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蔓延導致空氣汙染物和溫室氣體排放迅速下降
2020年03月24日09:26
紐約街頭的交通流量已經大大減少
紐約街頭的交通流量已經大大減少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3月24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導,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對人們工作和旅行的影響正在顯現,一些城市和地區的空氣汙染物和溫室氣體水平出現了顯著下降。

  美國紐約的研究人員在接受BBC採訪時表示,他們的初步結果表明,與去年相比,大氣中主要來自汽車的一氧化碳減少了近50%。溫室氣體如二氧化碳的排放量也大幅下降。然而,也有警告稱,在新冠肺炎大流行過後,空氣質量的警戒級別可能迅速上升。

  隨著全球經濟活動因新冠病毒大流行而迅速減少,與能源和交通有關的各種氣體的排放也隨之減少,這並不令人驚訝。科學家表示,到今年5月,由於樹葉的分解,二氧化碳排放量將達到峰值,屆時記錄的水平可能是十多年前金融危機以來的最低水平。

  儘管目前離5月還有一段時間,但近期在紐約收集的數據表明,限製不必要旅行的指令正在產生重大影響。據估計,紐約市的交通水平較一年前下降了35%。哥倫比亞大學的研究人員稱,主要由汽車和卡車排放的一氧化碳在幾天內減少了約50%。他們還發現,紐約上空的二氧化碳濃度下降了5%到10%,甲烷濃度也下降了。

  “過去一年半以來,紐約的一氧化碳含量達到了非常高的水平,”負責紐約空氣監測工作的哥倫比亞大學教授羅伊森·康曼妮(Róisín Commane)表示,“目前的空氣是我見過最乾淨的,比我們通常在三月份看到的含量降低了一半。”

  儘管這些發現中有一些值得注意的地方,但它們也呼應了與中國和意大利疫情暴發有關的環境影響。氣候網站Carbon Brief進行的一項分析顯示,在過去兩週內,中國的能源使用和排放下降了25%。專家認為,這可能導致今年中國碳排放總量下降約1%。中國和意大利北部的二氧化氮含量也出現顯著下降,這與汽車出行和工業活動減少有關。二氧化氮氣體既是一種嚴重的空氣汙染物,也是一種強大的變暖化學物質。

  隨著航空業陷入停滯,數百萬人在家工作,許多國家的溫室氣體排放很可能也會走上同樣的下降道路。雖然在家工作可能會增加家庭暖氣和電力的使用,但通勤減少和經濟的普遍放緩很可能會對整體排放產生影響。

歐洲空間局的衛星圖像顯示了2019年1月到4月意大利上空二氧化氮的含量
歐洲空間局的衛星圖像顯示了2019年1月到4月意大利上空二氧化氮的含量

  康曼妮教授說:“我預計,今年5月,北半球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將出現自2009年甚至更早以來的最小增幅。”

  這一觀點得到了其他業內人士的讚同,他們認為運輸業的停滯將影響今年全年的二氧化碳水平。“這將取決於新冠病毒大流行將持續多久,以及經濟放緩(尤其是在美國)的範圍有多大。但我認為,我們很可能會看到今年的全球排放會出現一些新的情況,”英國東安格利亞大學的科琳娜•勒奎爾(Corinne Le Quere)教授說,“如果目前的狀況再持續三到四個月,我們肯定會看到排放量的下降。”

  另一方面,一旦疫情緩解,各國政府所採取的刺激經濟的措施,可能也會對碳排放和空氣汙染規模產生重大影響。2008年至2009年,在全球金融危機之後,由於刺激消費增加了化石燃料的使用,使碳排放激增了5%。

  未來幾個月,各國政府將有機會改變這種結果。例如,政府可以堅持對航空公司的任何救助都將與更嚴格地減少航空排放掛鉤。

  “各國政府現在在如何重新刺激經濟方面必須非常謹慎,注意不要再次鎖定在化石燃料上,”勒奎爾教授表示,“他們應該把重點放在那些已經準備就緒,可以降低排放的事情上,比如翻新建築、安裝熱泵和充電器等。這些都不複雜,可以馬上進行,只是在等待經濟刺激。”

  然而,一些人認為,如果新冠病毒大流行持續很長一段時間的話,任何刺激措施都很可能集中於促進經濟增長,而不考慮對環境的影響。

  “我認為氣候問題肯定會被暫時擱置,在這種情況下,刺激措施流向清潔能源的希望不大,” 國際氣候研究中心的格倫•彼得斯教授(Glen Peters)表示,“任何刺激措施都將幫助那些失業的人,比如旅遊業和服務業。我認為這與全球金融危機非常不同。唯一的一線希望可能是學習遠程工作的新方法,並接受幾年的低增長,讓太陽能和風能趕上來一點,不過這些可能性都相當小。”(任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