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萌“盲盒”娃娃走紅 氣呼呼的寶玉你喜歡嗎?
2020年03月25日18:12

原標題:呆萌“盲盒”娃娃走紅 氣呼呼的寶玉你喜歡嗎?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3月25日電(記者上官雲)最近幾年,“盲盒”相當受關註:它里裝的是一系列設計時尚的潮流人偶玩具,人們開盒前不知道自己會買到什麼。

  前不久,“《紅樓夢》盲盒”登上了熱搜:氣呼呼的寶玉、拿著酒罈子的史湘雲……曾飾演賈寶玉的歐陽奮強也在微博轉發,還開起玩笑,“這個妹妹你怕是沒見過。”

  90後楊喆是這些呆萌娃娃的主創者。她在接受中新網記者採訪時說,推出“《紅樓夢》盲盒”娃娃,是自己的夢想之一。

一枚“鐵粉”

  之所以會想到做“《紅樓夢》盲盒”,這跟楊喆的閱讀和經曆也有關係。

  她四五歲時就第一次接觸《紅樓夢》,“那套書還是圖畫本的,上面一個個漂亮的‘小姐姐’深深吸引了我。”

  “上小學後,我媽又買了注音本《紅樓夢》,我那會特別喜歡把裡面的故事講給父母聽。”有一回,楊喆正講得興高采烈,媽媽突然插嘴說了幾個細節,完全都是她沒看過的內容。

  楊喆一愣,纏著媽媽問這些內容的由來,“我媽就從書房搬來了她在大學時的全套《紅樓夢》,打那兒起,我就一頭紮進了‘書海’,也看過一些續書。不誇張的說,《紅樓夢》我真的是翻了幾百遍。”

  “《紅樓夢》里,我最喜歡的人是劉姥姥,雖然世故卻一直十分善良。”她還給自己取了個“名字”叫賈姥姥,在粉絲中一直流行到現在,“喜歡劉姥姥,但自己歲數又沒到做姥姥的年紀,那就是‘假’姥姥。”

“盲盒”里的文化味兒

  大學畢業後,楊喆去了美國學習設計,“在國外漂泊幾年,更覺得我們國家自己的文化要珍惜、要推廣出去。”

  “我有三個夢想,其中之一就是做玩具娃娃。”回國後,楊喆開始為這個夢想奮鬥。彼時,盲盒已經在國內流行。她認真考察了一下,發現跟傳統文化相關的比較少。

  從小時候到現在,她一直喜歡《紅樓夢》,機緣巧合,又認識了立誌推廣傳統文化的“石呆子”崔恒彬,大家一合計,決心一起做“《紅樓夢》盲盒”。

  “我們想做的是傳統文化與潮流玩具的一個結合,立足於傳統文化做設計,是一件很開心也很有意義的事。”楊喆把這第一個系列取名為“開闢鴻蒙”,並在網上發起眾籌。

  原本他們想籌集10萬元,但截至目前,籌集的金額已經超過了40萬元。“《紅樓夢》盲盒”第一波的十幾個娃娃在網上迅速走紅,不斷有網友催更,詢問最新進展。

“萌版”娃娃也有細微差別

  乍一看上去,“《紅樓夢》盲盒”系列娃娃都是圓乎乎的臉蛋,但其實是有分別的。

  “比如迎春,她雖然是賈府的小姐,但是懦弱怕事,嫁給‘中山狼’孫紹祖的命運也挺悲慘。”楊喆和小夥伴們就把娃娃版迎春的眉毛設計出愁苦相,表現她的木訥性格。

  另外,迎春的服飾大面積用了綠色配以黃色的花紋,即迎春花的顏色,而不是像其他小姐妹那樣比較粉嫩的顏色。

  “相比於眾籌金額,我們更關心的是大家給我們的建議和反饋。”她和小夥伴一起收集網友們對“《紅樓夢》盲盒”的評價,“很多人在討論我們娃娃的面部是否符合原著。”

  “我知道這個題材會有很多人有代入感,但是我們是先有原型娃娃CHYNEE的基礎,之後才有的《紅樓夢》這個系列,更相當於是我們的CHYNEE娃娃在COS《紅樓夢》中的人物。”她解釋。

《紅樓夢》“盲盒”娃娃的未來

  在現有基礎上,楊喆和小夥伴們還打算後續為娃娃製作不同的表情包和配件,大家可以DIY一個霸氣十足的迎春,或者把迎春手裡的配件換成李紈的鋤頭,都取決於玩家自己的腦洞。

  在判詞中,風箏象徵著探春遠嫁的命運,那麼她就手持一個小風箏。史湘雲有醉臥芍藥花叢的經曆,在蘆雪庵聯詩時也曾飲酒,所以手裡拿著小酒罈。

  每個娃娃自帶配件包,手中拿的物品和披風都可以更換。比如,林黛玉可以像原著中那樣手中拿著《西廂記》,也可以很有現代氣息地拿著一部手機,更貼近現在的生活。

  “表情也可以更換:老闆加薪了,那就把蹙眉的表情改成笑嘻嘻。”在楊喆的想法中,娃娃們喜怒哀樂的表情都應該有,“就像我們的生活一樣。”

  接下來,“《紅樓夢》盲盒”也許還會出第二個系列、第三個系列,以此類推,因為“書中的人物足夠鮮活充裕。”

  “設計更多的人物也增加了不確定性和可玩性。就像大家小時候收集《水滸傳》108將的小卡片一樣,也是我們盲盒具有童真樂趣的一面吧。”楊喆說。(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