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大造車第一年:市場劇變,艱難虧損
2020年03月24日09:43

  原標題:恒大造車第一年,虧損32億元

  來源:鋅刻度

  與此同時,新能源汽車遭遇寒冬,也為恒大造車蒙上一層陰影。

  2019年,隨著補貼退坡、國五排放車型降價銷售等多重因素疊加,新能源汽車產銷量首次出現下滑。

  中國汽車工業協會數據顯示,2019年全年新能源汽車產銷分別完成124.2萬輛和120.6萬輛,同比分別下降2.3%和4.0%,而這個趨勢在2020年因為疫情更為凸顯,1-2月新能源汽車產銷分別完成53840輛和59705輛,同比分別下降63.8%和59.5%。

  “預計在第一季度的銷量上,疫情造成新能源汽車銷量至少40%的下滑,包括在全年的銷量上也將會產生一定的影響。”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副總工程師許海東公開表示。

  此背景下,TeslaModel 3表現不俗,在2月取得高端轎車排行榜第一名、新能源轎車排行榜第一名的成績,而同行卻普遍出現銷售同比暴跌的情況。

  這與小鵬汽車總裁顧宏地之前的預期不一樣:“如果Tesla把這個市場份額擴大,在一定程度上帶來的影響力,大家都會受益。”

  因此,如何應戰Tesla,成為擺在恒大面前一道無法繞過的難題。

  恒大的解題思路是展示肌肉,秀出收購汽車產業鏈後的整合實力。在2020年3月3日的日內瓦車展上,恒大與科尼賽克的合資公司推出新能源超級跑車Gemera,限量生產300輛,起售價高達138萬歐元,當天銷售了30輛。

  Gemera是真正意義上第一款恒大造新能源汽車

  據“某企業信息查詢平台”數據顯示,恒大持有瑞典電動汽車公司NEVS 51%的股權,通過後者與科尼賽克簽訂協議,成立一家新的合資公司,其中NEVS持股65%,科尼賽克持股35%,簡而言之恒大掌握了合資公司的控股權。

  這一招並不稀奇,Tesla、蔚來都是玩過,譬如蔚來先推出號稱全球最快的電動跑車蔚來EP9,售價高達120萬美元,但量產車型卻是蔚來ES8。

  事實上,恒大首款新能源汽車“恒馳1”的量產計劃僅剩一年時間,而在新能源汽車市場劇變、Tesla高歌猛進、寶馬奧迪等也大力進軍的整體環境下,不得不說,恒大首款新能源車量產難度頗大。

  房地產主業承壓

  量產只是起點,如何與Tesla打持久戰才是關鍵。

  因為2019年許家印就定好了目標,要在三到五年內,將恒大新能源汽車打造成全球規模最大、實力最強的新能源汽車集團。這意味著恒大要在數年之內持續輸血,為新能源汽車的發展提供充沛的動力。

  然而此前地產就因正在經受監管層的考驗,讓融資收緊成為每個房企不得不面對的問題。雖然恒大趕在融資渠道收緊之前進行了多輪融資,其之後在新能源汽車投資上大手筆不斷時,卻沒能獲得新的融資,現金流吃緊在所難免。

  更重要的是,在疫情之下,恒大想要繼續讓地產給新能源車輸血的打算,也有了微妙的變化。

  A股職業投資者李元海告訴鋅刻度:“房地產行業有一個痛點,那就是由於自帶高杠杆、高周轉的屬性,需要大舉借債、大量儲備土地,在順風局時日進鬥金,在逆風局時現金流緊繃,一個處理不好危機就來了,孫宏斌之前創辦的順馳破產就是最好的例子。”

  這個痛點在特殊時期表現的尤為突出,更引爆了此前恒大存在的現金流隱患。

  如此一來,恒大主業必然承受著巨大壓力:

  2019年半年報顯示,總負債金額為1.75萬億元,淨負債率為152.1%,在行業處於較高水平,償債壓力步步緊逼;

  經營性現金流淨額為-456億元,而去年同期為183億元,由正轉負意味著花出去的錢遠遠超過收進來的錢;

  存貨中已建好的房子價值高達1303億元,其他同行少則數十億元,多則也沒有超過500億元,譬如同體積的碧桂園只有313億元,這意味著有有大量現房沒有賣出去。

  此外,彭博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8月29日,恒大美元債1057.77美元,港元債發行金額146.06港元,均位列行業第一。

  這也就是為什麼,特殊時期恒大是第一個宣佈7.5折賣房的,更是第一個推出雲賣房的,不促銷回籠資金,杠杆遊戲就可能玩不下去了。

  在房住不炒、海外資本市場持續動盪的背景下,恒大國內外融資都將受限,如何維繫房地產業務現金流正常流動考驗著許家印掌握全局的能力。

  那麼,恒大能否在雙線作戰的情況下,頂著房地產現金流的壓力,持續為新能源汽車計劃輸血,就得打一個大大的問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