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生於街頭街拍王:離開都市也曾放下相機,15年時間他從“俠士”變“隱士”
2020年03月24日16:59

  2019年是“生於街頭”賽事活動所進入的第四個年頭,秉持記錄時代,寫實生活的理念一直與新老朋友們走到2020年。為獎勵年度“生於街頭”成績優異的攝影人,活動創立之初設定了年度“街拍王”的榮譽及獎勵,通過入選積分的方式產生年度“街拍王”,在2019年全年12次月選、4次季選中,攝影師 @九轉成丹 以8次月賽入選,1次季選金獎,1次季選銅獎,1次季選推薦獎的優異成績,榮獲2019年度生於街頭“街拍王”的稱號並獎勵大疆Spark無人機一台。2020年“生於街頭”將繼續與廣大街拍攝影師一起記錄真實,分享遇見,期待與你的加入。

  在評選結果出爐後,愛拍主編@先進兄弟 對@九轉成丹 進行了專訪。以下為攝影師介紹及專訪內容。

生於街頭2019年度“街拍王”:@九轉成丹
生於街頭2019年度“街拍王”:@九轉成丹

  先進兄弟:你好@九轉成丹,可以先做個自我介紹嗎?

  九轉成丹:你好,我叫丹增紮西,今年37,是一名自由職業者,老家在甘肅,2015年離開老家,目前在大理的鄉村生活。

  先進兄弟:為什麼選擇在大理生活呢?看你投稿的照片中有很多來自成都,是之前在那裡生活過嗎?能談談對這些地方的感受嗎?

  九轉成丹:我在大理前前後後差不多生活了有六年,這裏的氣候和人文氛圍很吸引我,也有很多朋友。近十五年,我換過好幾次居住的城市,在成都、北京、上海都生活過。大城市都差不多,沒太大區別,個體很容易因為自身的遭遇而去定義一個城市的印象,所以很難客觀。成都是我感覺全國最不排外的省會城市了,當地人也很熱情,就是氣候對我來說實在太惡劣了,不但沒什麼陽光,連風也很少,這讓我難以忍受。

  2019年第三季度季選金獎《車窗里的孩子們》 攝影:@九轉成丹 2016年3月22日,四川成都,參加了一天戶外活動的孩子們筋疲力盡,回到車內後,趴在窗邊各自發呆起來。

  先進兄弟:看來還是更適應高原式的爽朗氣候,這一點應該和大多數藏族同胞一致。出來闖蕩多年,對你的改變有多少呢?你覺得你是一名典型的藏族嗎?

  九轉成丹:差不多,但在某些方面我比較異類。這些年在外改變還是挺大的,因為我有著強烈的好奇心,而對這個世界瞭解得越多,改變就越多。

  先進兄弟:攝影是一個非常好的觀察和瞭解世界的途徑,走上攝影道路,或許就是你不自覺的選擇吧。你是什麼時候擁有的第一部相機呢?是什麼條件促使你開始拍攝的呢?

  九轉成丹:是的,我是在2010年的時候買了第一台單反開始拍著玩的,那時還在北京工作。而那時手機也沒有這麼強大的拍攝功能,如果有,我估摸著會買手機。最一開始有拍照的想法應該是從背包自助遊開始,在路上,總有很多想要記錄下來的東西,當然那時候僅限於拍到此一遊照。

  《父子情》 攝影:@九轉成丹 2016年11月27日,成都,公交車上,疲憊的父親靠在兒子頭上睡著了。孩子努力支撐著父親的重量,怕父親著涼,輕輕地幫父親把衣領豎起來摀住脖子。

  先進兄弟:剛入門的時候大多數人都會“交學費”,你有這樣的經曆嗎?

  九轉成丹:我玩攝影沒人教,剛開始就瞎拍,連最基本的構圖都不懂,常年傻瓜擋,喜歡追求大光圈虛化效果。可以說攝影該走的彎路,該交的學費,一樣都沒落下。在剛買單反的時候,不知道拍什麼,對著遛狗的鄰居一頓狂拍,鄰居看完照片誇我說“你拍得太棒了,俺家狗從來沒拍過這麼清楚的照片。”深受打擊的我抱著學習的願望花了50塊報名參加了一個攝影論壇的線下外拍活動,在北京朝陽公園和一群老大爺拍幾個濃妝豔抹的模特,拍攝完畢後,舉辦活動的大姐神秘的跟我說:“我一看你就是個老實人,明天我們有個私房拍攝,二百一個人,你去不去?”她壓低聲音:“模特不穿衣服的”。旁邊幾個大爺都露出一臉“你懂的”笑容,嚇了我一跳,從此告別了群拍活動,走上了自我摸索的街頭攝影之路。唉,現在豬肉都40一斤了,真懷念那時候平易近人的物價啊。

  先進兄弟:在摸索的路上用50元,讓你少走了一條彎路值了。你大概是什麼時候開始街拍攝影的呢,是什麼原因讓你如此熱愛街拍?

  九轉成丹:大概2016年才開始去有意識的街拍。我喜歡真實的東西,真實的街景,真實的情緒,還有街拍的不可複刻性,身邊隨手可拍,當然最主要的原因是別的我根本不會拍或拍不好,這大概是我特別喜歡街拍的原因。

  《熱戀》 攝影:@九轉成丹 一對熱戀中的情侶走在夜晚的街道,男人公主抱著女孩,臉貼臉說著悄悄話。 拍攝時間:2014年8月3日 拍攝地點:成都科華北路

  先進兄弟:街拍這幾年從入門菜鳥到現在的街拍王,中間有哪些改變和秘訣嗎?

  九轉成丹:沒什麼秘訣可言,無非就是多年的媳婦熬成婆,爛片拍多了也偶爾逮到死耗子。我既不是科班出身,也沒有什麼天賦,完全是勤能補拙的類型。我記得有個長住上海的日本街拍攝影師曾說過,森山大道的標準是每天拍兩千張,他也按這個標準要求自己,我倒是沒踐行過,除了早年什麼都不懂的時候喜歡瞎拍一氣之外,現在都是感覺能拍出什麼才掏出相機,有可拍的就拍,隨緣。但是早期多拍是有好處的,只有拍過才知道某種場景某個快門光圈能拍出什麼效果,也就是“量大出奇蹟”。

  《晨練的舞者》攝影:@九轉成丹 2017年9月6日,四川成都,清晨的廣場上,一群練習扇子舞的舞者正在翩翩起舞。

  先進兄弟:你入選的作品中,前幾年的比較多,是那時候比較高產嗎?如何評價自己的照片呢?

  九轉成丹:說實話我覺得自己拍得很差,遠遠沒達到我對自己的要求,對自己很失望,因為這個原因,我在2017年的時候賣掉了所有的相機和鏡頭,決定不再玩攝影了。所以這次參賽的照片都是2017年以前的老照片整理出來的, 2019年搬到大理住一段時間後,才又買了相機,雖然今年比以前拍得稍微好一點了,但還是離我自己的要求相差甚遠,路漫漫其修遠兮啊。

  先進兄弟:賣掉相機後你都做了些什麼呢?

  九轉成丹:我一直都有很多想做的事比如寫書和環遊世界,有些則很不切實際,比如在大海上建一個漂浮島嶼,生活在上面,隨季風漂流,打漁養活自己,賣掉相機後,一邊寫一些零碎的文章,一邊在網上收集查找關於在海上生存的資料,比如怎麼把海水轉化成淡水之類的。

  《一臉懵逼的黑貓》 攝影:@九轉成丹 2016年7月26日,成都街頭,一隻面對鏡頭的小黑貓擺出一副目瞪口呆的懵樣。

  先進兄弟:為夢想不斷搭梯子,從你成功自學攝影就能感覺出來。在探索攝影的路上,你更欣賞哪些大師所指引的路呢?覺得路還有多遠呢?

  九轉成丹:我喜歡的攝影師還挺多的,比如約瑟夫·寇德卡、何藩、馬克·呂布、亞曆克斯·韋伯,最喜歡的是塞巴斯提奧·薩爾加多和深瀨昌久,欣賞這些大師們的作品就像走過的路和經曆過的事一樣,終究會在歲月中產生或多或少的影響和體現。如果把攝影比喻成登山的話,《創世紀》和《鴉》的海拔是8844米,而我還在珠峰大本營熱身,試圖找到一條全新的登山線路達到頂峰。

  先進兄弟:那這幾年中有與拍照的好友們分享你對攝影的理解和觀點嗎?

  九轉成丹:之前搬來搬去的,沒有什麼固定一起拍照的朋友,我的熟人朋友裡面有幾個是攝影師,都是在朋友圈里看看對方的照片,但是大家都很默契的不去評價,怕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了哈哈。

  2013年11月22日午後,雲南大理市雙廊鎮的小街上遊人稀少,陽傘下一名小賣店的老闆一邊抽著香菸一邊打著瞌睡。

  先進兄弟:你的照片中人物的情緒狀態都很充分,能說說你是怎樣“獵取”這些畫面的嗎?

  九轉成丹:平時比較喜歡用長焦抓拍自然細微的情緒,用廣角時更偏重於光影構成,主要是來不及換鏡頭(開玩笑而已)。當然前提還是要保持精力集中,並且隨時觀察。

  先進兄弟:抓拍考驗的是手眼合一,平時你都用什麼得力的器材拍攝呢,談談你對器材理解吧?

  九轉成丹:用過不少相機和鏡頭,有段時間差點成為了一個不折不扣的器材黨,買了很多昂貴的定焦,追求雅緻優美的玄學色彩和細膩的畫質,當然後來又繞回來了。現在用的是佳能EOS RP和理光GR,出門就是RP加GR。每個不同的階段需求的機子鏡頭也不一樣,該走的彎路都得自己走一遍,我現在比較看重便攜和拍得到,願意每天帶著出門的就是好機子。

  《謝謝你,陌生人》 攝影:@九轉成丹 2014年5月25日, 成都,雨夜的酒吧窗外,兩口子騎電動車路過,看到我的鏡頭,女子笑眯眯的比了個V字,男子故意尖叫一聲,摀住胸前兩點,把酒吧里所有人都逗笑了。

  先進兄弟:在拍攝的時候有遇到過被阻止或不被理解,你是怎樣處理的呢?

  九轉成丹:出去拍攝時隨時都在觀察身邊的環境和人,因為這個習慣,經常在陌生的地方會被人誤以為是壞人,我自以為在觀察的時候像一個全神貫注的獵手,在別人眼裡看來大概是賊頭賊腦的小偷(鏡子提醒我說長相才是主要原因),當我發現旁邊有大爺大媽警惕的觀察我的時候,我會馬上掏出相機,他們就會作恍然大悟狀“哦,搞藝術的”。然後不再理我各忙各的去了。

  一般遇到別人阻止,我會首先判斷是不是我自己理虧,比如確實是無意冒犯到別人的隱私,那我會刪掉照片並道歉,如果是在可以拍攝的公共場所,也沒有侵犯別人的隱私,遇到阻止我就會較真,一定要分個對錯。不管是哪種情況,一個必要條件是對方態度好,那我就會特別禮貌,絕不讓別人為難。如果對方態度惡劣,那最後基本都會發生衝突。當然我不建議大家都這麼幹,畢竟拍攝是件快樂的事情。

    《痛哭的小旗手》攝影:@九轉成丹 2010年2月15日,大理白族春節最盛大的民俗活動接本主,走在最前面的小旗手被鞭炮炸哭了。

  先進兄弟:哈哈,從這個事上能看出,你是一位很有想法和主見的人,之所以較真,也是因為要堅持自己的理念。能談談你的人生理念嗎?有為之付出的代價和收穫嗎?

  九轉成丹:這個社會,有教養的人、尊重別人的人、較真的人反而最容易吃虧,我希望在不傷害不影響別人的情況下,每個人都可以自由自在的過自己想要的生活。之所以輾轉北京上海成都,最後搬到大理鄉下定居,其中大部分原因是因為自己的個性和理念被排斥而離開的,這就是代價。收穫嘛,有,過著簡單的生活,但是很開心。

  《街頭晚餐》 攝影:@九轉成丹 2017年2月27日,成都最繁華的春熙路上, 一個年老的環衛工人在工作的間隙,坐在路邊吃起了自帶的晚餐,飯菜早就涼了,老人家卻吃得很香。

  先進兄弟:從你的照片和率性的為人來看,就有如武俠小說中的隱世俠者,真實、勇敢、堅持理念,仗劍天涯。

  九轉成丹:很慚愧當不起這樣的比喻。小男孩嘛,誰不曾夢想過成為一個俠客或英雄呢?去仗劍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寥闊與繁華,只是這世界並不如你所想罷了。也不是一開始就想著要隱世的,不過是努力過了沒有成功而已。那時候我們年輕,有夢想和熱血,總以為世界會越變越好,就像北島說的——如今我們深夜飲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夢破碎的聲音。

  先進兄弟:夢醒了生活還得繼續,街頭攝影或許就是攝影人保持清醒的藥劑吧。在你拍攝的這幾年中,街頭攝影對你有哪些影響和收穫嗎?

  九轉成丹:拍了好幾年,成長了好幾歲,從懵懂的小白很快要成長為老法師了,哈哈,開玩笑的。影響和收穫一定是有的,但都是潤物細無聲的體現在人生中和照片里了。最直接的收穫就是我在“生於街頭”賽事中贏得了不少獎品和一些獎金,這些回饋極大的鼓勵了我。

  生於街頭2019年第一季度季選銅獎 《天橋上的小販》 攝影:@九轉成丹 2016年7月25日,成都天府廣場的過街天橋上,一位農民在賣自家產的無花果,卻因無人問津而愁眉苦臉。

  先進兄弟:你是怎樣瞭解到 “生於街頭”的呢?參與其中有著怎樣的感受呢?

  九轉成丹: 2019年3月份時,我給一個愛拍的一個扶貧項目投了幾張照片,愛拍看到後,在微博上私信聯繫我,說有一張可以投到“生於街頭”,我後來就陸續投了不少整理出來的“庫存”,也在街頭群裡認識了很多誌同道合的朋友。“生於街頭”相對來說非常公正嚴謹,希望愛拍和“生於街頭”欄目能越做越好。

  先進兄弟:謝謝你對愛拍和“生於街頭”的肯定和期許,有什麼想送給廣大街頭攝影愛好者的話嗎?

  九轉成丹:拍得開心就好,能在拍攝的過程感受到快樂是很重要的事。希望大家都能開開心心地做自己喜歡做的事。

  先進兄弟:好的謝謝丹增,也請繼續努力,期待你的更多精彩作品。

  更多作品欣賞

  [“生於街頭”介紹]

  或許你也一樣,每天匆匆走過熟悉的街道,擦肩萬千陌生的面孔;

  或許你也一樣,時而駐足凝固正在逝去的時間。

  生活依然在前進,但我卻還在這裏,生命始終在尋找,曾走過的街角。

  這將是一次相遇與輪迴,因為我們生於街頭!

  “生於街頭”於2016年開啟,面向街頭攝影愛好者進行徵集,以各地優秀街拍攝影師的視角去發現身邊生活中的不凡,通過這些被拾取的新鮮街頭影像,為我們時代勾勒出一個全新的輪廓。賽事每月設置10名月選入選,每季度設置季選4名以上,全年設年度大獎1名。

  [獎項設置]

  月選獎勵:每月選出的10餘幅優秀作品進入季選,入選作品獎勵新浪愛拍訂製禮品及月度入選證書。

  季選獎勵:由新浪圖片評委會,統一評選前三個月的入選作品,選出金獎1名獎勵1000元人民幣、銀獎1名獎勵300元人民幣、銅獎1名獎勵200元人民幣、評委推薦獎多名獎勵新浪愛拍禮品,所有獲獎作品均頒發證書及並獲得年度街拍王評選積分。

  年度評選:生於街頭年度“街拍王”的獎項,依據單人在月選和季度評選入選次數及名次來進行積分統計。入月選一次積1分,獲季度金獎積4分,銀獎積3分,銅獎積2分,推薦獎積1分。年度大獎獎勵千元以上獎金或獎品。更多內容請訪問生於街頭專題 http://news.sina.com.cn/zt_d/street/

  [賽事正在徵稿]

  http://aipai.sina.com.cn/activity/detail/363/

  分享街拍作品

  也許你就是我們正在找尋的

  街拍之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