專項債2020年發行規模不斷擴張,再加上投向結構調整,成為自籌資金的主力。2020年部分專項債務額度已經提前下達,1-2月發行規模已經將近1萬億元,預計今年專項債務限額會升至3萬億元。

並且2019年9月國常會明確2020年提前下達地方政府新增專項債,不得投向棚改、土儲等項目。這使得2020年專項債投向基本都以基建為主,並未涉及土儲和棚改。

據wind統計,2020年專項債主要投向其他基建,占比達到68.5%。與2019年相比,該領域大幅增長了50.5%。再加上2020年投向收費公路7.8%,2020年投於基建領域占比合計達到76.3%。因此,專項債已經成為各地方基建投資資金的主要動能。

那麼,這些資金又有多少流向“新基建”領域呢?

從具體基建細分領域看,專項債主要投於交通運輸和園區建設。根據中泰證券研報統計,2020年較2019年新增約9000多億元專項債中,投入量最大的三項分別為園區建設(約1600億元)、交通運輸(約1500億元)以及城市建設(約1000億元)。園區建設和交通運輸屬於傳統基建領域,那有多少屬於“新基建”領域?

數據顯示,軌道、產業園、新能源等在內的新基建約2400億元,而交通運輸、農林水等傳統基建項目總投入則接近5000億元。雖然“新基建”投資資金較傳統基建相比,仍然較少,但新基建占基礎設施建設總投入的比重卻不斷上升,從2018年的15%,提高到2019年的33%。

再從2020年PPP項目的行業分佈來看,“新基建”相關的軌道交通和科技行業合計規模1.3萬億元,其中軌道交通為1.2萬億元,科技類新基建為833億元,但新基建項目投資額占比僅為7%,相對來講並不高。

雖然從新基建項目數量和投入資金來看,新基建都沒有占主導地位,但任何新事物發展都有過程。

隨著新基建對經濟轉型增長貢獻越來越大,相關鼓勵政策會不斷出台。例如2020年年初明確了專項債作為重大新基建項目資本金的發行用途,提振社會資本投向“新基建”領域比例,未來新基建項目占比將會越來越大,有更大提升空間。

但這絕對不會大水漫灌,盲目投資建設,而是有針對性地,合理地投入。對此,經濟學家任澤平提出,新基建的投向要跟隨城市人口流向,在人口流入的城市群都市圈適當超前基建,使經濟社會效益最大化,避免產能過剩。

50萬億投資序幕已經拉開,“新基建”賽道已經開啟,各地都爭先恐後抓住機遇,加速賽跑,誰會在這場競賽中脫穎而出尚不可知。但毋庸置疑的是,唯有擁抱變革、加速轉型才能獲得製勝先機。

□王春蕊(新京報智慧城市研究院研究員)

編輯:李碧瑩 製圖:關育恩 校對:趙琳

投稿、合作、聯繫我們:futurecity@xjbsmartcity.com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