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升機撒錢帶來的後果——惡性通脹
2020年03月23日23:02
免費圖源|子圖網
免費圖源|子圖網

直升機撒錢真的毫無意義?應對危機的方法其實很簡單——買黃金。

  在不少分析人士看來,直升機撒錢沒有任何價值,它只是在提醒人們,鑄幣發鈔就像是一個幻覺,不要以為僅憑這一操作就能拯救世界。貨幣政策有多寬鬆?就連“永遠的空頭”阿爾伯特·愛德華茲(Albert Edwards)也承認,“冰河時代”(通貨緊縮)將在炙熱的巨額現金之下融化。

  德意誌銀行策略師奧利弗·哈維(Oliver Harvey)和羅賓·溫克勒(Robin Winkler)則發佈了一份報告,大談直升機撒錢對市場和經濟的影響。報告中指出,直升機撒錢不僅可能引發惡性通貨膨脹(而且是在短時間內),還有可能加劇新冠疫情的危害。

  在德銀看來,此次應對新冠疫情的經濟政策,看起來與上次金融危機時非常相似。各國央行通過與銀行的互換額度和從公司購買商業票據,為私營部門提供了流動性,並通過降息和量化寬鬆降低了借貸成本。

  政府則出台龐大的財政刺激計劃,為企業和家庭提供直接的現金注入。例如,昨日德國政府承諾提供1000億歐元,即GDP的3%用以刺激經濟。美國宣佈了規模龐大財政刺激措施,參議院還將在今日晚些時候就新一輪刺激方案進行投票。

  然而,真正的問題在於,當前這場危機與2008年或1929年有很大不同。

  2008年是典型的需求衝擊,股市崩潰的原因是投資者對銀行業的信心下降。在需求衝擊中,應積極使用財政和貨幣工具以恢復信心。紐約時報專欄作家保羅·克魯格曼(Paul Krugman)寫過的一個故事:

一個合作社由150對年輕夫婦組成,他們同意在彼此需要休息的時候照看對方的孩子。為確保公平,合作社給成員發了20張兌換券,每張可兌換半小時的保姆時間,而在他們離開時也要歸還等量的兌換券。

然而,這個合作社的成員們大都希望有20張以上的兌換券,以備自己頻繁出行之需。結果,只有很少的人願意使用他們的兌換券,他們更多的到別人家做保姆以儲存更多的兌換卷。結果大家都不願出門,保姆工作愈發難找。最後,合作社發行了更多的兌換券,人們才有信心花費。

  需要知道的是,當前的這場危機,並不是需求衝擊。最初,消費者並不是因為擔心未來的經濟前景而遠離商店和飯店,而是受疫情影響所以不得不呆在家裡。工人則是因為僱主擔心疾病傳播的風險而被解僱,這才引起了失業上升、總需求下降以及家庭和企業的資金短缺。哈維和溫克勒認為,理解這一點對於出台處理冠狀病毒的政策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不過令人擔心的是,決策者們似乎認為提供大規模刺激就是最終的解決方案,他們似乎正試圖將需求推升到幾個月前的水平,同時卻保持固定供給規模。

  這時候,問題就來了:如果政府試圖將消費支出提升到疫情開始之前的水平,而同時又維持封鎖狀態,那麼在商品和服務需求明顯減少的情況下,就會出現惡性通貨膨脹。

  考慮到與通脹掛鉤的債券收益率自危機開始就加速下跌,而債券收益率是衡量通貨膨脹預期最可靠指標,現在就斷定會出現惡性通貨膨脹似乎為時尚早。但鑒於經濟前景暗淡,政府發放的現金最終只會被工人和企業儲存下來。一旦人們認為基本商品的價格將開始上漲時,他們就會花掉這筆錢——除非供應的商品和服務的數量增加了,否則市場將會抬高商品和服務的價格,出現惡性通脹在所難免。

  勞動力市場的反應,可以證明出現惡性通脹的可能。根據調查,只有55%的工人能夠在家工作,這意味著勞動力供應受到冠狀病毒的限製。像英國央行行長建議的那樣,僱員不用工作但保留其職位、支付相同的工資,將導致單位人工成本大幅上升。政府可能因此補償僱主,但同樣,這筆錢會流向某個地方,從而抬高物價。這樣一來,菲利普斯曲線將發生明顯的平行上移。

  由於冠狀病毒企業收入突然蒸發造成了嚴重的信貸緊縮,因此,政府必須為企業提供足夠的流動性,使其在危機期間保持運轉。同樣,政府有義務通過福利金來穩定失業者的生活水平。

  分析師表示,如果政府在嚴格限製供應的同時,通過貨幣融資啟動了新政式的支出計劃,那惡性通貨膨脹可能就不可避免了,最終將會大大降低人們的生活水平。

  面對可能出現的惡性通脹,我們該如何對衝危機?德銀分析師給投資者的建議很簡單:購買黃金,以及目前處於曆史低位的美國和歐元區債券。

  來源:金十數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