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高:並非所有妨害國境衛生檢疫行為都算犯罪,應準確把握
2020年03月24日16:09

原標題:兩高:並非所有妨害國境衛生檢疫行為都算犯罪,應準確把握

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間,如何準確適用妨害國境衛生檢疫罪?3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研究室負責人回應稱,入境人員妨害新冠肺炎防控的,可能在不同時間段分別涉及妨害傳染病防治罪、妨害國境衛生檢疫罪,一般應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與此同時,並非所有妨害國境衛生檢疫行為都構成犯罪。“兩高”研究室負責人亦指出,司法適用中,對於這一入罪要件應當準確把握,審慎、恰當處理。

入境人員妨害疫情防控的或觸兩種罪名

澎湃新聞注意到,3月16日, “兩高兩部”、海關總署就依法懲治妨害國境衛生檢疫違法犯罪出台了意見《關於進一步加強國境衛生檢疫工作依法懲治妨害國境衛生檢疫違法犯罪的意見》(簡稱《“五部門”意見》)。

《“五部門”意見》明確檢疫傳染病染疫人、染疫嫌疑人拒絕執行衛生檢疫措施或者衛生處理措施,隱瞞疫情或者偽造情節的,屬於妨害國境衛生檢疫行為。

前述“兩高”研究室負責人指出,妨害國境衛生檢疫罪的犯罪主體包括自然人和單位。無論是中國公民,還是外國公民,或者無國籍人,只要在出入我國國境的過程中實施妨害國境衛生檢疫的犯罪行為,都應當適用我國法律,適用統一的司法標準,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與此同時,檢疫傳染病染疫人或者染疫嫌疑人以外的特定主體也可能實施妨害國境衛生檢疫行為,如出入境交通工具上發現有檢疫傳染病染疫人或者染疫嫌疑人,交通工具負責人拒絕接受衛生檢疫或者拒不接受衛生處理的。

上述妨害國境衛生檢疫行為,引起檢疫傳染病傳播或者有傳播嚴重危險的,構成妨害國境衛生檢疫罪。

“妨害傳染病防治罪與妨害國境衛生檢疫罪有所區別。”前述負責人指出,一是刑法第三百三十條規定的妨害傳染病防治罪針對的是違反《傳染病防治法》《突發事件應對法》《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條例》等規定,拒絕執行衛生防疫機構依照傳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防控措施的行為,適用於在我國境內的衛生防控防治環境。刑法第三百三十二條規定的妨害國境衛生檢疫罪針對的是違反《國境衛生檢疫法》及其實施細則等規定,拒絕執行國境衛生檢疫機關依照國境衛生檢疫法提出的檢疫措施的行為,適用於在出入我國國境時的衛生防控防疫環節。

此外,妨害傳染病防治罪中的“甲類傳染病”為甲類傳染病或者按照甲類傳染病管理的傳染病,妨害國境衛生檢疫罪中的“檢疫傳染病”為鼠疫、霍亂、黃熱病以及國務院確定和公佈的其他傳染病。

澎湃新聞注意到,經國務院批準,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發佈2020年第1號公告,將新冠肺炎納入《傳染病防治法》規定的乙類傳染病,並採取甲類傳染病的預防、控製措施,並將新冠肺炎納入《國境衛生檢疫法》規定的檢疫傳染病管理。

“入境人員妨害新冠肺炎防控的,可能在不同時間段分別涉及妨害傳染病防治罪、妨害國境衛生檢疫罪。”前述負責人表示,行為人在入境時拒絕執行國境衛生檢疫機關的檢疫措施,引起新冠肺炎傳播或者有傳播嚴重危險的,構成妨害國境衛生檢疫罪。行為人在入境後拒絕執行衛生防疫機構的防控措施,引起新型冠狀病毒傳播或者有傳播嚴重危險的,構成妨害傳染病防治罪。

前述負責人還指出,如果行為人既有拒絕執行國境衛生檢疫機關檢疫措施的行為,又有在入境後拒絕執行衛生防疫機構防控措施的行為,同時構成妨害傳染病防治罪和妨害國境衛生檢疫罪的,一般應當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並非所有妨害國境衛生檢疫行為都構成犯罪

與此同時,前述《“五部門”意見》還規定,實施妨害國境衛生檢疫行為,引起新冠肺炎傳播或者有傳播嚴重危險的,依照刑法第三百三十二條的規定,以妨害國境衛生檢疫罪定罪處罰。

澎湃新聞觀察到,根據刑法第三百三十二條的規定,妨害國境衛生檢疫罪的入罪要件為“引起檢疫傳染病傳播或者有傳播嚴重危險”。司法適用中,如何認定引起新冠肺炎傳播或者有傳播嚴重危險?

對此,前述《“五部門”意見》專門強調,並非所有妨害國境衛生檢疫行為都構成犯罪,需要進一步判斷是否造成檢疫傳染病傳播或者有傳播嚴重危險。

“只有實施妨害國境衛生檢疫行為,引起新冠肺炎傳播或者有傳播嚴重危險的,才構成妨害國境衛生檢疫罪。”前述負責人表示,司法適用中,對於這一入罪要件應當準確把握,以對相關案件作出審慎、恰當的處理:第一、如果行為人雖有妨害國境衛生檢疫的行為,但綜合全案事實,認定其不可能引起新冠肺炎傳播或者有傳播嚴重危險的,不符合妨害國境衛生檢疫罪的入罪要件,可由行政機關給予行政處罰;如果觸犯妨害公務等其他罪名的,可以按其他罪名處理。

第二,“引起新型冠狀病毒傳播”是指造成他人被確診為新冠肺炎病人、病原攜帶者的情形。實踐中要注意結合案件具體情況,如染疫人、染疫嫌疑人與被感染者是否有密切接觸,被感染者的感染時間是否在與染疫人、染疫嫌疑人接觸之後,被感染者是否接觸過其他新冠肺炎病人、病原攜帶者等因素,綜合認定因果關係。如果綜合案件證據情況,無法確定他人是被染疫人、染疫嫌疑人感染的,依法則不應認定屬於“引起新型冠狀病毒傳播”的情形。

第三,“引起新型冠狀病毒傳播嚴重危險”是指雖未造成他人被確診為新冠肺炎病人、病原攜帶者,但引發了傳播的嚴重危險。對於此類情形,入罪應當限製在“嚴重”危險的情形,而且這種危險應當是現實、具體、明確的危險。實踐中需要重點審查行為人是否採取特定防護措施,被診斷為染疫嫌疑人的人數及範圍,被採取就地診驗、留驗和隔離的人數及範圍等,作出妥當認定。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