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街陳琪:女生宅家買化妝品更多 疫情挑戰供應鏈
2020年03月24日01:03

  原標題:蘑菇街創始人陳琪:女生宅家買化妝品更多 疫情挑戰商家供應鏈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每經記者 葉曉丹 每經編輯 陳俊傑

  疫情之下,直播形式已經不僅僅局限於電商,而是普及到各行各業中。行業特點不同,輸出訴求不同。雖然電商直播背後仍以商家賣貨訴求為主,但這既需要貨品提供,也需要物流方面的配合。

  疫情發生對整條供應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那麼,重構“人貨場”的電商直播產業鏈受到了哪些衝擊?全民直播對電商直播會帶來“擠出”效應麼?

  蘑菇街(NYSE:MOGU)自2016年就開始發力直播行業,2020財年第三季度財報顯示,直播業務GMV占平台總GMV的比重已達53.2%,疫情對平台直播業務帶來了多大影響?對產業和公司業績又將帶來哪些變化?近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以下簡稱NBD)專訪了蘑菇街創始人、董事會主席兼CEO陳琪。

  疫情帶來三大影響

  NBD: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對蘑菇街帶來了哪些挑戰和機遇?

  陳琪:挑戰還是蠻明顯的,在初期主要是我們團隊能不能順利來上班,因為公司空轉,成本還是挺高的。受疫情影響,我們把在家上班的這些機製都建立起來了,包括IT系統提前改造等。

  第二階段,我們碰到的最大問題是主播不能上班,因為我們的業務裡面直播的比重已經比較大了,主播不能工作對公司影響挺大。不少主播被隔離在家,去不了工作室收不到樣品。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也盡快行動,包括給主播供貨,幫主播去談品牌。實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對直播的形式進行調整,將貨品的展示與主播直播之間分開,各種各樣的技術方法和運營方法都上。所以這一關其實也差不多花了兩週的時間,才勉強弄好。

  再往後一個階段遇到的最大問題,是在商家供應鏈上。因為平台受到倉庫關門、市場不開門、工廠找不到工人、發貨發不出來等問題的影響,貨品方面的衝擊還是蠻明顯的。我們收集到商家的很多需求後,啟動了“海闊”項目,推出七項優惠舉措,“撮合”在供應鏈上遇到問題的商家和主播。

  NBD:從成交量上來看,疫情對蘑菇街帶來了怎樣的衝擊?

  陳琪:成交量上的衝擊肯定明顯。以往電商平台成交也就春節前後兩週左右的時間受影響,現在整個疫情期間成交量是肯定有衝擊的,但是因為上市公司原因,現在並不能披露特別詳細的情況。

  從長遠來說,對我們平台應該是好事,因為有更多的消費者去嚐試看直播,有更多的品牌和供應商願意和主播合作,然後有更多的主播也會更加清晰地認識到,一個好的平台、一個有能力賦能的平台,對他們的成長、抗風險能力等是非常重要的。長期來說,我覺得對我們一定程度上是利好。

  NBD:蘑菇街定位為女生專屬的一站式消費平台,從成交數據來看,疫情期間,平台消費者的消費習慣有無發生改變?

  陳琪:從消費者消費商品的角度上來講,是有明顯變化的。主要是品類的比例差別,化妝和護膚品類佔比在疫情期間明顯高過之前。而服裝品類受到一些衝擊。原本現在應該是春裝最熱鬧的時候,但是因為疫情等原因,產能還是受到了比較大的影響,現在的服裝企業基本上都已經盯住5月底6月初的夏裝了。

  NBD:對於大多數人來說,居家抗疫是一種最常見的方式,抗疫防護物資在疫情期間是剛需,有一些電商平台也會以防疫物資的購買作為引流的一種方式,平台有無在品類上進行擴充?

  陳琪:疫情期間,消費者的需求是發生變化的,比如說對服裝的需求不那麼強烈,食品、果蔬、防疫用品等成為了高頻消費。但這些確實和我們的品類定位差距比較遠,所以我們沒有去重點做這個。

  事實上,在疫情暴發後,公司內部也討論過是否要增加防疫用品、生活用品等品類。確實,如果我們想保銷售額的話,可能應該更多引入這些品類。但是我們內部討論,覺得作為以時尚商品導向為主的一個平台,總體上還是要堅持我們的定位,不能說短期有困難或者短期碰到一些挑戰,然後就把自己長期的定位給改變了。

  NBD:從您的瞭解來看,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給整個時尚產業鏈帶來的衝擊主要在哪幾個方面?

  陳琪:在平台對應的品類裡面,疫情的衝擊主要體現在我上述提到的服裝產業,春款服裝受到重大沖擊。大量的服裝企業,包括品牌企業、生產製造的企業、供應鏈企業受衝擊非常大。

  從產業鏈上遊來看,工廠的產能,包括原材料、面輔料都會受到相應的影響,可能要到秋季才能緩過來。同時對品牌服裝企業的衝擊也很大,大部分品牌企業以線下銷售為主,疫情對線下的人流量影響非常大,從長遠來看,這次疫情會讓更多的服裝企業意識到,要更加重視渠道的均衡佈局。

  NBD:從服裝產業看,這兩年已進入存量競爭階段,疫情會加速行業洗牌麼?

  陳琪:疫情帶給服裝產業主要是短期的影響,對於那些行動快、轉型快的企業,我覺得可能也是一個很大的機會。當然,也有一些企業會被洗掉。

  人盯人摸底市場恢復情況

  NBD:我們關注到此前有媒體報導,電商平台上,有的商家因疫情出現庫存積壓,有的商家又因物流停頓,出現斷貨的情況,入駐蘑菇街平台的商家在疫情期間有無出現類似困境?怎麼看這兩種現象背後的運營模式?

  陳琪:大多數積壓是發生在品牌企業里,大多數的斷貨是發生在中小類、以現貨批發為主的企業里。品牌主要是生產模式,中小商家主要是現貨模式,這跟他們的經營模式是相關的。現貨模式主要就是說快速下單、快速生產,所以一旦產量出問題它就斷貨。品牌每年就三季、四季,有些能力強的一年能做到六季、七季,都是非常早就規劃好。採購面料、做好設計,然後生產,把貨囤好。可是這個疫情沒有人能預計到,結果就是品牌企業積壓庫存,現貨的這些批發商、經銷商斷貨,現在就是這樣的狀況。

  我們其實也著急,過去兩個月,每週都在摸底,我們的同事針對各個產業帶,針對各個市場都是人盯人,哪個產業帶開始恢復了?哪個產業帶可以發貨了?哪個市場開門了?這是按天來盯的,不盯住不行,因為你必須按照政府的要求迅速響應,然後幫助我們平台上的這些企業能夠盡快地恢復生產,恢復銷售,這是最關鍵的。

  NBD:對平台而言,後面還是以直播的方式來幫助商家消化庫存?

  陳琪:這是我們的一個選擇,因為我們的主播還是有非常高的活躍度,粉絲活躍度也仍然非常高,反正閑在家裡也沒事。但是他們的問題就是缺貨,我們現在能做的事情,首先讓有庫存的把貨給搬出來,然後可以銷售。沒有產能的,沒有現貨的,只能等著逐步恢復了,根據政府的安排逐步恢復產能。

  NBD:此次疫情也直接帶動了“宅經濟”的爆發,由於大家出行受限,很多行業都推出了直播的形式來吸引用戶,但人的精力是有限的,直播產業大爆發,對於你們而言,會不會造成“擠出”效應?

  陳琪:疫情帶來的短期特殊情況,直播產業爆發,會讓更多人知道有些事情可以通過直播的方式去實現,在新的場景裡面帶來一些新的市場機會。但是電商直播的邏輯並不是跟大家搶時間,只是說通過直播的方式,我可以更好地看到商品全貌,消費者可以得到更全面的服務。電商直播的場景和其他的直播場景之間並不是競爭關係。

  2020目標:時尚電商直播頭號玩家

  NBD:蘑菇街公佈的2020財年第三季度財報顯示,直播業務GMV占平台總GMV的比重已達53.2%,2020年,蘑菇街會繼續加碼直播業務麼?接下來的直播業務策略會不會有調整?

  陳琪:對我們這些時尚類的商品來說,直播太合適了,直播很明顯在提升客戶體驗,所以無論有沒有疫情,我們在直播方面肯定是會加大投入,而且消費者的反應以及自己本身業績的變化,也確實證明我們判斷正確。所以繼續投入直播是肯定的。在去年我們的直播佔比已經過半了,到今年肯定還會再漲,我覺得到今年年底的話肯定是占大部分,甚至絕大部分都是有可能的。

  此次疫情對我們直播業務,大的戰略層面上不會有影響,戰術層面上是會有些影響的。比如此前推出的海外溯源活動,考慮到現在海外疫情蔓延,我們會考慮是否在國內開展這一活動。

  NBD:2020年,很多消費者提高了“守住現金流”的意識,在消費支出上會不會不如以往大方?更偏向保守消費?

  陳琪:這個答案我現在比較難回答,因為時間還不夠讓我們看到足夠多的證據。短期來看,消費者的時尚需求有一定程度降低,但從長期來說,大家是否說因為經曆了這個疫情,造成心理上發生什麼變化,要更多的守住現金等,可能還需要更長時間的觀察。

  NBD:這幾年,蘑菇街一直在謀求轉型,我們看到有直播業務的佈局,也同樣存在業績方面的壓力,作為上市公司創始人,如何消化企業發展路上的壓力和動力?

  陳琪:壓力必然天天有,就提高自己的抗壓能力。目標就是我們的動力,你咬住了這個目標絕對是不能鬆的,一定是要把這個山頭攻下來了,那就必須要攻下來。其實對我們來講感覺還好,並沒有覺得現在這個狀況對我們的發展會產生特別大的壓力。我更覺得可能疫情會給我們帶來一些新的機會,比如說增加知名品牌商品在蘑菇街的比重,疫情反而在一定程度上幫助我們加速了這樣一推進過程。

  今年的目標還是很清晰,我們必須成為時尚電商直播的頭號玩家。當前直播行業有很多互聯網巨頭入場,從體量來看,巨頭的大體量還是有優勢的,我們作為一個相對規模小的企業,我們必須一方面更加努力,更加拚命。第二方面還要持續創新,跑在最前面,才有可能成為頭號玩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