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特朗普創造美國“甩鍋”政黨文化
2020年03月24日16:05

原標題:美媒:特朗普創造美國“甩鍋”政黨文化 來源:參考消息網

參考消息網3月24日報導 《今日美國報》網站21日發表題為《新冠肺炎大流行時期的特朗普:權力越大,責任越小》的文章稱,特朗普創造了一種逃脫罪責、推諉扯皮和推卸責任的政黨文化。文章編譯如下:

美國總統的職責是維護憲法,確保法律得到忠實的執行。但在這位總統看來,稱讚自己做得很出色是他的職責。

特朗普應對新冠肺炎疫情的措施是:承諾病毒會自行消失,去打高爾夫球,指責中國,責怪媒體,責怪民主黨,說謊,試圖賄賂德國的疫苗公司,並自詡應對疫情的措施完美。

在被要求用1至10分的標準對其戰“疫”措施打分時,特朗普給自己打出了10分。記住,他曾把自己比作“一名超級名模,覺得自己特別特別棒”。他給自己打的10分卻是大多數人眼中的0.01分。

兩年前,特朗普給自己的總統任期表現打分。他說:“我給自己打A+。我唯一沒有做好的事情就是媒體對我進行不公平的報導。”

最近,他說了同樣的話。他說:“我們唯一沒做好的就是讓媒體宣傳得不好。我們的工作很出色,但沒有得到讚揚。”

對他而言幸運的是,有福克斯新聞頻道的存在。該新聞頻道的主持人傑西·沃特斯最近說:“他(特朗普)有細菌恐懼症,對中國持強硬態度,而且是邊境問題上的鷹派。他是抗擊新冠病毒的完美總統。”只有福克斯新聞頻道認為總統應當是有潔癖且排外的。

在特朗普的授意下,共和黨人將新冠病毒歸咎於中國。

紐特·金里奇在1995年出版的《重塑美國》一書中寫道:“當遇到問題時,一個真正的美國人不會問‘我該怪誰?’”然而,金里奇卻在17日指責媒體未能讓保守派認真對待新冠肺炎疫情。他在推特上發文說:“完全不誠實的左翼新聞媒體帶來的一大危險後果是,大多數美國人不相信他們的大肆報導,認為這些報導都是假的。”

任何人都不應該相信“完全不誠實”的人,而很多人卻相信。根據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和美國公共廣播公司聯合展開的一項新民調顯示,37%的美國人“非常相信或極為相信總統有關新冠病毒的說法”。也就是,超過三分之一的美國人相信一個撒謊者有關一個他幾乎一無所知的問題的說法。

特朗普並沒有製造這種大流行病。他所創造的是一種逃脫罪責、推諉扯皮和推卸責任的政黨文化,而這個政黨曾經以履行個人責任為榮。

特朗普在談到聯邦政府應對新冠肺炎疫情的措施時說:“我根本不用承擔責任。”

特朗普把不是他做的好事歸功於自己,而把他做的壞事都歸咎於他人,幾乎在每件事上他都是如此。

2013年,特朗普還曾是杜魯門式的人物。當時,他在推特上說:“作為領導人:無論發生什麼,你都負有責任。如果沒有情況發生,那你就是負責任的。”

因為特朗普現在是領導人,情況就不同了。現在,他的新信條是:權力越大,責任越小。

【延伸閱讀】外媒文章:特朗普“汙名化中國”意在鞏固執政前景

參考消息網3月24日報導 英國《一週》週刊網站3月20日發表的文章指出,特朗普把新冠病毒拉入文化戰,是為了鞏固自己的執政前景。

文章稱,流行病歷史上常有替罪羊,這並不怎麼令人震驚。如果和平與繁榮讓開放社會成為可能並得到鼓勵和維持,那麼一種病毒引發的猜疑和恐懼就會刺激各種大門猛然關閉,封鎖了可以通行的邊境,封閉了開放的思想。人們躲起來並帶著偏見,待在家裡,待在國內,希望保護自己不受感染。

文章認為,這就是1918年的致命性流感被稱為西班牙流感的一個原因,不是因為它真的起源於西班牙,而是因為給它貼上這樣的標籤可以讓世界各國把矛頭指向一個在一戰中保持中立的國家。尋找一個替罪羊。

因此,自稱是民族主義者的特朗普政府以及部分追捧他的網站和右翼有線電視台、電台將新冠病毒稱為“中國病毒”。

他這樣做的原因是因為即使在最好的時期,特朗普想的也是“美國優先”,把國際社會看成是對手間的零和競爭。這也是因為特朗普長期都把中國看成是美國最可怕的地緣政治對手。因此,把這種威脅美國人生命並削弱世界經濟的病毒歸咎於北京,能鞏固他的執政前景。

(2020-03-24 15:35:41)

【延伸閱讀】紐約時報:特朗普在危機時刻放棄美全球領導地位

參考消息網3月23日報導 美國《紐約時報》網站20日刊文稱,新冠病毒疫情蔓延之際,美國繼續後撤,不再扮演慷慨的全球領導者。文章編譯如下:

打著“美國優先”的旗號,美國總統特朗普退出了巴黎氣候協定,質疑聯合國和北約的作用,對二戰之後美國建立和領導的多國機構表示厭惡。

隨著新冠病毒危機在全球範圍內升級,美國繼續後撤,不再扮演慷慨的全球領導者。長期以來,作為全球領導者的美國能夠協調各國力量,雄心勃勃地應對全球緊急狀況。

“美國不再為全球服務了”

在2008年的經濟危機和2014年的伊波拉疫情危機期間,美國承擔了全球響應措施協調者的角色——有時做得不夠完美,但得到了盟友甚至敵人的認可和感謝。

2003年,時任美國總統小布殊製訂了一個名為“總統救濟愛滋病患者應急計劃”的項目,迄今已提供高達900億美元資金,被視為抗擊單一疾病的最大項目。僅在非洲,這個項目就拯救了成千上萬的生命。

但這次美國沒有採取這類措施。

德國馬歇爾基金會高級研究員揚·特肖說:“特朗普總統領導的美國存在一種新的自私。”特肖認為,雖然所有國家都採取行動保護本國,但在傳統意義上,美國認為承擔全球領導者責任具有更廣泛的影響力。

特肖認為,特朗普毫不掩飾的民族主義和“美國優先”的口號,加上此次先後將新冠疫情歸咎於中國和歐洲,還有他對事實的各種錯誤陳述,都“意味著美國不再為全球服務了”。

特肖說:“美國一直擅長利己,但也一直非常慷慨。這種慷慨似乎不複存在了,這對世界來說是壞消息。”

位於柏林的德國國際與安全事務研究所的國際安全問題分析員克勞迪婭·梅傑說,疫情還未達到頂峰,所以應當調整判斷。她說:“但這場危機證實了美國政治領導力的結構性變化。”梅傑還說:“不存在美國全球領導力或者美國模式。成功的做法應該是像應對伊波拉疫情一樣,控製住國內疫情,團結盟友,領導聯盟,提供全球公共產品,組織全球響應。”

她說,與此相反,美國各機構“似乎無法應對國內疫情”,而且存在“特朗普式單打獨鬥的應對措施”。

中國已擅長運用軟實力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中國,中國借助嚴格的隔離措施有效管控住局面,其他國家正在研究這些舉措。

中國還向意大利和塞爾維亞提供援助,包括必需的醫用外科口罩和呼吸機,並派遣醫療人員,這兩個國家譴責歐洲盟友沒有及早高效施以援手。

18日,中國向歐盟提供總計200萬隻醫用外科口罩、20萬隻高防護等級的N95口罩和5萬份檢測試劑。20日,中國向比利時提供幾百萬隻口罩。

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甚至向美國提供援助,承諾將向美國提供50萬份檢測試劑和100萬隻防護口罩。

梅傑說:“這是一場嚴肅的敘事之爭。中國人已經變得擅長運用美國曾經使用的工具——軟實力。”

因此,隨著中國向意大利和塞爾維亞提供援助,梅傑說:“這是在問:‘你們的歐洲朋友在哪?’而且讓人感覺中國在行動、在協調、在領導。”

她說,但是美國“似乎不願或不能發揮領導作用”。

危機或標誌全球大轉變

對許多歐洲朋友來說,美國國內的應對措施令人沮喪。

前歐洲議員、現就職於斯坦福大學網絡政策中心的瑪麗徹·沙克說,美國的“分裂程度如果沒有超過歐洲,至少也跟歐洲不相上下”。

她說:“美國看上去更加脆弱,某種程度上是因為美國不具備歐洲現有的社會結構。知道有兜底的安全網,還是讓人感到安慰。”

沙克最擔心的是“社會凝聚力的瓦解,而美國面臨的風險比歐洲更大”。沙克說:“我希望能出現更具建設性的協調,而不是像特朗普那樣大吵大嚷、信口開河,否認存在的問題,而像德國這樣的國家說,如果疫苗研製取得成功,會提供給所有人。”

而歐盟正努力維持內部邊境對自由貿易開放,更不必說歐盟內部自由旅行,而且要維護歐盟核心的單一市場原則。有人懷疑,免簽證自由旅行是否會再次保持不變。

英國《歐洲之聲》週刊前主編蒂姆·金在美國《政治報》上撰文稱,這場危機標誌著“數十年艱苦談判構建起來的秩序匆促瓦解”。

但他寫道,隨著歐盟採取行動放鬆規則,更有效地應對危機,或許這也是歐盟開始成為“一個更老練成熟的政治權威”的時候。

回溯過往,這場危機可能也標誌著全球根本性轉變的到來。

梅傑問道:“這對未來五年的大國競爭意味著什麼?十年後我們會說,‘這是中國崛起、美國衰落的時刻’,還是美國重回巔峰?”

(2020-03-23 15:26:19)

【延伸閱讀】境外媒體:特朗普先生,“美國流感”這個稱呼怎麼樣?

參考消息網3月23日報導 外媒稱,美國總統特朗普最近在提及全球新冠疫情時,越來越多地稱新冠病毒為“中國病毒”,有一張照片甚至顯示,他劃掉了其講話稿中衛生專業人士所使用的醫學術語。此舉也引發美國亞裔尤其是華人群體的不滿和擔憂。

據美國《新聞週刊》網站3月21日報導,加利福尼亞州乃至全美各地的機構和議員都在譴責特朗普最近關於新冠病毒的言論。他們說特朗普的言論有意或無意地助長了針對華裔和亞裔人群的偏見和暴力。

據報導,一些民權組織宣佈成立一個報告中心,用於追蹤加州及全美針對亞裔的暴力和歧視事件。加州眾議員邱信福說,創建該報告中心的動機是媒體和其他機構最近報導的300多起歧視事件。邱信福說:“特朗普以前也向移民群體宣戰過,他知道他傷害了美國亞太裔群體。他正在故意挑撥離間,目的是為了掩蓋他自己的無能。”

總部位於舊金山的華人權益促進會的聯合執行主任辛西婭·蔡(音)說,她與最近幾週遭到襲擊的亞裔美國人交談過,其中一名女子在舊金山街頭被陌生人吐口水,那個人罵她“把病毒帶到美國”。辛西婭·蔡說:“這一切都發生在我們為疫情而努力、盡心照顧他人之際。而現在,我們又成了替罪羊,背上了新的負擔。”辛西婭·蔡和她的同行們將針對亞裔暴力升級的主要原因歸咎於特朗普和他使用的“中國病毒”一詞,這個詞對亞裔美國人產生了實質性影響。

報導稱,中國官員對特朗普的言論表示譴責。

美國疾病控製和預防中心反對這種措辭,該中心主任羅伯特·雷德菲爾德本月早些時候說,將新冠病毒稱為“中國冠狀病毒”是“絕對錯誤和不可取的”。

世界衛生組織也建議不要對新疾病使用地域稱呼。

民主黨籍國會參議員伊麗莎白·沃倫發推文說,特朗普的措辭是歧視性的,有損疫情應對行動。民主黨籍國會眾議員劉雲平在《華盛頓郵報》上撰文指責特朗普煽動仇外恐慌,並猛烈抨擊他對疫情的應對措施。

邱信福說,全國各地的民選官員需要站出來譴責妖魔化亞裔美國人的言論。

有海外華人甚至在香港《南華早報》網站以諷刺的筆觸撰文指出,如果我們按照特朗普的“起源說”,近年來發生的很多事件都有資格以美國的名字來命名。

該文作者在這篇題為《特朗普先生,“美國流感”和“西方金融危機”怎麼樣?》的文章中指出,2009年,H1N1流感疫情在美國暴發,隨後蔓延到世界各地。也許,特朗普和蓬佩奧現在應該把H1N1流感稱為“美國流感”。

文章還稱,與此同時,人們仍將2008年至2009年的金融崩潰稱為全球金融危機,而當時這場危機始於美國,主要波及歐洲。特朗普先生,請從現在開始把它們稱為“美國流感”和“西方金融危機”吧。

資料圖片:3月13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前)在華盛頓白宮的記者會上講話。新華社記者 劉傑 攝

(2020-03-23 15:17:03)

【延伸閱讀】“美國人很慌,說點什麼?” 特朗普:你是個糟糕的記者

參考消息網3月22日報導 美媒稱,在20日召開的吹風會的大部分時間里,美國總統特朗普都在大發雷霆,並同記者爭辯,他認為記者對政府的反應過於苛責,且特朗普再次就抗疫前景提供了一幅樂觀圖景。

據美聯社3月20日報導,即使美國尚未出現預料中的大波新病人,但醫護人員已經在拚命尋求幫助。有記者就檢測試劑盒持續短缺和醫療物資一直不足的情況提問,特朗普卻對這些問題嗤之以鼻。他表示,甚至提到這些問題都是成問題的。

有記者要求特朗普對困在家中陷入驚恐的人發表講話,特朗普卻對這個問題本身表示反對。

特朗普回應說:“依我說,你實在是個糟糕的記者。我認為你在向美國人民釋放一個很壞的信號。美國人民正在尋找答案,他們正在尋求希望,而你卻在聳人聽聞。”

報導稱,當晚些時候在吹風會上被問到同一個問題時,副總統邁克·彭斯回應說:“別害怕。保持警惕。”

(2020-03-22 09:16:52)

【延伸閱讀】特朗普政府對疫情反應滯後,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道出真相

參考消息網3月22日報導 據英國《獨立報》22日消息,前美國總統國家安全顧問蘇珊·賴斯指責總統特朗普未能為全球大流行病做好充分準備,儘管已經有大量警告。

賴斯女士在奧巴馬政府應對伊波拉危機的行動中發揮了關鍵作用,她說,她的團隊曾向即將上任的特朗普政府官員簡要介紹了爆發另一場流行病的風險。她說,作為這項工作的一部分,她的團隊進行了一次演習,探討在全球大流行的情況下應該做些什麼。

“我們知道這是一個迫在眉睫的嚴重風險。”她對記者說,“這就是為什麼在奧巴馬政府領導下,我們設立了全球衛生安全和生物防禦辦公室。我們為其配備了一名高級官員,確保他們能夠直接向總統國家安全顧問和國土安全顧問報告。兩年前,這個辦公室被撤銷了。”

特朗普政府決定在2018年解散該辦公室,這被認為是現政府對冠狀病毒疫情反應滯後的一個原因。

就連現任的特朗普政府官員也說,該辦公室發揮了有益的作用。

美國國家過敏症和傳染病研究所主任安東尼·福西上週對國會說:“如果辦公室還在,那會很好。”

他說:“我不一定認為這是個錯誤(取消這個部門)。 我想說,我們與那個辦公室合作得很好。”

特朗普為其政府的滯後反應辯護說,冠狀病毒的流行“讓世界措手不及”。

賴斯女士說,這種說法是“錯誤的”。

“當美國總統幾乎每天都站起來說:‘誰能想像到這一點?誰能預料到這一點呢?我們不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這是錯誤的,我們不僅知道有可能出現這種情況,而且我們應該像奧巴馬政府那樣為之做好準備,我們給了他們在特朗普政府中做到這一點的必要手段。”(編譯/軒軒)

(2020-03-22 08:21:33)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