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鍾南山”福西:我不會叫新冠“中國病毒”,大是大非上特朗普聽我意見
2020年03月24日19:14

  原標題:美國“鍾南山”福西:我不會叫新冠“中國病毒”,大是大非上特朗普聽我意見

  來源:東方網

  撰稿 | 記者 程靖

  安東尼·福西博士(Dr。 Anthony Fauci)是美國國家過敏與傳染病研究所(NIAID)所長,也是美國政府防治新冠肺炎疫情的首席技術專家。自新冠疫情在美國爆發以來,福西博士便每日往返於家、辦公室和白宮戰情室,參與美國政府的防疫策略研究。

(圖說:右一福西博士。圖/Getty Images)
(圖說:右一福西博士。圖/Getty Images)

  幾乎每一次有關新冠肺炎疫情的新聞發佈會,福西博士都會站在美國總統與副總統的身後,回答關於病毒疫情的具體技術問題。英國《衛報》稱,福西博士在疫情肆虐、時局變幻無常的當下,對美國而言彷彿一顆“定心丸”。

  當地時間3月23日,福西博士沒有出現在白宮新聞發佈會的舞台上,當天,推特上出現了“福西博士在哪?”的熱搜,網友、大V們紛紛詢問“福西博士在哪?”“他還好嗎?”而這樣“尋找福西”的場景發生過不止一次。或許在美國人心中,福西博士的地位類似於中國的鍾南山院士。

(圖說:網友@Joe Walsh:很明顯,白宮的懦夫們搞不定福西博士了。對美國人來說,這是糟糕的消息。截圖自推特)
(圖說:網友@Joe Walsh:很明顯,白宮的懦夫們搞不定福西博士了。對美國人來說,這是糟糕的消息。截圖自推特)

  福西博士今年79歲,自1984年以來一直領導著美國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為羅納德·里根以來的6任美國總統提供諮詢服務,幫助過美國防治愛滋病、SARS、H1N1流感和伊波拉等其他公共衛生危機。

(圖說:福西博士。圖/NIAID)
(圖說:福西博士。圖/NIAID)

  福西博士以理性、專業、直言不諱著稱。自美國疫情爆發以來,特朗普多次發表過有關新冠病毒疫情不準確或有誤導性的言論,遭到了福西多次禮貌的“打臉”。

  美國廣播公司(ABC)稱福西博士已成為特朗普的“實時事實核查員”,《紐約時報》則援引消息人士稱,特朗普對福西博士“異常寬容”,但據白宮助手稱,特朗普的耐心“即將耗盡”。

  參加當天白宮新聞發佈會的《衛報》記者也向特朗普拋出了這個問題,特朗普說:“我剛剛還和他在一起。”白宮官員則證實,福西博士不在場,是因為發佈會發言人需要根據當天的新聞重點來輪換。

  上週五(20日)的新聞發佈會上,特朗普提到了一種廣泛使用的抗瘧疾藥物氯喹(Chloroquine)可作為治療新冠肺炎的有效藥。但當記者問起該藥物是否能治療COVID-19,福西說:“答案是否定的。”

  福西表示,那些是關於藥物有效性的“小道消息”——總統是在給予人民希望,但他的工作是“從醫學和科學的角度去證實藥物的有效性”。

(圖說:福西博士在白宮發佈會上。圖/The New York Times)
(圖說:福西博士在白宮發佈會上。圖/The New York Times)

  此前,特朗普曾說製藥公司會“很快”研發出針對新冠病毒的疫苗,但福西博士反複修正了特朗普的時間表,稱疫苗研發至少需要一年,甚至18個月的時間。

  特朗普還曾說過新冠疫情可能會在春季就結束,但福西博士表示:“這有可能,但疫情來自新型病毒,因此我們目前沒法判斷。”

  3月23日,特朗普在新聞發佈會上回答完“福西在哪”後,有記者提問:“(福西博士)他是否同意您所說的,盡快放鬆公共衛生官員所提議的社交距離和公共活動的限製,以恢復經濟生活?”特朗普老實回答:“他不同意。”

  而在此前,福西等多位美國公衛專家達成有關“社交距離”的共識並被寫進聯邦政府防疫指導方針:餐館、酒吧、學校、辦公室等人員聚集場所應當關閉至少“許多個星期”,以遏製疫情擴散。

  據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新冠疫情信息中心的統計,截至北京時間3月24日18:00,美國累計確診新冠肺炎病例46450例,593人病亡。當地時間22-23日間,美國新增確診超1萬例。

(截圖自sciencemag.org)
(截圖自sciencemag.org)

  3月22日,《科學》雜誌專訪了“美國鍾南山”福西博士。以下是專訪全文翻譯,有刪節:

  《科學》:首先是人人都想問的,您最近好嗎?

  福西博士:嗯,我有點過勞……但除了累以外,還挺好。我的意思是,據我所知,沒有感染新冠病毒。另外,我還沒被辭退(笑)。

  《科學》:怎樣可以讓自己不被(特朗普)辭退?

  福西博士:很有意思的是,多虧了特朗普總統,儘管有時我們意見不同,但他也會聽。他走自己的路,但在重大問題上,他會聽我的意見。

  《科學》:您參加的一些新聞發佈會上,(總統)說的話做的事與您的意見不一致,我可以這麼說嗎?

  福西博士:我們對事實基礎沒有分歧。但發佈會上的一些表達方式是我不會採用的,因為這可能導致人們誤解一些既定事實。

  《科學》:當特朗普在玫瑰園與人們握手的時候,您也在邊上。您是一位醫生,您是否一定在想,“先生,別握手!”

  福西博士:是的,我對白宮新冠肺炎疫情特別工作組(Coronavirus Task Force)說了這個。我們不應該(握手)。不光是握手,我們在新聞發佈會上應該保持更遠的距離。多虧了彭斯副總統,他在疫情工作組的會議中,很努力地讓大家保持身體距離,一旦會議室里超過10個人,他就會趕人出去,“出去,到別的房間去。”在疫情工作組開會時,彭斯副總統會確保我們不是30個人一起湧進戰情室里,而戰情室里一般都是很擁擠的。彭斯非常遵守(社交距離)原則。

  我認為在(新聞發佈會的)台上問題更大。我一直在說“我們有沒有可能改在線上開新聞發佈會?”但至今還沒有。但在和白宮打交道的時候,有時候你得說一、二、三、四次,才有可能實現。所以我會繼續努力推動這個事情。

  《科學》:您也說了,應該禁止10人以上的聚集活動,但新聞發佈會時差不多有10人站在台上,台下還有超過10名記者在問問題。

  福西博士:我知道,我在努力(說服白宮)。有些事情沒可能,我也沒法做。

  《科學》:您怎麼看待旅行禁令?特朗普一直說,2月2日起生效的針對中國的旅行禁令(禁止14天內到過中國的旅客入境美國),對減緩新冠病毒在美國國內傳播起到了巨大作用;他還說,他希望中國可以提早3、4個月向美國報告病毒的情況,但中國“秘而不宣”,但這並不符合事實(《科學》編者註:中國在2019年12月底時尚未宣佈發現新型冠狀病毒。但在1月10日,中國科研人員就已公開了病毒的核酸序列)。

  福西博士:我知道,但你想讓我怎麼辦?我們現實點,你想讓我怎麼辦?

  《科學》:絕大多數人都認為您在做一份傑出的工作,但您作為事實和真相的代表站在台上,有些事情被說出來的時候並不真實,也不符合事實。

  福西博士:在特朗普說出那話之後(暗示中國可以提早3到4個月報告發現新型冠狀病毒),我告訴了有關人員,他所講的事情不成立。因為再提早2、3個月,就是2019年9月了。下一次他們與特朗普坐下來談新聞發佈會的內容時,他們會告訴特朗普:“總統先生,請謹言慎行,不要這麼說。”但我也沒法戳到總統和麥克風之間,把他推下台吧?他的確說錯了,下一次我們會試著糾正。

  《科學》:您沒有說過“中國病毒”這個稱呼。(《科學》編者註:特朗普頻繁地使用“中國病毒”這個稱呼來指代引起大流行病的新冠肺炎(COVID-19)病原體。)

  福西博士:從來沒有。

  《科學》:您也不會這麼說吧,您會這麼稱呼嗎?

  福西博士:我不會。

  《科學》:我很好奇,有些事情為什麼不是在全國層面上實施的?比如封城令,是一個一個州逐漸實施?這是個錯誤嗎?

  福西博士:不,我不覺得我們現在能判斷這是否是錯誤。關於此中微妙的平衡,人們已經有所討論:無限期封閉一切場所會給社會帶來整體的影響。因此我們有所妥協,如果你叫停整個經濟、中斷基礎設施運作,對於那些需要出門又出不了門的人們來說,同樣可能導致他們生命健康的損失和不可預料的後果。所以現在只是儘可能做你能做到的事情。

(圖說:美國華盛頓,一名遊客戴著口罩遊覽國會。圖/The New York Times)
(圖說:美國華盛頓,一名遊客戴著口罩遊覽國會。圖/The New York Times)

  每一次在新聞發佈會上我都會強調,這個國家的每一位民眾,都至少需要遵循最基本的準則:老人,請遠離社會,自我隔離;如果你可以,請不要去上班;不要泡吧、不要去餐廳,只做最必要的事情,諸如此類。儘可能地做你能做到的事,儘可能保持社交距離。

  《科學》:但我聽過一種說法:如果你覺得你做太多了,那麼你可能是在做對的事情。

  福西博士:是我說的。

  《科學》:在每一場新聞發佈會前你們需要做哪些工作?

  福西博士:我們是在疫情工作組里,先坐下來談一個半小時,將議程上的所有事項都過一遍。然後我們去到白宮橢圓形辦公室前的前廳,討論即將在新聞發佈會上傳達、強調的信息。然後我們去會見總統,向他呈現我們的一致意見,有人負責撰寫演講稿。然後總統會演講,演講中他會隨性發揮。我們則嚐試解答記者提出的問題。

  《科學》:上週五的新聞發佈會上,當特朗普口誤提到“影子國務院”(一種廣為流傳的陰謀論)的時候,您都捂臉了。後來那個場景在網上成了表情包。您因此被批評了嗎?(註:deep state有“幕後操控的政府”之意。)

  福西博士:無可奉告。

  《科學》:我們見到很多創新的措施,包括一些我們沒有採用的其他國家的應對方式。比如中國的超市門口有專人為要進門購物的顧客量體溫,我們會考慮嗎?

  福西博士:當然,會的。我認為這背後的後勤物流是必須先解決的。我們已對此討論過,這類措施我們都有討論,但並不是每樣都落實了。

  《科學》:更宏觀的層面上來說,美國對如此“大流行病”早已做好了萬全準備,為什麼我們失敗了?我們做錯了什麼?

  福西博士:我認為我們需要等這次疫情完結後,再回過頭來總結並回答這個問題。這次疫情就像在迷霧中打仗一樣。當戰爭結束了之後,你回顧它,”哇,這個計劃儘管看起來很偉大,但他們開始朝我們丟手榴彈的時候,就不起效了。”

  顯然,病毒檢測試劑問題明顯是我們需要反思的。還有,我們為什麼沒有更廣泛地動員我們的社會?但我認為現在還不是(大規模動員的)時候。現在太倉促了。我們必須向前看。

  來源:東方網·縱相新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