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倫敦人的疫情隔離日記
2020年03月24日09:39

原標題:一個倫敦人的疫情隔離日記

原創 譯言讚賞 譯言

當我和我女朋友離開英國去意大利渡假的時候,只有十幾個小城鎮在檢疫,最糟糕的危機似乎和我們沒關係。當我們回到倫敦的公寓時,整個意大利都被封鎖了。

我們按照官方指示進行自我隔離,在接下來的兩週里,我將一直記錄我們的隔離日記,也許這些可以成為那些追隨我們的人的嚮導,甚至是安慰之源。

3月9日,星期一

在我們去機場的路上,我們就知道需要進行嚴格的自我隔離了。我們只在威尼斯待了幾天,但意大利的新冠肺炎確診病例急劇增加,促使英國政府改變了策略:任何從意大利回來的人都要隔離14天,不管有沒有症狀。

直到我們到達超市,我們對食物的迫切需求才出現。我們去渡假意味著不會有新鮮的食物等著我們回來,我們也很幸運,我們的好朋友就住在離我們幾百英呎的地方,當我們處在隔離期間,朋友可以給我們送來補給品,但我們也不能完全肯定我們的朋友會在附近幫忙。我們在機場的免稅店買了很多意大利麵,儘管很昂貴,但也沒辦法,我們還買了許多帕爾馬火腿,還有做意大利脆餅用的布丁。

經過短暫而漫長的飛行和火車之旅,我們回到了家。接下來的14天里,我們只能住在我們那套只有一間臥室的小公寓里,別的地方都去不了。我們在網店裡買了很多意大利麵、衛生紙和罐頭食品。就我個人而言,我感覺隔離期為我省下了很多錢,畢竟任何外出計劃都取消了。

在付款的時候,我們發現有很多人比我們有先見之明得多,最近一次可預約的交貨時間是四天之後。突然之間,我們浴室里剩下的那卷衛生紙看起來短多了。我們嚐試了其他網上超市,也發生了同樣的故事,也許自我隔離並不是我所希望的經濟安慰。

3月10日,星期二

我和我的女朋友都不習慣在家工作,第一天的自我隔離感覺和平常沒什麼兩樣。不過,我還是開始了與瘋狂買家們的戰鬥,試圖買到英國庫存不多的溫度計。

我們需要持續監控我們的體溫,以判斷自身的健康狀況,但是直到現在,我們還沒有溫度計。在網上搜索一下就會發現,各種花哨的現代溫度計都銷售一空,似乎夾在腋下的水銀溫度計成了唯一選擇。還好,我們在亞馬遜上找到了一支基礎溫度計,明天就可以發貨了。

我的勝利讓我心情很好,我就這樣一直待到晚上,直到一個送貨司機花了半個小時把至少10箱貨物,包括幾英里長的衛生紙,搬到我們樓下的地下室儲物間里。

3月11日,星期三

正如我昨天提到的,我和我女朋友都不習慣在家工作,但在這特殊時期,在家工作是好是壞我還不知道。我通常在早上五點開始工作,下午一點左右結束,我女朋友的工作時間時上午九點到下午六點。

這意味自我隔離期間——電視遙控器的歸屬不是問題,然而電視卻破壞了我的一個小小願望——閱讀未曾翻閱的書籍。精裝本的《戰爭與和平》是我兩年前收到的生日禮物,在我玩電子遊戲期間,它一直在我身後看著我。

例行公事是度過隔離期的關鍵,所以我們要堅持下去。每天早上我都按時起床,保持著正常的用餐時間和就寢時間,儘量不讓自己沒有時間概念。最大的挑戰可能是鍛鍊身體,我的女朋友正試著儘可能多地在我們的小客廳里散步,但我不相信她在辦公室里也會動那麼多。至於我,我會努力堅持我的新年計劃——多鍛鍊。在我的新私人教練YouTube的幫助下,我會在客廳里鍛鍊。

現在我們兩個人住在公寓里,情況有點複雜。我們的客廳不是專門用來鍛鍊的,但傢俱的重新擺放使這一切成為可能。我以平板支撐的姿勢俯在地板上一半的身子在客廳里,一半的身子在客廳外,我開始期待下一次去健身房的日子了。

3月12日,星期四

我認為自我隔離和正常生活並沒有什麼不同。因為現在已經是冬天了,我們沒怎麼出門,我們也不能邀請客人過來,但至少我的晚上不再被工作占去了。因此對我們來說,生活沒有發生什麼改變,但外面的局勢卻一天一個樣。

在我們封閉的公寓里,遠離外面的混亂,這讓我覺得很安全。部長們都被病毒感染了,在自己的房子裡肯定要比擠在議會記者席里看多米尼克·拉布咳嗽的感覺要好。然而,我有一個想法,如果我和女朋友度過了隔離期,而整個國家宣佈強製緊閉的話,那我要怎麼辦呢?

3月13日,星期五

今天是工作日的最後一天,到目前為止一切都很順利。我們在我們微型的健身空間里進行了又一次鍛鍊。天氣一直不太好,所以即使沒有隔離期,我們也會待在室內。

儘管如此,不能去附近酒吧喝酒的事實還是刺痛著我們。這也讓人覺得有點不公平,那些有症狀的人只需要自我隔離七天,而我們這些沒有症狀的人卻需要隔離整整兩週。在家工作好像也在放假一般,酒對我的吸引力越來越大了。

3月14日,星期六、3月15日,星期日

我原以為週六和週日是最難度過的時間,似乎讓我回歸了青少年時期的自我。我的少年時代是在北安普敦郡的一個小村莊里度過的,那裡有酒吧有教堂,但沒有商店,也沒有交通工具。在我14歲的時候,大多數和我同齡的孩子都搬走了。結果,我的假期,不管是聖誕節、復活節還是暑假,大部分時間都是在臥室里玩電子遊戲,一玩就是幾個小時。

所以,在某種程度上,我習慣了在家無所事事,在電子遊戲世界里,我可以騎著數碼馬在古希臘四處遊蕩,或者去占領硫磺島1000次。但這次在家隔離有什麼不同呢?我確實覺得有必要和他人進行社交活動,做飯就是一個富有樂趣的項目!

原文標題:My coronavirus self-isolation diary: survival is sending me back to my teenage state

原文地址:https://www.telegraph.co.uk/health-fitness/body/coronavirus-self-isolation-diary/

原文作者:Daniel Capurro

譯者:你喜歡嗎

來源:譯言網(yeeyan.org)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