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貨幣互換協議“失效” 機構大舉拋售亞太股票加碼現金
2020年03月24日00:47

原標題:美聯儲貨幣互換協議“失效” 機構大舉拋售亞太股票加碼現金

“不少離岸銀行均認為美聯儲此次貨幣互換規模是遠遠不夠的。因為此次疫情所造成的全球美元荒局面,與2008年次貸危機截然不同。”

儘管上週末美聯儲與澳州、韓國、新加坡等多國央行簽訂總額4500億美元貨幣互換協議,全球金融市場美元荒狀況依然未能得到有效緩解。

3月23日收盤時,韓國股市跌幅超過5%,盤中一度觸發下跌熔斷機製,同日澳州股市與新加坡股市開盤也一度大跌8.2%與10%。

“3月23日,全球基金都在不計虧損地拋售權益類資產籌集美元頭寸。”BK Asset Management宏觀經濟研究主管Boris Schlossberg向記者透露,目前這些機構投資者的大舉減持行為,不僅僅是為了填補歐美股市杠杆投資交易保證金缺口,還有應對巨額贖回壓力的考量。

一家全球大型FOF機構亞太區首席代表向記者坦言,隨著疫情全球擴散,他們內部決定將美元現金比重抬高至30%-35%,權益類與固定收益類資產分別減持15個百分點與7個百分點。這背後,是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擴散對全球實體經濟造成的衝擊,已經遠遠超過他們的預期,迫使他們只能選擇最保守的避險策略。

在布朗兄弟哈里曼(BBH)全球外彙策略主管Marc Chandler看來,美聯儲的4500億美元貨幣互換協議之所以沒能挽回亞太股市下跌頹勢,另一個重要原因是亞太國家離岸銀行仍在大舉拋售當地權益類資產籌集美元。究其原因,這些銀行擔心疫情擴散導致當地經濟受重創,大量企業信貸壞賬驟增衝擊銀行資本充足率,因此他們只能盡快拋售權益類資產籌資“充實”資本金。

離岸銀行拋股籌資的苦衷

記者瞭解到,離岸銀行拋售權益類資產,從上週起迅速升溫——隨著歐美股市大跌,眾多金融機構紛紛降低離岸美元互換敞口、Libor-OS利差飆升、全球主要貨幣基準互換利率走闊,以及VIX恐慌指數大幅走高,均導致美元融資成本雙雙大漲,迫使離岸銀行只能依靠拋售權益類資產籌集美元頭寸。

“最初離岸銀行主要先拋售美國境內權益類資產籌資,很快他們手裡的美國資產大幅減少,只能拋售其他國家權益類資產救急。”Marc Chandler指出。

其間美聯儲與多國央行注意到這個問題——若美元荒狀況在各國蔓延,有可能造成更大規模的各國權益類資產拋售潮。因此美聯儲與G6國家採取貨幣互換同時,還與其他9個國家簽訂4500億美元貨幣互換協議,通過向各國直接釋放美元流動性,減輕各國美元頭寸緊張壓力。

然而,此舉沒有收到良好效果。3月23日,接受美聯儲貨幣互換協議的澳州、韓國、新加坡等國股市依然大跌。

“大量離岸銀行仍在大舉拋售亞太國家權益類資產,並將當地貨幣換成美元頭寸。”一位香港銀行外彙交易員向記者透露。這導致一些亞太國家資本外流加劇與貨幣彙率大幅走低,比如印度股市大跌10%觸及熔斷,導致印度盧比兌美元彙率首次跌破76整數關口。

在他看來,這背後,一是不少離岸銀行認為4500億美元貨幣互換協議不足以扭轉這些國家美元頭寸緊張局面,只能繼續拋售當地權益類資產籌集美元,二是當天美股期貨盤前持續大跌,引發市場恐慌情緒升溫,迫使離岸銀行加大資產拋售避險力度。

一家歐洲銀行亞太區債券交易員表示,3月23日他們拋售亞太國家股票所籌集的美元資金,一部分用於滿足當地企業客戶的融資需求,一部分則返回總部填補資本充足率缺口,因為銀行總部預計疫情全球擴散導致多國經濟停擺,會令企業信貸壞賬增加,銀行需要更多資本金用於壞賬核銷與維持資本充足率符合金融監管部門要求。

“其實,不少離岸銀行均認為美聯儲此次貨幣互換規模是遠遠不夠的。因為此次疫情所造成的全球美元荒局面,與2008年次貸危機截然不同。此次疫情先重創了實體經濟,再引發金融市場恐慌,美聯儲的貨幣互換規模必須兼顧各國實體經濟與金融市場的美元需求,可能需要數萬億美元。”這位債券交易員直言。

全球基金急需現金應對贖回潮

隨著全球股市持續下跌,越來越多全球基金也紛紛採取“現金為王”的避險策略。

“3月23日我們差不多減持了15個百分點的亞太股市投資組合倉位,將它換成美元持有避險。”一位全球宏觀經濟型對衝基金經理告訴記者。

記者注意到,這也造成一系列連鎖反應——由於全球多數基金都是通過減持高流動性的亞太股市ETF產品籌集美元頭寸,因此ETF只能大舉拋售股票套現資金,導致當天亞太多國股市遭遇大跌。

這位宏觀經濟型對衝基金經理向記者透露,這也是無奈之舉。因為上週以來他們已收到多家LP機構投資者的份額贖回申請,其中包括大型養老基金與FOF機構。

“這也是我們最擔心的事。”他坦言,他們更看重長期經濟發展所帶來的投資紅利,不大會因為金融市場短期劇烈波動而撤資,如今他們突然撤資,可見他們對疫情衝擊下經濟長期發展狀況持謹慎態度。

“以往金融危機都是金融系統受到衝擊,再波及實體經濟成長。此次他們無法釐清實體經濟壞賬激增與金融市場系統性風險爆發的傳導機製,哪些金融品種會最先遭遇重創,哪些可能被低估,哪些仍隱藏巨大的投資風險。” 前述全球大型FOF機構亞太區首席代表坦言,現金為王似乎已成為“最靠譜”的投資策略。

值得注意的是,3月23日晚美聯儲決定將不限量按需買入美債與機構住房抵押貸款支援證券,包括本週每天都購買750億美國國債與500億美元MBS等措施。截至北京時間3月23日22:30,美國道瓊斯指數與標普500指數依然下跌逾1%,僅有美元指數應聲回落至101.8附近。

“這次我們面對的疫情風險,已經不是各國央行大幅貨幣寬鬆所能解決的。因為疫情令各國經濟停滯一天,金融市場與實體經濟可能需要逾千億美元維持運轉並避免巨額壞賬爆發。機構現金為王的投資策略仍將延續一段時間。”Marc Chandler指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