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呼籲“別讓特朗普跑了”
2020年03月24日16:35

原標題:美媒呼籲“別讓特朗普跑了” 來源:參考消息網

參考消息網3月24日報導 美國《紐約時報》專欄作家雅梅勒·布伊20日在該報網站發表題為《別讓特朗普跑了》的文章指出,美國針對當前的疫情“甩鍋”中國只為轉嫁矛盾,特朗普政府應對疫情負責。文章編譯如下:

美國總統特朗普和共和黨正試圖把人們的視線從他們災難性的失敗上轉移開。

全世界都知道,特朗普兩個月前稱讚了中國政府對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處理,同時對美國所受威脅的嚴重程度輕描淡寫。他在1月22日接受媒體採訪時說:“形勢完全可控。”他在推特上說:“中國非常努力地遏製冠狀病毒。美國非常欣賞他們的努力和透明。”

現在,當然了,特朗普一邊否認任何人能夠預知這場大流行(“我認為全世界都為此感到吃驚”),一邊宣稱早已預料到災難的嚴重程度(“這是大流行,早在它被稱作大流行之前我就感覺它是了”)。類似地,他還從稱讚中國政府轉變為攻擊中國政府。

特朗普政府說,中國應該為病毒傳播負責。但考慮到這位總統此前曾稱讚中國的應對行動,這種說法站不住腳。

事實很可能是特朗普在竭力自救。他改變對病毒的稱呼就發生在股市暴跌、外界嚴厲批評他應對遲緩之後不久。美國在病毒檢測方面嚴重落後於其他國家,美國的醫院也基本沒有為重症病人激增做好準備,但特朗普不但不面對失敗,反而煽動種族主義。他不是通過修正自己的錯誤,而是通過煽動對外國威脅的恐懼來實現反彈。

在特朗普的帶領下,共和黨的議員、活動人士和官員紛紛採納他對病毒的新稱呼,同時避而不談特朗普是如何應對疫情的。

這些做法一個比一個蠢。特朗普沒有在最關鍵的時候採取行動,如今他的盟友紛紛站出來講話,力求把人們的目光從特朗普糟糕的表現轉移到一場言語之爭上。

有人可能會認為,促使政府採取更積極的應對措施符合共和黨人利益,但事實上,共和黨內更瞭解這種威脅卻不願聲張的成員不止特朗普一人。

今年1月,來自佐治亞州的參議員凱莉·萊夫勒在剛剛就職兩週後參加了一場內部舉行的冠狀病毒信息發佈會。這場發佈會由包括國家過敏症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安東尼·福西在內的政府官員舉辦。據美國野獸日報網站報導,凱莉·萊夫勒和她的丈夫當天開始拋售數百萬股股票,並且在接下來的幾週持續賣出。他們也買入了股票:有一家公司專門開發幫助人們遠程辦公的技術,他們買入了這家公司價值10萬至25萬美元的股票。

萊夫勒似乎感覺到了危險。但她對公眾可不是這樣說的。她在2月發佈的推文中說:“唐納德·特朗普及其政府在保證美國人健康安全方面做得非常棒。”

公眾需要知道,共和黨要為當前的疫情負責,就像它要為當年的“大蕭條”負責一樣。需要知道的是,面對致命的流行病,一些共和黨議員似乎只想著獲利,而不是做準備。它需要明白,共和黨治理的致命無能是一個特點,而不是一個缺陷。

【延伸閱讀】美媒:特朗普創造美國“甩鍋”政黨文化

參考消息網3月24日報導 《今日美國報》網站21日發表題為《新冠肺炎大流行時期的特朗普:權力越大,責任越小》的文章稱,特朗普創造了一種逃脫罪責、推諉扯皮和推卸責任的政黨文化。文章編譯如下:

美國總統的職責是維護憲法,確保法律得到忠實的執行。但在這位總統看來,稱讚自己做得很出色是他的職責。

特朗普應對新冠肺炎疫情的措施是:承諾病毒會自行消失,去打高爾夫球,指責中國,責怪媒體,責怪民主黨,說謊,試圖賄賂德國的疫苗公司,並自詡應對疫情的措施完美。

在被要求用1至10分的標準對其戰“疫”措施打分時,特朗普給自己打出了10分。記住,他曾把自己比作“一名超級名模,覺得自己特別特別棒”。他給自己打的10分卻是大多數人眼中的0.01分。

兩年前,特朗普給自己的總統任期表現打分。他說:“我給自己打A+。我唯一沒有做好的事情就是媒體對我進行不公平的報導。”

最近,他說了同樣的話。他說:“我們唯一沒做好的就是讓媒體宣傳得不好。我們的工作很出色,但沒有得到讚揚。”

對他而言幸運的是,有福克斯新聞頻道的存在。該新聞頻道的主持人傑西·沃特斯最近說:“他(特朗普)有細菌恐懼症,對中國持強硬態度,而且是邊境問題上的鷹派。他是抗擊新冠病毒的完美總統。”只有福克斯新聞頻道認為總統應當是有潔癖且排外的。

在特朗普的授意下,共和黨人將新冠病毒歸咎於中國。

紐特·金里奇在1995年出版的《重塑美國》一書中寫道:“當遇到問題時,一個真正的美國人不會問‘我該怪誰?’”然而,金里奇卻在17日指責媒體未能讓保守派認真對待新冠肺炎疫情。他在推特上發文說:“完全不誠實的左翼新聞媒體帶來的一大危險後果是,大多數美國人不相信他們的大肆報導,認為這些報導都是假的。”

任何人都不應該相信“完全不誠實”的人,而很多人卻相信。根據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和美國公共廣播公司聯合展開的一項新民調顯示,37%的美國人“非常相信或極為相信總統有關新冠病毒的說法”。也就是,超過三分之一的美國人相信一個撒謊者有關一個他幾乎一無所知的問題的說法。

特朗普並沒有製造這種大流行病。他所創造的是一種逃脫罪責、推諉扯皮和推卸責任的政黨文化,而這個政黨曾經以履行個人責任為榮。

特朗普在談到聯邦政府應對新冠肺炎疫情的措施時說:“我根本不用承擔責任。”

特朗普把不是他做的好事歸功於自己,而把他做的壞事都歸咎於他人,幾乎在每件事上他都是如此。

2013年,特朗普還曾是杜魯門式的人物。當時,他在推特上說:“作為領導人:無論發生什麼,你都負有責任。如果沒有情況發生,那你就是負責任的。”

因為特朗普現在是領導人,情況就不同了。現在,他的新信條是:權力越大,責任越小。

(2020-03-24 16:05:59)

【延伸閱讀】外媒文章:特朗普“汙名化中國”意在鞏固執政前景

參考消息網3月24日報導 英國《一週》週刊網站3月20日發表的文章指出,特朗普把新冠病毒拉入文化戰,是為了鞏固自己的執政前景。

文章稱,流行病歷史上常有替罪羊,這並不怎麼令人震驚。如果和平與繁榮讓開放社會成為可能並得到鼓勵和維持,那麼一種病毒引發的猜疑和恐懼就會刺激各種大門猛然關閉,封鎖了可以通行的邊境,封閉了開放的思想。人們躲起來並帶著偏見,待在家裡,待在國內,希望保護自己不受感染。

文章認為,這就是1918年的致命性流感被稱為西班牙流感的一個原因,不是因為它真的起源於西班牙,而是因為給它貼上這樣的標籤可以讓世界各國把矛頭指向一個在一戰中保持中立的國家。尋找一個替罪羊。

因此,自稱是民族主義者的特朗普政府以及部分追捧他的網站和右翼有線電視台、電台將新冠病毒稱為“中國病毒”。

他這樣做的原因是因為即使在最好的時期,特朗普想的也是“美國優先”,把國際社會看成是對手間的零和競爭。這也是因為特朗普長期都把中國看成是美國最可怕的地緣政治對手。因此,把這種威脅美國人生命並削弱世界經濟的病毒歸咎於北京,能鞏固他的執政前景。

(2020-03-24 15:35:41)

【延伸閱讀】特朗普高級顧問庫德洛改口:不再認為美國已控製住疫情

參考消息網3月24日報導 美媒稱,特朗普的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當地時間3月23日說,他不再認為美國已經“控製住了”致命的新冠病毒。

據美國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網站3月23日報導,2月25日,庫德洛曾告訴媒體,特朗普政府一直把美國保護得“密不透風”。

報導稱,當3月23日,美國感染新冠病毒病例已超過3.5萬人,並有至少470人死於該病毒時,庫德洛說:“我改變了我的看法。”

庫德洛還說:“沒有人能夠預料到這一點。”

然而,特朗普政府內部的一些高級官員,早在庫德洛2月底發表講話之前,就對新冠病毒構成的嚴重威脅發出了警告。

2月25日,也就是庫德洛發表上述言論的同一天,美國國家免疫和呼吸系統疾病中心主任梅Sony耶博士說:“最終,我們將會看到美國出現社區傳播(病例)。”(編譯/王天僚)

(2020-03-24 13:39:04)

【延伸閱讀】特朗普稱疫情責任不在亞裔美國人 承諾為亞裔提供全面保護

參考消息網3月24日報導 英媒稱,美國總統特朗普當地時間3月23日在推特上表示,新冠疫情擴散的責任不在亞裔美國人身上,他們也需要被保護。特朗普日前將新冠病毒稱為“中國病毒”,招來了種族歧視的指責。

據路透社3月23日報導,當天稍早,《紐約時報》引述利益團體與研究人員的消息稱,亞裔美國人遭到言語與肢體攻擊的報導大量增加,隨著疫情在美國肆虐,相關消息不斷出現。

特朗普23日在推文中表示:“為美國與全世界亞裔美國人群體提供全面的保護非常重要。”

特朗普稱:“他們與我們密切合作以根除病毒。我們將一同迎接勝利!”

(2020-03-24 10:09:37)

【延伸閱讀】紐約時報:特朗普在危機時刻放棄美全球領導地位

參考消息網3月23日報導 美國《紐約時報》網站20日刊文稱,新冠病毒疫情蔓延之際,美國繼續後撤,不再扮演慷慨的全球領導者。文章編譯如下:

打著“美國優先”的旗號,美國總統特朗普退出了巴黎氣候協定,質疑聯合國和北約的作用,對二戰之後美國建立和領導的多國機構表示厭惡。

隨著新冠病毒危機在全球範圍內升級,美國繼續後撤,不再扮演慷慨的全球領導者。長期以來,作為全球領導者的美國能夠協調各國力量,雄心勃勃地應對全球緊急狀況。

“美國不再為全球服務了”

在2008年的經濟危機和2014年的伊波拉疫情危機期間,美國承擔了全球響應措施協調者的角色——有時做得不夠完美,但得到了盟友甚至敵人的認可和感謝。

2003年,時任美國總統小布殊製訂了一個名為“總統救濟愛滋病患者應急計劃”的項目,迄今已提供高達900億美元資金,被視為抗擊單一疾病的最大項目。僅在非洲,這個項目就拯救了成千上萬的生命。

但這次美國沒有採取這類措施。

德國馬歇爾基金會高級研究員揚·特肖說:“特朗普總統領導的美國存在一種新的自私。”特肖認為,雖然所有國家都採取行動保護本國,但在傳統意義上,美國認為承擔全球領導者責任具有更廣泛的影響力。

特肖認為,特朗普毫不掩飾的民族主義和“美國優先”的口號,加上此次先後將新冠疫情歸咎於中國和歐洲,還有他對事實的各種錯誤陳述,都“意味著美國不再為全球服務了”。

特肖說:“美國一直擅長利己,但也一直非常慷慨。這種慷慨似乎不複存在了,這對世界來說是壞消息。”

位於柏林的德國國際與安全事務研究所的國際安全問題分析員克勞迪婭·梅傑說,疫情還未達到頂峰,所以應當調整判斷。她說:“但這場危機證實了美國政治領導力的結構性變化。”梅傑還說:“不存在美國全球領導力或者美國模式。成功的做法應該是像應對伊波拉疫情一樣,控製住國內疫情,團結盟友,領導聯盟,提供全球公共產品,組織全球響應。”

她說,與此相反,美國各機構“似乎無法應對國內疫情”,而且存在“特朗普式單打獨鬥的應對措施”。

中國已擅長運用軟實力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中國,中國借助嚴格的隔離措施有效管控住局面,其他國家正在研究這些舉措。

中國還向意大利和塞爾維亞提供援助,包括必需的醫用外科口罩和呼吸機,並派遣醫療人員,這兩個國家譴責歐洲盟友沒有及早高效施以援手。

18日,中國向歐盟提供總計200萬隻醫用外科口罩、20萬隻高防護等級的N95口罩和5萬份檢測試劑。20日,中國向比利時提供幾百萬隻口罩。

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甚至向美國提供援助,承諾將向美國提供50萬份檢測試劑和100萬隻防護口罩。

梅傑說:“這是一場嚴肅的敘事之爭。中國人已經變得擅長運用美國曾經使用的工具——軟實力。”

因此,隨著中國向意大利和塞爾維亞提供援助,梅傑說:“這是在問:‘你們的歐洲朋友在哪?’而且讓人感覺中國在行動、在協調、在領導。”

她說,但是美國“似乎不願或不能發揮領導作用”。

危機或標誌全球大轉變

對許多歐洲朋友來說,美國國內的應對措施令人沮喪。

前歐洲議員、現就職於斯坦福大學網絡政策中心的瑪麗徹·沙克說,美國的“分裂程度如果沒有超過歐洲,至少也跟歐洲不相上下”。

她說:“美國看上去更加脆弱,某種程度上是因為美國不具備歐洲現有的社會結構。知道有兜底的安全網,還是讓人感到安慰。”

沙克最擔心的是“社會凝聚力的瓦解,而美國面臨的風險比歐洲更大”。沙克說:“我希望能出現更具建設性的協調,而不是像特朗普那樣大吵大嚷、信口開河,否認存在的問題,而像德國這樣的國家說,如果疫苗研製取得成功,會提供給所有人。”

而歐盟正努力維持內部邊境對自由貿易開放,更不必說歐盟內部自由旅行,而且要維護歐盟核心的單一市場原則。有人懷疑,免簽證自由旅行是否會再次保持不變。

英國《歐洲之聲》週刊前主編蒂姆·金在美國《政治報》上撰文稱,這場危機標誌著“數十年艱苦談判構建起來的秩序匆促瓦解”。

但他寫道,隨著歐盟採取行動放鬆規則,更有效地應對危機,或許這也是歐盟開始成為“一個更老練成熟的政治權威”的時候。

回溯過往,這場危機可能也標誌著全球根本性轉變的到來。

梅傑問道:“這對未來五年的大國競爭意味著什麼?十年後我們會說,‘這是中國崛起、美國衰落的時刻’,還是美國重回巔峰?”

(2020-03-23 15:26:19)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