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這次的國新辦武漢發佈會,中醫藥是唯一主題
2020年03月23日19:26

原標題:解讀|這次的國新辦武漢發佈會,中醫藥是唯一主題

這場新冠肺炎疫情,將中醫藥推到了台前。

但是,自疫情發端以來,中醫藥治療的介入伴隨在疑惑、力挺或觀望的聲音之中。

時至今日,包括武漢在內的國內各省市的本土確診病例多日歸零,中醫與西醫相結合的治療方案,也最終收穫了認可與讚譽。

“全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中,有74187人使用了中醫藥,占91.5%,其中湖北省有61449人使用了中醫藥,占90.6%。臨床療效觀察顯示,中醫藥總有效率達到了90%以上。”3月23日下午,國務院新聞辦以中醫藥在防治新冠肺炎中的重要作用為主題,在湖北武漢召開新聞發佈會,中央指導組成員、國家衛生健康委黨組成員、國家中醫藥局黨組書記餘豔紅說,中醫藥能夠有效緩解症狀,能夠減少輕型、普通型向重型發展,能夠提高治癒率、降低病亡率,能夠促進恢復期人群機體康複。

這是國務院新聞辦在武漢一線舉辦的第九場發佈活動,也是首次將中醫藥防疫作為專門的發佈主題。

受邀出席的發佈嘉賓,除餘豔紅外,還有中國工程院院士、天津中醫藥大學校長張伯禮教授,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中醫科學院院長黃璐琦研究員,北京中醫院院長劉清泉教授,東南大學附屬中大醫院副院長邱海波教授。

“這次的實踐再次充分證明,中醫藥學這個老祖宗留下來的寶貴財富屢經考驗,曆久彌新,值得珍惜,它依然好使、管用,並且經濟易行。”在發佈會的開場,餘豔紅如是說。

方艙醫院里的中醫藥

自1月27日奔赴武漢開始,年過古稀的張伯禮院士至今仍然在疫情防控一線奔走。他也是主導並見證中醫藥診療推動防疫進程的主要專家之一。

發佈會上,他講述起這兩個月以來的中醫藥治療實踐過程。

最初的那段日子,是沒有有效的藥物,也沒有疫苗的,於是,中醫專家主張給病人發放中藥湯劑和中成藥。“開始不太順利,武漢13個區,我們第一天只發放了3000多。”但是就在兩三天之後,大家看到了中藥的療效,燒退了、咳嗽減了,就主動要藥喝,每天可以發放1萬多袋藥,之後越來越多,共發了60多萬人份的藥物。

張伯禮還給出了一組數據。“2月初到2月中旬,‘四類人員’當中的確診比例是80%多,到了中旬就降到了30%,到2月底的時候就降到了個位數,所以我們說集中隔離,普遍服中藥,阻止了疫情的蔓延,是我們取勝的基礎。”

後來,為實現應收盡收、應治盡治,分類管理、科學施治,方艙醫院誕生。“方艙不同於一般醫院,成百上千人集中在一個大廳里,管理就是個大問題。在這種情況下,我和劉清泉教授共同向指揮部提出來,中醫進方艙,同時我們建立了中醫的方艙醫院。”這就是江夏方艙醫院,張伯禮也擔任了該院的院長。

方艙醫院之中主要是輕症的和普通型患者,按照世界衛生組織的報告,新冠肺炎一般重症占比13%左右,危重症占比7%左右,所以輕症不轉為重症是方艙醫院的重要目標。為此,江夏方艙醫院採取了中醫藥為主的中西醫綜合治療,除了給湯劑或者口服的中成藥以外,還有按摩、刮痧、貼敷等綜合治療。這樣的治療方式,也讓江夏方艙醫院的564名患者無一例轉為重症。

隨後,這個經驗方法被推廣到更多個方艙醫院。“一萬多名患者普遍使用了中藥,各個方艙的轉重率基本上就是2%到5%左右。應該說,在方艙中醫綜合治療,顯著降低了由輕症轉為重症的比例,是我們取得勝利的關鍵。”張伯禮說。

但對於重症患者,仍然強調西醫為主、中醫配合的中西醫結合治療方式。“但是中醫配合有的時候是四兩撥千斤,中醫在金銀潭醫院、在湖北省中西結合醫院、雷神山醫院都參加了重症救治,都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我們的經驗是中藥注射劑要大膽使用、早點使用。”張伯禮舉例說,比如生脈注射液、參麥注射液,對穩定病人的血氧飽和度、提高氧合水平具有作用;痰熱清注射液、熱毒寧注射液,和抗生素具有協同作用;血必淨對抑製炎症風暴控製病情進展有一定的效果。

當病人病毒轉陰出院並進入隔離點進行康複時,有時會出席乏力、咳嗽、精神不振等症狀,其肺部的炎症尚未完全吸收,免疫功能也沒有完全修復。“這種情況下,我們採用中西醫結合辦法,做一些呼吸鍛鍊,同時配合中醫藥針灸、按摩等綜合療法,可以改善症狀,促進肺部炎症吸收,對臟器損傷的保護、對免疫功能的修復都有積極作用。”張伯禮說。

當中醫藥防疫走向國際

當前中國境內本土新增確診病例已連日為零,但境外多個國家的疫情仍在蔓延。發佈會上,有媒體記者提問稱,中方向意大利運送了醫療物資,並派出包含中醫在內的醫療團隊,有許多人認為中醫並不科學,是否擔心西方病人還沒有準備好接受中醫?

“中醫和西醫雖屬兩個不同的醫學體系,對健康、疾病有不同的認識角度,但是他們都會基於實際的臨床療效標準。”黃璐琦院士明確回應了這一質疑,“正是因為基於臨床療效這一事實,現在中醫藥已經傳播到183個國家和地區。”

他同時介紹了三個治療新冠肺炎的中醫藥方。第一個清肺排毒方,是輕型、普通型、重型、危重型的通方。在全國10個省份,除湖北省以外,66個定點醫療機構對其收治的1264名確診患者使用了清肺排毒方,已經治癒出院1214例,“並且,我們對57例重症患者採用了中西醫結合治療,服用清肺排毒湯,臨床觀察其中42例治癒出院,占到了73.7%,無一例轉為危重型。患者肺部影像顯示,服用清肺排毒湯兩個療程後,肺部病灶縮小和吸收。”

第二個是宣肺敗毒方。黃璐琦介紹,在武漢市中醫醫院和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等單位開展的宣肺敗毒方研究結果顯示,該方在控製炎症、提高淋巴細胞技術方面具有顯著療效,患者淋巴細胞的恢復能夠提高17%,臨床治癒率能夠提高22%,河南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使用該方治療輕型、普通型患者40例,平均轉陰時間為9.66天,無一例轉為重型和危重型。同時,CT診斷好轉率為85%。“在武漢市中醫醫院、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江夏方艙醫院通過對使用該方治療的500例患者的隊列研究,結果顯示,輕型和普通型患者發熱、咳嗽、乏力等症狀明顯減輕,CT診斷顯示治療後顯著改善,無一例轉重。”

第三個為化濕敗毒方。“這張化濕敗毒方是在國家診療方案推薦的方劑基礎上,由中國中醫科學院醫療隊在金銀潭醫院結合臨床救治凝結而成,分別在金銀潭醫院、東西湖方艙醫院等開展了重型、普通型、輕型的臨床療效觀察。”黃璐琦說,在金銀潭醫院臨床對照入組的75例重症患者中,CT診斷的肺部炎症以及臨床症狀的改善非常明顯,臨床轉陰時間和住院時間平均縮短3天;在東西湖方艙醫院隨機觀察輕型、普通型894例,其中使用化濕敗毒方的患者共452例,最後確診該方的有效。

“我們對服用化濕敗毒方顆粒患者的肝腎功能進行跟蹤檢測,未發現與藥物相關的不良反應。在實驗方面,我們通過新型冠狀病毒的小鼠模型評價,發現該方可以降低肺組織病毒載量的30%。”他說,3月18日,化濕敗毒方已正式獲得國家藥監局藥物臨床實驗的批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