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洗車不求人
2020年03月23日13:35

為對抗今次肺炎疫情,當局建議盡量減少人與人之間的接觸,以降低病毒傳播風險。對於座駕的日常護理,如暫時不想光顧洗車屋,親自動手洗車,又不想購買一大堆日後可能懶得再用的洗車用品其實亦有辦法,因為不少家居用品均適合為座駕進行簡單護理。今期「抗疫自駕手册」就由洗車DIY開始說起。

Text & Photo BENNY TSANG

不少家居用品也是汽車護理的好拍檔,成份天然,亦有良好效用。

今期先講清洗車身,基本原則是先以清水沖走車身表面的砂粒塵埃,有水喉沖洗當然最好,坊間一些以電泵操作的便攜式水喉,也是折衷辦法。洗車應該由上而下,並像洗衣機的操作程式那樣,細分為潔淨、過水、抹乾及風乾幾個步驟。講究一點的話,玻璃窗、頭燈及輪圈,都有特別的處理方法,今期我們會講解箇中一些重點。

海綿泡泡洗車是與非

很多親自動手洗車的朋友,都會用少量洗車液開一大桶水,然後用一塊柔軟無比的海綿為愛車進行深層次泡泡浴,以前我都是這樣做,以為這就是最正宗、最「錫車」的洗車法,但對洗車工序要求一絲不苟的「車痴」則認為,這個海綿洗車法是大忌。

洗車泡泡液加洗車海綿,以為做足100分?錯了!

因為海綿組織之間有大量小孔,這些小孔既能汲取大量水份,同時也會吸入大量砂粒及微細塵埃,進行車身泡泡浴時,車上的砂塵就會進入這些小孔內,當海綿再次沾上洗車泡泡液進行下一輪清洗時,原本鎖在海綿小孔內的砂粒就有可能接觸到車身表面,洗車的拭擦動作便等同替車漆進行磨砂,最終刮花車身的光漆塗層。

每次用纖維布沾上泡泡液拭抹車身後,也要將纖維布在清水桶內磋洗,才可再用泡泡液拭抹車身。

不想將泡泡浴變成傷身的深層次磨砂,洗車時可使用兩個水桶,一個盛載泡泡洗車液,另一個只裝滿清水,並以纖維布代替海綿,用纖維布沾上泡泡洗車液,以前後方向輕力拭抹,千萬不要以打圈方式用力拭擦,因為這等同直接用車身表面的砂粒塵埃進行磨砂!在再次沾上泡泡液之前,應把纖維布放進盛載清水的水桶略為磋洗,讓纖維布上的砂粒灰塵沉澱於水桶底部,之後再用纖維布沾上泡泡液,進行下一個清潔車身的動作。整個過程雖然比一件海綿一桶水洗全車費時,但我用了這個方法後均發現洗完車後,清水桶的清水不但變成了灰色污水,將污水倒出後,水桶底部都有大量砂粒塵埃的沉澱物,證明兩桶水洗車的理論有其實際效用。

用兩桶水洗車法後,原本清水桶內殘留大量沉澱物。

清潔車窗報紙更勝抹布?

某年工作試車期間,聽一名陪同我試車的車行司機説過關於清潔車窗的民間小智慧,他説部分的士司機大佬會用報紙來清潔車窗的,但箇中道理是甚麼,當時大家也沒有頭緒。

原來,不單是司機大佬會這樣做,就連外國與家居清潔有關的文獻也有記載用報紙清潔玻璃窗效果更勝抹布的論述。用傳統抹布抹窗,最大問題是會留下水漬甚至殘留棉布碎屑,好像怎也抹不乾淨。以前,報紙幾乎是每家每戶垂手可得的紙張,沒甚麼經濟價值,大可用完即棄。但報紙真正適合抹窗的原因,是報紙由大量柔軟的纖維以高密度排列而成,既有一定的吸水作用,平滑的表面亦不會刮花玻璃窗,抹窗後又不會殘留纖維碎屑。

開始清洗車窗時,正如清潔車身其他部分一樣,先以清水將表面灰塵沖走,再處理較頑固的污漬,除一般專用的玻璃清洗劑,亦可製作DIY清潔液,方法是以一份清水與半份醋及四份一份清潔用酒精混合,以噴壺噴在玻璃上,再以一塊報紙以打圈方式拭抹並吸走多餘的清潔液,最後以另一張乾爽的報紙以先直後橫的方向把車窗徹底抹乾。

最近試完這個DIY清潔液及報紙抹窗法後,沒有殘留水痕及抹布碎屑只是表面優點,洗車後翌日駕車時遇著小雨,擋風玻璃上的雨點竟變成小水珠,就像雨點打在剛打過蠟的車上,迅速隨風飄走,水撥也不用開,是意想不到的優點。

用水、醋及酒精以4:2:1比例混和,是理想的DIY玻璃清潔液,以報紙代替抹布抹玻璃窗,不會殘留布屑。

牙膏可翻新頭燈

在幾十年前,車頭燈的外罩都是以玻璃製造,但自從1980年代末至1990年代初開始,汽車業逐漸以塑料燈罩代替玻璃燈罩,為甚麼會有這種改變呢?塑料燈罩除了製造成本較低,亦較容易塑造出外形較複雜、更具立體感的燈罩,但更重要的考慮是安全問題,由於玻璃燈罩發生意外時較容易碎裂,破損飛出的玻璃碎片不但對其他道路使用者帶來潛在危險,散落在馬路上的玻璃碎亦可能刺破其他車輛的輪胎,釀成更多意外。

塑製頭燈在近三十年成為主流,但它有個很大的缺點,就是塑料燈罩容易氧化,令表面變得暗啞,就像一雙患上白內障的眼睛一樣。

為甚麼玻璃燈罩不會患上白內障、而只有塑料燈罩才會呢?這跟塑料的先天特性有關,塑料表面原本佈滿微細小孔,製造頭燈時需要添加特別的填充劑,才可令燈罩呈現出如玻璃的晶瑩通透效果。不過,經過一段時間在公路上衝鋒陷陣後,這些填充劑就會抵擋不住砂石、廢氣、酸雨及紫外光等等的襲擊而出現缺口,物料最終因氧化而變質。

牙膏可將日久變黃的塑料燈罩回復明亮。

在汽車用品市場,當然有一些專門用於頭燈翻新的清潔劑,但民間亦有更加簡單的偏方,就是用牙膏來將頭燈表面拋光。開始拋光前先將頭燈稍為清洗,再將小量牙膏擠到一塊乾淨的纖維布上,在頭燈上用力地以打小圈方式拭擦最少五分鐘,牙膏成分中含有研磨牙齒琺瑯質表面的微粒,非常適合用於研磨頭燈已氧化的表面。用牙膏完成研磨後,以另一塊乾淨的纖維布及清水徹底將頭燈洗淨,待完全乾透後,最佳方法是幫頭燈打一次蠟,為頭燈表面加上一層保護層,有助延遲再氧化。我的座駕沒有白內障,但這個有病醫病、無病強身的方法,個人認為一試無妨。

用牙膏打磨頭燈後,可再進行一次保護性質的打蠟護理,有助延遲頭燈老化。

梳打粉清洗輪圈好幫手

老一輩的人將「過大海」賭錢形容為去「梳打埠」,意思是指賭錢輸到身無分文,好比梳打能把東西「洗乾洗淨」。梳打粉的主要成份為碳酸氫鈉,分為食用及清潔用梳打兩類,由於碳酸氫鈉帶弱鹼性,特性較溫和,本身又是良好的去油及除臭物質,超級市場有售的清潔用梳打粉每磅零售價只需十多港元,所以一直是成本低、效用大的家居清潔材料。

用2湯匙梳打粉開成約400ml飽和的梳打溶液,清潔輪圈十分輕鬆。

用梳打粉清洗沾滿深啡色制動粉沫的輪圈,絕對是平靚正的選擇。嘗試這個方法之前,曾上網搜尋相關資料,有建議將梳打粉用少量清水開成糊狀,然後塗在輪圈上,隔20分鐘後用牙刷加以洗擦,再用水喉清洗即可。但我實際試驗時發現,部分結晶粒較大的梳打粉,根本不能開成糊狀,即使開成糊狀,要均勻塗抹在款式複雜的輪圈上也不容易。後來,我將梳打粉開成飽和溶液,然後用纖維布直接用飽和的梳打溶液直接在輪圈上洗抹,效果一樣好,而且我覺得用纖維布施工,動作比牙刷靈活細緻,效果更理想。

部分結晶粒較大的梳打粉難以用水開成糊狀,清潔輪圈時施工效果一般。

每100克碳酸氫鈉約需1公升清水才可完全溶解,我通常每清洗一個輪圈會用400ml清水溶解約兩湯匙梳打粉,洗擦乾淨後,再以清水徹底清洗及把輪圈抹乾即可。

用梳打溶液清洗後的輪圈,光潔如新。

勿忘風乾全車暗角

當車身徹底抹乾後,很多人也忽略了一個很重要的工序,就是沒有把所有積聚於門隙暗角位的水份抹乾,長遠來講,這會增加車身生銹的風險。建議在洗車的最後階段把全車可打開的車門、頭尾冚、油缸蓋甚至天窗等都全開,把隱藏於暗處的水點抹乾,如環境情況許可,不妨保持各門窗開啟最少10分鐘,讓這些暗角徹底風乾。

洗車的最後步驟,將所有門窗盡可能打開,抹乾隱藏於暗處的水份,並讓車身徹底風乾。
打開門窗後,這些暗角的水點要盡量清除。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