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主籌錢看病賣車款“被分期”拖欠4月,車置寶:資金鏈緊張
2020年03月23日14:54

  原標題:車主籌錢看病賣車款“被分期”拖欠4月,車置寶:資金鏈緊張

毛敏的賣車進度顯示“過戶處理中”,始終未拿到車款。  本文圖片 受訪者供圖
毛敏的賣車進度顯示“過戶處理中”,始終未拿到車款。 本文圖片 受訪者供圖

  “車交給車置寶4個月了,錢卻一分沒拿到,孩子還等著錢看病。”來自青海的郭軍(化名)說,他為給剛出生就因重症感染住院的孩子看病,在車置寶平台上賣車,很快完成交車、簽合同流程。原本應在3-10個工作日內到賬的賣車款,卻被車置寶平台拖了4個多月,至今未拿到。

  郭軍的遭遇並非孤例,澎湃質量報告投訴平台(www.thepaper.cn/consumersComplaint.jsp)也接到其他有關車置寶平台的投訴,其中“交車後收不到車款”是主要投訴內容,還有車主被要求籤訂協議“分期支付賣車款”。

  澎湃新聞調查發現,自2019年年底,車置寶開始頻出“拖欠車款” “拖欠員工工資”等負面信息。此外,其創始人黃樂已被法院列為限製高消費人員,南京車置寶網絡技術有限公司也於3月9日被最高人民法院列為失信被執行企業。

  針對上述情況,車置寶公關人員3月21日回應稱,目前公司因資金鏈緊張,確實存在錢款拖欠問題。“這個事情實際上從去年年底就開始存在了,主要是因為去年10月的一筆融資沒談妥。”她表示,目前公司採用分期還款方式來償還車主錢款,但仍有大量車主不同意。

  平台持續違約,車主車商雙受害

  2019年11月,毛敏(化名)在車置寶平台上提交了賣車信息,售賣一台報價為126000元的凱迪拉克汽車。這已是毛敏第二次通過車置寶平台賣車,對平台信任度很高。

  同年12月5日,毛敏接到車置寶平台工作人員通知,表示已有車商拍下她的車,並簽訂了成交意向合同。次日,毛敏前往車置寶上海楊高中路店簽訂了《車輛受託收購合同》、《車輛交接與結算單》等文件,並將車和隨車證件都交到了車置寶工作人員手中。當天,毛敏獲得了1000元的賣車訂金。

  按照毛敏2018年第一次在車置寶平台賣車的交易經驗,在當天上午簽好委託收購合同,當天下午就能收到80%賣車款,約3個工作日後能收到剩餘款項。

車置寶推出分期還款方式,被毛敏和郭軍拒絕。
車置寶推出分期還款方式,被毛敏和郭軍拒絕。

  在毛敏和車置寶門店簽訂的《車輛受託收購合同》中,也有明確規定:甲方交付車輛及隨車證件至乙方門店並現場簽訂《車輛交接與結算單》後,經乙方確認車輛及交付資料一致並齊全後的3-10個工作日,乙方向甲方支付款項至車輛結算款的80%。

  但這次交易卻不太一樣,在等待10天后,毛敏沒有收到賣車款。她多次前往店門詢問,均被告知“再等等”。

  在她的反複催促下,12月27日,門店工作人員告訴她,因車輛原因,原來的買家不要了,需要重新簽訂《車輛受託收購合同》,“他們說籤了就能給我打款。”因急於賣車,毛敏立即簽訂了新合同,但此後依然沒收到賣車款。

  這讓毛敏充滿了疑惑,多次交涉未果後,毛敏要求退還車輛,但被告知車輛正在過戶中,暫時不能退回。在車置寶平台上,毛敏也看到自己的車輛處於“過戶處理中”,但這樣的狀態已經持續近3個月,預計過戶完成時間也一再延遲,目前顯示為2020年5月10日。

  之後毛敏通過消費者協會、工商局等多種途徑進行投訴,尚未獲得實質性進展。

  2月中旬,車置寶工作人員多次聯繫毛敏,要求她簽署一份《還款協議》(以下簡稱:《協議》)。其中要求毛敏不得以任何形式干擾總部和門店運營,且需撤回向政府有關部門的投訴或網絡平台發佈的負面消息。

  《協議》中註明,車置寶平台將把未付車款125000元,分五期歸還給毛敏,歸還時間自2020年3月1日起,每月15日前,支付20%。但該《協議》被毛敏一口回絕。

  與此同時,毛敏也開始通過網絡搜索車置寶的相關信息,發現有不少車主和她有相似經曆,“有些是車主交了車沒收到錢,有些是車商交了錢但沒見到車。”毛敏建了一個車置寶維權微信群,目前群內已有69人。

  群內維權者郭軍和毛敏的經曆相似。

  “我賣車是因為新出生的孩子因為重症感染住院了,需要錢治療,就找到車置寶這個平台。”郭軍告訴澎湃新聞,為了確保安全,賣車前他還專門在網絡搜索了車置寶信息,沒看到負面新聞。

  2019年12月6日,郭軍在西寧一家車置寶門店簽訂了《車輛受託收購合同》,並將車以及隨車證件交給了門店,“門店工作人員告訴我,越早過戶,錢就能越早給我。”郭軍說,買主當時也在現場,他看到對方在車置寶門店付錢後將車開走,本以為賣車款也很快就能拿到手。

  但到了12月15日仍未收到賣車款。“從客服、門店經理再到整個地區負責人我都聯繫了一遍了,對方剛開始說年底公司要上市,會計需要調整,讓我等等,後來又說資金不足,暫時不能給。”在多次催款無效的情況下,郭軍只能通過其他途徑借款給孩子看病。

  郭軍說,2月中旬車置寶工作人員也曾讓他簽署一份分期還款協議,“他們說如果不簽就拿不到錢,但我沒答應,這是我錢,為什麼不能給我?”在拒絕簽協議後,郭軍一直未能收到車款。

  負面消息頻出,車置寶回應:資金鏈困難

  澎湃新聞調查發現,自今年年初,車置寶負面消息纏身,近期又被曝出拖欠員工工資、押金不退等問題。

  天眼查信息顯示,車置寶創始人黃樂目前已被法院列為限製高消費人員,其擔任法定代表人的南京車置寶網絡技術有限公司於3月9日被最高人民法院列為失信被執行企業。江蘇車置寶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南京車置寶網絡技術有限公司也被法院列為限製高消息企業。

  在這種情況下,與毛敏、郭軍相同經曆的車主不在少數。據《每日經濟新聞》3月13日報導,當天位於南京市浦口區的南京車置寶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總部,聚集了從全國各地趕來討要欠款的賣車人、賣車人、二手車車商,然而車置寶總部已是人去樓空。

  針對上述情況,澎湃新聞3月21日聯繫到車置寶的公關人員,該公關人員向澎湃新聞承認,目前車置寶平台確實存在車款拖欠的問題,“這個事情實際上從去年年底就開始存在了,現在很多用戶都在投訴我們。”

  為何會出現大規模拖欠車款?該公關人員介紹稱,主要是由於公司2019年10月的一筆融資沒有談妥,“公司線下門店自營和市場推廣成本都比較高,在融資不順利後,我們的資金鏈就出現了比較緊張的情況,現在碰上疫情就更加困難了。”

  她告訴澎湃新聞,賣車收不到錢主要是因為資金困難,但交了錢收不到車,有兩方面原因,“一種是因為原本要出車的車主因為價格等其他原因反悔不出車了,另外一種則是因為一線銷售人員的跳單、掛抽等行業亂象。”但她表示,無論哪種原因,只要涉及退錢就會進一步導致資金緊張。

  該公關人員說,為瞭解決資金鏈緊張困境,目前車置寶已經向所有欠款用戶提出了分期償還協議,協議將分為5期,由業務人員和用戶協商進行,“有些用戶接受了這個分期協議,目前我們已經開始分期償還了,但還是有大量車主不同意。”

  該公關人員稱,協議中確實要求用戶在簽署協議後就撤銷對車置寶平台的投訴和負面消息,並停止干擾公司運營的行為,“畢竟我們公司也是要繼續運營下去的。”

  對於分期償還協議,毛敏和郭軍均表示不接受。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